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客串了一把导演

    包厢里,齐万福翘着个二郎腿,不停晃着,心里正舒服的紧,也不管已经喝得迷迷瞪瞪的柯丽丽了,他现在想的都是王兵等会回来,他该如何用镜头拍下那香艳的一幕幕,然后如何要挟王兵就范,他再牛也不过是一个穷学生,抓了这个把柄,还不吓得他尿裤子。

    到时候,顺利地把那些照片要回来,只要销毁了那些证据,家里的母老虎就拿他没办法,那么他就可以和柯丽丽继续鬼混,或者再换一个也未尝不可,越想是越美啊。

    可对面坐着的女人着急了,“先生,刚才那个出去的是男主角吧,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还搞不搞了嘛?”这女人是齐万福事先从火车站附近小旅馆找来的,并告诉她,他是一个导演,现在打算拍一部短片,想请她出镜扮演个女主角,说是只要做到位了,钱不是问题!

    这女人当时就乐了,自己这一辈子啥都做过,还就是没做过演员,没想到,老了老了还能弄个女主角当当,虽然不是啥正儿八经的片子,但管他呢,麻雀再小,也五脏俱全不是,没准咱一下就出名了呢!最重要的是有钱拿!

    晚上的时候,这女人就精心打扮了一番,在镜子前足足捯饬了2个小时,为了遮住脸上的褶子,拍了厚厚的粉底子,又带了个超紧的小兆兆,免得下垂,最后整了一超短裙,上个黑丝袜,这家伙,远远看着,股是股,的,倒也勾人!

    来到了宏堪,按照事先商量好的,就等着齐万福拍巴掌,然后就推门进去就行了,可等她闪亮登场后,男主角却跑了,这啥意思嘛,虽然这小子长得不错,有魅力的,但咱也是场里的战斗机啊!

    “急个啊!我是导演,你是导演啊?老实听我安排,到时候一分钱少不了你的……”话还没说完,齐万福突然就觉得不对劲了,下面仿佛着了火,一股子流不停地往下窜,的,咋了这是,是不是酒劲上来了?今天齐万福的酒喝的可不少,而且前面还都是对瓶子吹的。

    “草了,咋这么难受呢?啊,真他吗的!”齐万福猛地一下就把衣服还有裤子,七手八脚就脱了下来,上就剩下个大裤头。

    刚刚说话还好好的,咋突然就把衣服脱了,女人愣愣地看着齐万福,“没事吧,导演!”这话仿佛是导火索,一下就把齐万福点着了,抬头看向女人,一双老眼直勾勾地盯在了人家前的两团上,说实话,真没啥好看的,就算凶兆很小很紧,可还是有点垂,像个破麻袋似的在前直晃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了,王兵带着程一水就冲进来了,正好看见齐万福那色急的模样,好戏开始了!王兵朝程一水打了个响指,一声令下,“开拍!”

    那女人有些发蒙,上的布料子本来就少,没遮住多少,现在已经被齐万福撕开了,两只麻袋挂在前,随着她的动作,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四处乱跳,有点触目惊心。“这是什么况啊?你们到底拍的是片,还是恐怖片啊?”女人咋呼着,想推开扑上来的齐万福。

    可齐万福已经控制不住了,就觉得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就跟上了膛的枪杆子,不发不行了!再者,齐万福本来就是个老色鬼,现在被用了药,那可是他托朋友,从美国拿的原装货,绝对给力,现在脑子里嗡嗡的,浆糊子似的,眼里什么都没有,只有眼前的女人!

    见女人还罗里吧嗦地说些个废话,上去就是一巴掌,女人那最后一点防线,也直接被他攻破,然后就公猪一样地嘶吼一声冲了上去!“你们这到底是搞的哪一出啊,到底谁是演员,谁是导演?还有我强烈要求加钱……啊!”后面的话直接变成了喊叫,然后也跟着齐万福一起滚在了沙发上。

    “真他吗的恶心啊!”王兵看着都要吐了,这简直就是野兽对野兽,跟岛国某些动作片都有的一拼了,虽然看着就恶心,不过王兵必须要把事做完,你齐万福想害我一分,我就还你十二分!

    “这个角度好,还有这个角度……”王兵直接就指挥上了,弄得真跟个导演一样。程一水更是激动了,这他吗就是自己**生涯中最精彩的一笔啊,绝对的,太牛了,越拍越来劲儿,猴子一样跳上沙发,直接来个近俯拍,在蹲在地上来个仰拍,不同角度,各种高难度,可谓使出了浑解数啊!

    此刻,齐万福仿佛变成了打桩机,搞来搞去的,竟然滚到了柯丽丽的脚下,也赶巧,柯丽丽哼哼唧唧地叫了一声,一抬大腿直接踢在了齐万福的脸上,齐万福被柯丽丽的脚丫子弄得一阵痒痒,竟然一把抓住柯丽丽的脚踝,将他整个人带了下来……

    程一水拍得手都要抽筋了,“好,经典,哦yes!”最后还是王兵提醒他,“可以了,差不多了,该闪人了!”

    齐万福在声嘶力竭的吼叫声中结束了战斗,然后整个体就瘫软在了沙发上,药劲终于过了,他也彻底清醒了,我他吗这是做了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齐万福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那边柯丽丽已经昏死过去了,倒是那个小旅馆的女人,还是比较专业的,正整理衣服呢,刚穿上了,回头就对齐万福一伸手,“搞完了,麻溜给老娘结账,还有片子出来了,给老娘刻个盘,老娘要做纪念!”

    齐万福那点子精气神都被掏空了,现在是一点力气没有,否则他真会暴起抽她丫一耳刮子!“钱,钱你麻痹啊,给老子滚!”齐万福抬起手,又无力地放下。

    “我草,你想跟老娘玩轮子是不是?说好的价钱,现在搞完了,你又一毛不拔了,你以为老娘是泥捏的啊!”女人顿时就急眼了,刚刚齐万福挥手的时候,正好看见手指上一个大金箍子,应该是纯金的。

    说着就冲上去,一把就将那金箍子给硬拽了下来,要说还是人家专业的比较牛,刚刚经历了一场那样激烈的战斗,竟然没事人一样,也是,平时哪一天不得搞个十几回,早都练出一硬功夫了。

    金箍子在手,这女人还不罢手,小眼睛贼溜溜地向四周看看,一下就瞄上了齐万福的手包,恶狼一样扑上去,打开一看,里面还真不少,看着少说也有个万八千的。

    女人一把抓在了手里,对着齐万福晃了晃,“费,老娘不要了,不过片酬一分不能少!你临时换男主角,老娘觉得吃亏,所以这些钱连片酬带精神补偿都算上,正好!”

    说着扭着个股就走,到了门口又转回头说了一句,“拜拜了,您哪!”齐万福气得几次都要晕死过去,不过药劲刚过,他是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只野鸡席卷了他的东西,这种感觉比杀了他还难受,齐万福这人,平时就特别抠门,一毛钱都要计较的人,现在被人家从上拿了大把的票子,这真比割他的还要疼……

    一离开宏堪酒店,王兵就跟着程一水去了他的私人工作室,这小子有车,也就跑了十几分钟,就到了,王兵让程一水立马把片子洗出来,弄好了这一切,王兵大马金刀往椅子上一坐,开始给程一水交代任务。

    程一水现在没半点脾气,眼前这小子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可绝对是不能惹的,就看刚才所做的一切就知道了,而且上次被揍了一顿,实在是印象深刻,他也真不敢玩什么幺蛾子。

    “一切就照我说的做,保证你能拿到钱,咱们一碗水端平,一人一半,你看中不?”王兵办事相当干脆,直接就把话撂在了桌面上。

    程一水小鸡啄米一样地点头,“中,就这么定,兄弟,我看出来了,你是干大事的人,我程一水二话没有,一切都听你的,今后你要有用到我的地方,你说一声,绝对好使!”

    王兵心道,滚你丫的吧,用你干啊?偷/拍人家?老子可没偷/拍的好。要不是齐万福这么损,他也绝不会这样做,王兵的人生中,另一个信条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踩死你丫的!

重要声明:小说《高手在花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