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瑜伽馆里的小冲突

    顾晨曦和果果像两只受惊的小兔子腾腾地跑上楼,果果干脆一头就扎到上,然后就把被子蒙在了头上,好像生怕被人看见一样,顾晨曦也有些坐立不安,坐在边上,满脑子都是王兵。

    刚刚她可是看清楚了,那个好大,哎呀,我到底在想什么呢?顾晨曦咬了咬嘴唇,我看见他了,那刚刚他是不是也看到我了?一想到自己被王兵看了个光,心头就莫名地狂跳,头也有些眩晕。

    “姐,你,你看到了么?”果果从被子里露出头来,眨巴着眼睛问顾晨曦。

    顾晨曦心尖一颤,声音都有些颤抖了,“看,看什么?”

    果果有点着急了,“姐,你不要装糊涂了,我是说你刚刚看到了王兵的那个了么?”

    顾晨曦急忙转过头,“果果别乱说啊,什么那个这个的,你再乱讲,我就下楼了!”顾晨曦觉得心都要跳出来了,特别是听见果果问自己看见没有,她当然知道果果说的是什么,心里更加慌乱,这小丫头都看见了?天啊,真是的,这个死王兵,好几天都不回来,突然回来了,也不打招呼就往洗手间跑,他,他人呢?是不是还在楼下?

    心里一乱,顾晨曦说话就有点语无伦次,“我,我也看了一眼,并没有看清楚!”

    果果揪着自己的头发,“姐,男人的那个东西都是那么吓人么?”毕竟是第一次见,难免会胡思乱想。

    顾晨曦见果果脸sè不对,生怕她留下什么yīn影,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然上前安慰,“傻丫头,别乱想了,男人都是那个样子的,很正常的!”

    果果捂着小嘴,“啊,姐,你以前看见过么?”

    顾晨曦脸刷地一下就红透了,“瞎说,我哪里看过,我,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顾晨曦使劲地揪着单,果果看着顾晨曦的模样,忽然就笑起来,“哈哈,姐,你也不好意思了,哈哈!”

    顾晨曦听见果果笑话她,顿时就跳上去作势要打,“死丫头,你还敢笑话姐姐,看我不打你!”果果则捂着头再次钻进被子里,“哎呦,姐饶命啊,我错了还不行么?对了,王兵呢,是不是还在下面呢?我们要不要下去看看他!”

    顾晨曦红着脸,想了想,“等会再说吧,下面也没动静,没准他又出去了!”

    顾晨曦和果果这边在楼上想着心事,王兵此时已经到了至善瑜伽馆,至善瑜伽馆就在富博商场的二楼,在楼下王兵就看到了挂在二楼外的广告牌,看来这家瑜伽馆的规模应该不算大,要是够大的,怎么说也要有自己dú lì的门面,至善这家竟然在一个商场的二楼,估计也就是一个小店,但王兵也无所谓了,自己主要是来试验一下,看学习这个瑜珈术,到底对自己的熟练度以及jīng神力是否有帮助,能学会就行,其他的不重要。

    想到这里,王兵直接就上了二楼,可刚到了瑜伽馆的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了叫骂声和砸东西的声音,王兵有些纳闷,难道自己走错地方了?心里带着疑问,推门就走了进去。

    一抬头就见正对面的前台围着四五个人,手里都拎着棒子,一个个凶神恶煞,那前台的服务小姐吓得蜷缩在椅子上,嘴里不停地说,“你们,你们再不走我就要报jǐng了!”

    那为首的一个卷毛,用手里的棍子使劲地戳了一下服务小姐,“你他妈跟谁说话呢,报jǐng?好啊,你报一个试试?赶紧打电话,让你们老板过来,今天我们就要用这个地方,立刻,马上给老子搬家滚球!”

    前台小姐脸sè惨白,抖着手拿起了电话,“是红姐么?你快来吧,店里来了一帮人,说什么要让我们马上搬家,否则就要砸咱们店了,你快来吧,我撑不住了!”前台小姐说完了就挂断了电话。

    王兵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请问,这里是至善瑜伽馆么?”不等前台小姐回话,那卷毛却先说话了,“什么至善瑜伽馆,这里马上就不是了,赶紧滚蛋!”

    王兵不想管闲事,可上来就骂人,这就是找抽了,冷笑了一声,“我在跟那位小姐说话,跟你没关系吧?还有请你说话客气点!”

    那卷毛一下笑了,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王兵,“我草,还,你知道在跟谁说话不?你他妈活拧歪了吧?”

    旁边的几个小子也冷笑起来,一个西瓜头直接凑到卷毛旁边,“毛哥,这种傻还用你跟他费口舌么?我这就把他打发走!”说着迈着八字步朝着王兵走过来。

    王兵看这个西瓜头牛皮哄哄地奔自己来了,心里连连冷笑,这二货一看就是缺心眼那伙的,还扛着一个棒球棍,不等他到自己的近前,王兵已经上前一步,照着这小子的脑瓜顶就狠狠地来了一巴掌,这一巴掌顿时就给西瓜头干懵了,“草,你,你动手怎么不打招呼?”

    王兵上去又是一脚,“傻,没打过架吧?还跟你打招呼,我打你个生活不能自理还差不多!”就这一下,前台小姐的眼睛就是一亮,终于碰到见义勇为的人了,不过又看看旁边那个卷毛,心里又沉了下去,这年轻人就他自己一个,那边却好几个人,他能打过他们么?

    卷毛见王兵竟然把西瓜头给打了,顿时就来脾气了,“这小子是找死啊,哥几个给我往死了抡他!”说着率先拎着棒子朝王兵扑了过来。

    就在这当口,外面门被推开了,一个女人急匆匆地走进来,这女人看起来30几岁的样子,不过却保养的十分好,冷眼看就好像20几岁,一对杏核眼,皮肤白皙,条曼妙,圆润饱满的形,呼之yù出的两团柔软,浑上下都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

    “住手,你们这些人渣,马上从我的店里滚出去!”女人有些歇斯底里。

    那卷毛转过头一看,急忙对着几个手下一挥手,“哎呦,这不是红姐么,红姐息怒,不是我们不给您面子,而是您太不给我们老大面子了,我们老大请你几次了,你都不赏脸,没办法,老大抹不开脸面,我们这些做小弟的就得替他分忧!”

    红姐一听,脸sè一冷,“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卷毛嘿嘿一笑,“也没什么,我们老大一直想请红姐过去坐坐,只要你答应了,我们立马走人,而且回头就给您换个更大点的店面。”

    “我要是不同意呢!”红姐沉着脸,微微皱着眉头,显然是在衡量利弊。

    卷毛冷笑两声,“要是不同意,那就简单了,我们立马就把这里给你砸了,今后你去哪里看店,我们就砸哪里,你休想营业!”

    “你们……”红姐顿了一下,扶着口半天才抬起头,“我答应了,你们马上给我滚!”

    卷毛一听,得意地打了个响指,“好,好,我们这就回去,我们老大可是盼着您呢,别耍花样,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说着一摆手就往外走,等走到王兵边的时候,狠狠地瞪了王兵一眼,“小子,今天便宜你了,以后别让我看见,否则打断你的狗腿!”

    王兵哪里容得别人骂他,抡圆了巴掌就是一下子,“啊……”卷毛没想到王兵说动手就动手,这小子也太邪门了,“你,你他妈找死啊你是!哥几个,给我往死干他!”卷毛的话音一落,那几个小子挥着棒子就朝王兵扑过来。

    王兵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一个腾空连环腿,几个小子接二连三仿佛丢沙包一样地被踢了出去,全部都挂在了墙角,最后又像烂稻草一样地栽到地上。

    这一下就连红姐都震惊了,目不转睛地看着王兵,那边卷毛却急眼了,“小子,你……”话还没说完,王兵回手揪住他的脖领子,连连抽了十几个巴掌,“垃圾,别再惹我,否则弄死你!”

    卷毛浑打了个寒颤,刚想放几句狠话,可一看见王兵的那凶神恶煞的眼神,顿时就萎了,一步步退出了门,到了门外才叫嚷了一声,“小子,我,我记住你了,你知道我们谁么?我们是幽冥帮的人,你他妈死定了!”

    王兵作势要冲上去收拾他,卷毛吓得一溜烟就跑下了楼,那几个小子也都搀扶着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

    “这位先生,你,你没事吧?”红姐轻声问了一句,目光里满是好奇。

    王兵呵呵一笑,“没事,几个杂碎而已!”说着王兵四处看了看,“你们这里是至善瑜伽馆吧?今天还营业么?我是来学习瑜伽的!”

    红姐撩了一下额头散落下来的刘海,脸上露出笑容,“你要学习瑜伽?”

    王兵挠挠头,“怎么了?我学瑜伽不合适么?还是你这里不是瑜伽馆?”

    红姐急忙摆手,这女人一着急,脸上腾起一抹红云,看得王兵一呆,这个红姐皮肤怎么保养得这么好,简直是吹弹可破啊,此时近距离看,竟然一点瑕疵没有,好像软玉雕琢出来的一般,最重要的是她竟然是素脸,没有一点粉黛的痕迹。

    见王兵盯着自己看,红姐不仅有些不好意思,轻轻地咳嗽一声,“不,不是的,我们这里刚刚开业,对于新学员,当然是欢迎了!”

    王兵哈哈一笑,“那就好了,我现在就报名,麻烦帮我安排一下!”红姐帮着王兵安排好了一切,最后将一张卡递到了王兵手里,“这是我们至善瑜伽馆的优惠卡,您是第一天来报名,我们给您打八折!”

    打折与否,王兵倒是不介意,王兵现在着急的是想立刻学习瑜珈术,想试验一下,对自己是否有效果,这才是他最关心的……

    求筒子们给个顶踩,好看来个顶,不好就踩个,豆子谢过

重要声明:小说《高手在花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