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白超远的举动(二)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和衣倒人怀 书名:巫道成仙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

    休息了一整天,待他们的精力都恢复了以后,白超远才带着祁氏和白抒两个人继续赶路,但他们也没有像连续一个月赶路那样的紧赶慢赶。每次在感觉精神疲惫的时候,白超远总是会停下来休息一下,不让他们三人太过于劳累。

    说的山间小路多劫匪不同,白超远那种小心翼翼的感觉,让白抒心里不安的感觉微微扩大。原本两就可以赶到云州边境的路,白家三口走了四天才算到了边境。

    从突然要分一半的灵石给她,又把赶路的速度放慢,她爹到底是在防什么?

    白超远的举动让白抒这些天来十分关注他,白超远也像是感觉到了白抒的异样,却没有说什么安慰白抒。

    白抒心里一沉。

    白超远是一个不会说谎的人,他是在以作则,因此若是事实,白超远从来都不会争辩。现在白超远察觉白抒的心思,却没有说话,这就是最大的问题了!

    这么多天来他们都没有分开过,要发生的事必然不是因为这一个月来的原因。白抒将前后细想一番,却是什么都没有想起来,更不要说白超远的个人恩怨了。

    白超远自从娶了祁氏,入赘祁家,就没有再远离过祁家。他以前的事白抒就更加不知道了。她皱了皱眉,难道是因为白家提前脱离祁家,才使得事发生了转变?

    白抒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且白家人上也没有出现让白抒不舒服的气运之感,这就说明他们都不会有生命危险。

    一般而言,若是要发生血光之灾,不管是普通人还是修士,他们上都会有一定程度上的血煞之气凝集女人,乖乖让我宠,其他书友正在看:。这只是针对一般的况,白抒的观气之法修炼的不到家,她也没有办法百分百的确定。

    这样的发现,白抒心里的不安和急躁便有扩大之势。

    他们赶到云州边境的时候是下午,天还大亮,白超远却没有继续,而是停下来准备第二天再出云州。

    祁氏一直都听从他的话,而白抒则是察觉到白超远的异样,决定到晚上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的问问神秘人。那个人有如此神通,必然能够察觉到周围不同之处!

    等到入夜休息的时候,白抒就在周围布下了一个阵法,仅是起到一些防御作用和示警的功效。饶是如此,白超远和祁氏,尤其是祁氏对白抒夸赞了一番,他们也确实没有想到白抒在阵法上有如此天分。

    白抒的意识很快进入了夺心珠内。

    在一个月来,随着白抒神识的扩展,夺心珠内也发生了些许变化,从一成不变的莹蓝色逐渐的开始变的明亮起来,白雾和莹蓝色夹杂在一起,让人有种天地合拢错觉。

    她深吸一口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夺心珠和她融为一体的缘故,她每次进入这里,都有一种心舒畅的感觉。

    “前辈,晚辈有一事请教。”

    还没有到子时,但白抒忍不了这么久,这四天来,白超远露出的破绽越来越多,就连祁氏也是有所察觉。但她分明帮不上什么忙,只是更加体贴,更加不给白超远和白抒添麻烦。

    白抒是察觉了,白超远却明显什么都不想说,她也无从得知,更不知道要如何开口。所以她选择请教神秘人。

    “前辈,晚辈有一事请教。”

    白抒见神秘人没有理会自己,便继续站在原地说道,一点没有不耐烦的模样。

    半晌,神秘人还是没有说话。

    “前辈,晚辈有一事请教。”

    白抒是执着的,没有达到目的,她绝对不会罢休,一如她研究阵法、琢磨观气之法那样。所以这个时候,白抒也没有放弃,她已经慢慢的摸清了那个神秘人的脾

    别看那神秘人长得比谪仙还要谪仙,但在气度上,远远抵不上。

    发脾气,苛责别人,被人恭维,只要说尽好话,让他心花怒放,神秘人必然会出现。同样的,神秘人对于白抒固执到几百头牛都没有办法拉回来的脾气,也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

    就像现在。

    在白抒重复到第二十遍的时候,神秘人的声音终于出现了。他很清楚,自己要是不出现的话,白抒能够一直重复到百遍,甚至千遍。

    “你有何事?”

    神秘人淡淡的说道,低沉的嗓音让白抒有些诧异,自己这般故意作为,他难得没有暴跳如雷,还感觉不出绪来!

    他到底是愉悦了,还是愤怒了?

    白抒站直了体,“晚辈是想要向前辈请教,若是近显然是会有事发生,但晚辈从爹娘上没有察觉到一丝不祥的气运,这是何解?”她想了半天,便拿出这个问题来请教神秘人了。

    这无关修为的问题,白抒之前已经尝试过,她可以在白超远上感受到一些不同的气运,并没有因为白超远的修为比自己高而失误过掠:错上王爷榻全文阅读,其他书友正在看:。

    沉默一会儿,似乎是察觉到白抒又准备开口,神秘人赶紧说道,“你且等着。”说完,他的声音就消失了。

    白抒悬在半空中,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这个神秘人在又些时候万分的渊博,但有时候去让白抒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她也没有办法说上来这种感觉是什么。

    神秘人的形一闪,很快就出现在一个石洞的面前。

    他们还在夺心珠内,但在石洞的附近已经出现了一块很小的绿地,这个地方莹蓝色的天空里漂浮着一片小小的白云。

    不过这也只有一丈距离罢了,超过了一丈的范围,其余地方都是和白抒在的那个地方一样。白色的雾气和莹蓝色毫无规律的夹杂在一起。

    “白抒那丫头没有办法感觉到接下来的晦气,这是为什么?”神秘人低下头,眼睛干瞪着石洞,“你说话啊!”

    石洞闪烁了一下,却没有给他任何的答案。

    “你不要嫉妒老夫我先抢到了这个有天赋的丫头!你自己不动手,现在还想要怪到老夫的头上,老夫今个儿把话给说明白了,如果不是看在这个丫没有学过观气之法便能够断气的份上,我才不会让她学观气之法!”

    石洞又闪烁了一下,颜色却比之前要明亮一些。

    “老夫都说了,那丫头是个有天赋的,光学个观气之法就有够她好受的了,你还想要老夫将这个丫头分给你一半,你这个破石洞!”神秘人迷人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的怒意。但这般暴躁的模样,和他仿若谪仙的气质十分的不符。

    “老夫如何会知道你那观气之法到底是怎么算的!你到底说不说!”神秘人瞪着石洞,“信不信老夫把你这个石洞给拆掉!”

    ……

    “这才对,老夫先走了。”

    “你既然察觉到要发生什么事,而白超远上又没有那种厄运,那便只有两个可能,第一你学艺不精,你看看你到现在都还没有学会引起入体,更不要说分清楚气运具体的不同了!第二个可能就是这一次即将要发生的事对于你爹娘来说是一次机缘,而非厄运。”

    神秘人再一次的出现,淡淡的开口道。

    会是这般原因?!白抒怔了怔,若真是她爹的机缘还好,说不定就能够突破到筑基了。不得不说因为神秘人的这些话,她心里真正安心不少。

    “后若再有这般的事,我一概不会告诉你,只有靠你自己。”神秘人的声音陡然变得严肃。这样下去只会造成白抒对他们异常的依赖,对她的成长全无好处。

    白抒点了点头,恭恭敬敬的道谢,便退了出去,抓紧时间修炼去了。

    一修炼就到天大亮。

    “我们很快就能够出云州了。”

    白超远背起祁氏,又让白抒赶紧跟上,三人便走进了云州和五沂洲之间的山间小路。

    在他们离开不久后,很快就出现了一批人,大概十人左右。为首的是一个全黑衣,躲在斗篷里面的黑衣人,“看来就是他们了。”

    “跟上。”

    黑衣人的声音毫无起伏。

    所有人动作一致,悄无声息的跟在白家人之后。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

重要声明:小说《巫道成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