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十六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城里老鼠 书名:踏雪行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

    苏芒就这么死皮赖脸在蝴蝶谷中待了下来。鲜于通的尸体自然交由胡青牛处置,虽说没能亲手报仇有些遗憾,但被苏芒冷言冷语讽刺了一番之后,他还是没好意思把遗憾之表露出来,铁青着脸祭奠了妹子。

    由于误以为苏芒是传说中的修道人,他对她还算客气,对苏芒在这里居住七天的要求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吩咐童儿多做一个人的饭菜。但只要一谈到救治韩千叶的事,胡青牛便推脱道先看看再说。

    “我可没危言耸听,”这已是任务期限的最后一天,苏芒捧着胡青牛的医书,坐在胡青牛的椅子上,懒洋洋地说,“若你不肯医治韩千叶,那他必死无疑,等他死了,紫衫龙王就会来找你的晦气。到那个时候,你和你夫人的小命儿可就捏在人家手里了。”

    她已把金花婆婆和银叶先生两人的真实份告诉了胡青牛。紫衫龙王大名鼎鼎,不顾光明右使范遥的追求,毅然与教主阳顶天的仇人韩千叶相恋,为丈夫和光明顶诸位高层闹得很僵。胡青牛也听说过这件轶事,但是他并不知道在阳顶天死后,黛绮丝私入光明顶秘道被发现,与范遥反目,最终破门出教。

    “你看,阳顶天都承认了韩千叶的份,亲自为他二人主持成亲,你还犹豫什么啊?”

    胡青牛冷笑道:“开口明教闭口明教,何不入了我教,同为明尊麾下,不就什么事都好说了?”

    听说金花婆婆就是紫衫龙王后,胡青牛心思早有松动,紫衫龙王名列明教四**王之首,阳教主做主成亲,她的丈夫可算半个明教教众,与名门正派并无关系。如果自己因为韩千叶未曾入教就拒绝诊治,势必造成另一次教内矛盾,胡青牛和王难姑对明教忠心耿耿,自然不会因小失大。

    至于入教之事……阳教主都没能说动这位外来的乘龙快婿,胡青牛也不想费这个力气。只不过他被苏芒吓唬过,自觉大失面子,故意推脱不认,让她着急两天罢了。

    苏芒啪地一声把手中的书合上,笑道:“倘若明教决出一位英明睿智,合我口味的新教主,我说不定真会入教玩玩。现在的话……你是嫌教中不够乱么?”

    胡青牛脸色亦很难看,阳顶天死后,光明左右使者,四**王,五散人,谁都不肯服谁,导致明教四分五裂,在正道六大门派的打压下节节败退,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捕妖记,好看的小说:。苏芒不过实话实说,倒不是故意揭他伤疤。

    他盯着苏芒,忽然道:“你自称是修道之人,可知明教下一任教主是谁?”

    这可真是一个好问题,苏芒在心里吐槽着,“之前知道,现在不知道了,不过,我倒是可以告诉你阳顶天中意的人选是谁——”

    “是谁?”饶是胡青牛定力深湛,听到这句话也不大为激动。他倒不担心苏芒说谎,对明教不利,否则她又何必劝自己医治紫衫龙王的夫婿?

    “金毛狮王,谢逊。”

    苏芒欣赏了一下胡青牛的表,重新把医书翻开,足足过了二十秒,才听胡青牛道:“这……谢狮王文才武略均属上乘,这个选择的确不错,可谢狮王多年不闻音讯,怕是已经……”

    “所以我说我不知道嘛。”苏芒又恢复了那种懒洋洋的状态,任胡青牛皱着眉头站在一旁。

    然而,胡青牛并不想让她享受太久安静时光,第二个问题接踵而至,“那在现有的人选中,你觉得谁最能胜任教主职责?”

    “这个嘛……”苏芒唇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胡青牛肯问她这个问题,就代表十有□愿意救治韩千叶了,不然以他的傲气,怎会屈尊下问一个即将被自己拒绝的人?于是她也很给面子地认真思考了一下。

    从逍遥二仙开始,杨逍?自视甚高,有才无德的强||犯。范遥?自视甚高,卧底十年却什么都做没成的失恋青年。黛绮丝?心里只有丈夫和波斯明教使命的痴女子。殷天正?当不上教主就自立门户的权老头。谢逊?双目失明时常陷入疯狂的杀人凶手。韦一笑?吸人血形象又不甚好的沉男子。

    五散人?苏芒都不记得五散人的成员是谁了,这些酱油怎么看都不会是教主的材料。

    她最终摇了摇头,苦笑道:“没有人啊,连我都觉得差强人意,在你们明教中肯定更难服众。若有最佳人选,明教又怎么会式微这么多年呢。”

    胡青牛默然无语,他并非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从一个外人口中说出来,分外令人绝望。

    他不说话,苏芒便继续看他的医书,胡青牛的医经已经写成,苏芒向他索要,他大方地拿出来给她观看,想要些建议。来而不往非礼也,当他询问苏芒读后感时,苏芒也坦诚道:“看不懂。”

    看不懂归看不懂,她硬是利用剩余的几天时间,顶住胡青牛讥讽的目光,把这本医经手动抄写了一遍,然后把手抄本扔进随空间,自行研读原本。碧落天中提供这种非武学的秘籍兑换,“胡青牛医经”和“王难姑毒经”捆绑销售,价格也不便宜,她取得医经的剧残卷,兑换时应当有相当大的折扣。

    胡青牛冷哼一声,回屋去了。苏芒一直坐在外面,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缓缓起,把书塞给路过的童儿,让他拿回胡青牛的书房。那药童应了一声,又道:“姑娘,午饭就要好了。”

    苏芒笑道:“你先去吧,我在这里迎接客人。”

    黛绮丝武功高强,但轻功不是强项,又扶着一个中毒甚深的韩千叶,是以苏芒远远便听到了他们踏莎而来的声音。随着他们越走越近,无论从什么距离看过去,易容都是惟妙惟肖,举止动作更一如真正的老年人,否则又怎能瞒过胡青牛这位当世名医?

    金花婆婆走到苏芒面前,手中拐杖向地上一顿,嘶哑着嗓子道:“小姑娘,这里可是蝶谷医仙胡青牛的居处?”

    苏芒笑道:“正是。”

    他们一对一答间,胡青牛已从草堂中走出,看见二人,不一愣,愣的是紫衫龙王的确如苏芒所言,装扮成了一位老婆婆异世无冕邪皇,其他书友正在看:。而她报上的姓名,再也不是紫衫龙王黛绮丝,而是东海灵蛇岛主人金花婆婆和银叶先生。

    二人中的是同种剧毒,病也和苏芒说的一模一样,金花婆婆中毒极浅,凭本内力就可以自行痊愈,银叶先生却无药可救,只有几年的命好活。

    胡青牛越想越是疑惑,终于忍不住问道:“龙王,你怎么打扮成了这副模样?这些年来……”

    这句问话是疑问也是试探,万一苏芒说谎,此人并非紫衫龙王,那他说什么也不会救治明教教众以外的人。不想话音未落,这弓腰曲背、满脸皱纹的老婆婆陡然间双目如电,右手一动,那支黑黝黝的拐杖向他当头击来。

    胡青牛武功也不弱,但金花婆婆出手太快,要闪避已是不能,勉强晃了一晃,眼看拐杖就要击上他右肩,斜刺里伸出一柄长剑,稳稳架住了这一击。

    拐杖未断,只因莫声谷托铁匠打造的剑鞘上以篆文铭刻着“倚天”二字,苏芒觉得没必要向整个武林昭告倚天剑现在在自己手上,所以用的还是一柄普通利剑。

    胡青牛急退,苏芒笑道:“何必这样,打死了大夫,谁替你医治郎?”

    长剑与拐杖相交的地方忽然发出嗡嗡震颤的声音,金花婆婆急催内力,但面前这小姑娘内力竟不在她之下,拐杖始终不能从剑上脱开。

    胡青牛凭借金花婆婆的反应,已能肯定她的确是紫衫龙王,只是不知什么原因,她改头换面,不想被别人认出。眼见二人僵持,紫衫龙王的夫君韩千叶尚未出手,他生怕闹到难以收场的地步,连忙叫道:“龙王,这女娃娃是我教的朋友,有话好说。”

    苏芒懒得和他计较自己什么时候从“修道的神秘女子”变成了“女娃娃”,向后跃开,淡淡道:“省点力气吧,你不是我的对手,就算要杀人灭口,也先把韩先生治好了再说。”

    金花婆婆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在她脸上逡巡来去,脊背得笔直,不再是那副老态龙钟的模样,半晌方道:“方才急出手,二位勿怪。你们如何看出了我的份?难道……难道我夫妇的改装有什么不妥之处?”

    胡青牛望向苏芒,苏芒道:“没有任何不妥之处,我碰巧知道你是紫衫龙王而已,也知道你隐姓埋名,实有不得已的苦衷。不过胡先生立下了非明教中人一概不治的誓言,你若想向他求医,还是恢复本来面目的好。”

    金花婆婆向银叶先生望了一眼,银叶先生缓缓道:“横竖份已经曝露,再隐瞒下去只会为人所笑,就这样罢!”

    他伸手用力一揭,从脸上揭下了一张人皮面具,露出的真面目果然是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金花婆婆见丈夫如此,也跟着取下面具。

    她是十多年前的武林第一美人,人到中年仍是风姿不减,容光照人,双眸却是海水般的湛蓝,昭示着她的波斯血统。胡青牛见过四**王,一打眼就认出她正是紫衫龙王黛绮丝。

    黛绮丝冷冷道:“你竟连我为何要隐姓埋名都知道,你是什么人,和总教有何关系?”

    这句话自然是对苏芒说的,苏芒听惯了“你是什么人”这种问话,轻轻巧巧地四两拨千斤:“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无意泄露你的秘密,而胡先生并不知,你不必为难他。”

    黛绮丝凝视她片刻,叹了口气,道:“你说的不错,我本是自难保,实在不必多树敌人。胡先生,我在光明顶上就久闻你的大名,你既已知我的份,我也无颜恃强硬,还请你看在我为明教出过力的份上,出手解救外子。随你要什么珍宝秘籍,黛绮丝总会替你取来。”

    作者有话要说:

[()最及时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踏雪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