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搭车进山遇山贼

    临出门前,王兵把所有的事都安排给了大侯,又安抚了一下米果果,告诉她说自己要出去一段时间,让她好好地照顾爷爷,期间抽空又回家一趟,给顾晨曦父女俩找了一处房子,暂时安顿下来,最后又给众兄弟们开了一个会议,让大家厉兵秣马,做好准备等他回来。

    第二天,王兵就坐上了飞往长白的客机,长白离平海也不算太远,两三个小时就到了,为了节省时间,下了飞机王兵就打车直奔长白县,到了县城,司机师傅不走了,人家不想进山。

    王兵只好在附近采购了一些必备品,然后步行进山,不过还好,路上时不时地会碰上一些车辆,王兵就搭上一程,没有车的时候,王兵干脆就靠一双腿子飞奔,这一晃,天就黑下来了。

    此时路上几乎看不见什么车辆和行人了,再往前走,应该就到山脚下了,虽一路奔波,王兵却没有半点疲态。

    就这时候,一辆悍马车从后飞驰而来,王兵急忙躲到路边让道,随即挥了挥手,那车子路过王兵的时候并没有停下,反倒是走出了老远一段儿才停下来,随后一个女孩儿从车里探出头来,“喂,搭车的,要是想进山的话,那就上来吧!”

    王兵没想到车还能停下,急忙小跑着过去,到了车跟前,跟女孩连声道谢,刚想上车,这时候司机冒出头来,“喂,你哪里人啊?这时候走夜路不怕让野狼给你掏了啊?”

    王兵仔细一看,这司机年岁不大,带着一个韩版的包头巾,一张脸十分的白净,整个人也显得十分的洋气,听他这口气,王兵心里不爽,什么叫不怕让野狼掏了啊?可一想搭人家车,也就不想计较了。

    王兵对他笑了笑,手就搭上了车门,可司机小子好像是踩到了大便,一声惊叫,“等等!”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车子,“告诉你啊,上车可以,不过小心踩脏了我的座椅垫,那都是真皮的,弄坏了你可赔不起!”司机小子翻着白眼。

    女孩儿这时候说话了,“行了,人家就是搭个车,你怎么墨迹个没完了!”说着对王兵一笑,“上来吧,出门在外都不容易的!”

    这女孩说话倒是蛮中听的,“那谢谢你们了!”王兵说着就上了车,一坐进去,王兵才发现,这个悍马车的里面都被改造过了,空间非常的大,旁边的座椅一放下来都可以当用了,看来他们应该是有钱的主儿。

    “不用客气的,你也是要进山么?”女孩儿回头问了一句。

    王兵点点头,“是啊,我也打算进山,真是谢谢你们了,要不,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

    女孩笑呵呵的,刚要跟王兵继续说点什么,司机小子又不耐烦了,“挽歌,我都跟你说多少回了,在外面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讲话,谁知道他是什么人啊?我说不载他,你非要让我停车,真是的!”

    王兵皱了皱眉,这小子嘴咋这么臭呢?***不就是搭个顺风车么?至于这么损人吗?这要是在以前,王兵直接就跟他杠上了,可现在心xing真的沉稳多了,算了,算了,一会儿就到地方了,要是跟这种人较真,那就太没水准了。

    “闭嘴,好好开你的车吧!”女孩儿也生气了,直接就转过头去。

    王兵干脆就闭上眼睛装作没听见,车子一路颠簸,也不知道走出多远,司机小子猛地一个刹车,车子与地面发出了痛苦的摩擦声,“我草,前面怎么倒了个半截的树桩子啊?”

    女孩儿也吓了一跳,死死地抓住了司机小子的胳膊,“什么树桩?什么树桩子啊?”此时借着大灯可以清晰地看见路zhongyāng倒着一截树桩,正好把路给封住了。

    王兵也坐直子抬头向外看去,果然是在路zhongyāng,歪歪扭扭地倒着半截的树桩,看样子好像是路边大树被雷劈了以后,掉落下来的,可再仔细看看,那树桩的截面十分的鲜,而且断面整齐,要是路边大树折了造成的,不会这么齐整的,显然是人为的!

    这时候司机小子已经把安全带给摘了下去,“挽歌,我们下去看看,这树桩子也不是很大,看看能不能挪开!”说着就要下车。

    “等等,我觉得还是先观察下比较好,路zhongyāng突然冒出个树桩子,你不觉得有古怪么?”王兵觉得还是提醒他们一下好,不管这小子如何的草蛋,但看在这个女孩儿的面子上,自己应该说点什么。

    “我开的车,是什么况我应该比你清楚,你要是害怕就坐在车里,胆小鬼!”司机小子好像十分讨厌王兵,说话总是带刺儿。

    王兵耸耸肩,再不说话了,跟这种傻玩意,说再多也没有用,他愿意下去就下去吧,老子静观其变。

    司机小子心里得意,终于找到机会在女朋友面前表现一下了,虽然心里也有点哆嗦,可还是不停给自己鼓劲,不就是半截的树桩么?搬开不就完事了,正好里面这个乡巴佬还不敢下车,对比之下,还是我最爷们啊,这样一想,司机小子立马就来了勇气。

    推门下了车,司机小子装作很牛的样子大摇大摆地朝着树桩子走去,女孩儿好像有点担心,转过头看看王兵,“你能帮个忙么?下去帮帮他,谢谢你啊!”

    王兵摸了摸鼻子,不下去吧,还不是那么回事儿,人家女孩儿开口了,也不好拒绝,就这当口,听见司机小子在前面号丧开了,不停地叫嚷,“别,别开枪,我们就是一过路的啊,大爷们别冲动,我们不往前走了行吗?”

    这时候借着灯光,就见从树桩子后面走出来四五个人,其中有两三个人手里都端着沙喷子,类似于散枪,王兵以前就见过,这东西只能打铁砂子,轰一下就是一片,近距离shè杀绝对可以弄死人的。

    为首的一个人,头上带着个破烂的鸭舌帽,板十分的粗壮,正用手里的沙喷子使劲地推搡司机小子,司机小子连连后退,这帮人步步紧,直接就来到了车子跟前。

    “哎呦喂,里面还有个小美妞啊?我草的,老子在山上都好久没有碰过荤腥了,这回可要好好开开戒啊!”说话的是一个大黄牙,说完了就用手大力地拍打着车门。

    女孩儿吓坏了,在车里缩成了一团,像一只受惊的毛毛兔,大黄牙一看乐呵了,一用力就把车门拉开了,看见女孩儿,眼睛都冒绿光了,上前一把死命地往外拽。

    “你放开我,放开我,救命啊!”女孩儿连声惊叫,还不停地踢打着。

    “哎呦喂,还是个小野猫呢,脾气不小啊,你给老子过来吧!”用力往外一拽,女孩儿整个人就被带了出去,随后就被摔在了地上。

    这时候为首的鸭舌帽把脑袋伸进来看了看,正好看见王兵,“妈的,里面还有个装死的,出来,给老子滚出来!别说直接就在这里喷了你!”说着晃了一下手里的沙喷子。

    王兵刚刚就想动手,可毕竟外面还有那个傻司机,女孩儿也被带出去了,看起来还真有点麻烦,但王兵也就是觉得麻烦而已,这样的场面也不算鲜了,刚刚也对为首的家伙用了侦查技能,没什么特别的。

    只要找到机会,自己的背包里可还有一把强力的军用十字弩,还有两把大刀片,那钢口绝对够劲,这两样武器那可都是大侯搞来的,想想能差了么?先稳住,只等一个机会……

重要声明:小说《高手在花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