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十二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城里老鼠 书名:踏雪行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

    苏芒的出手不属任何剑招,甚至并不好看,若非她人长得美貌,看上去会很可笑。但这一招应对实在是精妙绝伦,只要她把倚天剑向前轻轻一送,空右手难免鲜血淋漓。她却没这样做,而是腰一缩,蛇行狸翻,巧妙地从空不能追击的角度翻了出去。

    空变招也是奇快,跟着她形抢上几步,五指呈龙爪之形,抢珠捞月,连续使出,先抓她左右太阳,再转抓后脑风府。

    红线剑法,夜盗宝盒,清风十三式,清风指柳,一个轻灵刁钻,一个难以捉摸,看似风格迥异的两招,与苏芒的法配合,竟似未卜先知一般,将空双手去路死死封住。亏得他心有顾忌,未用全力,否则难免抓在剑锋之上。

    别说苏芒用的是倚天剑,就算只是一把普通长剑,用掌抓住剑锋也必要受伤。空智大师有心斥责苏芒依仗宝剑锋利,不是诚心比武,看了一阵,也觉这话不好出口,急道:“这女子对龙爪手怎么如此熟悉,倒像师弟自己抓到她剑上似的!”

    空智看得出来,在局中的空当然也看得出来,苏芒每一招都留有余地,让他能及时变招,他又怎会不知?但是,要让他承认苦心钻研多年的龙爪擒拿手被人轻易破去,那是比杀了他还要痛苦的事。

    其实,既然龙爪手被轻易破去,那就不要用龙爪手,这本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可惜空一叶障目,潜意识里以为连龙爪手都不行,其他武功更加难以奏效,却忘了少林寺有七十二绝技,苏芒又怎么可能全部破解?

    他脸色晴不定,双肩忽然耸动,捕风捉影,抚琴鼓瑟,批亢捣虚,抱残守缺,将龙爪手中最精妙的八招,毫不停歇地使了出去。苏芒见他肩头一耸,自然知道是八招连环的起手,微微一笑,横剑当,也一气呵成地使了六招应对,分别是巧掀罗帐,风动千铃,金钗击燕,冰河解冻,白雪飞绝,遍绿江南。

    攻如暴风骤雨,守的滴水不漏,场面如耍杂技般好看,只是苏芒步步进,空步步后退,谁占上风一望可知庶香门第全文阅读,好看的小说:。龙爪擒拿手本该矫夭如游龙,在苏芒面前却如龙困浅滩,动弹不得。旁观者看得入神,竟忘了这是在为谢逊的下落拼斗,纷纷喝彩。有心人更是记下苏芒的剑法,妄想后自己也能在少林绝技下占尽上风。

    苏芒使到最后一招时,长剑斜刺,从空双手中间穿了过去,在他额头上轻轻一触,旋即连人带剑跃开,笑道:“还要再打下去么?”

    空立在原地,茫然地看着她,脑中浑浑噩噩,竟不太明白自己是怎么输的,愣了好一阵方道:“不必了,是我输了。我这就回本寺去,永不出山。”

    苏芒事先做了无数准备,颇有点欺负人的感觉,面对这老实和尚,不有点惭愧,笑道:“言重了,输给我难道是很丢人的事吗?既然大师肯谦让我,那么我也投桃报李,过会儿就把那个大秘密告知三位。大师走了的话,我可不说了哦。”

    她这么一笑一让,半是正经半像撒,空年纪足可做她父亲有余,心头的郁卒之气不觉消了,回向苏芒一礼,依言坐回空闻、空智旁。

    至此,上山“贺寿”的各门派中,最难搞的少林派被苏芒投机取巧,轻易取胜,第二难搞的峨眉派赔了夫人又折兵,掌门输阵,倚天宝剑落到人家手上,输的不能再输。剩下两个大门派,一为昆仑,一为崆峒。

    崆峒派与谢逊有杀人盗经之仇,怎么样都要试一试。苏芒却偏偏不看他们,大眼睛直直盯着昆仑掌门何太冲,微笑道:“我累得很,可否让我休息一天,明再比?”

    何太冲正在担心自己不是她对手,一闻此言,又惊又喜,厉声道:“不行!”这两字脱口而出,绝无犹豫。

    武当六侠均是勃然大怒,莫声谷脾气一向急躁,怒道:“你要不要脸,又没说不比了,四大掌门轮番挑战一个年轻姑娘,传出去对你昆仑派有什么好处?”

    何太冲话说得太快,此时也觉察不妥,为了维护颜面,不得不死硬到底:“这丫头提出比武时,可没说还要休息。今她愿意也要比,不愿意也要比,你们若是说话不算,不如直接毁约,咱们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苏芒听着听着,忽地轻笑起来,何太冲怒道:“你笑什么?”

    苏芒嫣然道:“其实我并不需要休息,只是想看看何大掌门大喊不行时的嘴脸罢了。”

    这句话可看成明刀实枪的挑衅,她对灭绝和空都还算客气,想不到换了昆仑掌门,言语竟比刀剑还要锋利。何太冲满面怒容,沉声道:“好!”拔剑出鞘,离座跃出。

    何太冲的妻子班淑娴武功比他高,这次却留守昆仑,没来武当。何太冲的武功稍逊于宋远桥,若夫妻联手,还可与苏芒一较长短,此刻他单打独斗,本就毫无胜算,再加上自己心浮气躁,苏芒蓄势待发,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苏芒连斗三大高手,想到后面还有一个崆峒某老,也不敢大意,抬手就是一招“冰潜流”。这是冰川剑法中的精妙招数,隐藏无数变化,何太冲凝神应战,学着苏芒斗灭绝时的做法,控制长剑不去碰触倚天剑。

    可他武功比苏芒差,应对得本就十分吃力,要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十招过后,倚天剑剑光陡然绽放,寒气迫人,何太冲暗叫不好,勉强横剑一挡,手上一轻,长剑断为两截。苏芒力道控制的极是精细,倚天剑架在他颈中,却连他一点油皮都没碰破,笑道:“不好意思,我又赢了。”

    何太冲心想连少林空都败了,自己败阵也不算如何丢人,狠狠剜了她一眼,后退几步,仍是一派宗主气象,四平八稳地走回座位坐下。

    仅存的高手是崆峒五老,自关能以降,五个人脸色均是难看至极,只恨空闻那愚蠢和尚看人家年纪小,便硬充好汉,答应单打独斗。现在要是说什么“我们师兄弟面对一个对手是五人齐上,面对千军万马也是五人齐上”,那可太丢人了灵域,。

    苏芒持剑站在场中,突然想起一件事来,极是温柔地笑道:“五位前辈若是肯卖我个面子,让我赢了这场,我也用一桩秘密相谢。”

    昆仑崆峒一向不睦,何太冲斜睨着崆峒五老,一旦他们当真弃战,立即便要出言讥刺。

    五老之首的关能站起来,极是诚恳地道:“姑娘剑术精妙,又新得倚天宝剑,关某自忖不是姑娘对手。但是谢逊与我崆峒派仇深似海,崆峒门下并无惧战之人,关某斗胆,想要请教姑娘的高招。”

    他在五老中排名第一,也最温和,一向任几位师弟出头行事,但看到苏芒的手,终于还是站起来,尽大师兄的责任。苏芒听他说得客气,笑道:“好,无论是赢是输,那秘密我都说给前辈听。”

    关能为人坦,败的却和何太冲一样快。七伤拳刚柔并济,原是极为厉害的一门拳法,可他出手不如苏芒迅捷,法也不如苏芒灵活多变。堪堪到十五招上,倚天剑指到他后心,关能便痛快地认了输。

    四大门派至此均败在苏芒手上,还有五六个小门派小帮会,门主帮主面面相觑,都觉得不必上去自取其辱了。要不要继续为难张翠山夫妇,那是以后要考虑的事,至少在今天,没有人还有脸面对武当派咄咄人。

    苏芒连问几遍,始终没有人站出来继续挑战,她也大感轻松,长长吁了口气,微笑道:“承让承让,今之事,到此为止如何?”说着收剑回鞘。

    她却忘了手中拿的是倚天剑,只听一声脆响,腰间悬着的剑鞘被剑刃一劈两半,落在地上。此剑的锋利,竟让人有惊心动魄的感觉。

    苏芒尴尬异常地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原装的剑鞘还在灭绝师太那里,难道她短时间内只能空手拿剑?

    张三丰轻咳一声,道:“声谷,你先带苏姑娘去找个合适的剑鞘。三位神僧、铁琴先生、五位先生请随老道到后堂叙话,翠山,你也来。远桥,替我用心招待宾客,千万不可失礼。苏姑娘,我等均在后堂相候,老道觍颜,给你做个见证。”

    苏芒道了声谢,她原想趁人不注意,把倚天剑塞到随空间里面,既然武当山上能找到剑鞘,她当然从善如流地去了。莫声谷一路上不住口地道谢,对苏芒的武功来历充满了好奇,苏芒从不会故作高深,莫声谷发问,她也就一五一十的作答。

    红线剑法源自唐代夜盗金盒的红线女,是胡一刀夫人的看家本领。冰川剑法和反天山剑法来自梁羽生的小说,前者为桂华生和华玉夫妇所创,后者是一代女侠凌云凤的绝技。清风十三式则是楚留香世界中,华山派的独门剑术。苏芒隐去背景,只说来历,把莫声谷听得钦佩非常。

    原来所谓的“找个剑鞘”,并不是指从武当山上的很多存货里面挑一个。莫声谷亲自为她量了倚天剑的长短宽度,遣人把尺寸送到山下铁匠那里,打造合适的剑鞘。

    苏芒微微一笑,道:“我还以为,张真人必会劝我把倚天剑还给灭绝师太。”

    莫声谷笑道:“师父怎会如此糊涂,此剑为姑娘所夺,自然是姑娘的了。武当派不贪图人家的宝贝,更不会多嘴多舌,惹人厌烦。”

    他又亲自把苏芒送到后堂,告辞离去。苏芒先把这柄随时都会割伤人的利器扔进空间,然后空着双手进了后堂。

    张翠山仍是一副心烦意乱的模样,见她进来,竟然起跪拜在地,道:“姑娘的恩,张翠山与拙荆两人必当结草衔环以报。”

    苏芒吓了一跳,连忙把他拉了起来,笑道:“不必如此,我这么做,自有我的理由。”空闻大师轻咳一声,道:“姑娘有话便请说吧,老衲等洗耳恭听。”

    作者有话要说:

[()最及时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踏雪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