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5 水桑蚕猴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醉饮桂花酒 书名:狐女仙途
    好象在那双眸中孕育着人生至理、天理奥妙,只要能够读懂,就可窥视到真正的天道,从此遨游天地。

    陆明暄的目光只在楚云惜上停留了一瞬,便抬起头来看向了天极后印。

    他原本面无表的脸上突地绽放出笑意,顿时令周遭那些刚刚被他上那淡淡白雾滋养的灵植都摇晃起来,似乎也被他那绽放的笑意晃花了眼。

    楚云惜呆呆地看着他,一颗心里也不知是紧张还是担忧,或者是害怕,反正,她根本就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脑中一片空白。只是一双白玉般的小拳头紧握着,提防着那个天极后印。

    “天极后印……”陆明暄淡淡地道,“仙后,别来无恙!”

    仙后?楚云惜心中一突,原来天极后印里的那个女人居然就是陆明暄曾提起的那个仙后。

    楚云惜没听到天极后印里发出半点声音,不由得惊诧万分,也转过去仰头看向那挂在半空里的天极后印。

    直到现在她才琢磨出况不太对,那个女人不是说只要陆明暄一进入这里,她就要把陆明暄的元神击毁,让他彻底的灰飞烟灭,连转世重修的机会都没么?怎么陆明暄进入这里后,她连点声音都没出,好象根本不在这里似的?

    “别装了,我知道你在里面。”陆明暄哧笑道,突地举起一只手来,掌中喷吐出一股若有似无的紫色光晕,击在天极后印上。

    “啊……”天极后印里发出那个令楚云惜憎恶了不知多少年的女人声音。让楚云惜越发惊诧的是,这女人的叫声貌似是被痛苦折磨的惨叫。

    而那天极后印上。以前是只有蓝色的天极雷火闪烁,现在在蓝色的雷火当中竟还不时地有紫色光晕。

    楚云惜有些怔愣地问:“明……明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明暄伸出手来捏住她的脸蛋,眸中有脉脉深,语气却极淡淡地道:“没什么。我已经不再是那个任她宰割的孩童了。她也不再是那个不可一世的仙后,而只是一缕怨念而已,寄在天极后印里。

    这样倒好,我知道天极后印暂时还不能和天极神器真正的融合。所以就让她在那后印里一直待下去好了,直到你将天极神器真正炼化后,再把她揪出来打散。”

    楚云惜在意的根本不是这个。她指着天极后印,傻傻地道:“她……无法伤害你么?”

    陆明暄失声一笑,道:“她一个久不散去的怨念,就算能够靠着天极后印在你元神中的缘故,在你意识薄弱时占据你的体。但,离了你的体,她又能有什么大的作为?放心吧,我已经将她封印,她以后再也威胁不到你了。”

    “封印?”楚云惜仍旧傻呆呆地,脑筋真心转不过弯来。既然陆明暄一挥手就能将那女人封印在天极后印里,让她以后永远不能再作恶。那,那女人为什么还说……

    想到这里,楚云惜猛然一震。

    那个可恶的女人,肯定是怕陆明暄进入天极神器里,施法将她封印,所以才谎称只要陆明暄一进入此处,她就能将陆明暄击得魂飞魄散。

    “啊,我可真够傻的,居然对这可恶女人的话深信不疑,还一直努力地阻止陆明暄进入这里。”楚云惜在心里大吼。有一种想要撞墙的冲动。

    世人居然会有这么蠢的人,而这么蠢的人偏偏是她自己。

    且慢,翠花对天极神器和天极后印都了解非常,它难道不知道那个女人是在骗她吗?为什么不把真相告诉她?这么说,它和她早就联手了啊……

    楚云惜气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忽地又听陆明暄盯着冰泉对面那片黑暗的虚空,“咦”了一声,之后他便飞而起。向冰泉掠了过去。

    “明暄……”楚云惜大呼,吓得脸色惨白,那冰泉和天极雷火是她都无法完全征服的东西,相当的危险。陆明暄居然就这么冲过去,是不要命了不成?

    冰泉上方的寒气腾腾的飞起白色的云雾;而在高空里不停地闪下蓝色的电蛇,拐着诡异的弯,与冰泉寒气所形成的白色云雾交织在一起。

    陆明暄就这样消失在那云雾与雷电交织的世界。楚云惜甚至都没能探清,他是进入了冰泉后方的黑暗世界之中,还是在云雾与雷电交织的世界中消失了。

    忽听“哗”的一下,翠花从冰泉里飞出来。

    楚云惜一见它顿时怒火上涌,这家伙居然和天极后印里的那个可恶女人一起算计她,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可是,不待楚云惜张口怒斥,就见翠花用猴爪子指着她,毫无往小姐范儿地指着她破口大骂起来:“好你个白痴,到底还是让那个男人给算计了,这下好啦,他进了天极神器,看不把你碎尸万断,然后霸占这件……”

    它这里话未说完,冰泉后面却突地传来陆明暄的哈哈大笑,遂又说道:“果然如此!”

    翠花听得猴眼圆睁,也没那心再骂楚云惜了,立刻唰的一下就窜进了冰泉。

    楚云惜见云雾与雷电交织的那一方天地里,影影绰绰的,一道紫色影飞了回来。她的心中也不知是何感觉,只是看着那道紫色影,眸中溢满了深

    可是,让她脸色再度陡地一变的,那道紫色影根本就没飞回到她的边,而是哗的一下落到了冰泉里。

    “啊……”楚云惜惊呼一声,不由自主地就要跳到冰泉里去拉陆明暄上来,谁知一动之下才发现腰间缠着一个藤条,却是百草藤紧紧地拉住了她。

    百草藤一字一句地道:“他很厉害的,不怕冰泉水。”

    楚云惜根本无法相信它的话,可是,又听哗的一声水响,陆明暄已经从冰泉里钻了出来,一只手里提着天纵小包,一只手里则捏着一只金色的虫子。

    楚云惜的嘴张成个“o”型,彻底地呆傻了。

    “快放开老子,这臭虫的事,老子可没掺和。”天纵说话依旧臭得可以,不过言语之中却有象陆明暄服软讨饶的意思。

    陆明暄将天纵扔到地上,又捏着那金色虫子看了起来。

    “呜呜,你看什么看,老娘长得是俊,可是老娘绝不会象这个白痴女人那样被你迷倒的。”

    那金色虫子骂了出来,语气和翠花好不相象,不过,翠花一向自称小姐的,这虫子却自称老娘,它们俩有关系吗?

    楚云惜一头雾水,道:“明暄,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明暄这才将那虫子狠狠地摔在地上。那金色虫子噗的一下就变成了翠花,正要爬起来时却被陆明暄脚踏在背上,又趴了下去。

    陆明暄道:“这臭虫应该是一种名为水桑蚕猴的神界灵兽,在水中时就变成虫子,离开水后就变成猴。它们都非常喜欢吃水系灵植……”说完看了一眼旁边的天纵,很有一种“你们根本就是在狼狈为”的意味。

    天纵小脸上挂着无比郁闷,道:“老子只是让它顺便剃剃毛,好规整一些,这个你也管?”

    楚云惜道:“可是,我搞不明白,它为什么会和天极后印里的那个女人一起骗我?”她的脸色有些黯然,被人欺骗的感觉不好,尤其是被自己信任的人欺骗,感觉就更加不好了。

    翠花叫道:“白痴,我是怕你被这个男人骗得小命都没了……哎哟!”

    陆明暄听到它的话立刻脚下加劲,重重地踏在它的背上,让它疼得大声呻吟起来。

    陆明暄道:“别听它的,它是怕我进来后发现这里的秘密。哼,它根本就不是天极神器的器灵,而是另一件神器后土神宫的器灵。”

    楚云惜一听大为惊奇,瞠目结舌地一时说不出话来。

    陆明暄那里却拿出一个储物袋递了过来,道:“给你,我刚才在那边替你装了一袋子的神土,将这些土泼洒到这片灵植田里,可以达到一千年之功。”

    楚云惜已经被一连串的事件惊得出离呆傻了,只是本能地伸出手来接过了那个储物袋,一时间都没能想到“一千年之功”意味着什么。

    翠花狡辩起来:“不错,本小姐的确是后土神宫的器灵,那又怎样?前代主人是怕有朝一天极神器的器灵发疯,所以才将后土神宫与天极神器结合,让本小姐在这里镇着那个什么神子天极。”

    楚云惜震了一下,忽地恍然大悟地指着冰泉对面的那个黑暗世界:“难道说那里是……”

    陆明暄点了点头,道:“不错,那里就是后土神宫,不过,因为你的实力不够,还无法将这个混合神器真正的开辟出来,所以还无法看到那个后土神宫。”

    翠花又叫嚣起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要杀要刮,悉听尊便,想让本小姐为奴为婢,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凤尾天兰躲在远处,刚才一瞧见陆明暄进入了这里,它就知道不好,所以远远地躲了开来。而且还很明智地化出了本体,没有以俊美少年的面目出现在陆明暄眼前。

    此时,它的长长叶子摆动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被翠花的话给雷到了。

重要声明:小说《狐女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