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修仙坊市(二)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和衣倒人怀 书名:巫道成仙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

    李氏显然也听到了两人的谈话,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是熟门熟路的领着两人走到一家铺子里面。

    那里的小厮对李氏极为熟悉,一见到她马上迎了过来,恭敬的引她们一行人到了内阁间,又有人熟稔的上了茶水,点心。

    “夫人请慢用,掌柜一会儿就来。”小厮正准备退下去,就被李氏喊住。

    “你去找一些阵法基础的玉简来,嗯,再找一些齐全一些的阵法图来。”李氏吩咐道,一面喝了一口茶水。

    白抒和祁琅玥也有模有样的喝了一口,喝进嘴巴里面才察觉到这茶水中带着一丝淡淡的灵气,不由有些惊奇,连祁琅玥这般的,在家里都没有喝过只有重要客人前来的时候才会上的灵茶。

    看来这李氏与这家店的关系非凡。

    “小抒,玥儿,你们去外边自己看看,喜欢的就不要客气。”李氏嘱咐道。

    祁家的两个护卫都被请到了里面去,在这个铺子里面也不用担心会发生什么事

    李氏的提议正合白抒的意思,她便拉着祁琅玥到了外边,自个儿看起了阵法图来,她虽然对阵法颇有天分,但都是自己自学,学起来难免不是那么系统,这会儿又有李氏来支付灵石,白抒当然是不会客气。

    这铺子里面的阵法图品种很是齐全,看起来品质也不错,很多阵法都是白抒不曾见到过的,她看到有兴趣的都随手拿来看一看。

    不过这里的阵法图都是只有一小部分,其他的却是不给看到的。

    以前白抒自己在路边小摊淘阵法图的时候,很多也是残缺不全的,她一般都是买下来以后仔细的研究,也是收获匪浅,这会儿能够有这么多的不全的阵法,她也就越发的卖力的想要记下来了。

    “小抒姐姐,这些阵法你都看得懂吗?”祁琅玥见白抒拿起玉简看的这般认真,自己也拿了一个,却都是一条条的细线和符文,她看了一眼就觉得头大,根本看不下去,又瞥见白抒的模样,张口问道。

    白抒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像是不懂阵法的样子,难道她骗了自己?祁琅玥心里暗自纳闷。

    被祁琅玥的声音打断,白抒从阵法堆里面抬起头来,很严肃的摇了摇头,“我也看不太懂,但是多看一点还是好的。”

    说完,她又准备埋头苦记。

    “小抒姐姐,你这样可不好,要不我们还是先去拿阵法基础玉简,要一步步来才好,我刚才问过了,我们可以去左边的架子上面找。”祁琅玥又一次打断了白抒。

    白抒没有理会她。

    祁琅玥可不是那么容易妥协的,她见白抒不理会她,继续说道,“小抒姐姐,你一口气又吃不成胖子,那个神秘的前辈一定也是一点点学的天君,。你这样反而会学的不好,如果学的不好,你就没有办法向那位前辈看齐。”

    ……

    祁琅玥还是坚持不懈的说教。

    白抒就是想要忽略她的声音也有些困难,她抬起头,认真的看着祁琅玥,“玥儿,你先去找找那些基础的玉简,我还是想要再看一会儿。”

    她手中的玉简是一种名为大衍生阵的阵图,看名字也看不出是什么。

    白抒看了前半部分,才发现这大衍生阵宜守宜攻,是一个极为厉害的阵法,但是它却对布阵之人的要求不高,是一种很难得的阵法,没有想到这个铺子里面会有这样的阵法,

    白抒的兴趣十分的浓厚,但无论她如何的拼凑,却怎么也推敲不出另外一部分的阵法结构。在这样的时候,祁琅玥还是一停不停的在她耳边说话,让白抒异常的心烦。

    换做是平常的时候,她也不会这么直接拒绝了祁琅玥。

    祁琅玥愣了一下,见白抒一脸固执的样子,只觉得自己的好心白费了,她气得嘟起了嘴巴,“白抒姐姐,我也是为了你好。”

    听着祁琅玥大有要往下讲的趋势,白抒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又突突的开始疼起来了。

    刚想要开口阻止,却有另外一个还带着一些稚嫩的声音出现了。

    “可的小妹妹,你不要理会这样不识好人心的人,你想要去旁边的架子看玉简吗,我陪你一起吧?”

    白抒和祁琅玥往旁边看去,白抒一下子愣住。来人不过是十二三岁的模样,已经初见模样,一脸白净,也不会给人小白脸的错觉。虽然他还是一个小少年的模样,他就算是化成灰,白抒也能够认出来。

    任家最宝贝的小少爷任锦,三灵根,素来喜模样可的少女。对于白抒来说,他是自己第一个男人,也是她最后解决的一个男。

    白抒想要利用任家报仇,但任锦把她放在眼里只因为她与祁琅玥还是有那么一两分的相似。任锦重视祁琅玥,却因为祁琅玥的不在乎而发狂,大变,最后也同样是败在了项宏远的手下,修为基本被废。

    但从那以后他把自己当成是/脔,终意志消沉,以折磨她也折磨了自己作为唯一的事,最后白抒不堪忍受,终于是下了手,把那木棍从他的喉咙中插入。

    再然后就有了白抒的重生。

    白抒本来以为她再一次见到任锦的时候,会克制不住对他的恨意,她曾经是怨恨他的,怨恨他为什么明明有机会对祁琅玥下手,却始终都没有下手。

    如果不是因为任锦,她的仇或许已经报了。要是没有任锦,白抒死之前也不会活的那么辛苦,每苦受折磨。

    一直到这个时候见到任锦,少年时期的任锦,白抒才发现自己对任锦的恨意远远没有那么深厚。白抒的结局说不上是任锦的错,他不过是眼里心里都只有祁琅玥这一个人而已。

    就连直接派出修士追杀白家的项宏远,若不是有祁琅玥在背后推波助澜,他也不会注意到白抒。

    造成白家一家惨死的人,从头到尾就只有祁琅玥一个人。白抒在见到任锦时候怪异的感觉渐渐的淡去,重新恢复了平静。

    “可的小妹妹,她不领,我领你啊,走,哥哥带你过去买玉简。”任锦素来好模样可的女孩子,方才他站在边上许久了,就见着这个可的小姑娘不听的说着话,就连声音都那么可

    祁琅玥故作严肃的说教,陪着她的脸蛋,让任锦心生欢喜韩娱之阳师,。

    自然而然的,任锦对面无表,又不是可子的白抒很是不喜,于是便出声道。但此刻,他却觉得白抒看自己的眼神很是奇怪,好像认识,又好像很陌生。

    任锦能够肯定,自己并没有见过她。反而是这个感觉粉嫩的小女孩,他倒是能够猜出个大概来,在七巧镇,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就有练气三层的修为,除了祁家那个还能够有谁。

    早就对祁琅玥有所耳闻,他任锦终于是见到了。至于白抒,任锦却没有太多的关注,不过心里有些疑惑,这另外一个也是练气三层的女孩子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作为祁家资质最好的人,又有李氏的教导,祁琅玥自然是猜出了任锦的份,但这个时候她还想着能够讨好白抒,最好是能够让白抒尽释前嫌。

    “你不要乱说,白抒姐姐才不是不领我,我和白抒姐姐关系可好了。”祁琅玥皱着眉头,一脸认真的反驳。

    任锦咧嘴一笑,指了指白抒,后者已经收回了目光,继续沉浸在她的阵法图里面了,似乎不准备理会他们两人。

    “那你问问她,她领不领你的?”

    祁琅玥没有想到白抒这么不给面子,拆台拆的这么彻底,脸上不由浮现出了一丝怒意,“那也不关你的事!”

    白抒不给祁琅玥面子,祁琅玥也没有给任锦面子。

    但祁琅玥会忍,任锦可不会,他不会冲着祁琅玥发火,可他能够朝着白抒发火,鲜少被人这么落面子的任锦火气也冲了上来。

    他冷哼一声,“关不关我的事,可不是由你说的算。”

    任锦说话间,往前面跨了一大步,一下子就夺过了白抒手里的玉简,脸上的怒意比祁琅玥还要明显。

    白抒察觉到任锦的举动想要躲开的时候已经慢了一步,只能够看着任锦,他这脾气来的太快,或者说,任锦火爆的脾气是从小就有的。

    任锦上辈子喜欢上祁琅玥,这辈子也一样,那白抒和他就注定站在对立面上,加上白抒不会把自己受到的折磨归咎到任锦上,不代表她就能够好言相对。

    此时,白抒没有立马攻击过去也算是给任锦面子了。

    “你干什么!”

    没有等白抒先开口,祁琅玥就挡在了白抒的面前,瞪着眼睛望着任锦,“我和白抒姐姐的事不要你多管闲事!”

    祁琅玥想要趁机表现出她对白抒的关心,这也是李氏交给她的。

    只是,祁琅玥越是不领任锦的,任锦心里就更加火大。因为祁琅玥的不识好人心,任锦的要冒出火来了。

    白抒皱了皱眉,还是出声道,“如果你喜欢那枚玉简,就送给你了。”反正这大衍生阵法玉简也不会只有那么一个,大不了她就让李氏给她买回去就好。

    这大衍生阵法玉简不会那么便宜,白抒也想好了,其他的阵法图还是等下下次再买。

    任锦故意夺了玉简,又哪里会让白抒这么容易的就过关了。见白抒这样,任锦一下子就把玉简扔向了白抒,他用了巧劲,既是绕开了祁琅玥,又能够打到白抒的脑门上!

    他的动作很是突然,又是练气四层的修为,祁琅玥根本来不及反应。

    眼看,这玉简就要砸到白抒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

重要声明:小说《巫道成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