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9 伴生木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醉饮桂花酒 书名:狐女仙途
    顿了一下,永宁又道:“不过,我担心他是怀疑那只七阶大妖与你有染,这才如此诳你,将你暂时留居在此;而他则跑去找他的父亲、母亲和兄长那几个七阶蛮神,回来直接杀你夺去雷母源根。”

    楚云惜嘴巴一歪,道:“他那么一说你就这么一听,还真信他有一大堆的七阶亲戚啊。如果他有一大堆的七阶亲戚,还不早就杀了那雷母夔兽,自己取来雷母源根,哪轮得着我得到此物?”

    永宁听罢瞬间沉默。

    楚云惜所言不差。若真如厉澜所说,他那些七阶的强者亲戚肯定已经替他斩杀了雷母夔兽,取来雷母源根助他淬体突破了,又岂会一直等到现在?

    而且,厉澜若真是有那些七阶的亲戚,也不必这么谨慎,还将楚云惜的几个伙伴骗来此处拘(禁jìn)起来,要挟楚云惜。

    翠花道:“你被雷母夔兽攻击的时候,那封天源几人都没说来帮忙,现在你何必顾忌他们的死活?”

    楚云惜道:“我虽然不必顾忌他们的死活,但,厉澜很可能真的能弄来几种我想要的东西,那可是关系到天河的(肉ròu)(身shēn)重塑,所以,还是先等等看吧。”

    楚云惜在这兴峰楼内等了数(日rì),厉澜才回归。

    楚云惜见他脸上喜气洋洋的,心中猜测他此去多半收获不小,口中问道:“厉道友,收获如何?”

    厉澜道:“楚道友,多你的福,我还真弄来两样你想要的东西。”

    楚云惜黛眉轻挑,问道:“哪两样东西?”

    厉澜道:“一种是魂木天然宝鼎,一种则是万年雷木根。”

    这两种,都是可用来给楚天河凝固元神的宝物。楚云惜一听顿时大喜过望。

    忽听厉澜又道:“可是楚道友,你我皆有龙族血脉,想必你该清楚这魂木天然宝鼎可是一种有助元神修炼的宝物。你用它凝固他人元神之后,还可以助自己修炼元神,我可是花了不匪的价钱才从一个蛮神族人那里兑换来的……”

    楚云惜(阴yīn)沉着脸道:“厉道友。讨价还价可以,可是,象你这样价钱谈完了又变挂,就不太好了。”

    厉澜好似没听到她的话,道:“楚道友已经是元婴大圆满的修为,想来也为自己突破化神而多有准备吧。”

    楚云惜道:“这与厉道友好象没甚干系。”

    厉澜道:“我这里有一块魂木天然宝鼎的伴生木,若是道友你能拿出一块紫玉精晶或者一粒神元丹,我这块魂木天然宝鼎的伴生木就一并换与楚道友。”

    他这里话音刚落,楚云惜便听永宁神识传音道:“你先将那伴生木拿过来看一下再说。”

    赤猿亚龙亦道:“我可听说,魂木天然宝鼎的伴生木。有些是孕有灵物的呢。那可远比一块紫玉精晶或者一粒神元丹有价值得多。”

    楚云惜立刻开口对那厉澜道:“在下要先看一下厉道友口中的那块伴生木。”

    厉澜将他先前所说的伴生木拿了出来递给楚云惜。

    楚云惜接过来细看。不由得(身shēn)心一震。

    这块伴生木。形如一截普通的木根,也就拳头那般大小,只不过在木根的切口处透出古怪的纹理,好似这木根里封印了一只黄狗一般。呈现出诡异的狗状,而且狗的眼部还透出少许的光华,给人的感觉活灵活现的。

    天纵忍不住叹道:“啧,魂木天然宝鼎的伴生木也这般神奇。”

    楚云惜奇道:“这伴生木这个模样,是孕有狗灵吗?”

    永宁道:“很可能是昔(日rì)有一个犬类大妖在那魂木天然宝鼎旁陨落,而导致这大妖灵体孕入伴生木之中。”

    楚云惜道:“这也太巧了吧,一个大妖会陨落在魂木天然宝鼎旁?”

    永宁道:“你以为这魂木天然宝鼎是怎样形成的?正因为它吞噬了大量的魂魄、元神,最后才自然而成神鼎,并且惧有凝固元神之功效。

    不过。魂木天然宝鼎凝成后就不会再吞噬元神,那孕育此鼎的魂木继续吞引的元神就会融入它其他的根茎之上,从而产生伴生木。”

    楚云惜听得有些迷糊,不过,总归这种孕育灵物的伴生木和魂木天然宝鼎一样。都是宝贝就是了。她问道:“这种伴生木有何用途?”

    永宁道:“它可助你真正炼化魂木天然宝鼎。”

    翠花则道:“你可用它作为助力,用邪魄精魂来分裂出第三个元神。”

    楚云惜听得一震,听起来这玩意儿还真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她问厉澜道:“厉道友,这伴生木虽然不如魂木天然宝鼎的用处大,但,也是不可多得的宝物,你却用它来与我交换……”

    她迟疑着没说下去,但言下之意已经非常明显了:有这么好的宝贝你不自己留着,反倒要跟我兑换东西,是不是想故意(套tào)我的话,看我(身shēn)上有没有什么你所需的宝物啊?

    厉澜道:“楚道友不必瞎疑心。这伴生木虽然用处极大,但只有和魂木天然宝鼎在一起才有用,不然就是寻到上好的精魂类宝物。

    魂木天然宝鼎兑换你的雷母源根了,精魂类宝物更是影都没有,我留着这件东西,倒不如用它来兑换点能够助我突破七阶的宝物。他(日rì)我突破七阶,未必不能寻到比这还要好的宝物。”

    这个厉澜,别看是个蛮神,但想问题却通透得很。楚云惜点了点头,道:“厉道友,你若是真心实意地与我交易,我又岂会让你吃亏?你把那魂木天然宝鼎和万年雷木根拿出来吧,我将雷母源根给你。至于你这块伴生木,我可以拿一枚神元丹外加一块紫玉精晶交换。”

    厉澜一听大喜过望,道:“你说得可是真的?不会是诳我吧。你们修士可没这么好说话的。”

    楚云惜白了他一眼,哼道:“你若是不信,我也可以只拿紫玉精晶与你交易。”

    “我怎么能不信呢?”蛮神厉澜可不是真蛮,心眼儿多着呢,忙道,“我这不是惊喜过度么。嘿嘿,这是你要的东西,给……”

    他将魂木天然宝鼎和万年雷木根也拿了出来,正要和那伴生木一起递给楚云惜,忽又警觉起来,将双手缩了回来,带着几分谨慎地道:“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楚云惜无奈哧笑道:“你还怕我哄你啊!”

    说着,她已经拿出了那块雷母源根,还有答应厉澜的紫玉精晶和神元丹。

    楚云惜以灵力裹着这三样东西送到厉澜面前,厉澜也依法将他手中的三样宝物以灵力裹携着送了过来。

    楚云惜伸手接过,先将伴生木收起,再仔细研究起那魂木天然宝鼎和万年雷木根。

    这万年雷木根乃是专为雷灵根修士巩固元神之用,象蛮神这一种族就算得到也是没什么用处,是以都会专门用来与修士兑换其他物品。

    厉澜的这个万年雷木根,形如虬枝,呈现蓝色,枝内偶见有蓝色电流闪烁。

    再看那魂木天然宝鼎,呈现方形,青木色,不过五寸见方,四足两耳,上有古怪的天然纹理,好似树结,但又与树结不同,一道一道好似用古涩符纹勾勒而成,几(欲yù)飞离此鼎。

    那厉澜已经检查好楚云惜递过去的东西,喜滋滋地将之收起,又道:“楚道友,你可知道这魂木天然宝鼎的炼化之法?如果不知,我可以传授于你,不过……”

    “呃,厉道友,多谢你的好意,这宝鼎的炼化方法,在下已经略知一二。”楚云惜道。永宁和翠花都知道此鼎的炼化方法,所以,她可没必要请教这个厉澜。再说,从厉澜这里得到的方法未必会比永宁和翠花的方法好。

    厉澜一听明显有些失望。这女修明显(身shēn)家丰厚,他还想跟这女修再兑换一些宝物的说。

    楚云惜道:“厉道友,咱们交易达成,你是不是可以放了我那几个伙伴?我们该离去了。”

    这里既然还有诸多蛮神聚居,她可不想再探下去了。免得碰上厉澜口中提起的七阶蛮神,那可相当麻烦得紧。

    厉澜道:“这里还有许多蛮神居住,不乏(身shēn)怀古宝者,你不想去拜访一下吗?或许会另有收获。”

    “不想。”楚云惜回答得相当干脆。她算是看出来了,厉澜这是觉得在她(身shēn)上还有油水可捞,所以不想让她这么快就离去。

    可是,她却觉得这些蛮神不好相与,尤其这里是人家的地盘,她可不想在这里久留。

    翠花哼道:“你看你,没事充什么冤大头?人家只要神元丹或紫玉精晶中的一种,你却把两样都双手奉上,这下让人知道你是富婆,被人缠上了吧。”

    楚云惜不理它,只是静默地等着厉澜的回答。她之所以给厉澜神元丹和紫玉精晶,不过是觉得伴生木值这个价钱。同时,她也很想看看,这个厉澜知道自己(身shēn)上宝物众多之后到底会怎么做?

    如果对方打着杀人夺宝的主意,她可不会手软。

    “哦,那好吧。”厉澜悻悻地道,“楚道友你稍等一会儿,我这就去接你的几个朋友来这里。”

重要声明:小说《狐女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