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两情相悦的滋味

    有了灵芝的方药,加上王兵每rì配合施针治疗,洪菲的病终于得到了控制,体一天天恢复,王兵也将针灸从每天一次调整到了一周一次。

    见洪菲体没大碍了,王兵也轻松了不少,今天给洪菲熬好了药,王兵就跟韩雪一起去了学校,都好久没有上课了,王兵打算好好恶补一下,虽说有系里冯主任开的绿灯,可毕竟自己才上大一,总请假也不是事。

    第一节课是考古学理论,在阶梯教室上课,王兵也没带书,到了教室,直接在后排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股还没坐乎,小和平还有齐铁栓就跑上来,小和平捏着王兵的肩膀,“老大,你这一走,就十几天,我们还以为这书你不念了呢!”

    王兵看到寝室的两个兄弟,心里也高兴,使劲拍了小和平一巴掌,“扯淡,哥就是请几天假而已,好不容易考上的大学,咋能不念呢!”

    齐铁栓使劲地挠挠头,“老大,你走的这几天,可想死我们了,寝室里,没你在,就感觉空落落的,真没劲!”

    王兵嘿嘿一笑,“你小子还知道想我啊?最近咋样啊?你的妞大计有啥进展没?”

    齐铁栓干笑两声,“个鸟啊,咱们考古系到处是化石级别的恐龙,就一个叶挽歌,还不是我的菜,人家心里装的都是你,这个眼力咱还是有的!”

    王兵上去给了齐铁栓一个脑瓜瓢,“滚蛋,你有能耐就去追,别拿哥当挡箭牌!”说着王兵朝四处看看,“我草,强子呢?这小子哪去了?哥回来了,都不知道过来问问?”

    “别提了,强子他……”齐铁栓话说到一半,愣是硬生生地将后半句给咽了下去,就见小和平伸手在他背后使劲地捶了一下,这些小动作,王兵早就看到了。

    “跟我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强子咋了?”王兵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难道强子出事了?

    小和平见王兵脸sèyīn沉,使劲地瞪了齐铁栓一眼,这才叹息一声,“强子他受伤住院了,他进医院之前就叮嘱我们,不让我们告诉你。”

    王兵见这两个人支支吾吾的,心里就更加着急,“是不是爷们,说话咋这鸡别墨迹呢!到底怎么了?强子怎么会受伤?”

    齐铁栓脖子一梗,嘴里嘟囔了一句,“算了,让我来说,这事兜不住的!”

    说着坐到王兵边,“你离开这段时间,篮球社的人到咱们寝室找过你,当时那帮小子十分的嚣张,为首的是个小光头,听说你不在,就到处砸东西,强子看不过就跟他们杠上了,后来光头留下狠话就走了,谁知道,第二天晚上,我们去吃饭的路上,就被他们堵住了,强子为了救我们,被他们给打伤了,肋巴断了两根,那光头忒嚣张,还说等你回来,再收拾你!”

    王兵重重地在桌子上捶了一拳,一下就想起那天食堂发生的事,不用想了,那光头是找后账来了,自己不在,就拿自己的兄弟出气,“强子住在哪个医院?”

    “咱们市中心医院,你要过去的话,也等下午,他这会儿应该在康复理疗!”小和平轻轻拍了拍王兵的肩膀。

    王兵点点头,没再说话,这时候,叶挽歌走了进来,这丫头穿了一件天蓝sè收腰的羽绒服,一条牛仔裤将她饱满的大腿裹得严严实实的,她一进来就看见了王兵,轻轻咬了一下嘴唇,迈着碎步就朝王兵这边走了过来。

    王兵正低头琢磨着怎么替强子报仇呢,忽然一阵香风,就见叶挽歌俏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这丫头脸sè有些微红,也不知道是风吹的,还是见到王兵激动的,“你回来了?”

    “嗯!”王兵应了一声,接下来就不知道说啥好了,心里有点别扭,叶挽歌站在边上一直没有坐下,倒是小和平和齐铁栓比较识趣,急忙跟王兵打招呼,“老大,我们去那边坐了,你下午要是去看强子,就告诉我们,我们也跟你去!”说着撒丫子就跑了。

    叶挽歌这才坐在了王兵的旁边,王兵此时心里想的都是强子,更何况也不知道该跟叶挽歌说点啥,所以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就变得有些尴尬,叶挽歌将羽绒服脱下来,轻轻地放在旁边的空座上,这才拿出两本书,一模一样的两本考古理论学,叶挽歌将其中一本推到王兵面前。

    王兵这才回过神,低头看看课本,扭头问,“你带了两本书?”

    叶挽歌点点头,“嗯,我每节课都会多带出来几本书,知道你平时丢三落四的!”说着勉强对着王兵笑了笑,眼圈里有些泪花,“你要是觉得我多余,就算了!”说着伸手去拿书。

    王兵一把将书按住,心里忽然就有些感动,“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上课?”

    叶挽歌红着眼睛,“我不知道!”

    王兵心里掠过一阵旋风,感是这丫头天天带着书啊,不管自己来不来,都会为自己多带一本?“你天天就这么为我带课本?”

    叶挽歌红着脸没有说话,而是使劲去抢王兵压住的书,“你不用就算了,问那么多做什么!”声音里有些哽咽。

    王兵觉得一颗心好像被熨斗烫过,瞬间就平软了下来,人家叶挽歌要模样有模样,要材有材,她对自己的心思,别人都看出来了,自己又何尝不知道,自己倒好,总一副不愿意理人家的样子,这算啥啊?真是混蛋啊,如果连份感都不敢接受,自己还算不算爷们?

    想到这儿,王兵一把就抓住了叶挽歌的小手,没有说话,不过眼睛却紧紧地盯着她,轻轻地在叶挽歌的手上揉捏着,有时候男女之间不需要过多的话,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了解彼此的心意了。

    叶挽歌被王兵抓住了手,就好像被一只滚烫的钳子掐住了,整个人都要融化了,心里麻酥酥的,这些rì子的思念还有被王兵拒绝的委屈,全部都化成了眼泪,顺着眼角就滚落下来。

    “别哭,哭就没人要了啊,哈哈!”王兵故意打个哈哈缓解气氛。

    他这是接受我了么?叶挽歌此时的泪水是幸福的泪,也有委屈的泪,总之五味杂陈了,不过被王兵这一打趣,就有点不好意思,幸好他们两个坐在后排,周围同学并没有注意。

    王兵始终没有放开叶挽歌的手,紧紧地握在手心里,轻轻地揉捏,感受着那一丝柔滑,这丫头的皮肤可真好,都能挤出水来了,王兵一边**着,一边嘿嘿傻笑。

    “你笑什么,还不快放开我,等会让别人看见多不好!”叶挽歌有点着急了,手都被王兵给捏出汗来了,可这家伙好像并没有放手的意思。

    “我喜欢捏不行啊?”说着还故意在叶挽歌的手心里挠了两下,弄得叶挽歌心魂漾,几乎都要软在座椅上了,这种感觉是她从来没有过的,两相悦的滋味真好……

    求个顶踩,来过的兄弟们给咱鼓劲加油,留下脚印让豆子知道你们的存在,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高手在花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