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兄弟就要有难同当

    王兵蹑手蹑脚地跑到了韩雪卧室门前,把耳朵贴在了门上想想听听动静,可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王兵的心咯噔一下,坏了,女孩子家家的面子矮,一定是觉得被看光光了,心里憋屈。这丫头会不会一生气做点啥事啊,王兵的脑中浮现出了那些狗血剧的节,女主因为想不开,就咋地咋地了。

    撞门吧,不能等了,王兵做事那是相当的果断,想好了就干,卯足了力气就朝门撞了过去,可就在这节骨眼上,门忽地一下就开了,王兵也正好撞了过去……

    “啊!”随着韩雪的一声惊叫,王兵也看清楚了,可已经刹不住车了,一下就把韩雪扑到在地,而且两只爪子还十分猥琐地抓在了不该碰的地方,入手柔嫩饱满,而且还十分的有弹,王兵就感觉那两团仿佛是两只吸铁石,紧紧地把他吸附住了,怎么也离不开了。

    “啊!快松开,你在干什么啊?”韩雪叫着,使劲地推着上的王兵,看王兵不动弹,又用脚去踢王兵。

    “哎呀,别踢了,踢到我伤口了!”王兵咧开大嘴,又开始装可怜,“不好意思啊,我刚刚是想看看你在做啥,推门有点太用力了,嘿嘿。”

    晕,糊弄鬼呀,谁家推门用那么大的力气啊,不过看王兵冲进来的时候,满脸的紧张,韩雪也猜出来个大概,可能是因为刚才的事,他以为自己会一生气出点啥事,这个色狼,倒是长了点心,算了,就放过他吧。韩雪撅着小嘴,冷着一张脸,表面装作十分生气的样子,“你就能瞎掰,总是没个正形的,快睡觉去吧,我没事,明天还要上学呢!”。

    王兵讪讪地挠了挠头,“那行,你也早点睡吧,不用害怕,我也不去卧室了,就在厅里的沙发上睡,有事就喊我!”

    韩雪心里一暖,眼神跟着也就温柔多了,“知道啦,快去睡吧,明天见!”。

    哈哈,王兵一出门,就得瑟着蹦了一个高高,看来这丫头没有生气啊,也是,我是她男朋友啊,看一下就看一下嘛,生哪门子气啊,还真别说,这丫头的皮肤,那条,该凸的凸,该翘的翘,真不是盖的,可惜啊,要是能再多看一眼就好了,还有刚才,啧啧,好软,好大啊,王兵越想越美,往沙发上一躺,嘴里还不住地吧嗒着。

    今晚的事对于王兵来说,真是太刺激了,这躺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的,竟然失眠了,几次坐起来又躺下,还不时地傻笑两声,有几次,王兵还想试着用采花贼的护目镜偷看下韩雪,可又一想,实在是太猥琐了,也就算了。

    而卧室里的韩雪,其实也无法入眠,一是有王兵在外面,二是刚刚经历的这些事,仿佛过山车一样在脑子里不停地浮现,弄得韩雪在上滚来滚去的,我这算不算是喜欢上他了呢?这是吗?对于从来没有过恋经验的韩雪来说,这些看起来再明了不过事,倒变得复杂起来……

    长夜漫漫,就这样,屋里屋外,一对男女,各自藏着心事,却都同样的无法入眠。

    第二天,韩雪黑着眼圈跑出来的时候,王兵早就起来了,正坐在沙发上看早间新闻,眼睛确实在看,可韩雪刚一出来,他就跑了过去,“早啊,昨晚睡的还好吧?”

    “早!”韩雪却低着头钻进了厨房,王兵一撇嘴,晕,我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没看见这丫头那黑眼圈么,这破嘴,关键时候总掉链子。

    两人简单吃了一口早餐,然后王兵就骑着他那辆破自行车载着韩雪去上学了。一路无话,两人进了学校就分开了,王兵把车子弄进了自行车棚,然后才回了教室。

    这时候已经开始上课了,第一节课还是复习课,除了做卷子还是做卷子,王兵四处撒么了一眼,孙小宝这犊子哪去了?怎么没看见他呢?

    孙小宝的坐位上此时是空着的,想去问问别人,可王兵也知道,这小子平时就和自己关系最好,自己都不知道,别人估计也不会知道的。

    趁着第一节课下课,王兵跑到学校小卖铺给孙小宝的家里打了电话,“是孙叔吗?”那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是大兵啊,小宝今天不能去上课了,受了点小伤,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没大碍,明天就去上学,你顺便帮他请个假吧。”

    王兵撂下电话,觉得有点奇怪,孙叔说话有点有气无力的,绪十分低落,孙小宝受伤了?跟别人打架了?还是咋了,王兵满腹的疑云,回去又勉强上了一节课,就坐不住椅子了,不行,我得去他家看看,一定是出啥事了。

    王兵也不请假,反正像他和孙小宝这样的差生,老师们基本上就视而不见了,不过在出去的时候,王兵还是给韩雪递了一个纸条,就告诉她孙小宝家里有点事,他要过去看看,晚上不一定能回来,就不补课了。韩雪则回复他,让他小心点,注意安全。

    王兵心里得意,出门有老婆惦记,这感觉真不赖啊哈哈!孙小宝的家离学校不算太远,王兵坐公交车,没几站就到了。

    一进屋,王兵就感觉气氛有点不对,迎出来的是孙小宝的老妈李淑娟,脸色有点苍白,看见是王兵,李淑娟勉强挤出来一个笑脸,“是大兵啊,你看你,今天不是上学吗?你还过来做啥,快屋里说话吧。”

    王兵点点头,“婶子,我去看看小宝,您忙您的吧。”说着就朝孙小宝的卧室走去,平时王兵也没少来孙小宝家串门,所以和孙小宝的爸妈也都十分熟悉了,因此也就不客气了。

    推门进去,就看见孙小宝头上带着个纱布,眯着眼睛正躺上休息呢。一看见王兵进来了,孙小宝一下就清醒了,“兵子,你咋过来了啊,真是的,一定是我爸没说明白!”孙小宝捶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草,你还当我是兄弟不啊,都搞成这瘪犊子样了,你还不想让我过来,你啥意思?”王兵轻轻地在孙小宝的肩膀上捶了一拳。

    “我,我没事,你看就是点擦伤,我不小心撞的,这点事让你过来做啥。”孙小宝说话躲躲闪闪的。

    王兵一下就来气了,“你说咱们是兄弟不?”

    “废话,当然是兄弟,铁打的兄弟!”孙小宝红着眼睛说道。

    “草,兄弟就要有难同当,你也别跟我扯犊子了,赶紧说实话吧,到底出啥事了。”王兵搬着孙小宝的肩膀,看他的眼神十分的坚定。

    “我爸妈不是一直在夜市上摆摊做点小买卖嘛,平时给那一片管事的交点练摊费,可这几天有个叫大虎的,莫名其妙地要涨费用,说什么统一规定的,像我爸妈这样做点小本生意的,再涨费用,那根本就不剩啥了,这不就是断人活路吗?我不服气,找他们理论,就被揍了。”

    王兵呼啦一下就想起昨天放学的时候,孙小宝跟自己言又止的,他一拍脑袋,“我靠,是不是昨天你想跟我说这事了?”

    孙小宝叹了一口气,“是啊,可你小子是有了异没人啊,连理我都不理,就撒丫子跑了,我还咋说?”

    “草,你也是的,吞吞吐吐的干啊,直说的话,我能走吗?当时我还以为你想拉我打一杆去呢?”王兵没好气地又捶了孙小宝一拳。

    “哎呦,你能不能轻点啊,我脑袋晕着呢!”孙小宝嘶嘶地抽着气,抬头又看了一眼王兵,表也变得严肃起来,“兵子,有你这句话,兄弟就知足了,那些人,咱们惹不起的,我这次就认栽了,我爸妈也都是本分人,实在不行,我们就换地方,惹不起,我们还躲不起吗?”

    王兵好像没听见孙小宝的话,只是自顾自地问:“今晚孙叔还去摆摊吗?”

    “去啊,我们这个月的费用还剩几天呢,我爸刚才出去了,就是打算找找别的市场,看能不能换地方。”孙小宝惋惜地说。

    “今晚我跟孙叔一起去,你在家好好养伤,一切都有我呢,放心吧,你的委屈,兄弟一定帮你找回来!”王兵斩钉截铁地说,眼神里一瞬间竟然闪过一丝狠厉……

重要声明:小说《高手在花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