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8 青袍怪客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醉饮桂花酒 书名:狐女仙途
    天元仙草,也是来自仙界的药材,实际上是一株约一人半高、花形似桃花的植株。其枝上面只生花,不生叶,据说要数万年才得一次花开。花瓣或入药、或煮茶皆可。

    这株天元仙草,只开了半边的花,另外大半边的花还都是花骨朵的状态。

    不过,最让楚云惜震惊,且一下子就把她的注意全都吸引过去的,并非是这株天元仙草,而是在这株仙草的花枝下方,竟然默然而立一人。

    此人(身shēn)材高大英(挺tǐng),一(身shēn)淡青色的广袖长袍,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楚云惜无法看清此人的真容。

    “啊!”乍一看到此人,楚云惜也不知是敌是友,亦不知对方实力几何,一声惊呼不自觉就从喉咙里窜出,直接一闪(身shēn)就进入了天莲地宫。

    会出现在这个异度空间里,这个人,只怕非同小可。或许,根本不是楚云惜能够望其项背的人物。

    因为紧张而喘着粗气,楚云惜惊问:“你们看到刚才那个人了吗?”

    “什么人?”赤猿亚龙纳闷地问。

    楚云惜越发地震惊,赤猿亚龙就算(肉ròu)眼看不到,但以他的强大神识,肯定也能有所发现吧。呃,不对,刚才在楚云惜头顶上飞过去的一个人影,赤猿亚龙就没发现。

    这么说……

    这个人,要么实力远远强过来赤猿亚龙,要么就是被天地大道符纹附体,隔绝了赤猿亚龙的神识查探。

    楚云惜再度望向天莲地宫外的那株天元仙草,却是发现自己刚才所见的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主人,你怎么了?”小球球问。

    楚云惜道:“小球球,你刚才就没看到那株天元仙草下面站着一个人吗?”

    小球球奇道:“哪有人,我怎么没看到?”见楚云惜脸色极为郑重,不似开玩笑,它不自觉地害怕起来,哆嗦了一下,道:“主……主人。你可不要吓我哦,我胆子小得很。”

    楚云惜就纳闷了,她真的看到了一个人,不是幻觉啊。

    “水月前辈,仙人前辈,你们看到了那个人吗?穿着青色长袍的那个。”楚云惜又不死心地问。

    水月仙子和养蛊仙人齐声说道:“没有。”

    楚云惜脸色更白了,最后不得已,神识探入珍珠形的空间法宝之内,询问道:“仙帝前辈,您刚才可否注意到外面的天元仙草?那仙草下面是不是出现过一个人?”

    仙帝沉默片刻。道:“没有。”

    楚云惜道:“真的没有吗?可是……可是。我真的有看到……”

    仙帝道:“在这里出现的人……只怕不是那么简单。赶紧找到望月仙草,然后再打算其他。”

    看来,他也觉出此地非常怪异了。

    楚云惜鼓起勇气,一闪(身shēn)出了天莲地宫。直接将那株天元仙草周围数米方圆的地面全部抛开,没有破坏天元仙草的根系,将它就这么送进了天极神器。

    小球球又道:“主人,前面不过几十丈就有龙心草,我们要不要去采摘一些来?”

    龙心草啊,楚云惜听得顿时心中大动,这可是现在的修仙界已经绝迹的灵药,和紫灵晶一样需要浓厚的灵气才能孕育出的灵物。

    “不去了。”楚云惜狠下心道,打算直接找到望月仙草后就迅速离开。

    翠花忍不住提醒道:“你真的不去么?龙心草是一种极为稀有的灵药。能够生成它的土壤,除灵气鼎盛之外,肯定还埋骨了许多大能者的(肉ròu)(身shēn)。

    以此为肥,才有可能生成龙心草。所以,在龙心草周围很可能伴生出神骨源精。那可是为楚天河凝具(肉ròu)(身shēn)所差的最后一种宝物。”

    楚云惜一听顿时(身shēn)心一震。犹豫片刻。她银牙一咬,既然来了,总不能因为畏惧未知的危险而令到手边的灵药流失;最主要的是,那神骨源精她可是费尽千辛万苦都不曾打探到半点消息的宝物啊。

    在当今的修仙界,神骨源精只怕早就绝迹已久,如今刚刚有点希望寻到此物,她怎么能够放弃?此宝可以关系到弟弟楚天河重塑(肉ròu)(身shēn)的大事。

    她本来转(身shēn)都要走了,此时复又朝小球球指出的龙心草所在之地奔去。一路上她行进得极为小心谨慎,却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不过片刻,她就看到了小球球口中所说的龙心草。

    这是一种结满红色心形果实的灵株,草茎和草叶都极为纤细,果实最大的直径也不过五毫米,给人的感觉就好象风一吹这株灵草就会飞走似的。

    事实上,这株龙心草真的唰的一下就随风而走了。

    灵药已经成精。楚云惜采摘灵药无数,自然知道有些年深(日rì)久的灵药成精后自己会跑。

    她一早就用神识锁定了这株龙心草,此时便追踪而去,长袖甩出,一下子就将这株(欲yù)要逃离的龙心草裹携住,送进天极神器。

    她转(身shēn)想要回到龙心草方才的生长之地,希望能够找到神骨源精。蓦地,她顿住了(身shēn)形。

    她不经意抬头间,居然看到高空之中,众多的龙气正在围攻一个(身shēn)穿淡青色广袖长袍的男子。

    “是刚才那个人。”楚云惜险些脱口惊叫出来,不过一颗心突兀地跳到了嗓子眼,将她的喉咙堵住一般,让她发不出声音。

    “是刚才那个人,这个人真实存在,刚才我看到的不是幻觉。”楚云惜神识传音天莲地宫。

    “我看不到有人啊!”赤猿亚龙纳闷地道。

    楚云惜听罢(身shēn)心大骇,忽又发现高空中那个男子并非简单地被龙气围攻。

    “他手里拿着一把小刀?不对,那是一只类似刀的笔……”楚云惜心中一动,“他好象正在龙气(身shēn)上刻录着什么……”

    这片地域已经深处这片异度空间,此处上空的龙气远较楚云惜方才所在的那片地域上空的龙气庞大得多。每一条龙气,都足有近百丈长,粗也有数十丈,咆哮着移动时,都可笼罩半边天空。

    而那个(身shēn)材高大的淡青长袍男子此时傲立九天之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楚云惜亦觉得此人的(身shēn)影异常高大。他虽然站在九万里的高空,可是他的一举一动,楚云惜却都能清楚地看到。

    他手中那件似刀又似笔的宝物在龙气(身shēn)上不停地点点画画,分明是在刻录着什么东西。

    不由自主地,楚云惜就瞪大了眼睛,想将那人刻录在龙气(身shēn)上的纹理看个清楚。

    “这道纹络好似蝌蚪……这个好象大河奔流……啊,这个好似闪电霹雷……”

    楚云惜看得分外的仔细,将那人的一笔一划都深深刻印在自己的心里。

    “等一下……我怎么突然感觉这个(情qíng)景无比熟悉?好象,它曾经在我生命里的某个时段出现过……”

    楚云惜脑中闪过这个稀奇的念头,但此时此刻,她根本没有心思去注意这一点,而是全(身shēn)心地在注视高空中的那个青袍人在龙气(身shēn)上刻录下的纹理。

    “这个好象我过去所见过的草书……这一笔倒似是古代篆文……天啊,这道纹理好似四四方方一块印……这个象什么?戟……这个是刀吧,这个是芒……”

    不知不觉,楚云惜的手就跟着那个青袍人的动作舞动起来,在虚空中摩刻起那个青袍人的一笔一划。

    慢慢地,她的指尖上开始带上一丝的法能,法能流出,在虚空中流下淡蓝色的残影,却是她在无知觉的(情qíng)况下启动了十指剑。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楚云惜(胸xiōng)怀中无意识地涌动出莫名的念头,纤纤十指在虚空中留下一道又一道古怪的蓝色残影,十指剑发出噼叭的怪响,好似要爆破虚空。

    嗷……

    楚云惜听到龙吟之声,(身shēn)心一震,莫名有欢喜涌上心头。她看到有一条巨龙腾云而去,龙(身shēn)上有强大的法能流动,一条条刻痕尚未淡去,清晰地显映出来。

    “旷古有绝响,虚空留残音。我(欲yù)相随去,飘渺已无踪。”

    楚云惜脑海中又莫名地涌出一个念头,她此时不及细想,只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高空中那个青袍人每一个细微的动作。

    她的十指剑滋啦啦的,好似有无数电蛇迸(射shè)而出,可是她丝毫不觉,双手仍在不停摩刻着那个人的笔划。而在她的十指剑所划过的轨迹之上,已经带上了一种奇特的法能。

    这种法能,似风似雾,似雷似雨,似有(阴yīn)阳之气相摩相合,又似有四象八卦相推相((荡dàng)dàng)……慢慢地,在楚云惜周围的虚空中汇聚成一股法能之墙,将她整个包裹其中。

    “喂,楚云惜,你怎么了?快清醒一下。”

    “你疯了么?到底在干什么?”

    “丑女,到底怎么回事?你到底看了什么?”

    楚云惜忽地听到赤猿亚龙、仙帝和翠花等人的连声呼叫,悚然一惊,(身shēn)心震了一下,从刚才那种古怪的状态中苏醒过来。

    而她方才勾勒出的符纹所凝成的法能之墙,如同梦幻泡影一般倏忽散去。

    她感觉到指尖生疼,低头看时,却见指尖鲜血直流,不由得骇然。

重要声明:小说《狐女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