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医学史上的奇迹

    王兵在大侯等众兄弟的陪同下,来到了碧海阁的豪华包间,刚一走进去,屋里呼啦一下就站起来一片,“王哥好!”

    王兵压了压手,目光随意地扫了一圈,有不少都是面孔,“大家都坐,都坐,看来我出去这段ri子,我们游龙帮又有鲜血液加入啊!”说着笑呵呵地看了一眼陆雄。

    陆雄一撩拂尘,“王哥吩咐下来的事,我陆雄削破了脑袋也要做好啊!”说着一一给王兵介绍了一下,王兵不住地点头,都是一些有血xing的汉子,出去打拼都是一把好手,不过现在看来看去,帮上最缺的好像是文才。

    这时候有女侍者从旁边过来,将中间的椅子拉了出来,王兵刚一坐下,丁大力颠地从旁边递过烟来,又给王兵点上,王兵咂摸了一口,“大家都坐,今后都是并肩子的好兄弟,在我面前不要拘谨,拘谨了,那就是瞧不起我王兵!”

    大家一听,互相看了看,都急忙拉过椅子坐下来,这时候就有服务生开始上菜,又有几个漂亮的女侍者从旁边过来给大家开酒。

    就这当口,王兵的手机竟然响了,自打进山后,王兵的手机很少用,除了给老爸王志海打过一个电话,再不就给韩雪打过,其余时间基本上都是关机状态。

    这会儿有人打电话,王兵觉得奇怪,急忙接起来,就听那头传来了焦急的声音,“老公,是老公么,来救救爷爷,爷爷刚刚晕倒了,现在我们在市医院急救呢!”

    王兵一听,心里就咯噔一下子,是果果!刚刚过来的时候,就听大侯说,果果稍后也会陪着老爷子到碧海阁给王兵接风,可这一会儿的工夫,老爷子就晕倒了,“果果,你不要着急,我马上就过去,你等着我!”

    在座兄弟都听见了,知道水龙王那边出事了,都不敢怠慢,都喊着要跟王兵过去,王兵急忙摆手,“你们消停吃饭,这事儿你们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大侯跟我去就行了!”说完了,回头拍拍陆雄的肩膀,“老陆,这里就交给你了,把兄弟们陪好了,回头我们再另找时间聚!”

    王兵说完了急匆匆就出了碧海阁,大侯紧随其后。老爷子的体,王兵是清楚的,已经是肝癌晚期了,医生也交代过了,也就几个月的好活,但现在不一样了,王兵学会了五蕴神针,治好老爷子也不是不可能。

    大侯把吉普子开得飞,一会儿的工夫就到了医院,刚走到急救室,就看见几个护士推着老爷子往手术室跑,旁边的米果果吓得不行了,哭天抹泪地在旁边叫着爷爷。

    王兵上前一把就拉住了前面的护士,“等等,赶紧把老爷子给我推回病房,我要给老爷子治病!”这话说得斩钉截铁,竟然一下把几个小护士给说愣住了。

    前面的一个白白净净的小护士,好像看怪物一样地看了两眼王兵,“先生,救人如救火,请不要妨碍我们工作,如果病人出了问题,你能负责得起么?”

    另一个年长的护士十分的不耐烦,“病人况危急,走,不要跟这个人啰嗦!”

    王兵知道跟她们也说不通,干脆就不去理会了,一把就将前面的护士给推开了,抢过手术推车直接就往病房推,这一下子乱了,几个护士叽叽喳喳地嚷开了,就听一个喊,“去报jing,这里有人打劫病人,!”

    旁边的大侯对王兵此时的作为也有些不理解,王哥是不是急昏头了,还要给水龙王治病?治病这事儿交给医生就好了啊,再说王哥也不懂医术啊!虽然心里有点犯嘀咕,但只要是王兵想做的事,大侯不需要解释,上前一把就拦住了护士,“我们是病人的家属,这里不用你们管了!”

    米果果也傻眼了,一个多月没见王兵了,一看见他,恨不得一下就钻进他怀里,可现在不是温存的时候,刚刚又见王兵要给爷爷治病,也有点不知所措了,但她相信王兵,王兵说可以,那就一定可以!

    “你们都不用管了,他是我老公,我老公说能治好爷爷,那就一定能治好!”米果果的话一下就把几个护士整蒙圈了,那个护士长好像见鬼了一样,转就走,剩下两个护士,其中那个白白净净的丫头直接就张大了嘴巴,自己在医院干了这么多年,什么事都见过了,就是没见过这样的事儿,简直就是胡闹嘛!

    这时,王兵已经将老爷子推进了病房,二话不说就关好了门,老爷子现在况十分的危急,王兵屏气凝神,小心地搭上了老爷子的脉搏,这五蕴神针可了不得,不仅是行针之术,还包含着中医药理,可以说,王兵现在脑子一转,就有数的药方!

    皱了皱眉,老爷子现在的况很不稳定,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全,有器官衰竭的征兆,必须以五蕴神针打通全脉蕴,促进细胞再生,想到这里,二话不说,急忙就从上取出钢针,小心地给老爷子行针。

    而此时,病房外的走廊里已经闹翻天了,就见刚刚出去的护士长已经回来了,这次把水龙王的主治医生刘大夫给带来了,正好今晚也是他值班。

    刘大夫扶了一下眼镜,“你们知不知道这是在干什么?这是在谋杀!是谋杀!”说着就要冲进病房,大侯一伸手,好像拎小鸡子一样将刘大夫给抓了回来。“刘大夫,你这样冲动,才是谋杀,冷静,冷静!”

    刘大夫一甩头发,油光锃亮的中分都乱了,“你们简直是胡闹,为了病人,我不得不说了,虽然他不让我说出真相!”说着看了看米果果,“病人是晚期肝癌,刚刚昏迷非常危险,如果不手术,可能活不过今晚,你们想清楚!”

    米果果毕竟还小,小脸煞白,一下就瘫坐在椅子上,“不可能,我爷爷那么结实,怎么会是肝癌晚期,你骗我,你骗我!”米果果的心乱了,老公真的能救爷爷么?我该怎么办?

    “好了,病人耽误不得,我必须进去抢救,我是一个医生,这是我的责任!”刘大夫说着就要往病房里冲。

    就在这时,门轻轻地被开了,王兵满头是汗地走了出来,“吵吵巴火的做什么?病人需要休息不知道么?你,就是你,戴眼镜的,别傻愣着,去给病人安排房间,今晚我们要在这里观察一宿!”

    刘大夫眼镜差点就掉下来,“病人呢?病人怎么样了?你把病人怎么了?”

    王兵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懒得理他,直接走到了米果果边,轻轻地将她揽到了怀里,“果果乖,爷爷没事了,我已经给他看过了,等等回头给他配一副方子,病就好了,爷爷和我们一辈子都在一起!”

    米果果像只受惊的小猫终于找到了温暖的小窝,把脑袋使劲地埋在王兵宽厚的膛里,这时,刘大夫从病房里走出来,满脸的不可思议,“神了,神了,这怎么可能啊?”

    大家都看向刘大夫,一个护士急得不行,“刘大夫,到底怎么样啊?”

    刘大夫看看王兵,抖着手,“病人状况稳定,大部分指标恢复正常,再过,再过几分钟就会醒了!”他的话都有些结巴了。

    所有的人同时张大了嘴巴,我的天啊,那可是肝癌晚期,面前的这个穿戴破烂的年轻人,莫非是神仙下凡么?这简直就是医学史上的奇迹……

重要声明:小说《高手在花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