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揍人(一)fontface=宋体size=4co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和衣倒人怀 书名:巫道成仙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

    “小抒,你饿不饿?娘给你备了一点点心,你先吃着,我去让伙计上菜。”祁氏仔仔细细地把白抒打量了一遍,见白抒的确没有受伤这才放心下来,又想起了她已经十天没有进食,便急急地出了房间。

    不一会儿,祁氏就张罗了一桌子的饭菜,都是白抒平吃的。

    母女两人一道吃着饭,白抒也给祁氏讲讲这么多天来她的收获。

    听到白抒已经正式成为一个观气师的时候,祁氏脸上的喜色显而易见,她的眼里满满都是骄傲。

    末了,祁氏道,“小抒你醒过来了就好,那我们赶紧赶路吧?”她的语气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焦急。

    白抒感觉到祁氏的异样,见祁氏不愿多言的模样,点了点头。加上她引气入体所耗费的时间,她们两个人在多宝镇耽搁了十多天了,是该走了。

    白抒和祁氏吃晚饭,当即决定要离开。

    他们收拾了一下东西,将一些吃食和衣物放进储物袋中,准备下楼找掌柜的结账,却没有想到刚开门就见着两个男人和掌柜的推搡着,其中的伙计已经不见了人影。

    “大哥,大哥,那个美人就在这个房间。”一个长得贼眉鼠眼,浑没有半点修为的人指着其中一个房门说道,语气满是谄媚。

    祁氏一见到这两人立刻关上了门,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白抒匆匆一瞥,能够清晰的听到外面的声音。

    那人指的是白抒和祁氏的房间,不过他忙着献媚,根本没有注意到白抒她们的房门开了又闭上。

    “是就是,那你还替老子去敲门。”一个是嚣张的声音,白抒刚才看到此人的模样,他有练气二层的修为,材均匀,不高不矮不胖,看起来尤为的和气,只是他的眼睛是吊三角眼,给人一种毒的感觉。

    这人分明是感觉到白抒她们的动静,却是故作不知。

    “是,大哥!”

    白抒还听到不远处,像是楼梯底下还传来了伙计的呼声,隐隐约约的,“……大人……不、不可以……,她们也是……”

    修士。

    白抒知道伙计想要说什么,伙计恐惧,就连这掌柜的试图阻拦这两个人也是因为自己是修士,怕惹了麻烦,否则给这掌柜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和这个男人争辩一句。

    两边都不好得罪,只是这掌柜明显更畏惧这个男人。

    但是那个男人又怎么会认识祁氏?

    白抒看向了祁氏,她的脸上满是怒意,几乎是气到已经发抖了。祁氏瞪大眼睛,“小抒,这个男人无耻!他今竟然还敢找上门来!”

    祁氏才说完这一句,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啪!”“啪!”“啪!”猛烈的三声击门声,能够看的出此人根本毫无顾忌,仗着那个练气二层的男人狐假虎威。

    白抒脸色一沉,“娘,你呆在房内,不要出来。”说完,不等祁氏反应,她就直直地打开门,一脚踹了出去!

    那男人没有想到白抒会突然发难,又没有修为,根本不是白抒的对手,被白抒一脚踹到了二楼的扶栏上,扶栏传来“嘎吱嘎吱”要断裂的声音,却还没有断裂宦妃天下最新章节,好看的小说:。他吐出一口血来,直接昏了过去。

    一半是痛的,一半是吓晕过去的。

    掌柜的见到这副场景,知道这已经不是自己能够阻止的了。他眼看白抒一脸怒意还有秦贺一脸嚣张,他只闻到了一股腥风血雨,连忙跑下楼,扛起半昏迷的伙计,直接就跑了。

    他跑路的模样十分熟稔,显然已经习惯了!

    几乎整个客栈就剩下了白抒和秦贺对峙。

    “谁敢伤老子的人!”自己的人别打,秦贺大喝一声,他早察觉到祁氏的房间里有动静。不过在练气五层之前,他的五感和神识远没有白抒那么灵敏,白抒更是故意在刚才掩盖住自己的灵力波动,这才有了出其不意的一击。

    陆压给白抒的心法本来就是上乘心法,要骗过一个区区练气二层的修士再容易不过了。

    秦贺吼完才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脸色不好看的女娃娃,不过**岁的模样,一想到那掌柜的和伙计都告诉自己这个女娃娃是修仙者,秦贺却没有从白抒上发现一丝灵力,不由大怒。

    他以为是掌柜和伙计为了保护这母女两个故意偏了自己。

    若早知如此,他根本不用故意拖延了五六天才耐不住对祁氏下手,一想到祁氏那容貌还有那段,秦贺就忍不住吸了一口气,他势在必得!

    在白抒昏迷的第二天开始,祁氏就必须出去才能够让伙计每张罗一些饭菜,又让伙计每定时送水来,她怕伙计打扰到白抒修炼,每便在房门外从伙计那里拿了饭菜之类才进门。

    也是不巧,祁氏走出房门的时候就刚好被秦贺给看到了!

    祁氏从小在祁家长大,容貌姣好,否则就算有个做族长的哥哥,她也不会活的那么自在,就算是出来这将近三四个月,面容憔悴,也掩盖不了她与一般普通人家里的女人的不同。

    秦贺看上她也实属正常。

    秦贺这个人,已经算是多宝镇上的一霸,他本只有练气二层的修为,但却有一个练气八层的哥哥,两人长久居住在多宝镇,那些修为高的修士大多是路过,因此秦氏兄弟在多宝镇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不过有头有脸的,只有秦宫一人,此人极为护短,对唯一的弟弟十分的护。秦贺只是借了他哥哥的光,好在秦贺也不是没有脑子,对修为比自己高的修士,他也是礼待有加,因此就算是修为比秦贺高的修士也懒得和秦贺纠缠。

    像秦贺这种靠裙带关系的修士,就算是在五沂洲这种以实力为尊的地方也还是存在。

    这个时候,秦贺色迷心窍,又见白抒是一个女娃娃,心下放松,根本没有注意到白抒一脚踹飞自己的跟班时候那种力道,以及她对力道控制的入微,扶栏将短不短,那个被她踹飞的人并没有生命危险。

    白抒冷着一张脸,又见秦贺目光-,更是不喜,“你又是谁,鬼鬼祟祟在我们房门前有什么意图?!”

    冷不丁被一个小孩子吼了,秦贺只觉得好笑,刚才因发现白抒不是修士感觉被骗的怒意渐渐消散,只觉得想要发笑。

    “让你娘出来,老子我看上她了,准备让她做我的鼎炉!”秦贺哈哈大笑,又见白抒上的确是没有灵力波动,想着又说道,“你不是想要做修士吗,老子可以教你!”

    又是那种嚣张的语气!

    白抒目光一沉,“你准备怎么个教法?”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

重要声明:小说《巫道成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