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胡同口的械斗

    公交车站点离学校不远,过了马路穿过前面的小胡同就是。此时,华灯初放,王兵刚走过马路,就见面三三两两的有几个人在那边晃来晃去的,一个个贼眉鼠眼,裤兜里鼓鼓囊囊的,好像是揣了家伙。

    王兵敏锐地感觉到了空气里的异常,隐隐有种不安,加快了脚步,也提高了十二分的警惕。

    走到胡同口,忽然就听左后方有人大喊了一声,“兄弟们,抄家伙,给我干死他!”声音未落,旁边就冲上来一个穿了一polo衫的小子,脑袋上带着个帽子,看不出模样,挥着片刀就朝王兵的脑袋上砍了过来。

    “妈的!”王兵往旁边一闪躲过了这一刀,此时周围已经冲过来十多个人,一个个手里都拎着家伙,嘴里还嗷嗷叫着。

    为首的是小个子,上穿着个风衣,怎么看都有点不伦不类的,正是曾栓。

    下午的时候,曾栓吃了个暗亏,心中不爽,因此放学前就纠集了十七八个小弟,带上了家伙在校门口这边守着王兵。

    看见王兵的时候,曾栓兴奋得跟只发的公狗一样,**样的,你再厉害,还能挡住我们十七八个人?今天不把你砍成个血葫芦,让你知道知道三中谁是老大,我曾栓就不用再混了。

    十多个人嘶吼着往上冲,这气势还真端得吓人,王兵一看,撒丫子就跑,你麻痹的,好汉不吃眼前亏啊,就算老子现在有异能,可也不过是多了一把子力气,要说对付这么多人,他还没有把握,在这样的况下,要是跟人家死磕,那就是傻

    王兵并没有施展陆地腾挪术,但凭着他敏捷+5的属,那速度也不是这帮小子能比的,很快就冲进了前面的胡同,可忽然就见胡同另一头,呼啦一下又冲上来一帮子人,这帮家伙可和曾栓他们不同,上明显有股杀气,每个人手里都拎着片刀和棒子,一见到王兵就红着眼睛冲了过来。

    王兵看得仔细,冲在最前面的不是别人,正是细疤!“草泥马的!”王兵咒骂了一句。此时他已经被两拨人马堵在了胡同里,忽然他脑中灵光一闪。

    “兄弟们,来的正好,给我往死里干他们!”王兵一挥手,姿势十分的不明朗,也不知道是对着后,还是对着前面这伙人。

    曾栓他们刚冲过来,正好听见王兵喊话,就见前面也有十来个人,都手里拿着家伙,心中就是一颤,麻痹的,原来这小子有准备,可看看对方人不多,而且都这节骨眼上了,自己也不能装熊,一狠心,对着手下的小弟就大喊了一声,“兄弟们,还愣着干嘛,给我往死了弄他们,弄死了算我的!”

    细疤看着对面黑压压一片人,也有点蒙圈,咋回事,这小子竟然知道自己在这边打埋伏?这么多人,自己这边还真没有胜算,可一想到大青虾被废了手腕子,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小弟弟都被王兵给报销了,就彻底暴走了,咬咬牙,一挥手,自己这边人也呼啦一下冲了上去,两拨人马瞬间就杀到了一处!

    乱斗中,王兵挨了两棍子,但啥事都没有,很快就突出了重围,不过他没有跑掉,而是偷偷地绕到了马路上的一个电话亭后面观察着战况。

    细疤开始还一直盯着王兵,可一个不注意,就没了王兵的人影,想冲出去找人,可很快就被两个小子给缠住了,一时脱不开,急得哇哇大叫,曾栓也一样,一直跟着王兵,这小子想抽冷子给王兵一家伙,可人太多了,场面混乱,不一会儿也跟丢了。

    这一场械斗,真是打的闹,曾栓风衣破了,股上被片刀砍了一个大口子,后的兄弟们也都或多或少受了伤,大家都打红了眼,要是再这样下去很可能会出人命。

    就在这时候,忽然听到一阵刺耳的警笛声从远处传来,越来越近。“妈的,警察来了,快他吗闪人!”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

    两边人竟然出奇的统一,呼啦一下就分头向胡同的两边跑。王兵早就盯紧了细疤,你麻痹的,要说曾栓他们还是小打小闹,最多就是学生之间那点破事,可细疤他们可就不同了,看架势就是不要了自己的小命,那也一定会弄残自己。

    既然你们想玩,那就玩的彻底一点,看到细疤跑了,王兵也趁乱跟了过去。穿过胡同,细疤带着他的那帮人跑出一段路就停了下来,然后就呜呜喳喳地说了些什么,那帮人就分头散开了,最后就剩下细疤一个人,他站在路边截了一辆出租车。

    看着细疤上了出租车,王兵也随手招了一辆,让师傅跟紧了细疤坐的出租车,一前一后的慢慢竟然开向了医院。

    在医院下了车,王兵一路跟着细疤上了三楼住院部,眼看着细疤进了房间,王兵暗暗记下了房间号,看这况,**不离十,里面一定是大青虾。这小子估计是已经接好了手腕,在这里住院呢。

    王兵在咨询台那边拿了一张报纸,就悄悄坐在了过道里的一张椅子上,报纸挡住了大半张脸,只等细疤一出来,王兵就打算冲进去收拾大青虾,不是要玩吗?那今天就看看到底谁玩谁?

    又过了一根烟的工夫,一个查房的医生走进了房间,不一会儿就带着细疤走了出来。“大夫,我大哥的伤怎么样?好了以后会不会留下后遗症啥的?我们可就靠这双手吃饭呢!”

    细疤的话,王兵听的一清二楚,心话的,的确啊,你们这些个偷儿,没有了手,那比没了命还可怕啊!

    那医生有些不耐烦地推了下鼻梁子上的眼镜,“这个说不好,再观察几天吧,做个全面检查,看结果说话!”说完就走了,细疤犹豫了一下,嘴里不干不净地嘟囔着,“草泥马,现在的大夫,都他吗能装犊子,牛尼玛啊,给老子惹急了,我就偷你家去!”随即也迈着步子下了楼。

    王兵没有马上行动,而是又等了足足有一盏茶的工夫,也不知道几点了,不过王兵不着急,正好今天晚上老爸也是值夜班,自己晚点回去也没事。

    看看房间一直没有人过来,估计细疤也不会再来了,王兵这才起朝房间走去,还没走到门口,一个护士捧着个小本子,从电梯里走了出来,直接推门就走了进去。

    王兵不得不在门口停下来,估计是查房的,不差这一会儿了,等护士出来,老子再进去收拾这孙子不迟!

重要声明:小说《高手在花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