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是谁放的大臭屁

    王兵坐在位子上,晃来晃去的,这种束手束脚的感觉,实在是不太爽,旁边除了一个叶挽歌,也没个说话人了,可自己又不想跟她有什么太多的瓜葛,所以只能往后一靠,闭目养神,不过旁边叶挽歌上的那股淡淡的少女清香却搅得王兵心里痒痒的。

    此时,教室里已经不像刚开始的时候那般安静了,不时能听见有学生在下面小声嘀咕着什么。

    冯主任想压住场面,几次示意大家不要说话,可也就是压住了片刻,过了一会儿,又传来了议论的声音,冯主任心里窝火,这个王兵也真是的,既然没来听课,那就彻底一点啊,他倒好,竟然姗姗来迟,真是给自己添堵啊,可一想到王兵有周老罩着,埋怨也只能在心里埋怨几下。

    “同学们,考古学博大jīng深,其中更广泛涉及历史学,jīng神学,社会科学等,而鉴定学却一直被大家所忽略,近年来,华夏考古学长足发展,考古团队也初见规模,随着考古的诸多发现,鉴定学的相关技能也渐渐被应用到了考古当中来,鉴定学的地位也在逐年提高……”

    “咳咳!”一声轻微的咳嗽声打断了冯主任的讲课,隋华国抱着膀子,略微欠了一下股,“冯主任啊,不知道我能否发表一点我的个人看法?”

    刚刚讲到主要的环节,竟然被这个老东西生生打断了,冯主任觉得比刚刚王兵的迟到,还要恶心,气得脸sè一阵青一阵白的,可又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因为今天的这节公开课,实质上就是与硕大学的交流学习,如果拒绝他,那就显得平大也太小家子气了,这个脸丢不起!

    “呵呵,隋老是华夏考古领域的泰斗级人物,您的考古理论在国际上都算得上顶尖级别,您能给我们在座的老师和学生讲几句,那真就够我们受益一辈子了!”冯主任咬着牙说着违心的话。

    隋华国连客气一下都没有,朝陈书记点点头,然后着腰板就走上了讲台,“刚刚冯主任讲到了鉴定学和考古学的关系,我觉得讲得很好,只是还有一些偏颇之处需要注意,我们做学问嘛,讲究的就是认真,绝不能流于表面,虽说考古与鉴定不分家,但鉴定终究是考古的附庸,不可拿出来与之相提并论,若是过度强调,那就是末倒置了!”

    听到隋华国的讲话,硕大学的学生和老师都仿佛被打了鸡血,凶猛地鼓起掌来,一个个伸着脖子,好像生怕别人看不见他们一样。

    冯主任十分的尴尬,只能站在边上,手脚都不知道放哪里好了,这可是自己的学校,而且此时此刻,这个讲台完全应该是属于自己的,可现在倒好,成了人家硕大学宣传的平台了,这他妈算什么事啊!

    下面在座的平大考古系的学生们也都一个个气得不行,台上那老东西也太过分了,就算你是老学究,有点墨水,那也不能太猖狂了,更何况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啊,说好听的是交流学习,说不好听就是来砸场子的。

    院里的陈书记脸sè也难看到了极点,可人家是打着交流学习的幌子,还真就一点办法都没有,此时他把所有的窝囊气都算到了冯主任,还有整个考古系的头上,丢人,丢大人了!这个考古系,回头看看,不行就取缔算了。

    王兵此时也看见了台上的隋华国,看着他耀武扬威的样子,心里也十分不爽,自己现在已经是考古系的学生了,就算还没有强烈的归属感,但这里毕竟有自己的兄弟,还有对自己关照有加的李老师,为了他们,自己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个隋华国在台上撒野。

    想到这儿,王兵忽地一下站起来,扯开嗓子就嚷嚷上了,“哎呦,谁放的啊,咋这么臭啊!”这一嗓子完全是从丹田里发出来的声音,好似洪钟一般,震得整个阶梯教室嗡嗡作响,所有的学生都听到了。

    隋华国在台上正手舞足蹈呢,听见这一嗓子也戛然而止,而下面的学生和老师也都停止了议论,但也就是一瞬间,紧接着后面就爆发出一片笑声,笑声仿佛会传染,好似多米诺骨牌效应,从后往前,笑声连成了一片,就连硕大学的一部分学生也跟着笑起来,这话谁不明白啊,那就是在骂这个隋华国呢。

    马上所有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到了王兵上,“好经典,这话骂的太好了!哈哈,这位同学,你就是我们考古系的英雄啊!”有一个人领头给王兵捧场,紧接着就又有人跟着,都是平大考古系的学生,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已经忘记了,刚刚还在下面骂王兵是考古系的耻辱呢,短短一会儿工夫,又变成英雄了!

    隋华国老脸通红,鹰钩鼻子一个劲地抽动着,就好像一条要咬人的恶狗,“那位同学,我没记错的话,你就是那个刚刚迟到的人吧?你们平大果然是人才辈出啊,不知道像你这样的学生,你们学校还有多少!”

    “哗!”阶梯教室里一阵喧哗,这话说到了点子上,果然是老生姜了,够辣啊!

    陈书记已经有些坐不住了,刚刚听见王兵骂这个隋华国,心里虽然也小小地爽了一下,可马上就转为了愤怒,这人渣,果然是败类,难道还嫌不够乱么?还觉得考古系不够丢人?刚想站起来训斥王兵,可让他眼珠都要爆出来的是,王兵竟然从坐位上站起来,朝着讲台走去。教室里再次听见了那明快清脆的拖鞋声,啪嗒,啪嗒……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里,王兵直接就来到了讲台上,嘴角勾起一丝邪笑,“老叫兽,不知道能不能跟您请教个问题!”

    隋华国觉得眼前的这个学生有点邪门,这是能的一种感觉,毕竟活了这么一大把岁数了,可要是在一个学生蛋子面前认怂了,那一世英名就毁了,所以了一下腰板,“学习交流嘛,当然可以!”

    冯主任看见王兵上来了,心中一动,忽然一下想起了周老的话,周老说这个王兵可是顶级的鉴定大师,那周老能开玩笑么?

    想到这里,眼睛都跟着亮了,刚要上前跟王兵说两句,就听下面一声咆哮,“你给我回去,回到你的座位上去,我现在以一个院书记的名义,命令你回到座位上,我不想再说第二遍!”陈书记双手支着体,几乎要从桌子后面跳出来。

    陈书记实在是忍不住了,再不表态,就要闹大笑话了,这个学生简直就是要作死啊,竟然敢挑战考古权威隋华国?这学生到底长没长脑子啊?怎么连个大小头都分不清?就这德行还能考上平大?回头一定要查,严查,这样的败类必须开除!

    刚刚又听见王兵跟隋华国叫板,就知道要不好了,所以才疯了一样地吼王兵,让王兵回去。

    王兵回头看了看陈书记,这陈书记肥头大耳的,一看就是个老,刚想呲他两句,旁边的隋华国却说话了,“陈书记,互相交流嘛,这个无可厚非,我们要给学生机会,这个学生很好嘛,我们应该鼓励这样的学生才对!”

    陈书记脸sè铁青,嘴唇动了动,一时竟然不知道如何再开口了……

重要声明:小说《高手在花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