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十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城里老鼠 书名:踏雪行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

    倚天屠龙记里的正道六大门派,指的是少林、武当、峨眉、昆仑、华山和崆峒。四月初八当天,武当山上宾客络绎不绝,峨眉掌门灭绝师太,昆仑掌门何太冲亲自率领弟子上山,崆峒五老五人齐至,华山门下倒是无人前来。

    其中峨眉派和武当派关系最好,灭绝师太座下最得意的弟子纪晓芙是殷梨亭的未婚妻子。张三丰曾以为可以和峨眉派联手退敌,苏芒黑着脸向他剧透,说灭绝师太的俗家亲哥哥方评是被谢逊所杀。而俞莲舟也在旁作证,言道回山中途曾被峨眉弟子拦截,让张三丰彻底打消了把峨眉当做盟友的念头。

    唐文亮的亲侄儿死在谢逊手上,崆峒七伤拳谱被盗走,何太冲门下高则成、蒋涛痴呆之事与谢逊有关,绝无善罢甘休的可能。这些人慑于张三丰的威名,一直装得客客气气,直到吃完午饭,昆仑派脾气最爆的西华子才陡然发难,与张松溪互喷起来。

    双方越说越僵,剑拔弩张中,似乎还嫌局面不够乱,门外忽然传来一个清亮的声音道:“少林寺住持空闻,率同师弟空智、空,暨门下弟子,恭祝张真人千秋长乐。”

    张三丰是少林逃徒,武当和少林之间原本只有表面上的分,近年来关系更恶。如今少林方丈亲至,不问可知,贺寿只是幌子,真正的目标还是张翠山。

    苏芒为贵客,本来被分配到一个在厢房陪伴殷素素母子的任务,她却坚持要见那几位掌门。张三丰不便阻拦,让她跟在张翠山边,对外谎称是殷素素认下的义妹。因她救过张无忌,张翠山又当她是年少好奇,倒也没什么意见。

    武当门下从无女子,苏芒混在里面,十分引人注目名门嫡妃,。面对或好奇或鄙视或贪慕的目光,她一律以微笑应对,从容自若地打量众人。其中最令她关心的,当然是灭绝师太腰间的佩剑。

    灭绝师太亲自送上礼物之后,再未开口,冷言旁观西华子与张松溪的争执,谁都看不出她心中打的什么主意。苏芒看了一会儿峨眉派,忽然轻声道:“纪晓芙姑娘没来,来者不善啊。”

    殷梨亭顿时满脸通红,不知她为何突然提起自己的未婚妻,俞莲舟却瞧了她一眼,淡淡道:“不错。”

    武当派中,唯有张三丰和宋远桥知道为何要让一个素不相识的少女参与此事,其他人仅是遵从师父的吩咐而已。苏芒出成谜,就连张三丰也猜不出她的来历,但她对张翠山和殷素素的维护之意却极为真挚。今之局实难善罢,她若真想出手,张三丰也随她去了。

    空闻大师的气魄超出西华子甚多,放下茶杯,开门见山地说出了少林派的目的,一是问清屠灭龙门镖局满门七十七人,杀死六名少林弟子的凶手,二是寻访谢逊的下落。

    谢逊以七伤拳打死四大神僧之首的空见大师,和少林寺仇深似海。龙门镖局更是连妇孺丫头都没逃过毒手,空闻作为少林掌门,自当为他们伸冤。虽说中间夹杂着寻找屠龙刀的私心,也不能就此辩称殷素素清白无辜,少林僧无理取闹。

    苏芒暗自苦笑,这件事上武当派的确不占理,除了死扛到底再无他法。还好她只需要解决今天的事,殷素素十年前种下了因,苦果就让武当派去尝吧。

    武当七侠尚不知俞岱岩伤在西域金刚门手下,凭金刚指力的证据与少林派胡搅蛮缠,指责他们为屠龙刀重创武当弟子,费尽了力气,总算说服对方暂且不管龙门镖局的事,三神僧之一的空智却厉声道:“难道我空见师兄的血海沉冤,就此不理么?张五侠,龙门镖局之事,我们暂且不问,但那恶贼谢逊的下落,你今说固然要你说,不说也要你说。”

    苏芒忽然笑道:“若张五侠不说,你打算怎么让他说啊?”

    空智转眼一望,见接下自己话的人竟是个年轻姑娘,怒道:“你是武当派的什么人?小小年纪,如此不敬尊长!”

    苏芒笑道:“好罢,请问这位尊长,若张五侠不说,你打算怎么让他说啊?”

    其实空智又有什么好办法?无非是以武功分高下,恃强硬而已,真问他折磨人的手段,他一个和尚也说不出来。空闻大师心思比师弟缜密得多,见苏芒不疾不徐地说话,武当派自张三丰以下竟没一个人叫她住口,猜她可能是天鹰教一脉的人,倒也不敢轻视,诵一声阿弥陀佛,道:“请问姑娘怎么称呼,为何要代武当派出头?”

    他问得客气,苏芒便也答得客气,笑道:“我姓苏,大师请听我一言,今天诸位上山,无论原因如何,总是为了打听谢逊的下落,对不对?”

    空闻道:“不错,在座诸位与谢逊均有大仇,难道苏姑娘认为我等应当不顾死去的亲人弟子,放任那恶贼自在逍遥?”

    苏芒笑道:“我可没这么说。不过一码事归一码事,谢逊已和张五侠义结金兰,他当然不能出卖义兄。各位自己本事不够好,抓不到谢逊,就来武功没那么高的张五侠背信弃义,似乎也不是侠义道的所为啊!”

    唐文亮厉声道:“张翠山只顾自己大仁大义,冷眼旁观一干武林同道伤心痛苦,旁人又为何要成全他的仁义?”

    张翠山脸色苍白,苏芒轻叹口气,缓缓道:“那么,即使我说谢逊永远不愿在江湖上出现,永远不会再滥杀无辜,诸位也不肯相信吧?”

    空闻又是一声佛号,道:“姑娘口说无凭,恕老衲心存疑惑,不敢全信。”

    此时不仅是上山的各门派各帮会,就连武当派众人也都看着苏芒,想知道她接下来会说什么蜀山旁门之祖最新章节,好看的小说:。苏芒目光在几位重要人物脸上扫了一圈,淡然道:“你们不必为难张五侠和张真人,我知道谢逊此刻在何处,我和他无半分关系,我可以告诉你们。”

    全场哗然,第一个跳起来的人竟是张翠山,他苍白的脸色似乎更加白了,厉声道:“是……是无忌那孩儿跟你说的?你从我孩儿口中哄出了谢大哥的下落?”

    苏芒明亮的眼波掠过了他,正对着张三丰,她一字一顿地说:“绝无此事,我问都不曾问一句,别冤枉你儿子。我的消息来源与你一家三口毫无关系,你自己为全义气不肯说,难道我也不能说么?”

    张三丰开口道:“翠山,坐下。”

    会客厅中坐着的尽是各派首脑,灭绝师太面沉如水,空闻大师长宣佛号,何太冲与崆峒五老交换着眼色。剩下的巫山派帮主、神拳门掌门等人涵养差得多,满脸尽是不加掩饰的贪婪之色。

    张翠山终于被师兄弟劝服,坐回原位,死死盯着苏芒。与此同时,空闻大师道:“姑娘若肯说,那是再好不过,只要能消此杀劫,我等必会重谢姑娘,并向张真人赔礼谢罪。”

    张三丰长须一抖。他活了一百岁,什么事都见过了,刹那间却真有些担心苏芒会狮子大开口,每家敲诈五十万两银子再说。好在苏芒只是摇了摇头,淡然道:“不用你们重谢,我只有一个小小的条件。”

    空闻大师道:“姑娘请讲。”

    苏芒道:“每派请出一位前辈与我比武,谁赢了我,我就把谢逊的下落告诉他。若是哪位不幸输了,那就抱歉的很了。”

    话音一落,场上竟是静寂无声,宋远桥、俞莲舟等人几乎同时望向张三丰,想请师父的示下,张三丰却是不动声色。良久,昆仑的西华子大笑道:“师父,这女娃子可不是失心疯了么?居然想一人独斗四大门派的高手,哈哈哈哈……哈哈……”

    他的笑声像是被踩住脖子的鸡一样低落下去,只因他发现,苏芒似乎并不是在开玩笑,更没有失心疯。

    苏芒漠然道:“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方法能让我说出谢逊的下落。不信的话,尽管试试。”

    话说到这个地步,已不容人不信。她是疯了也好,当真有惊人艺业也好,倘若四大门派的掌门人连个年轻姑娘的邀战都不敢接,反倒用别的手段问消息,必成天下人的笑柄。

    空闻心想小女孩不知轻重,只要一个人击败了她,拿到谢逊的所在,众目睽睽下,那人难道还能瞒着不说么?反正这规矩是她自己定的,无论是哪位前辈高人出手,都不能算以大欺小,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他心思既动,想让师弟空出手,不想峨眉掌门灭绝师太抢先离座站起,冷然道:“既然如此,贫尼先来领教阁下的高招。”

    苏芒莞尔一笑,也不见她怎样举手抬足,人已如一朵轻云飘起,落在灭绝师太对面,笑道:“这里不方便,咱们出去打。”

    这一手轻功当真俊俏至极,人人都是一惊,有些人自愧不如,想:“不过是轻功练得好罢了,又有什么稀奇?”有些人却想:“难怪她大言不惭,果然有过人之处,但只凭轻功,那可胜不过峨眉掌门。”

    灭绝师太头发丝都没颤动一下,仗剑直出大门。紫霄宫正前是一片极大的广场,各门派弟子随着掌门一涌而出,围成了个大圈,圈内便是要进行比斗的两个人。

    苏芒目光落在灭绝师太手中长剑上,问道:“这就是与屠龙刀齐名的倚天剑了?”

    那剑锐利清澈如一泓秋水,几乎可以刺伤人的眼睛,灭绝师太傲然道:“小姑娘也有些眼力,正是倚天。”

    作者有话要说:

[()最及时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踏雪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