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你到底爱上谁了

    细疤被收拾,对于大青虾来说,就是大的事,别说被收拾,就是被打残了,他也不会管,这些年来,大青虾一直低调行事,怎么能因为这点事就冲动呢!

    可当细疤跟他描述韩雪的模样时,大青虾当时一拍大腿就下了决定,务必要把韩雪绑过来,他当然不是为了细疤,而是因为通过细疤的描述,他隐隐觉得韩雪就是传说中的“四季玉涡”,极品女人中的极品啊!

    大青虾在早些年曾经和一位奇人结缘,当时这位奇人已经病入膏肓了,临死前就给了大青虾一本线装古书,名叫《御女宝鉴》。咽气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不想奇书埋没,希望传下去,并告诉他,千万不能让心术不正之人学得此书,否则遗祸人间,可这奇人却不知道,大青虾本就是个混混,无业游民……

    大青虾学会了书中精妙,其中就有识女之术,因此他非常相信自己的眼光,当细疤把韩雪绑过来以后,大青虾只看了一眼,就激动得差点哭了,和书中所述一点不差。现在眼前这个小子虽然有点能耐,可让他放了韩雪,那是打死他也是不可能的!

    “小B崽子,我大青虾可不是第一天在江湖上混,你说放就放,告诉你,今天不但她走不了,你也别想走了!”说着大青虾朝韩雪走了过去,满脸的邪,“这妞是个极品,就这子,都能捏出水来啊!”

    韩雪吓得汗水顺着额头往下淌,脸色白得跟张纸一样,双腿用力地扭动着,她却不知道,这样的举动在这帮畜生面前,更加的撩人!韩雪一着急,就这样晕了过去。

    眼看着大青虾的手朝韩雪伸了过去,王兵突然大吼了一声,陆地腾挪术被施展了出来,脚不沾地,平地直接就掠了过去,仿佛一只老鹰,同时一抹寒光闪过,随即就听到一声凄厉地惨叫“啊!我的手!”只见大青虾捂着齐刷刷断了的手腕子,傻猪一般地嚎叫着,血水子不停地往外飙,弄了他边几个人一,那些人终于也反应过来,吓得妈呀,妈呀地叫着,跟头把式地往外跑!

    此刻,王兵面无表,手里抓着一把刀子,顺着血槽,有血水滴答地往下淌!就在王兵被带进洗车行的时候,第一眼看见韩雪,王兵就已经在准备如何逃脱了,他忽然想到,这些天在崔老三那边杀鸡,为了方便,刀子就随被放在了背包里,来之前,那帮小子的确搜过,可藏在背包里的刀子,就算是用科学仪器,也别想发现啊。

    王兵这边跟大青虾说话的时候,就偷偷取出了刀,杀鸡的刀被王兵磨得非常锋利,加上他的力道,很快就把绳子割开了,正好看到大青虾要对韩雪动手,于是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

    洗车行已经乱了,大青虾不停地惨叫着,不过还没有忘记他的断手,也顾不上王兵了,没命地对手下的小弟喊着,“带我去医院,快他吗带我去医院啊!”一边喊着一边去抓地上的断手。

    他的小弟们跌跌撞撞地来扶大青虾,有一个胆子太小,哆哆嗦嗦的,一不小心正好一脚踩在了断手上,大青虾又是一声惨叫,“草泥马,我的手,那是我的手啊!”这个小弟低头看看从自己脚底下露出那半截血模糊的手指,一翻白眼直接就昏死了过去。

    王兵趁着大乱,一把将韩雪抱了起来,施展开陆地腾挪术,飞一样地跑了出去……

    绑架事件过去两三天了,韩雪的精神也恢复过来,并没有留下什么心理影,不过再和王兵遇见的时候,看向他的眼神就和以前有些不同了。人家不说了么,眼睛可是心灵的窗户啊,王兵能感觉得到,韩雪每次看自己的时候,眼神都特别的亮,莫非是点了闪亮滴眼液?

    韩雪上的这种变化,不仅王兵发现了,韩雪边的闺蜜石小莫也早已发觉了。“小雪,你这两天看王兵的眼神不对劲啊,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你们那个了?”

    韩雪被石小莫的话吓了一跳,“小莫,你瞎说什么那,真不知道你的小脑袋里一天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石小莫不以为然地仔细端详着韩雪,想从她的脸上发现点什么,“哼哼,不用骗我拉,我石小莫可是专家啊,你自己都没发现吧,你看王兵的时候,眼睛水汪汪的,就差点把人家吸进去了!你还敢说你们没有什么事?”

    “啊!”韩雪被说得脸一红,难道自己真的像小莫说的那样吗?那王兵他是不是也发现了?哎呀,太丢人了!

    “小莫,我告诉你个秘密,那你可不能说出去!”韩雪红着脸,凑到了石小莫的耳边。

    “我们谁跟谁啊,那可是铁哥们,话到我这里,那就彻底烂在肚子里,快说吧!”石小莫大大咧咧地一拍脯。

    “那,那我说了,其实,我觉得王兵好的!”韩雪有点扭捏,脸上的红晕都已经漫到了耳根上。

    “我晕!”石小莫夸张地一翻白眼趴在了桌子上,“还以为你要告诉我,你们已经那个了,就这个还是秘密?我无语!”

    韩雪嗔怒地打了石小莫一巴掌,“我还没说完呢?说实话,我这几天害怕看见他,一看见他就心跳,可看不见他,心里又空空落落的,很难受,你说我这是喜欢吗?”

    “噗通!”石小莫直接钻桌子底下去了,“大姐,你这不是喜欢了,你这是上他了!”石小莫本来就嗓门大,一着急,竟然喊了出来。

    王兵在后面听的一清二楚,我靠,韩雪上谁了?什么况?麻痹的,是哪个兔崽子啊,我现在就去劈了他,竟然敢勾引我老婆!

    周围的同学们也都友善地笑了起来,大家平时都很喜欢韩雪,这丫头心软,学习又好,人缘特好,韩雪满脸羞红,几乎要滴血了,如果有个地缝,她真的会马上就钻进去。

    王兵在后面有点如坐针毡,这丫头到底上谁了?不行啊,我必须要问清楚啊,这还了得,我这革命尚未成功,革命对象却上了别人!

    王兵也顾不得了,反正也是自习课,他火急火燎地就冲了到了韩雪跟前,韩雪现在的心刚刚地平复下来,忽然看见王兵跑到自己面前,当时心一下就悬了起来,说话都有点结巴,“你,你做什么?”

    王兵表严肃,“你跟我出来下!”说着率先就出了教室。

    “哎呀,真霸气啊,真有男人味!”石小莫在旁边添油加醋。韩雪的心一瞬间就乱了,脑子也当机了,竟然听话地跟着出了教室。

    “看见没有啊,班长跟王兵出去了!”同学甲张着大嘴一副世界末的表

    “草,这不是关键,关键是班长咋跟小媳妇一样那么听话!”另一个同学乙表严肃地分析道。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本来十分压抑的教室里,竟然闹开了。

    王兵站在外面急得直搓手,一看见韩雪出来了,一把就抓住了韩雪的小手,“你,你上谁了啊?”王兵豁出去了,咱脸皮厚,咱天下无敌!

    “啊!”韩雪差点一股坐在地上,手被王兵死死地攥着,心都要跳出去了,这可是在学校啊,让人家看见多不好啊,想抽出手,可一点劲都用不上,这一刻在王兵面前的紧张和脸红,与过去完全不同了,过去是那种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造成的,现在则是因为喜欢,这两者天差地别。韩雪知道,自己的改变就是从绑架那天开始的,她现在才明白,原来不会按部就班地到来,白马王子也不会慢慢悠悠骑着白马走到你的边,的魅力就在于突如其来,刹那的碰撞,就仿佛在空中爆开的烟火!就在王兵抱着她飞奔的时候,她发现她的来了!

    “你先放开我,我们这个样子,让人家看见了不好的!”韩雪都要哭了,也不知道是急的,还是激动的。

    王兵来了倔脾气,就是不撒手,“我不管,你快告诉我,到底是上谁了!”

    看王兵紧张得满头大汗,韩雪的心瞬间就被幸福灌满了,说不出的甜,就觉得想宠着他,想溺着他,整个心都因为他而变得柔软起来。

    “我能上谁?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说着一把甩开王兵的手,跑回了教室。

    “我靠!”王兵傻呵呵地喊了这句没营养的话给自己的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哈哈哈,咱们老百姓啊,今儿真高兴,咱们老百姓啊,今儿,今儿真高兴!

    接下来的几节课,王兵都是在幻想中度过的,用手拄着腮帮子,有时候嘿嘿傻笑,有时候又不停地流口水,这是不是表明我们就是男女朋友了呢?是不是以后我就可以牵她的小手,那小手,简直了,是不是就可以亲亲?是不是……

    王兵越想越激动,就想找个人说说话,用力地敲了孙小宝一个脑瓜瓢,这小子迷迷糊糊地爬起来,“干啊,吃**了啊?这么兴奋呢!”

    王兵一把拽住他的胳膊,“我问你啊,你说一个女孩子说你了,是不是代表着今后的关系就确定了!”

    孙小宝像看白痴一样看着王兵,“你脑子没坏掉吧?这不是废话嘛!”忽然孙小宝一副发现新大陆的模样,“草,你别告诉我,韩雪跟你表白了!”

    王兵嘿嘿傻笑,笑得花枝乱颤,“没有啊,不过也差不多啊,间接的,间接的!”

    “我草,什么叫间接的啊,你不是做梦呢吧?你啥德行,我还不知道吗,韩雪能喜欢你?孙小宝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现在就是打死他,他也不信。

    “滚犊子,我德行咋了,我根红苗正,我就是典型的好青年,咋地,咋地吧?”王兵腆着脯子往孙小宝上撞,孙小宝一副坑爹的表,“滚,我睡觉了,别打扰哥,你继续做梦吧!”

    王兵不以为意,他此刻的心,只能用爽,大爽,特爽来形容!

重要声明:小说《高手在花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