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 刑罚者追来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醉饮桂花酒 书名:狐女仙途
    如月一听脸色变得很是难看,道:师兄,她一个开光期的小修士,你让她叫你‘陈大哥’,这不太合适吧。

    这个小女修修为不咋地,还半点不把她这种六阶大能鬼修放在眼里;再者,邪魄谷从来就只有她一个女修,可是自从这个云楚出现之后,邪魄谷上上下下都开始关注起云楚来,甚至在云楚昏迷期间连师父都亲自为云楚查看伤势。

    如果,云楚是个元婴女真君,她或许还能忍受,可是云楚明明只是一个开光期的女修啊,长相也很普通,没有半分吸引人的地方不说,还连起码的规矩都不懂,凭什么要抢尽她的风头?

    从一开始,她就看这个云楚极不顺眼。要不是怕师父怪罪,她早就会教训一下这个小女修了。

    如今听师兄说,居然让云楚唤他陈大哥,明显是要给云楚依傍的意思,那这个云楚还不得反了天去?

    柳天江道:峰儿,你来御使追月神舟吧。

    是。陈峰来不及回答如月,立刻恭敬应道,甩手抛出追月神舟,一边拉起楚云惜,云楚,我带你上去。言毕就这般拉着楚云惜御风而起。

    柳天江和如月也一起御风,跃上了追月神舟。

    柳天江沉声问道:云楚,你先前遇到峰儿时,可曾看到过什么其他的人?

    楚云惜心头一突,这个柳天江让她一起跟着来敢是有话要问她。看他这意思,柳天江是想找出那个御使控尸兽救下陈峰的人。这点倒也可以理解,那只控尸兽毕竟曾经参与过柳天江与敏焕、董林二人的战斗。

    她摇了摇头,道:并没看到其他人,只有陈大哥一个人昏迷在那里。

    柳天江沉吟着点了下头,突然说道:我方才仔细探查过,那里确实没有其他人的气息。

    楚云惜听得又是心头一突。柳天江这话……她听着怎么总感觉话里有话呢?

    ……确实没有其他人的气息……这意思是不是说,除了小豹子和楚云惜的气息,柳天江根本没感觉出另有他人在那片林子里待过?这可不可以说,柳天江已经知道,除了楚云惜和小豹子之外,根本就没有陈峰所以为的那个前辈?

    楚云惜心头突突跳了两下就恢复了平静。就算柳天江知道了实那又如何,她楚云惜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看柳天江这人的格。倒也不会干下那种因楚云惜修为低就将她杀了夺去控尸兽的事。

    当然。楚云惜想是这么想,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她还是不由自主地提防起来。小水和小火都贴为她防护着,如果柳天江他们这种六阶鬼修突然出手。以小水和小火的实力也能及时防御。

    陈峰此时不由得无奈叹道:可惜那位控制控尸兽的前辈走了,不然,应该向他讨要一些七虫毒草的解药。

    楚云惜奇道:怎么,还有人中毒么?

    陈峰道:是啊,谷里的人大部分都中了这种毒。

    不用问楚云惜也能猜到,肯定是火鬼门为了迫柳天江师徒交出那所谓的邪魄精魂,所以对整个邪魄谷下了毒。

    楚云惜忙问:那,那个李灯……

    陈峰点点头,道:他也中了毒。师父研制出的解药。要一个月才能肃清上的毒。那时,象李灯这种只有三阶修为的小辈,功体只怕已被毒毒伤害得很,要恢复说不定都得十年八年。

    楚云惜沉吟道:我旧时曾经学过一些药理丹技,若是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帮忙看看李灯他们……

    如月哼道:你一个开光期的后辈,又能做什么?就连我师父也只是研制出这种一个月才能肃清毒素的药,这已经很了不起啦。

    楚云惜听罢不再言语,沉默了下来。

    追月神舟径直驰到暮霞城一片外租洞府的上空,楚云惜清楚地感觉到这片洞府被一个强大的法阵保护着,无法探到法阵内部的况。

    但是,追月神舟却轻易驶进了这个法阵。看来,这里就是先前如月所说的,柳天江用法阵保护的那片洞府了。

    穿过法阵结界后,陈峰就将追月神舟停稳,待柳天江和如月跃下舟去,他就拉着楚云惜一起下了神舟,将船收起,一边又与她说道:邪魄谷提前一个月就包下了这个洞府群,里面尚有不少空余的洞府,你自己挑一间去吧。

    楚云惜点了下头,就朝那些空余的洞府走去。住上鬼修的洞府外面都有聚气阵和防护法阵,那些没有法阵的,自然就是空余洞府。

    楚云惜虽然表面上是去挑选洞府,实际上神识却已经挨个洞府探了过去。她倒不是想探谁的**,只是想知道一下邪魄谷众鬼现在中毒的具体况。

    这一探可着实吓了一跳,这些洞府里面的鬼修大多都跟她先前刚刚遇到陈峰时的况相似,满脸乌黑发青,嘴唇紫黑。甚至有些更严重,从耳朵、眼睛、鼻孔里不时地往外流出黑色的脓液。

    这些鬼修中毒已深,再不施救只怕旦夕就要没命。翠花在天极神器内悠然说道,这个柳天江研制的解药,清除毒素的效果明显不怎么样嘛。

    天纵道:废话,你没听那个如月和陈峰都说,柳天江的解药要一个月才能肃清毒素么?不过,我看这里面有许多鬼修根本就不过毒素肃清就得玩儿完。

    楚云惜心中沉吟起来。那个李灯也在中毒者之列,而且中毒还深的样子。李灯于她,虽然只是算萍水相逢,但,鬼道城里的诸多事若是没有李灯相告,只怕对这里的许多事她还在懵懂之中。

    楚云惜觉得,李灯这副模样,她明明能够出手相救。但若袖手旁观,那她岂不是太无了。

    她随便选了一个无人的洞府,在洞外摆起聚灵阵和五行阵。

    她这里刚刚要关起门来大量炼制解毒丹,忽地就听头顶传来一人怒喝:贪得无厌者,出来受死!接着,便听轰的一声巨响,竟是有人在轰击柳天江设置的法阵。

    楚云惜立时眉头突突跳了两下,这个刑罚者,还真是魂不散啊。

    楚云惜无奈,只得出了洞府,见柳天江师徒三人正在仰头望着空中,那里被人轰击的地方正在不停地泛起一道道似水晕似的光纹。

    出了什么事?楚云惜明知故问。

    陈峰解释道:是道宗新来的一个大修士,不知道咱们邪魄谷哪里得罪他了,竟然跑来攻击咱们的法阵。你放心,师父的这个法阵相当厉害,就算化神大修士前来,也不一定能攻破。

    原来那个刑罚者被道宗拉拢去了。楚云惜心道。

    柳天江眸中光芒闪烁,微不可察地在楚云惜上一掠而过。

    楚云惜神识较之柳天江丝毫不弱,因此这一掠而过仍旧被她发现,心里顿时又是咯噔一下。这个柳天江心思慎密,着实了得,他该不会猜出刑罚者是追击她而来吧。

    柳天江沉默着转回了自己的洞府。

    如月道:师父,就任由道宗的修士这么攻击咱们的法阵么?

    陈峰道:那个大修士是元婴大圆满期,咱们师徒三人加在一起都不是他的对手。何况,咱们眼下应该最先处理的,是弟子们的毒患。反正他也攻不破这个法阵,理他作什么?

    说完,他也回了自己的洞府。

    师徒俩都启动了洞府外的法阵,炼制解药去了。

    如月瞪视着楚云惜一会儿,见楚云惜也要回洞府的样子,立刻上前一步拦住了她,冷笑道:小辈,你应该知道那个道宗修士为何要攻击我们的法阵吧?

    楚云惜眸中光华明灭,面无表地道:如月小姐的意思是……

    如月道:他可是在你来了之后就紧跟着来到这里。他口中的‘贪得无厌者’该不会是你吧。你偷了人家什么东西?

    她说着一双好看的凤眼在楚云惜上来回打量,甚至连六阶鬼修的威压都释放了出来。

    楚云惜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假装被威压压得喘不过气,故意浑颤抖起来。

    如月哼道:就你这点能为,想要去偷大能修士,还真是天大的笑话。

    话音未落,她忽地感觉到陈峰那个洞府的法阵动了一下,立刻收起威压,转回自己的洞府去了。

    陈峰打开洞府的门,转头看了一眼离去的如月背影,对楚云惜道:云楚,你别怪她。在修仙界中,以实力为尊,她实力强过你太多,难免会在你面前有些骄纵。现在时间紧迫,等解了弟子们上的毒患,我再与你细细讲解一下修仙界里的各种规矩,你且先回洞府休息吧。

    楚云惜默然地点了下头,回了自己的洞府。在炼丹室外摆起流光幻阵,隔绝外界的一切神识查探,随即开始大量炼制解毒丹。

    就算炼制出了这些解毒丹,你又怎么交给柳天江他们?小豹子在一旁看着,忍不住问。

    〖∷更新快∷∷纯文字∷〗

重要声明:小说《狐女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