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拍卖场上展雄威

    齐东辉毕竟是首席鉴定大师,慌也就是慌了一时,多年在拍卖场,古玩界混迹,上形成的那种上位气势还是有的。。“小子,饭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说,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说我们压轴的拍品是假货,你拿出证据来,如果没真凭实据,那接下来,就请你和我的律师谈吧!”

    王兵早就料到这家伙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侦查技能早就鉴别出来了,还怕个毛啊,心不慌气不喘,王兵直接一把将齐东辉手里的话筒给抢了过来,“在座的老少爷们,天在上,地在下,咱不能睁眼说瞎话,我说这玩意是假的,自然有我的道理!”王兵这话说的粗剌,但绝不含糊。

    在座的贵妇款儿爷们一听,谁也不是傻子,此时都觉得这里面有问题,看面前的这个小伙子,说话不卑不亢的,而且还气定神闲,哪里像一个说瞎话的,再说了,人家那也是玉石眼胡老的徒弟,也是有眼光的。

    “小兄弟,你给我们大家伙解释解释,我们还真想听听,这赝品是什么说法,真迹又是个什么说法!”还是刚刚的那个秃顶,也不知道这家伙是咋想的,咋咋呼呼的又开始支持上王兵了。

    “是啊,你说说吧,我们虽说不是古董收藏的大手子,但也算是半个门里人儿,只要你有证据,说的在理,我们都支持你!”说话的是个大腹便便老板模样的人。

    王兵心里有底儿,自然不怕,站在场上,抬手虚按,心话的,我这边都闹腾这样了,什么狗王爷咋还不来呢?他不来,我这边巴巴的说一堆,有个用啊。。

    就在这当口,后台传来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几个高大的黑衣保镖簇拥着一个矮胖子走了进来,这矮胖子穿着一十分考究的棕sè西装,背着手,肥头大耳,特别是那蒜头鼻子,又大又红,占据了大半的脸,十分醒目。

    “哈哈,是谁说我的鼻烟壶是赝品啊?”声音洪亮,中气十足,说着胖子几步就来到了台前。

    王兵一看这胖子的气势,就知道是小王爷无疑了,今天运气不错,先是发现了假货,而关键时候这个小王爷也登场了,接下来就看老子的表演了。

    “呵呵,您就是小王爷吧?”王兵笑了笑,冲着胖子抱了抱拳。

    胖子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小子,你说我这东西是赝品,那你给我说说看,证据,真想,我想听实话!”果然不愧是小王爷,举手投足间,竟然带着骨子里的傲气和目空一切。

    这时候场下有些乱,大家都没想到一个拍卖会到最后竟然变成了一个鉴宝会,原来竞拍的直接就转为了好奇和幸灾乐祸,不管是谁败了,都是掉价的事儿,这在平海的古玩和拍卖界绝对是劲爆的大新闻啊!

    王兵笑了笑,上前一步直接从礼仪小姐的手里抓过那个鼻烟壶,故意放在眼皮子底下看,好像在鉴别查看,随后又从旁边拿过一个高倍放大镜,又看了半天,随着王兵的动作,场面上的气氛也越来越压抑,有点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旁边的齐东辉嘴唇子发白,两条腿子也不住地发抖,这小子不会是真的看出什么问题了吧?不能,不会的,老子可是首席鉴定师,怎么会是假的?我没说是假的,那就是真的,好看的小说:!妈的,不会,绝对不会!齐东辉在心里嘶吼着,这喘气儿也变得越来越粗。

    王兵偷眼看看周围,不错,气氛酝酿的差不多了,抬头十分严肃地看看小王爷,“我先从鼻烟壶的材质说起,小王爷你看,这材质是地道的珐琅不假,而且从质地,再从上面轻微的裂隙可以肯定是清朝雍正年间的。”

    小王爷什么都没说,点点头,那意思是你继续。王兵也不想再装了,直接将侦查技能显示的结果了出来,里面还添油加醋,加上一些个旁白,这一下简直了,就好像在讲故事一样,场上的小王爷,场下的款爷贵妇都他妈听傻了。

    不时就听见有人嘀咕,“牛啊,原来是这样啊,果然是赝品啊,我说呢,就觉得这玩意有点悬乎,还雍正爷用过的,我当时就不信!”说话的这位忘记了,如果不是王兵,可能第一个出价的就是他。

    小王爷眯起眼,又在原地走了两圈,好像在消化王兵说的话,不时地摩挲一下唇上的小胡子,突然猛地抓起鼻烟壶,朝着地上就砸了下去,要多狠有多狠,耳轮中就听啪嚓一下子,这个刚刚很可能拍出天价的压轴宝贝就这样成了碎片。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齐东辉直接一股就坐在了地上,他知道自己的前途在这一刻毁了。

    这些还不可怕,可怕的是接下来小王爷对自己的处置,跟小王爷这些年,别人不知道,他可知道,因为一点小事儿惹怒了他,他就直接把人给扔进了狗笼子,那里可养着四五只的纯种藏獒,那场面,现在一想心尖都疼。

    砸碎了赝品鼻烟壶,小王爷好像办了一件十分舒爽的事儿,再看王兵,满脸带笑,“小兄弟,敢问贵姓,师从何门啊?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老辣的眼光,我敢说将来的业界,你将是最红最亮的明星!”

    王兵也心里咋舌,这个小王爷果然是财大气粗,虽然这东西是假的,可那也是雍正年间的东西,就算不是真迹,那在市面上也会值不少钱儿啊,王兵现在最恨的就是这些败家子,马勒戈壁的,老子现在想钱都红眼了,这帮犊子却花钱如流水,把钱当擦股纸,不恨才怪!

    “免贵姓王!我的师傅是人称玉石眼的胡老!”王兵说着一指下面坐着的胡老。

    小王爷一听头点的更勤了,“好,好啊,果然是名师出高徒!”说着走到下面和胡老握手,胡老知道王兵搞这么大的动静一定是有他的打算,所以也十分的配合,“小王爷见笑了,我这徒弟不知天高地厚,做事莽撞了,还要小王爷多多见谅!”

    小王爷却笑而不语,回头看看王兵,那眼神就好像看见了宝贝一样,上一眼下一眼,看得王兵心里直发毛,草的,这狗王爷不会有那个好吧?

    “王兄弟,不知道能不能赏个脸,到我的府上一叙啊?”小王爷这是抛出橄榄枝了。

    王兵要的就是这个,只要能混进他的府里,那就有机会打听水龙王的消息,只要找到了水龙王,自己的任务就能完成了,后面的事儿也就水到渠成了。不过王兵也不能表现的太积极了,所以故意装作征询师傅意见的模样。

    胡老一看立即就明白了,呵呵一笑,“小王啊,你去吧,小王爷邀请,这面子大了,这是你的造化!”王兵故意装作十分听话的样子,不住点头,小王爷看着王兵,却没有什么表,只是摆出一副十分感兴趣的样子。

    这一顿折腾,拍卖会也没法继续下去了,小王爷对在座的款爷儿贵妇们道了歉,同时又重新安排了一下时间,拍品做了更换,安抚好了大家,这才转离开,王兵也跟了上去,可刚走到门口,齐东辉却连滚带爬地扑了过来,“王爷,不要扔下我,王爷,给我次机会!”

    小王爷头都没回,只是挥了挥手,旁边一个保镖上去揪住了齐东辉直接给拖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高手在花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