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将计就计玩死你

    王哥和叶挽歌对唱的这一首《你还欠我一个拥抱》在同学们中间掀起了一个小,两人这边刚一唱完,叫好声此起彼伏,赵子强他们更能整事儿,直接拉着小和平,还有齐铁栓几个,一起在边上大声喊,“在一起,在一起……”

    叶挽歌觉得忽地一下有些眩晕,什么在一起啊,真是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有一丝说不出的期待,偷眼看王兵,王兵却已经扑到赵子强那边,和那几个小子疯在一处。

    哎,要是真的能在一起多好?不在乎他有没有女朋友,只要在他的心里的一个角落,哪怕很小很小,能有自己的一个位置就好!

    此时,男生女生们都开始找一些对唱的歌曲,包间里瞬间就闹起来,叶挽歌坐在一边,有点心不在焉,这时,王兵一股坐在了她旁边,“喂,你唱的不错啊!”

    王兵也不想弄得太尴尬了,如果自己还是不说话,那就太不男人了,毕竟在学校那会儿,还故意气了人家,女孩子面皮都很薄,王兵也不想以后见面太难堪。

    “哪有,倒是你,明明唱的那么好,却还说什么不太会!”叶挽歌白了王兵一眼。

    王兵嘿嘿笑两声,“我那叫谦虚好不好?”

    叶挽歌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谦虚过头,就是装那个!”

    噗,王兵差点将嘴里的酒水给喷出来,“姐妹,你可真逗!”

    叶挽歌脸一红,刚刚自己差点说出那个字,现在看王兵似笑非笑的,就知道他在笑话自己,加上一直被王兵拒绝,心里一酸,不知道咋的,眼泪竟然莫名其妙地溢出眼眶。“你怎么那烦人呢,你笑,你再笑!”说着扑过来使劲用拳头捶打王兵。

    王兵笑着躲让,叶挽歌就追着打,两人最后就在沙发闹成了一团,寝室小哥几个都张大了嘴巴,齐铁栓一张脸都要拉成了角瓜了,“服了,服了,老大果然是老大,有一个仙女老婆了,现在又勾搭上了咱们系的女神,这还有天理吗?”

    赵子强哈哈大笑,“,我看你是羡慕嫉妒恨的节奏!有能耐,你去抢啊!”

    邹和平在旁边捂嘴笑,“栓子,就你那德行,你还是省省吧,你要有老大指甲大的魅力,我都支持你!”

    齐铁栓被兄弟们埋汰,气得龇牙咧嘴,“小和平,你也敢笑话我,信不信我抽你!”说着就去追打小和平。

    王兵故意让叶挽歌打了好几下,反正也不疼,见这丫头流眼泪,心里也有点不好意思,是不是自己真的有些太过分了,人家人生地不熟的,在这边上学,作为大男人,对人家不是冷眼,就是不搭理,自己算什么啊?

    想到这些,王兵也就放开了,喜欢就好,做什么事总前怕狼后怕虎的,那就不算男人!只要自己有分寸,做事对得起良心,对得起别人就行了。

    “喂,我出去下!”王兵说着站起来。

    叶挽歌也跟着起来,“我也去,这里好闷!”

    王兵盯着叶挽歌的小脸,故意逗她似的,“你去哪?我是去厕所,你要一起?”

    “啊?去死吧你!”叶挽歌叫了一声,就跑开了。看着叶挽歌扭跑开,王兵心大爽,哈哈大笑着出了包间,此时走廊里不时能听见音乐声,还有别的包间唱歌的声音,王兵朝着厕所的方向走去。

    刚走到拐角,忽然见前面有三个小子鬼鬼祟祟的,看那为首的,个子不高,留着小板寸,草,这不是曾栓么?看见这小子,王兵一下想起在三中时候的rì子,还记得这小子喊自己爷爷的景,忍不住笑起来,可忽然脑中念头一闪,不对劲啊,这小子跑这儿做什么?真的这么巧?

    王兵看看周围也没什么人,几步就走到了曾栓跟前,曾栓正在四处撒么,一转头就见王兵站在自己面前,刚想骂人,忽然瞪圆了眼睛仔细看了看,顿时吓得一缩脖子,“王,王哥?不是,是王爷爷!”

    王兵似笑非笑地看着曾栓,看得曾栓脖颈子发麻,“王爷爷,您,您怎么在这儿啊?”这时候曾栓边跟来的两个小子都大眼瞪小眼,曾哥这是咋了,竟然对一个跟咱们差不多大的小子叫爷爷,他是不是疯了?

    那留着西瓜头的小子实在忍不住了,“曾哥,这小子谁啊?”

    曾栓子跟着一哆嗦,回手就是一巴掌,“草泥马,闭上你那臭嘴,瞎了你狗眼,快过来喊爷爷!”

    王兵看曾栓这个德行,心里好笑,也不想跟他磨蹭,直接问,“你小子怎么跑这来了?给我说实话,是不是又要闹什么乱子?”

    曾栓满脸陪笑,“爷爷,我们收了一个傻的钱,帮他摆事来了,不过您放心,您要是不让我们闹,我们立马就走!”

    王兵一听,念头跟着一转,“你帮谁摆事?他叫什么名字?”

    曾栓得瑟着,浑都不知道有几两了,“这小子叫田东东,是他妈什么平海大学的,让我们等下听他摔酒瓶子为号,然后就冲进去闹事,调戏下美女啥的,这小子打算装英雄,到时候跳出来把我们打跑,顺便还让我们收拾他的一个同学,具体叫什么名字倒没有说,只告诉我们,到时候看他眼sè行事!”

    王兵心里冷笑,原来如此啊,搞这么大的排场,原来就是为了装?收拾同学?还用想了,一定是打算对付自己了,想到这儿,王兵嘴角划过一抹狠厉,咱不喜欢惹事,但要是有人敢打自己的主意,那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见王兵表不对,曾栓这小子立马就明白了,这一定是和面前这位爷爷有关,心里咯噔一下,妈的,别说给自己几千块,就是给自己几十万,几百万,也不能得罪这位爷啊,还没等王兵说话,就连连点头,“爷爷,这事儿是不是和您有关啊?我们这就走,不,我们这就滚蛋,绝对不污了您的眼!”

    王兵一把就扯住了他的衣服,“去哪?我让你走了么?”

    曾栓像一只小鸡子一样被王兵给抓住了,他心里暗自叫苦,这王兵是谁?那是丁大力的师傅,丁大力是谁?那如今是新兴帮会游龙帮的三把手,得罪了这位爷,自己估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想到这儿,在心里就把田东东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一遍。

    见曾栓这个德行,王兵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哆嗦什么?我他妈又不能吃了你,给我听好了,等会你照样去我们包间捣乱,不过,这个田东东是我的对头,剩下的你就看着办!”

    曾栓这小子可不傻,来就十分圆滑,听了王兵的话,一下就明白了,“爷爷,我明白,我都明白,您等会就瞧好!”说完了一挥手,旁的两个小子就跟着曾栓往包间的方向走去。

    王兵得意地吹了一声口哨,大摇大摆地朝着厕所的方向走去……

    求顶踩,让豆子知道大家伙来过,你们的支持是我证明存在感的唯一动力哈哈!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高手在花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