19第十八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城里老鼠 书名:踏雪行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

    苏芒无所谓内力消耗,韦一笑却做不到这么潇洒。他多年前练功走火入魔,每次激战之后,必须饮一次人血,否则全寒战,立时冻死。眼见取胜无望,再斗下去,这痼疾估计会当场发作,他咬了咬牙,老着脸皮大叫道:“且慢!”

    苏芒也不是真想把他怎样,韦一笑劲力一收,她跟着收剑跃开,笑道:“不是要喝我的血么?”

    然而韦一笑竟不接她的话,青袍鼓起,一声长啸,人已在数丈之外,飞步疾奔而去。苏芒追了几步,连声叫道“喂喂喂”,哪还喊得回来,只见那青色的影好像一只大蝙蝠,在林中滑行,转瞬不见。

    她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想不到竟是这么一个结局,自忖轻功比不上人家,就没再继续追赶。

    韦一笑战斗后要补血的设定她也没忘,猜到昆仑山中人迹罕至,他不敢久战,这是狂奔找血源去了。成功找到的话,是那血源倒霉,找不到的话,是韦一笑倒霉。虽然一代高手就此陨落有些可惜,但她可不会认为无辜路人理应为青翼蝠王献

    毕竟,挑衅是他先挑衅,她只是应战而已,韦一笑充好汉死扛到底,难道还能怪到她上?

    苏芒无奈地摇了摇头,把长剑收回鞘中,稍稍歇息了一会儿,继续往朱武连环庄走去。

    惊神峰是昆仑山脉中较矮的一座山峰,她一路走来,偶尔能看到人类活动留下的痕迹,不再像几天前那样荒野茫茫。

    进入惊神峰范围,再找朱武连环庄就不难了。朱子柳和武三通的后人在南宋灭亡后西迁,按照中原样式建造房屋,数代经营,已是好大一片家业。昆仑一带的武林中人、采药人、捉蛇人,大都知道这两位庄主英风仁烈,武功高强,是罕见的正人君子。

    两座山庄位于半山峰处,号称“连环”,实际却隔得很远,否则朱九真又怎会因卫璧和武青婴平相处而吃醋。

    苏芒手搭凉棚,凝望不远处的巨楼华厦,路上经一位老采药人指点,她知道那里就是朱家庄民国第一军阀,。那位养恶犬的朱九真小姐应当还没长大,不过就算她长大了,也没机会遇上张无忌,更没机会把在殷素素边长大的张无忌骗的团团乱转。

    不过朱九真不重要,重要的是九阳真经……

    具体的节已经模糊,她只记得张无忌逃避朱长龄一行人的追捕,宁可跳崖也不肯受人问,朱长龄令智昏,跟着张无忌跳出崖边,最终双双坠崖,落在一个半空的大石台上。石台壁上有个洞,张无忌钻了过去,朱长龄却被狭窄的洞挤断肋骨,在石台上苦挨数年。

    找一个山壁上有洞的平台不难,找万丈深渊更不难,难的是寻找深渊中临空的平台。这件事靠辛苦更靠运气,急是急不得的。

    苏芒先到朱家庄附近绕了绕,向出门办事的下人询问向哪个方向走会遇上峡谷。那人虽觉这问题奇怪,还是给她指了方向。还好正如苏芒所想,建庄的人考虑到出行方便,选址选的极好,只有一个方向是峡谷死路,其他方向均可下山。

    张无忌跑了半夜的路程,她一个时辰便走完了,来到那万丈峡谷边上,探头向下看去,峡谷中风声呼啸,深不见底,哪里看得见有没有石台。

    卷轴上显示的回归空间倒计时是五天,她还有五天时间去寻找那只猴子。

    苏芒长长吁了口气,从空间中取出一卷绳子,一柄短剑。这柄短剑名为“鱼肠”,也是赫赫有名的宝剑,是第一次随机奖励的奖品,可惜对她毫无用处。她精通的剑法中,唯有胡夫人的红线剑法适用短剑,而红线剑法偏偏是其中威力最小的一

    这柄鱼肠剑因此被她束之高阁,直到现在才取出,作为攀岩工具。

    她就用这么简单的工具,硬着头皮爬下了这万丈峭壁。

    这一番搜索堪称见者流泪闻者伤心,苏芒前一天还吐槽韦一笑像个大蝙蝠,今天自己就蝙蝠般挂在山壁上,青蛙般向前蹦跳着移动,山风劲急,不一会儿就被吹得像个风鸡。

    “真找不到的话,回去兑换明玉功或者北冥神功吧。”

    苏芒不好意思吐槽自己,如此地自我安慰着。每种内功持续练下去都会达到巅峰,这一点得到了碧落天的验证,然而内功之间也有区别,价格差距更是极大,她猜想所谓的“等级”就是内功达到瓶颈时的等级,所以九阳神功作为一个七级内功,当然要比只有五级的紫霞功容易突破。

    她在招式方面有自己的心得领悟,内功方面却常有力不从心的感觉。张三丰所创太极功更像是运功的窍诀法门,本就需要深厚内力的支持,所谓四两拨千斤,当然不可能真的四两拨千斤,那得自先有千斤之力,才能打出举重若轻的效果。

    剑招可以自创,剑意可以领悟,内功方面嘛……还是别幻想自己是达摩在世,黄裳复生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滑过,苏芒默默蠕动着。她也不知道是练内功比较枯燥还是找东西比较枯燥,只知道如果神行百变的等级还能上升的话,现在熟练度肯定会涨的飞快。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四个时辰……八个时辰……

    十六个小时过去,朝阳破云而出,她找了整整一夜,胳膊开始发颤,几乎无法再坚持下去。以旅行者或者摄影师的视角来看,她周围的风景当真美不胜收,只有高空摄影才能拍到这种奇峻壮丽的景色,但在苏芒看来,这真是杀千刀的惊险。

    上去休息一会儿吧,或者干脆去朱家庄借宿一宿?

    攀登峭壁需要大量体力,她极有可能在疲惫状态下失手,然后一边坠落一边大喊“送我回去”。这种窘境一想起来就令人不寒而栗,还是不要以相试的好第六神座,好看的小说:。

    然而,正在她准备攀回崖上的时候,下忽然出现一片黑影,定睛一看,那正是一个十余丈方圆的大石台。

    石台离她尚有七八丈距离,苏芒毫不犹豫改换方向,向下方攀去,不多时便落在石台上。她下落过程中看到石台上似乎躺着一个人,此时再仔细看,不但真的是人,还是个最近才见过的熟人。

    此人一青衣,面色惨白,直地躺着,正是青翼蝠王韦一笑。

    难道没找到吸血对象,摔下来死掉了?

    苏芒暗自嘀咕着,走上前去,蹲下捏了捏他,触手肌僵直冰冷,的确很像死人。她又装模作样搭了一下他的脉搏,只觉脉搏极细极弱,过很久才跳动一下。

    朱家庄就在不远的地方,不太可能找不到活人。那么,是有神秘高手潜藏在附近,把吸完了血神完气足的青翼蝠王扔了下来吗?

    苏芒抬头,望着崖顶,这其实是一片接近垂直的峭壁,就算是她,没有鱼肠剑和绳索的帮助也很难下到这里。要是上面突然爬下一个什么东西来,那还真是可怕的。

    她也顾不上思考谁是凶手,游目四顾,心下当即狂喜。左边的山壁有个洞,大小足够一个人爬入,张无忌挤进去的时候才十四岁,但女体比男柔软,倚天剑削石头如切豆腐,她总不至于卡在里面。

    至于韦一笑……

    苏芒颇为怜悯地看了他一眼,他上没有外伤,内伤很重,她不是胡青牛,想救人的话只能靠灵丹妙药。她救俞岱岩多半是看在张无忌的份上,韦一笑和她非亲非故,非友非敌,她怎肯浪费自己的药?

    但她决定在找到真经后回到这里,若韦一笑能坚持到那个时候,她便试着相救,若不能,此地山高水远,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葬之地。

    心意既定,她毫不犹豫地爬进了那狭窄的山洞,山洞约莫百米长度,最狭窄的地方几乎把她挤成了香肠,但她还是咬牙挤了过去。

    山洞那一端果然是个花团锦簇的翠谷,气温温和宜人,遍地花草,四周山峰直冲云霄,与洞外的寒冷干燥形成鲜明的对比。这种封闭生态系统看上去美好,却很难维持平衡,按照金庸的设定,过不了几年就会出现食草动物数量大爆发,野草被吃的一干二净,然后全体饿死的惨剧。

    也许这里的山羊和猴子都不孕不育也未可知,苏芒一边吐槽,一边四处查看环境。

    她重视找到目标地点的难度,却忽略了找到那只大白猴子的难度。谷底面积很大,她折了根带鲜果的树枝拿在手里,强忍疲倦,慢慢向前走着。

    托这个封闭的生态系统的福,她跟着猴子的踪迹前行,悉心找猴子多的地方,转悠了几个小时,便看到前方的巨石上盘踞着一只体型极大的白猿。这白猿俨然山谷之王,边群猴环绕,呲牙咧嘴地看着她,颇有敌意。

    “给你治病,换你肚子上的经书,是个好交易吧。”

    苏芒记得这白猿颇有灵,也不去主动挑衅人家,伸手向它一指,又指了指自己的肚子。白猿跃下巨石,肚子上果然有一块血模糊的地方,看起来像个大疮。

    哄人不难,哄猴子更不难,苏芒不清楚它领会了自己的几分意思,但它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地按照她的意思躺了下来。她又收集了一堆枯枝,拿出火折子点火,将鱼肠剑的剑锋在火上烧红放凉,这才动手割线,慢慢掀开它肚腹表层的肌

    它肚子里面,也果然缝着一个包着东西的油布包。

    作者有话要说:

[()最及时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踏雪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