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狗皮膏药吓尿了

    前台扫了一眼王兵的穿戴,脸上浮现了一抹疑惑,可稍纵即逝,这年头,有钱的大爷就喜欢这一口,穿成这个调调出来装的太多了,前台露出招牌式的笑脸,“您说的是黄先生吧?他在3号钻石包,往里走,最后第二个房间就是!”

    王兵道了一声谢,转就朝里面走去,手里的铁钎子已经被他藏在了系统的背包中,此时,店里正是忙活的时候,倒也没人注意王兵,几步就来到了3号钻石包。屏住呼吸,王兵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传了出来,紧接着就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小娘们,你不是拽么?老子今天就弄了,管你有什么厉害的家世,只要生米煮成熟饭,今后还不得听我的!”一听这声音,再联想一下刚刚前台说这人姓黄,王兵激灵一下就想起来了,妈的,是那个狗皮膏药!

    想到这里,王兵什么都明白了,一股怒火直窜上脑瓜顶,后退几步大力一脚,门轰地一下就被踹开了,王兵红着眼睛,好像是一头发了疯的公牛呼啦一下就冲了进去,打眼一看,正是黄高耀,这小子已经脱得全上下就剩一条裤衩子了。

    再看洪菲,此时微闭着眼睛,眉头微蹙,脸色有点苍白,上半的衣服有些凌乱,口出露出半小片雪白来,被横放在大上,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王兵只看一眼,心里就是一揪,这种疼来的突然,瞬间转为怒火,“去你妈的!”大吼一声,王兵一脚就蹬了过去。

    黄高耀从王兵进来,就有些蒙圈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妈的,这小子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傻呵呵地看着王兵,直到被王兵狠狠地蹬了一脚,整个人撞在了茶几上,稀里哗啦,撞翻了一大片,龇牙咧嘴的,这小子才回过味,“尼玛的,又是你小子,你是活腻了!”

    说着舞舞扎扎地朝王兵扑了过去,王兵正在气头上,口都要炸开了,全部的怒气再次化为力量,手心一翻,铁钎子就到手了,抓住这小子打过来的拳头,“我今天就弄死你!”王兵叫骂着,铁钎子就跟着扎了下去。

    “啊……”黄高耀发出了一声惨叫,仿佛不是人声,要多凄厉有多凄厉,这一铁钎子下去,竟然扎穿了这小子的手掌,而且直接钉在了头柜上,这要多大的力道,不过王兵现在有力量加成,再加上怒气之下激发了潜能。

    黄高耀抓着自己的手臂,眼睁睁看着血水子飙而出,疼得眼珠子都冒出来了,浑哆嗦成了一团,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他已经无力去思考,“妈的,妈的……”黄高耀嘴里抽风机一样地吸着气,不停地咒骂着这一句。

    就在这时,门再次被撞开,宏堪经理带着几个保安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黄少,黄少,你没事吧?你这是咋了?”经理跑得是上气不接下气,就在王兵进来以后,那个前台还是有些不放心,就把刚刚的况跟经理汇报了。

    经理当时就毛了,黄高耀是谁?要是惹了,今后这店就不用开了。刚刚也看到黄高耀带着一个女孩进来,经理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小子一定是又要祸害人了,现在听到前台的汇报就知道要出事,因此就带着保安冲了过来。

    眼前的景,经理也傻了,搓着手,像一只抱窝的老母鸡,一阵瞎咋呼却不知道如何是好,“黄少,要不,我们报警吧!”黄高耀现在已经接近崩溃了,从小到大,只知道天老大,他就是老二,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先给我叫辆救护车,疼死我了,啊……”

    经理哆嗦着去掏手机,王兵好像没看见一样,上前一步,一把就捏住了黄高耀的下巴,“傻,你给老子听着,今天要你一只手,明天就要你的命!”凶神恶煞的眼神,再加上手心传来刺骨的疼,这一刻,黄高耀彻底吓破了胆儿。

    见王兵如此嚣张,跟过来的几个保安还想上来,可看看黄高耀手上的铁钎子,顿时都萎了,那么细的铁钎子竟然能扎进硬木里,面前的这个小子绝对是个大手子,练家子,再看看那凶神一样的目光,谁也不敢动弹了。

    黄高耀连王兵的眼睛都不敢直视了,嘴唇哆嗦着,忽然一下,竟然号丧开了,紧接着就见这小子子一抖,往下一看,竟然尿了,裤裆湿了一大片。

    “记住我今天的话,别让我再看见你!”王兵说着又踹了他一脚,这才小心翼翼地把洪菲抱在了怀里,此时的洪菲软塌塌地挂在王兵的上,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自从得到那本《御女宝鉴》,对这些歪门邪道,王兵一眼就能看出来,洪菲是被用了麻药,过了劲就没事了。

    看着洪菲煞白的小脸,王兵心头竟然又一疼,自从认识洪菲以来,两人见面总是吵吵嚷嚷,谁也不服谁,可王兵心底是非常喜欢这个比自己大两岁的女孩,这种愫很复杂,王兵自己说不清,但就是有种保护她的冲动,谁也不能动她,否则就跟他拼命!

    在经理和保安们惊诧的目光中,王兵抱着洪菲直接就出了酒店,不用回头,王兵知道没有人出来追赶,刚走到对面的街上,就听见远处传来了救护车的鸣笛声,王兵不再理会,看着怀里的洪菲,想送她回家,又不知道她家在哪里,只能拦下一辆出租车,先回自己的家。

    进了小区,王兵抱着洪菲上了楼,这一顿折腾,王兵浑已经是湿透透的,好像水洗了一样,而洪菲更不用说了,前的衣服完全地贴在了那柔嫩饱涨的两团上,隐约都能看见那两点绯红。

    把洪菲抱进自己的卧室,小心放在上,此时平静下来,低头一看,王兵的心再次狂奔起来,野马一样,几乎就拴不住了。洪菲面团一样地瘫软在上,腰间的软若隐若现,圆润的,几乎要挣脱裤子跳出来,不行了,王兵一咬舌尖,急忙跑了出去。

    在厕所里胡乱用水给自己冲洗了一下,这才想到洪菲也浑的汗,她现在昏迷中,不能洗澡,但也要擦擦啊,想到这里,急忙用清水投了一把毛巾,回到卧室,小心地给洪菲擦拭,从脸颊,到雪白的脖颈,再到口,王兵没法再往下了,强忍住冲动,尼玛,这是考验老子啊!

    也不知道自己折腾了多久,总算是简单地擦了一下,再小心给洪菲盖了一条毯子,怕她半夜醒来害怕,王兵干脆就守在了一旁,“呼……”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的太阳再次升起,洪菲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一睁开眼就看到了王兵,再看看自己,忽然像发疯一样地叫起来。

    王兵揉揉脑袋,这一睡竟然一宿,刚一抬头,“啪!”地一声脆响,王兵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嘴巴,“你,你个混蛋,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洪菲脸色发青,咬着嘴唇,显然是气得不轻。

    王兵没有说话,这一巴掌下来,就感觉心口好像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有冷风一下贯穿而过,突然就没了心,“你没事就好,我去上学了!”王兵说着头也不回地摔门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高手在花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