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6 大结局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醉饮桂花酒 书名:狐女仙途
    空间法宝之内,楚云惜仰头看着那些符纹,一个一个在掌心中摹刻,用心去体悟。

    一道伟岸的(身shēn)影走来,朗声说道:“没想到你对此徒领悟如此之快,都快超过我这个昔(日rì)仙帝了。”

    说话的居然是仙帝夏尧。

    楚天河神体已成,道行方面的神通早就非同一般,是以,根本就无需夏尧当初所说的那些宝物,徒手就帮他破开了衍生局。

    不过,夏尧想要在永生之途上更进一步,决定在此参悟神纹,因此并未离去。

    楚云惜道:“前辈说笑了。只不过是因为我未踏仙途,是以**埋入这些符纹当中,可以成功将神纹烙印己(身shēn),并非是我的悟(性xìng)有多高,才使得我更快地接受这些神纹。”

    原来这埋入神纹、修炼神术之法也是有限制,除了神简之外,就是要(肉ròu)(身shēn)尚未被仙法塑造得太深刻。

    而仙人,尤其是仙帝,因为功体常年被仙气滋养,又习练诸多仙术,早就烙印上了重重仙法,是以就算将功体埋入这些神纹当中,也无法成功将神纹烙印己(身shēn)。

    象夏尧这样的仙人,就只有通过自(身shēn)领悟、不停地摹刻神纹,才能将神纹烙印己(身shēn),并且深深烙印入元神之中,逐渐塑造神体。

    夏尧又道:“天河和那个小魔人荣飞一起去魔域游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楚云惜失笑道:“仙帝前辈,你对天河还真不是一般的挂念哦。”比她这个姐姐都挂念。

    夏尧怔忡了一下,道:“说得是呢,可能是这小家伙个头太(娇jiāo)小可(爱ài)了吧。”

    “噗哧哈哈……”楚云惜不(禁jìn)大笑起来。

    忽地,她(身shēn)形一颤,神念中发现一缕熟悉的气息传来,立刻闪(身shēn)出了空间法宝,迅速出了陆太华分配给她居住的宫阙。

    陆太华亦是出了他所居的主(殿diàn),与楚云惜一起御风立在云端。继他们之后。元宝、司马竹、朱平常、鬼莲生等人也都出了仙帝宫,在宫门外的云端中遥望。

    玉明奇也出了仙帝宫,望着远方,神色有些复杂。

    风起时。有梅香淡淡传来。虽然气味很轻微,但在场的诸人实力最弱也是仙帝级别,是以,都不会错过这股淡淡的香气。

    陆明暄那惯常的如轻烟一般的淡紫终于出现在众人的眼帘。

    楚云惜不觉眼睛发湿。

    与陆明暄结成道侣,他们一直聚少离多,这一次陆明暄遭遇明夏,不惜突破功体极限使用无上天功,与明夏两败俱伤,隐在神器中疗伤竟达千年之久。

    一千年,虽然对于仙人来说不算什么。对于楚云惜这种神体已成的人更只是生命长河中的一滴水,但,一千年的等待何其漫长。

    楚云惜上前,拉起陆明暄的手,轻声道:“明暄。你回来了。”万千话语涌上心头,却只化成这么一句。

    陆明暄轻声一笑,道:“是啊,小狐狸,我回来了。你是不是等急了?”一边说,他一边伸出手来掐了下楚云惜的脸蛋儿。

    楚云惜道:“是你打伤的明夏?”

    陆明暄不语。

    楚云惜道:“为何要拼着自伤,也要动用无上天功。去与明夏硬抗?”

    陆明暄悠悠地道:“我在想,你昔(日rì)曾经给我摹刻的那些神光符纹,好象是专门针对明夏的神通而创制。”

    楚云惜奇道:“你连这个都看出来了?”顿了一下,又道:“对了,先前你看到这些神光符纹,居然直接就给出定论。说这些是神者新创制的符纹,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提起这事,陆明暄当时给出这个结论时,她还没有留意,可是现在才发现此事疑点重重。连见识异常广博的仙帝夏尧都无法象他这样直接给出如此定论。只是对神光五册的来历有猜疑而已。

    陆明暄失声一笑。

    楚云惜突起想起,明夏曾说是他的小师侄打伤的他,立刻心头一颤,道:“你……你是明夏的师侄?”

    陆明暄道:“我曾经拜仲(春chūn)的神念化(身shēn)为师,得他传授诸多妙法,只不过受我功体限制,无法施展。我总觉得,神光古字象是他一手创制。”说到后来,他陷入了沉吟。

    楚云惜道:“你也这么说。明夏陨落前也曾经这么说呢。”

    陆明暄震惊说道:“怎么,明夏已经陨落?难怪我现(身shēn),他没有出现,我还故意在蛮荒古地附近逗留了一段时间,想要引他现(身shēn),好与他一战,免得将战事引到这里来。”

    楚云惜撇了下嘴,哼道:“你有多大的能耐,居然想要和明夏一战?”

    陆明暄又再沉默。

    天极神器内却已经又开始神念满天飞:“这个陆明暄强行使用无上天功,居然没有陨落,难道功体已经吸收了无上天功?”

    “谁知道啊,我觉得这个陆明暄怪怪的,(身shēn)上好象有一股混沌之气的气息。”

    “小丑女不是说此子有天帝玺源石吗?他既然都融合了此宝,融合无上天功也并不是不可能的。”

    “对哦,天帝玺源石乃是造化神器,内孕混沌天火,他(身shēn)上自然会有混沌之气。”

    ……

    哼,居然修炼了无上天功啊!楚云惜心中腹诽。她想起空间法宝内的青袍客墓地藏宝室门上的符纹与神光古字有些相像,好似同出一源,心中突兀地一动。

    她神念传音空间法宝内青袍客所遗留的那些神简:“若神光古字真是仲(春chūn)所创,那么,青袍客与仲(春chūn)又是什么关系呢?”又想到青袍客的九天悬棺,只有神王级的神族强者才能拥有,她脱口说道:“难不成,那位青袍客根本就是仲(春chūn)?”

    “不是的。”神简答道,“我们的老主人在仲(春chūn)还在世时就已经陨落,算起来,他们也有师徒之缘,我们的老主人曾经教导过仲(春chūn)神纹。”

    “原来如此。”楚云惜道,“我就说嘛,如果青袍客前辈就是仲(春chūn)。那仲(春chūn)和明夏又是孪生兄弟,他们岂不是都为人龙混血?可是,明夏却是不曾使用任何有关神龙一族的秘术。”

    忽听仙帝夏尧纳闷地传音道:“神光五册若真是仲(春chūn)所创,那。我当初在蛮荒古地遭遇的手持神光五册的神者是谁?炼制这烙印有诸多神纹的空间法宝、助你读青袍客所留神简的人又是谁?”

    楚云惜也是心生疑问,询问起陆明暄。他既然曾拜仲(春chūn)的神念化(身shēn)为师,或许知道此间因果。

    陆明暄沉吟道:“你说的那位神者,我也不能完全确定是谁。但我知道,恩师仲(春chūn)并不仅仅有一个神念化(身shēn),可能会有其他的神念化(身shēn)下界传授神族妙术也未可知。”

    楚云惜喃喃地道:“这么说,仙帝夏尧前辈所遇的神者可能是仲(春chūn)的另一个神念化(身shēn)。而在修仙界天衍阵宗所出现的神者,有可能就是这个神念化(身shēn)所收之徒,却不知道那位神者现在何处?”

    陆明暄道:“天地之大,神者又是有大神通者。你我只不过是刚刚窥视神术一隅,如何就能忖度所有神者的去向?”

    楚云惜一下子恍然,笑道:“说得是呢。”

    陆明暄道:“对了,我在蛮荒古地附近曾听有仙人说起,千年之前古地深处曾经有一场神者大战。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啦!”陆太华终于逮到机会,插话进来,狠狠地瞪了这两个自顾自说话、把他们一干人等全凉在旁边半天的家伙。“而且,这大战的一方还是某人。”

    说着,他转头看了看楚云惜。

    陆明暄又是失声一笑,道:“是那场大战,你干掉了明夏?”

    楚云惜道:“借着你无上天功给他造成的重创。我、天河、荣飞三人一起联手,干掉了那个变#态家伙。”

    “原来是三人联手。”陆明暄喃喃地道,莫名地感觉心里稍微舒服一些。这要是楚云惜一个人干掉了明夏,这说明,在一千年前,这只小狐狸就已经远远超过他了。那么,这一千年的修炼,这小狐狸不知会不会超他更多?

    不过,他又纠结起另外一件事,问道:“怎么。荣飞那家伙会跟你在一起?”

    “咳!”楚云惜听出陆明暄的语气中充满醋意,不自觉就咳了起来,道:“只不过是机缘巧合,他碰上了天河。现在,他已经带着天河去游历魔域去了。”

    她一言概括,赶紧转移话题:“明暄,你平安归来,咱们是不庆祝一下?”

    陆太华立刻象个孩子似的举双手欢迎,道:“好啊,云惜酿有神果酒,明暄,你可要尝一尝。还有,这孩子又新近研究了不少新菜色,味道都很不错。咱们一家好久没有团聚啦!”

    楚云惜哑然失笑。原来就算是位列仙帝,这老人家所期盼的也和凡人一样,就是家人团聚,子孙和睦。

    陆明暄与楚云惜一起走向仙帝宫,路过玉明奇,驻足,沉吟了片刻,终于还是唤道:“大哥!”

    玉明奇脸上尴尬去了一些,笑道:“明暄,你回来就好。”

    陆太华道:“哈哈,明奇,明暄,以后你们兄弟两个可要好好在一起,不准再闹别扭了。”

    “是。”陆明暄与玉明奇齐声答应。

    玉明奇心中虽有无奈,但也知道自己根本不再有可能与陆明暄叫板了。而以陆明暄之能,多半也不会去争什么仙帝宫主之位,如此,他又何必与陆明暄为敌呢?

    仙帝宫内大摆宴席,陆太华说因(爱ài)子历劫平安回归,要好好庆祝一下,是以遍请诸多仙界强者,这宴席数(日rì)不散。

    “这个师父,吃上瘾了还。”楚云惜无奈。

    什么要给明暄庆祝,分明就是他自己贪嘴(爱ài)(热rè)闹,这几天可苦了她,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张罗的酒席一桌又一桌。

    不知道是不是在酒桌上听到了她的抱怨,陆明暄突然出现在厨房里,笑道:“小狐狸,怎么,终于觉得做饭是最让人烦的事啦。”

    楚云惜无语。

    陆明暄拿起围裙系在腰间,轻声笑语:“到头来,还得我这个夫君出手,替你解围啊!”

    “谢谢夫君!”楚云惜大喜,在陆明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唰的一下闪没影了,厨房里只留下她的声音:“夫君,我到前面宴席上去了,要好好地享受一下夫君的手艺。”

    陆明暄顿时满脑门黑线。

重要声明:小说《狐女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