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杨老师的怪癖好

    王兵怕韩雪惦记,第二天早早就跑去了学校,果不其然,韩雪已经到了班级,这时候班里就来了几个同学,破天荒的孙小宝竟然也到了。

    王兵头脚刚迈进教室,孙小宝这家伙就迎了上来,“兵子,你受伤了?没事吧你!”这小子说话的神十分的紧张,看起来是真的担心了。

    “草,小伤,啥事都没有,你小子可是小媳妇上轿,头一遭啊,竟然来这么早!”王兵像往常一样轻轻擂了孙小宝一拳。

    见王兵没啥大事,孙小宝又得瑟上了,“你个犊子,昨晚为啥不回去给我报个平安啊,这把我们家急得,我当时还以为你被那帮孙子给废了呢!差一点我就报了警!”。

    “你小子能不能说点好听的,你丫才被废了呢!”王兵见孙小宝这么担心自己,心中一暖,跟着就笑骂了一句,昨晚从胡三刀那边出来后,王兵当时是想去孙小宝那边告诉一声的,后来又怕那帮小子跟踪,或者再弄点啥事对孙家不利,所以干脆就回去了。

    两人这边在小声嘀咕着,那边韩雪可急坏了,特别是看见王兵受伤了,心里就咯噔一下,都要跳到嗓子眼了,而且还有种说不出的疼,眼泪就在眼圈里转悠,也不管周围同学的目光,她几步就跑了过去。

    “你这是咋弄的啊,怎么还伤了头,快让我看一下!”韩雪急切的目光在王兵的上扫来扫去,一着急,直接就把王兵拉到自己的座位旁,“低头呀,让我看下!”。

    韩雪这样紧张自己,王兵心里甭提多甜了,看着这丫头围着自己团团转,好像丢了魂一样,这种感觉就好像心里一下被阳光塞满了,暖洋洋的,舒服得真想喊几声。

    “没事,没事,老婆,你放心吧,你老公我,那是三头六臂,子骨结实着呢!”王兵凑到了韩雪的耳边小声说着。韩雪被王兵的气息弄得耳朵痒痒的,又听见他喊自己老婆,心里虽甜,可姑娘家的面子矮,脸上一红,才想起这里可是教室啊,做贼一样地看了看周围,那几个同学好像都在各做各的。

    “你要死啊,谁是你老婆,你再瞎说,我生气了!”韩雪嗔怪地瞪了王兵一眼。

    王兵也学会了察言观色,直接就把韩雪的表当成了是认可,再说女孩子说不要的时候,那就是要,举一反三,王兵也认为韩雪心里已经接受了自己。

    这个时候,正好趁打铁,王兵厚着脸皮,轻轻咳嗽了两声,“小雪啊,我想跟你说个事!”

    韩雪见没人注意这边,也放松了一些,回头没好气地说:“又起什么歪心眼了?你说的事,绝对不是好事,我才不听呢!”

    这时候,孙小宝凑上来,“哎妈呀,你们这两口子能注意点不,还让不让我们这些光棍活了啊!受不了啊……”,还没等孙小宝说完,韩雪随手拿起圆珠笔就朝他扎了过去,“孙小宝,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说你,没事干嘛带着王兵去打架,看你再敢的,我绝饶不了你!”

    “哎呦,嫂子,你也太狠了,我的股啊!”孙小宝惨叫着往后排跑了过去。孙小宝跑了,这回没人干扰了,王兵嘿嘿笑着在桌子底下抓住了韩雪的小手,韩雪吓了一跳,不过却没有把手抽回去,子都让这个坏人看了,再被抓一下小手,也就不算什么了,韩雪也有了免疫力。

    最重要的是此刻,陆陆续续有同学进来,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有点说不出的刺激,被王兵宽厚的掌心握着,浑都有点发软,不知怎的,还有点口渴,韩雪轻轻地了一下小嘴,这个不经意的动作,差点让王兵再次喷鼻血。

    这个丫头,真是勾死人不要命啊,不行了,抓紧说正事,要不受不了,再次干咳了两声,“小学啊,其实吧,我……”

    “哈哈,可让我抓住你们了,干嘛那这是啊,一大早上的就谈了啊,你们可真会找时间!”,一听这声音,王兵就知道是那个没心没肺的石小莫,我草了,关键时刻,她咋冒出来了,王兵气得直翻白眼,“小莫啊,小莫,你能不能再无耻一点啊,我晕死!”。

    看见王兵吃瘪,石小莫这个乐啊,她一把搂住了韩雪,然后在王兵的面前晃着手指,“小样的,别想骗我们家的雪儿,我告诉你啊,想泡妞,就要拿出诚意来!”

    我草,王兵差一点一头撅过去,面对石小莫,他真是一点折都没有,无助地看了一眼韩雪,此时韩雪捂着小嘴正偷着乐呢,看来是没戏了,只能下次找机会说了,今天是不是出门没看老黄历啊,王兵一边敲着脑瓜门,一边往后排走……

    今天的第一节课是班主任杨文才的课,上课铃刚一响,他就推门走了进来,迈着方步上了讲台,把教案往讲桌上一放,扫视了一眼下面的同学,“今天,咱们复习下函数部分,有不少同学都反应,这部分内容比较薄弱,老师打算给你们突击补习一下,学的好的同学,可以再温故而知新,没跟上的,就好好听一下。”

    王兵在下面听着杨文才拉着公鸭嗓在讲台上白话,心里没来由的就烦,人模狗样的,说的比唱的好听,我天天不听课都知道,这部分内容都复习八百遍了,还他吗扯淡呢,估计这老王八蛋的心思根本没在教课上。

    王兵也无所谓了,反正也没打算听他白话,所以干脆就趴在桌子上睡大觉,正迷迷糊糊的工夫,就听杨文才提高了嗓门在前面问道:“谁能到黑板给大家做一下这道题目,类型题,做好了后面也就都会了。谁来啊?”最后的话,尾音拉得老长。

    没人举手,杨文才的课,大家本来就不太喜欢,所以没一个人响应他,杨文才有点不是滋味,吧嗒吧嗒嘴,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目光有意无意地朝王兵这边看过来。

    “王兵,王兵同学?”杨文才拉长声音喊道。

    王兵正迷糊着呢,听到杨文才喊他,十分不耐烦,“杨老师,什么事啊,有话直说!”。

    王兵不屑的态度让杨文才十分的不爽,差一点又爆发了,不过一想到齐万福,他的心又拔凉拔凉的,上次就因为这小子,自己的奖金没了,也不知道他们啥关系,看来硬碰硬是不行的,杨文才眼珠子一转,“王兵同学,大上午的,睡觉伤气,我最近听说你成绩有进步,对了,还听说是韩雪给你补的课,这样,你到前面演算下这道题目,给大家看看咋样?”。

    草泥马的,王兵心里这个气啊,这老王八蛋又开始跟我玩的了,面上整不过我,又搞这些歪门邪道,不去吧,自己无所谓,可丢了韩雪的面子,他这是在自己就范。

    草拟大爷的,不就一道数学题吗?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有了,麻痹的,想整老子,门都没有,咱有护目镜咱怕啥啊!

    王兵带上采花贼的护目镜,朝杨文才的教案上扫了一眼,嘿,正好有这道理的答案。王兵乐了,嘴角上都挂着笑,“没问题啊,最近我正好做了不少这个类型的题目!”说着就来到了黑板前。

    下面的韩雪有点着急,不仅仅是因为杨文才提了她给王兵补课的事,更担心的是怕王兵出丑,这类型题目,还没给他补习到,他怎么能会呢?自己的心上人出丑,怎么说也不好受不是,心里着急,小手都被汗渍濡湿了。

    王兵则装模作样地在前面演算,时不时回头换一下粉笔,趁机扫视杨文才的教案,不一会这道题就被王兵给完整地做了出来,尼玛的,这东西真好用,看得一清二楚,王兵又随意地看了一眼杨文才,只看了一眼,王兵差点就吐了,忍不住叫出声来,“杨老师,您原来喜欢丁字裤啊,还是粉色的!”。

    同学们顿时就蒙圈了,杨老师?丁字裤?同学们眼珠子都要爆掉了,使劲地盯着杨文才,杨文才更是傻了,一下被人揭穿小秘密,怎么可能啊,他咋知道的,看王兵上一眼下一眼看自己,他顿时有种被人看穿了的感觉,一种恐惧感从心底直达脚尖,见鬼了一样,妈呀一声冲出了教室,竟然忘记了这是在上课……

重要声明:小说《高手在花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