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白超远的举动(一)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和衣倒人怀 书名:巫道成仙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

    白家三口连续赶了一个月的路,总算是接近云州边境。

    “我们休息一下。”眼看再两三天就能出云州了,白超远却忽然停了下来。旁边是一条清澈的小溪,四周平坦,倒也是个休息的好地方。

    三人怕引起祁家的注意,这些天来也不敢过多的停留,只有中途寻了一个坊市,买了一些防御的符纸,补充了一些吃食。加上白超远事先偷偷取回的家,大概还剩下三百块上品灵石。足够他们支持到安南洲了。

    祁氏这一路上大部分时间都是由白超远背着前行,每个两三,白超远也会用灵力给她疏通筋脉,饶是如此,祁氏在精神上的疲乏却不能完全去除。

    而白抒则要好上许多,她已经突破了练气五层,体强度又与练气十层的修士差不多,并没有太多疲惫的感觉。

    不过她在精神上也是饱受折磨。

    原本神秘人告诉过白抒,她想要修炼观气之法,也是要等到荒神灭世录第一层境界以后,但神秘人显然没有料想到白抒的眉心命宫竟然会提前聚拢,有即将形成的倾向。

    这命宫是人的主要位之一,也是传说人第三只眼睛的所在地,只要白抒的命宫位灵气充盈,修炼成型,她便能够学习一些高深的观气之法了。

    现在,她也开始学习一些粗浅的入门功法。

    这观气之法分为观气、断气、截气、改气等等,白抒要学的便是这观气。观气之法的第一个阶段,也是最为重要的一个阶段。神秘人给白抒讲述了一番,令她眼界大开,那些高深的观气之法暂且不论。

    仅仅是这观气阶段也让白抒倒抽冷气,首先要有气感,能够感受到周围各种不同的气运,将它们准确的分辨出来。这不能够只靠感觉,而是需要白抒在感受到了气运之后,运用特定的口诀和功法,将气运引入体内,重新炼化融入她的灵力之中,再仔细的感受其气运的不同和作用。

    这观气阶段作为整篇观气之法的基础,尤其的重要,就算是那些高深的观气师,也是在不断的感悟各种气运中度过。

    只可惜她修炼观气之法的天赋上着实是不如那祁琅玥,她凭借着自的悟,短短几个月内就已经能够布置最为简单的霉运阵法,但白抒不同。

    在神秘人这样的高手的指导下,也不知是这巫族的观气之法太过晦涩难懂,还是白抒的悟实在太差,她再怎么努力的感悟,这一个月的时间,她也只能够勉强的感觉到散逸在山水之间的模糊的气运。

    而这模糊的气感,大部分是因为白抒修炼了荒神灭世录所带来的,这功法本就是所有巫族神通的基础。

    白抒只能够靠自己的主观直觉来判断,若是这气运的感觉让她很是舒适,必然是对人有益,而她若感觉不舒服的,这气运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有害无益。但无论白抒怎么感悟,她也没有办法做到像神秘人所说的那般,将这些各式各样的气运引入体内,汇聚成灵气的一种,更不要提在汇入灵气之中以后将这些气运炼化!

    白抒不知道其他的人是如何修炼的,她自己却是在可以修炼观气之法的大半个月来,每都会被神秘人责骂,说她冥顽不灵,说她毫无天赋……白抒也足够努力,就连赶路的时候都在奋力的背诵这观气之法的要诀。

    俗话说读书百遍,其义自现。

    这话用在白抒上,一点用也没有,白抒一样还是只能够靠直觉来分辨她感受到的气运的好坏,而无法清晰的分辨出每一种气运的不同,也没有办法将气运引入体内艳绝乡村,。

    所以白抒这大半月来也是心力憔悴,每都在观气之法的折磨之下度过。好在这也不是一点收获也没有,白抒每次在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她都会努力的感受一番,选择令她感觉十分舒适的地方休息。

    说来也是神奇,白家人恢复起来也是加快了许多,白超远感觉尤其的明显。

    这一次也是一样,白抒很快就选好了靠近河岸边上的一块一地方,那地方的灵气十分的浓郁,白抒一下子就看中了。

    他们一家三口便在这个的地方休整了一番。

    “阿远,我们还要多久才出云州?”祁氏用袖子抹了抹脸,又接过白超远递给自己的水,大口喝了几口。她就算再锦衣玉食,这一个月来祁氏也让自己努力的适应这样的改变,没有喊过一句苦。

    白超远一边替祁氏用灵力疏导着,一边说道,“还有几天的功夫就可以出去了,不过到边境地带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为上。”他的脸有一时间的变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却很快恢复常态。

    从云州到五沂洲之间,需要穿过一条山间小路,许多混不下去的散修经常在这一带拉帮结伙,甚至是组成了专门打劫过路人的团伙,其中比较出名的便有三拨人。

    许多散修,甚至是修仙家族到了这个的地方,也都是会小心翼翼,就怕发生大规模的劫掠,造成重大损失。

    不过这些人也有这些人的规律,若是你直接二话不说交出一半的财物来,也不反抗,他们也就不伤及你的命。

    这些都是白超远说给祁氏和白抒两个人听的,也是为了让她们多一些戒心。

    “很多人都是在边境这一带才劫掠,云州和五沂洲的州主都曾经试过清缴,但这地势易守难攻,他们又意外的团结便从未成功过。”

    白超远耐心的给从来没有出来过的祁氏和白抒说着,白抒上辈子在上清宗度过了大半辈子,除了师门任务以外就没有再去过其他的地方。而祁氏更是从来都被祁家养在家里,从来都没有出过远门。

    他们两个人听的十分认真。

    白超远见认真的两人,心变的软了一些,他的妻女都在他的边,这样的感觉,很好。

    “对了,小抒,你把你的储物袋给我。”白超远突然开口道。

    白抒不明所以,也不问什么,直接解下腰间的储物袋给了白超远。

    白超远将自己储物袋中的灵石分成两份,给了白抒一半。看白抒和祁氏都不解的模样,他笑了一下,“若是在边境真遇到了劫掠的修士,我们直接给人家一半的灵石好了,这巧都不用再分一下,也算是有个准备。”

    白抒接过储物袋,重新绑在腰间,却不知怎么的,她只觉得白超远话里有话,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了上来。

    但白超远这举动,又是因为什么?

    她看了看别在腰间的储物袋,又看了看白超远,却见白超远和祁氏两人相视一笑,那种默契的感觉,让她心里的不安稍稍减弱。

    作者有话要说:嗷,昨天因为赶到学校里面准备第二天的驾照理论考~~所以没有来得及更新t t临时抱佛脚,幸好过了~~~

    大家么么~~所以俺衣三汉(“胡三汉”转化而来)又回来了~~~

    喜欢看俺的文的亲们,点个收藏文文啊~~~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

重要声明:小说《巫道成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