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6 太阴险太能算计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醉饮桂花酒 书名:狐女仙途
    陆明暄哼道:“你想为我的奴我的婢还不够格,老实地做你的器灵吧。”

    那翠花听到这里却是一震,接着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道:“很好,既然你这么大方,那本小姐也很愿意退一步,说说看,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个白痴女人……”

    它正指着楚云惜大叫,却被陆明暄的鞋底子踩到腮帮上,后面的“女人”两个字就变了调。

    “白痴女人是你叫的么?”陆明暄森森地道,抬头看了一眼楚云惜,又颇为无奈地道:“虽然她的确白痴的。”

    楚云惜冲他眨巴两下眼睛,遂噘着嘴巴埋下头去,好吧,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很白痴。

    且慢!楚云惜忽地又想到了一事,陆明暄怎么可能变得这么强大?他不怕冰泉雾和天极雷火,甚至还下了冰泉,出来后根本没半点异样不说,现在还把一直臭哼哼的翠花轻易就踏在脚下……

    “明暄,你……你怎么会这么厉害?”楚云惜喃喃地问,“你不是只有元婴后期么?怎么可能制住翠花?”

    翠花可是说过,别说修仙界了,就连仙界,能制住它的人都有限。

    “白痴啊你……”翠花抬起头来又要叫骂,却是被陆明暄一鞋底子又踏在腮帮子上,将它后面的话生生给踏了回去。

    陆明暄解释道:“这是我的元神,天极神器乃是神界灵器,在这里元神不会象在修仙界那样受到限制,所以。我的元神不但可以象在仙界那样凝成有实的**,也恢复到了它本的强度。”

    楚云惜歪着脑袋陷入了沉思。她的心渐渐从一连串的惊讶事件中抽离出来,恢复了平静,很快就将事的来龙去脉想明白了。

    她又问道:“可是,我还是不明白,翠花为什么要和那后印中的女人联起手来骗我?它为什么怕你知道这里的秘密?”

    陆明暄神秘地笑笑,道:“这个啊,等你以后就知道了。现在。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

    “什么事?”楚云惜纳闷地问。

    “走,到外面我再告诉你。”陆明暄迫不急待地飞离开了天极神器。

    楚云惜只得也跟着闪出了天极神器。

    翠花趴在地上,不停地用小猴拳捶打着地面,两条腿也乱蹬着,嘴里边哭连骂:“啊,这个男人太卑鄙了,刚才听到我提醒那个白痴女人。居然用他当年留下的元神印迹隔断了那白痴女人和自己元神的联系,让我的提醒再也无法传递出去。可恨那白痴女人居然一点儿都没发觉,啊,这人实在太卑鄙了!”

    凤尾天兰已经恢复成少年的模样,一脸冷漠地看着趴在地上耍赖的翠花,冷冷地出声说道:“他没有将你纳为他的奴婢,是不是就说明。他没有霸占这件天极神器、后土神宫合二为一的混合神器?”

    翠花抬起头来,撇着猴嘴,沉默不语。

    天纵却道:“那男人那么强大,边肯定有不少美貌又乖巧的奴婢,怎么可能还会看上这家伙?”

    话音未落,翠花那里挥手就掀起一道冰泉大浪,将天纵卷下水去。

    凤尾天兰无奈地抚额,道:“天纵,你的模样没长成,脑子怎么也没长成呢?我说得不是奴婢的事。而是混合神器的归属问题,难道你没听出来么?”

    翠花抱着肩,哼道:“那家伙不可能对这混合神器不感兴趣。反正那个白痴女人已经被他收拾得服服帖帖,早晚会被他杀了夺去这宝物的。”

    凤尾天兰怪异地看着翠花,说道:“就算他夺了这宝物,跟你做他的奴婢也不是一回事吧。”

    翠花道:“你知道什么?我已经感觉到那家伙上的东西,就是可以……”话未说完,这位“猴子小姐”又惯常地玩儿起了神秘。打住话头没有再说下去。

    楚云惜跟着陆明暄出了天极神器,好奇地问道:“明暄,你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做?”

    陆明暄的元神归位,也不答话。直接上来将楚云惜扑倒。

    楚云惜心里咯噔一下,脸立刻涨红起来,喃喃地唤道:“明暄……”

    陆明暄已经俯下头紧紧地吻在她的唇上,柔软湿润的舌立刻就毫无忌惮地窜了进去,与楚云惜的舌紧紧纠缠在一起来。

    楚云惜被他搞得连呼吸都急促起来,努力地推开他,郑重地看着他的脸,道:“明暄,你告诉我,真的没事了么?那个女人,我是说天极后印里的那个女人,真的被封印住了?无法再作怪了?不会在咱们两个……”

    “不会,你放心吧。我怎么可能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陆明暄说道,口中感觉分外干枯,重重地咽了口唾沫,一低头复又紧紧地吻住楚云惜。

    他的唇在楚云惜的额头、眉眼、鼻子、嘴唇上不停地亲吻,随即一下一下游移下来,一双大手已经迫不急待地撕去了楚云惜的法衣,露出她那绝美的体。

    目光落在那的双峰上一点点的樱桃红,他的一双眸子猛地一凝,体不由自主地一紧。陆明暄整张脸都几乎埋进楚云惜柔软的双峰之中,一连串的吻落在楚云惜体的每一个部位。

    楚云惜被他吻得浑滚烫,开始不老实的扭动起来。

    “啊……”陆明暄呻吟着,体用力一,进入到楚云惜的体里。

    楚云惜整个体震颤了一下,一下子就被心上了云端,体味到心被强烈抚的美妙滋味。

    一连十几个时辰,楚云惜都陆明暄紧紧纠缠着,体的空虚被他的粗大装满,终于,又一注滚烫灼从他的坚硬中喷而出,令楚云惜都感觉自己好似被这股灼从中间整个抛开了一般,让她不由自主地就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陆明暄这才满足地趴倒在她的上,停止了动作。

    “云惜,回去后我们就举办双修大典吧。”陆明暄道,起穿好了衣服,低头在楚云惜尚还绯红的脸颊上轻吻了一下。

    楚云惜点头“嗯”了一声,发现陆明暄正盯着自己目不转睛地看,她一张脸越发的红,赶紧抓来法衣盖在自己尚还露的躯体上。

    陆明暄呵呵笑了一声,走过来将那法衣夺去,却是一件一件,仔细地给楚云惜穿戴起来。穿戴好后,他将楚云惜揽入怀中,两个人就这样紧紧相拥,抱在一起,半天都没有什么动作。

    “啊,臭鸟,你不但杀了我众多的小辈,还杀了我族中两大强者,你记着,早晚有一天,本君会找上你的,一血今之仇。”

    流光幻阵外,传来先前那个鬼修领袖半是凄厉半是痛恨的嚎叫。

    楚云惜一震,这只老鬼先前被那变异凰鸟追着逃掉了,没想到过了一天多的时间又转了回来。

    陆明暄却仍旧抱着她,淡淡地道:“不用担心,那只老鬼实力不弱,他在六阶后期驻足的时间有些年头了;而那只凰鸟虽然变异,但只是刚刚突破六阶后期,要不是它吞服过武魂系的宝丹,现在肯定被那老鬼干掉好几回了。”

    “哦。”楚云惜应了一声,忽地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来看着陆明暄,道:“可我还是想不明白,你的元神那么强大,怎么可能会被那些鬼修拘去魂魄呢?”

    陆明暄剑眉挑动了一下,道:“其实,我的魂魄正在流光幻阵外面游,不巧碰上它们,结果就被它们拘个正着。”

    楚云惜忍不住呵呵笑道:“你的魂魄怎么这么不乖,没事跑到法阵外面游什么?结果被鬼修拘住,害得我牺牲了一枚上好的玉简。”

    陆明暄翻了个白眼,道:“得了吧,你那破玉简,两块下品灵石买的吧。虽然上了色做旧,可是,还是骗不过我这强大元神感知的。”

    楚云惜哼道:“你的元神那么强大,还看不住自己的魂魄,让魂魄没事跑出去遛达,偏偏还那么巧被路过的鬼修拘住,陆明暄,天底下还有比你再险再能算计的人吗?”

    陆明暄宠溺地刮了下她的小鼻头,嗔怪道:“你还敢说。这麻烦不是你惹得么?我载着你行到半路,就感觉有鬼修跟了上来。可是鬼修既然要幽冥鬼火碑,为什么早不动手呢?现在它们已经进了这个天缘境,又找上你做什么?我是为了帮你探出那些鬼修的目的,才冒险将自己的魂魄放出去的,你还怪我。”

    楚云惜鼓着小脸瞪视着他,道:“谁叫你不提前将这计划告诉我?害得我担惊受怕了半天。”

    陆明暄道:“你对我有点信心好不好?我是那么愚蠢没用的人么?就算别的东西保护不了,可是自己的魂魄那是最宝贝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弄丢了?”

    楚云惜不无后怕地道:“无论凡人还是修士,魂魄都很虚弱,就算你的元神强大,可是那被拘去的魂魄不也虚弱不堪一击么?到时,若真的被它们害得魂飞魄散怎么办?”

    陆明暄道:“放心吧,那只是我的一个魂魄虚影。我真正的魂魄根本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

重要声明:小说《狐女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