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五长老(二)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和衣倒人怀 书名:巫道成仙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

    灵石是修士中的通用货币,也可供修士吸收灵气之用,越是品质高的灵石所蕴含的灵气也就越多,可以说一个穷愁潦倒的修士和一个腰缠万贯的修士,也会有很大的差别。

    修仙就是拼灵根、拼天赋、拼家产等各种拼的过程。

    对于具双灵根又是祁家资质最好的孩子,祁家的修仙资源也向她敞开怀抱,加上祁家家主又是她的父亲,祁琅玥从小就受尽宠

    但五长老是个例外,以前他常年都在外边经营产业,赚取灵石,后来五长老回来了,但他一张菊花脸也让祁琅玥觉得害怕,不敢接近,两人甚是不熟悉。

    之前的白抒与祁琅玥的想法也是一样的。

    祁琅玥一直都以为五长老对白抒也是不假辞色,现在看来却并不是这样。

    “五爷爷,姑姑,小抒姐姐。”祁琅玥快步走了进去,尾音故意转了转,显出她的俏皮,却打断了白抒想要说的话。

    五长老菊花笑脸略微收敛,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见到是祁琅玥,祁氏心里就有些不喜,以前没有看出祁琅玥是个怎么样的小孩,现在知道了,巴不得祁琅玥离她家小抒远一点。

    不过祁氏还是给了祁承良面子,勉强露出一点笑意,“玥儿。”

    祁琅玥嘟着小嘴,拉起白抒的手,“小抒,昨天你回来我们都没有好好聚聚,都怪我,是我不好,那个时候眼睁睁看着你掉下去,都没有拉住你。”说着,她的声音就有些哽咽。

    白抒忍不住暗地里翻了一个白眼,这才六岁的祁琅玥,未免太过做作了。

    她摇了摇头,“没关系。”重要的是她后来还骗的她父母团团转。

    祁琅玥的加入,也让白抒和五长老的交流到此为止,她一路跟着白抒到了白家的院子里。

    一路上笑声不断。

    “小抒姐姐,我爹说你已经突破到练气三层了,好厉害啊。”祁琅玥在白抒的房间里,祁氏虽不放心白抒与祁琅玥独处,但也没有办法。

    这才是祁琅玥急不可耐想要找到白抒的原因。

    不过三个月的时间,白抒已经从练气一层到了练气三层,和她一样的修为。白抒七岁,只比她大了一岁,她作为四灵根,怎么着也不应该是这样。

    祁琅玥听到祁承良的提醒,也是吓了一跳,有了一种莫名的危机感。

    果然如此。

    白抒见她憋了这么久,终于问了出来,也不枉费她故意支开了祁氏,便也不再保留,把早上对祁氏和白父说过的故事又说了一遍官场新贵全文阅读。

    祁琅玥睁大了眼睛,返璞归真的修士,加上随便给白抒治疗一下就能够让她突破,那该是到了什么境界,好看的小说:!怎么就不是她祁琅玥遇到了那神秘的前辈!

    “哎呀,小抒姐姐,你好厉害啊。”祁琅玥心里有些恼怒,当时原本是她要掉下去的,结果就白白给白抒捡取了机缘。那神秘的前辈定然是看到白抒的只有四灵根,资质太差,才会离开。

    “对了,那金光山的宝贝是什么?”白抒不想要在那个话题上面多讲,怕讲多了露出马脚,转而问起了这个。

    她当然知道金光山上出的是一柄中等品质的飞剑,还是一把五行木属的飞剑,比较难得。那柄飞剑被一个练气五层的修士用计得到,最后却是落入了上清宗的门下,那个修士也凭着成为了上清宗的外门弟子。

    最后那柄飞剑却在一次弟子的大比中被另外一柄飞剑拦腰斩断。

    祁琅玥看了看白抒,眼中闪过一道神采,“你不知道吗,金光山上出的是一柄木属的飞剑,很是难得,我们祁家出动了两位长老才拿到手。”

    说着她停顿了一下,白抒适时作出很想要知道的表,心里也是大为讶异,她明明记得祁家压根是没有蹚这趟浑水。

    祁琅玥故作神秘道,“听说这柄飞剑会送到上清宗去,这一下子我们两个人绝对都能够进入上清宗了!”

    白抒愣了一下。

    得到飞剑的人换了,但它的结局却没有改变。

    白抒心里有些惶恐,她能够重生回来,改变了不幸的开端,最后会不会结果还是变成了那个样子?

    不、不会的!

    那飞剑是死物,不会主动做出选择,她白抒是活的,怎么选择是她的决定!

    白抒此刻很是不平静,她也没有了祁琅玥说话的心,推说自己很累了要休息一下,就送走了祁琅玥。

    祁琅玥走之前还与她说了一些什么,白抒却压根没有在意,胡乱点头答应。

    她双手握拳,原本想着只要能够避免一些事就能够改变以后的结局,被这飞剑的结局一搅和,不由的惶恐起来。

    如果命定的结局有这么容易被改变的话,那还算天机吗?

    很多的掌握了观气之法高阶修士不也是能够预测天机,但是能够改变天机的人又有多少呢?

    不会的,不可能是这样。她代替祁琅玥掉落悬崖,又获得了巫族的秘法,又有观气之术,而现在祁琅玥已经失去了最大的倚仗,她不可能再夺了自己的命格!

    这么一想,白抒又安定了一点。

    说到底,白抒对于能否改变后会发生的事一点把握也没有,之前不过是强作镇定,这一次飞剑的事发了她最深处的不安。

    白抒胡思乱想,想了很多,想到以前的结局,想到她自己的改变,心神已经变得混乱无比。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白抒小声的嘟囔,神识逐渐失去了控制,体内的灵力也在经脉之中乱窜。如果不是她的肌体经过了冰珠子的淬炼,强健了许多,她的经脉早就被冲破了。

    饶是如此,白抒就算是在思绪混乱中,也是感觉到了体上传来的痛苦。等到清醒的时候,她才发现体内的灵力已经彻底的暴走,她的七窍处也被震出了不少的血。

    白抒闷哼一声,也不敢叫出来,怕祁氏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又会吓个半死九灵,其他书友正在看:。

    白抒已经到了危机的时刻,但她的灵力暴走不受控制,她的神识在刚才的时候消耗了很多,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恢复的。她尝试以自己仅剩的神识去控制暴走的灵力,却收效甚微。

    再这么下去,不要说改变还没有发生的事了,她自己就先要交待在这里了,白抒咬着牙,眼看坚持不了太久,体内的灵力就要破体而出,她一下子就想到了在脑海里面的冰珠子!

    死马当做活马医。

    白抒将神识探入了冰珠子里面,昨天晚上她在修炼的时候灵力消耗的很快,这个时候若是能够把灵力都消耗掉,那她的危机也就解除了。

    白抒的神识接触到冰珠子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自己为数不多的神识在剧烈的消耗,因为消耗的太多,白抒只觉得脑袋一阵尖锐的疼痛。在这个时候,白抒也顾不了神识消耗过度的后果。

    耳边响起了庄严的梵音,也让白抒的惶恐被慢慢的抚平,不过脑袋因为神识消耗过度的尖锐的疼痛,白抒迟迟没有办法进入昨天晚上的那种状态。

    越是这样,她的神识消耗也就越发的厉害,就好像是陷入了僵持战一样,白抒也就越发的痛苦不堪。

    “心神合一,连体的痛苦都没有办法忽略,你如何想着改变天定之事?”

    一个男人的声音出现的突兀,他的声音好像是蕴含了特殊的力量,让白抒一阵恍惚,好像连脑袋的疼痛感都减轻了不少。

    梵音还在继续,白抒慢慢的进入了状态中,体内狂躁的灵力开始快速地渗入经脉之中,缓慢修复着受损的经脉。

    一直到体内再也没有一丝灵力,白抒才从修炼的状态之中脱离了出来。

    这一下子,她的脑袋就开始发昏,又是钻心的疼痛,疼的她浑都是汗,意识偏偏保持了清醒。

    白抒很清楚这个时候不适合休息,她的神识消耗的太快,若是不尽快的修复,以后就会留下暗伤,甚至是神识就此止步,无法再有提升。

    她勉强的坐起来,准备修炼她曾经的一部神识的低阶功法,这种功法必然是没有办法让神识痊愈,却有胜于无。白抒也没有办法,巫族本没有神识,他们的各种秘术里却没有关于神识的。

    “还算是勉强符合。”之前出现过的男人的声音又出现在白抒的耳边,让她震惊的是,这一次她切切实实的睁着眼睛,却依旧是没有看到人。

    白抒瞪大眼睛,她心里突然就浮现出了一部关于神识修炼的高阶功法、《炼神录》,这根本不是她记忆里的,那这为什么会凭空出现?她下意识的就将这个与之前的男人的声音联系在一起。

    “好好修炼。”男人的声音陡然变得严厉,之后却再也不出声。

    白抒心里有着疑问,却没有再耽搁,她的脑袋越发的昏沉,再这么下去她的神识就会废了,若不是刚才太过危急,她也不会敢这么法的消耗神识。

    高阶的功法运行起来果然是事半功倍,白抒消耗一空的神识就好像是久旱逢甘霖,得到了丰富的滋养。

    白抒有一种她会修炼上瘾的感觉,如果不是祁氏来唤她吃饭,她恐怕还要继续修炼下去。

    “小抒,你爹说让你去金光山一趟。”吃了饭,祁氏略带些无奈说道,她实在是不想要女儿靠近那里了。

    好不容易九死一生的回来了,祁氏只觉得让白抒离得越远越好。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

重要声明:小说《巫道成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