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7 地下室的门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醉饮桂花酒 书名:狐女仙途
    这老猴子活了都不知道多少年头,她一个小修士肯定是算计不过它的。

    “那个……”楚云惜又再说什么,却见翠花冲她直摆手,让她不要再说了。

    翠花道:“行了,我知道,那株神药上的符纹,我会摹刻下来给你的。”

    楚云惜(欲yù)要离开此地,忽地又停下(身shēn)形,不无惊讶地问道:“那个,翠花,你会摹刻天地大道符纹?”

    翠花无语,道:“拜托你了丑女,好歹我也是一件神器的器灵,不是小玲玲,也不是老白泽,你应该能想到,我在生前的实力未必就比那神子天极差。要不是天极魔化,它可未必强得过我。”

    楚云惜嘴角抽了一下,这臭猴子一向喜欢玩儿神秘,没想到连天地大道符纹也懂。

    楚云惜彻底无语了。

    她闪(身shēn)出了天极神器,突地就有一种无力感油然而升。地晶、神药、魔灵天极,现在就连她一向以为熟悉了的翠花,都让她感觉自己象泰山脚下的一只蚂蚁一样只能抬头仰望,高山仰止。

    蚂蚁想要登上泰山巅峰,不知需要多久?

    忽听赤猿亚龙哧笑说道:“你这个傻女,一脸颓丧的表(情qíng)给谁看?”

    楚云惜眨巴两下眼睛,道:“只是在想,什么时候我也能象那些神者一样,拥有无上神通。”

    赤猿亚龙道:“那些神者,无一不是修行成万上亿年,你才修行了几百年,着急个什么劲。”

    楚云惜噘了下嘴巴,慨叹道:“是啊。总感觉好象有什么厉害家伙在后面对我紧追不舍,如果不能尽快提升实力。我可能就会在下一步被干掉。”

    赤猿亚龙道:“这种感觉……仙途上的生灵,差不多都有吧,因为仙途就是一步一危机,亦是一步一莲华啊!”

    “‘一步一危机,一步一莲华。’”楚云惜若有所悟,“说得好。”

    赤猿亚龙道:“你不再去寻宝了么?其他的地方就算了,我可是感觉到这古堡内有一间地下秘室。”

    “哦?”楚云惜心中一动。“可与天地大道符纹有关?”

    现在,这种蕴含神境无上神通的符纹已经彻底揪住了楚云惜的心弦。她想要变得更强,就必须领悟更多的符纹,掌握更多的天地至理。

    赤猿亚龙道:“有关与否,现在还不好说。不过我想,肯定是于你有益的东西。”

    楚云惜暗中联系楚氏族人,让他们继续探索古堡中的其他地方,自己则按赤猿亚龙说出的路径前往地下秘室。

    “这地方,我看也只有你来得。别人是无论如何无法活着出入的。”楚云惜来到地下秘室的门口,赤猿亚龙又嗡声嗡气地说了一句。

    楚云惜的心不免提了起来,问道:“这门后有什么?”

    赤猿亚龙道:“你去开门看看就知道了。”

    楚云惜走上前去试着推了几次门,门却都没有反应,好象已经被(禁jìn)锢在墙上了一般。可是,看这门上没有半分法力波动。又不象是有什么(禁jìn)制存在。

    微一沉吟,楚云惜祭出雌冰剑,朝门上轰击过去。

    轰!

    一声巨响响起。那门上却是诡异地闪过一道一道古怪的符纹。

    “符纹四壁!”楚云惜脱口惊呼,但很快又醒悟过来。

    这扇门虽然和符纹四壁一样,一经承受法能攻击就会显现出诡异的符纹,但上面的符纹却是与符纹四壁上显示的符纹有诸多差异。

    楚云惜虽然对天地大道符纹还没到精研的程度,但也知道这些符纹所具备的法能并非幻术法能。这一点,从它们闪现之时所透出的法能气息就可以判断。

    楚云惜惊道:“这扇门被天地大道符纹(禁jìn)锢,如何才能打开?”说完,她忽地又想起了什么,问道:“赤猿,这门上有天地大道符纹隔绝。你如何知道门后是地下室?”

    赤猿亚龙道:“这些天地大道符纹刻录得粗陋无比,是以并不能完全隔绝我的神识。以你现在对天地大道符纹的领悟,我想。只要好好参悟一下,应该就能找到打开这扇门的方法。”

    粗陋无比?楚云惜暗中撇了下嘴,心道:“我怎么没感觉到它们粗陋无比呢?”

    实话实说,其实楚云惜刻录的天地大道符纹还不如这门上的精细呢。只不过,赤猿亚龙不会说出来打击她就是了。

    楚云惜试着换成雷系的五帝寂灭印,催动着它去攻击那扇门。

    那扇门上再度漾起一道又一道的天地纹理,跟方才显示的一样。它并没有象符纹四壁那样,以不同的法力攻击会显露出不同的符纹。

    这符纹在门上显示约莫半刻左右就会散去。楚云惜仔细观摩,数次以法能攻击门,才将上面的符纹成功摹刻下来,开始仔细研究。

    “这些符纹,与我这些(日rì)子所主要参悟的符纹并非一系,但,天下殊途同归,所有的天地至理都可互为彼此印证,有着各种各样的联系,不知道这些符纹与我参悟的时间、生命等方面的符纹有着什么样的联系?”

    楚云惜一边研究,一边寻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神识中发现数股法能波动,正在往这边赶来。

    “云惜,我们都将整幢古堡探索完了,你怎么还在这里?”楚天河问道。

    楚云惜道:“你过来看。”

    楚天河立刻走过去,看她在地上摹刻的符纹。

    楚云惜道:“这是一种(禁jìn)制古符,你可能找出它的破解方法?”

    楚天河雪白的牙齿咬着下唇,盯着那些古符仔细看了起来。

    楚湘君好奇地猜测说道:“云惜,这就是你当初所说的天地大道符纹么?”

    楚云惜道:“不错。不过,这是此间古堡的主人摹刻在这扇门上的,相对天然所形成的大道符纹,或者神者刻录下的天地大道符纹要简陋得多。”

    楚湘君沉吟起来。

    楚云惜看她模样,奇道:“湘君老祖,你好象……有什么心事。”

    楚湘君道:“云惜,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

    楚云惜见她脸色郑重,问道“什么事?”

    楚湘君道:“有一样东西,我应该早就交给你。不过……她有些心结,觉得无颜见到你这个女儿。”

    楚云惜心中咯噔一下,喃喃地道:“是我母亲,柳香飞!”

    楚湘君点了点头,神识探入储物手镯,取出一块魂石,递给了楚云惜,道:“她因为魂体羸弱,经常陷入沉睡,现下可能又睡去了。你既然掌握有可以加强天河灵体的神奇妙法,想必也能令你的母亲元神恢复如初。”

    楚云惜伸手接过魂石,一时百感交集。片刻过后,她神识探入柳柳在小水体内的洞府,问道:“柳柳,我几次与湘君老祖见面,你都没感觉到这块魂石在湘君老祖(身shēn)上么?”

    柳柳道:“这块魂石在储物手镯里放着,老奴确实无法感觉到王的气息。”

    楚云惜叹息一声。她觉得,柳柳肯定是事先得到了柳香飞的灵魂传音,所以故意压下这件事不提。不过,正如楚湘君所说,柳香飞有心结,觉得无颜面对自己,此事,她却是也不想怨怪柳香飞和柳柳。

    毕竟,柳香飞的女儿,早就灵魂散去,而她只是个外来户,是从另一个世界灵魂穿越过来的,不过是碰巧有天极神器,这才保住了这个混合元神不散。

    她将柳香飞所在的魂石暂时放于柳柳处,继续与楚天河一起研究起门上的符纹。

    好半晌过后,楚天河摇了摇头,掐着眉心,无奈道:“这些符纹怎么这么难啊,一点都不象‘面壁’里的符纹简单易懂。”

    所有的天地大道符纹都很难,好不好?没有谁会象你那么轻易就参悟了‘面壁’上的符纹。楚云惜好不羡慕嫉妒恨地剜了一眼楚天河,埋头继续研究符纹。

    楚笙等人也都好奇地走过来观看,可是,齐齐研究了半天,却是谁也无法理解分毫。

    赤猿亚龙调侃道:“唉,傻女,现在我才看出来,原来你的悟(性xìng)也不是那么低。他们看这些符纹,根本就是一头雾水,完全一点儿领悟都没有。”

    楚云惜无奈传音道:“他们的实力尚还有限,对大道的领悟力自然没有我高。这跟悟(性xìng)高低没有关系。”

    每个人都有一定的悟(性xìng),只不过是有的人偏向这方面,有的人偏向那方面,而且在不同的阶段也会有不同的领悟。

    楚湘君入化神期已久,虽然不象楚云惜那般突飞猛进,但终究是化神四层的大修士,是以,她在观摩许久之后,手指不自觉就在地面上划动起来,竟是已经开始学着摹刻这些符纹。

    楚天河就不必说了,他在修仙界的经历尚短,除了天赋导致他对“面壁”所述的幻术至理领悟极快之外,对于这些与幻术无关的符纹,他是半分也看不明白。

    所以,现在他已经跑到一边打座修炼去了。

    至于楚笙等四人,他们对于这种符纹的理解更是有限,也全都静默地等在一旁,或是休息,或是打座,只不过轮流充当守卫。

重要声明:小说《狐女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