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 三次剑击近攻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醉饮桂花酒 书名:狐女仙途
    曾经见识过陆明暄手段的**真君立时警惕起来,却是再度催动那枚攻击佛珠,朝千智真君攻了过去。眼下这几人中,处理掉一个他就少一分压力。

    蓦地,这正盘算一击杀掉千智真君的**真君一个瑟缩,整个形化成疾电,唰的一下就朝旁边掠了开去,因为突然发力都难以及时收力,体轰的一声撞到了洞壁之上,将洞壁击出一个大洞。

    而他先前攻向千智真君的佛珠却是突地转向,攻向他先前所站立之地。

    但那里光影一闪,下一瞬,陆明暄已经回到了千智真君的侧,手中长剑指着**真君,眸中战意腾腾。而他上长袍猎猎,乃是刚才他的速度太快,带起的劲风竟然一时难以消散。

    “可恶!”**真君咒了一句,似乎对一个后辈得自己如此狼狈而震怒,化残影,竟是直袭陆明暄,而先前那枚攻击佛珠就悬在半空,嗡嗡叫着旋转不停,强大的佛门圣光随着它每一次的旋转而往外发散的越来越盛。

    千智真君处战局,被那圣光照得脸色发白。虽同是佛门中人,但他也必须耗费很大的精力来顶住这种圣光对意志的侵蚀,搞不好就会被这圣光同化掉。

    眼见**真君化成一道残影袭向陆明暄,楚云惜虽然对陆明暄很有信心,可一颗心还是不由自主地提到嗓子眼,心意一动,立时就把一颗魔导石拿在手里,随时准备着朝**真君扔过去。

    陆明暄却是再度从原地消失,下一刻,诡异地出现在**真君的后,举剑轰向**真君的后颈。

    可是,那**真君已经达到元后修为。陆明暄只有结丹中期,实力上差着何止一点半点。眼瞅着那把冰蓝之剑就要袭到**真君,**真君的后颈处却是突兀地再现一道强大的圣光。

    这道金黄圣光骤然出现,而且此时陆明暄离**真君的后颈甚近,他的剑又去攻向**真君的后颈,圣光瞬间就化成有如实质的无数利刃,朝他手中那把冰蓝之剑迎上,还有一大部分是绕过这冰蓝之剑袭向陆明暄本人的。

    楚云惜一见不自觉瞪大了眼睛,紧张得一颗心噔噔地剧烈跳动起来。

    千智真君那里是亦是惊出了一冷汗。

    离得这么近,陆明暄想躲哪里还来得及?而**真君现在具备元后的实力。陆明暄却只是结丹中期,两者实力相差太远,陆明暄根本就不可能扛得住**真君这一击。

    却见陆明暄长剑立起。冰蓝剑上骤现一道道诡异的冰蓝剑光,好似万道冰刃突现,与那圣光轰然撞击在一处。正如众人先前所料,陆明暄根本就抵抗不了**真君这一次重击,虽借冰蓝剑光抵得对方那佛门圣光一时。整个体却被圣光余力击得向后抛飞出数十丈。

    千智真君此时亦已祭出一枚佛珠,几道法诀打在上面,便见那佛珠有如神助,迅速吐出一道道神圣的光芒。最令人惊诧的是,这些有形光芒上居然还挂着奇特的符纹,好似有得道高僧曾经在这些光芒上刻录上经文一般。

    这些带符纹的芒刃瓢泊大雨似的朝**真君轰去。

    **真君冷哼了一声。他的那枚佛珠在半空里震了一下,随即吐出一道道圣光之墙,最让楚云惜和孟华胥目瞪口呆的是。这圣光之墙上亦是带着诡异的符纹,甚至楚云惜还看到这些符纹着夹杂着“卍”字结印。

    千智真君的符纹芒刃与这道圣光之墙撞击在一处,符纹芒刃顿时化成点点金光飞散;而圣光之墙却稳立当地,丝毫未动。

    而此时此刻,先前被抛飞出去的陆明暄在形立定之后。一刻不停地再度唰的一下从原地消失,下一瞬便出现在**真君的侧。手中冰蓝之剑轰击向**真君的颈项。

    楚云惜发现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不自觉就替他担心起来。见他又再攻向**真君的颈部,忽地若有所悟,刚明白陆明暄这次为什么会转而选择剑击近攻,而非象对付广平真君那般与自己配合实施远攻,然后用鼻丘偷袭。

    这**真君被巨龙残魂夺舍已经有些天了,而且残魂对**的体还进了一定的改造。巨龙强大,神通惊人,周上下唯一的弱点就是颈部。这点倒是和蛇、蛟的要害在七寸颇有类似。

    当初那广平真君虽然被巨龙残魂夺舍,但那个残魂尚未融合广平的**,使得广平真君的与巨龙的特点还差得远,所以,其周防御也远不如此时的**真君强大。

    因为多的融合,**真君此时的强度,只怕是今非昔比,想要突破他的防御,就只有从他的弱点入手,也就是他的颈部。

    可是,这个**真君较之陆明暄和千智真君实力强过太多,如果用远攻,只怕法术攻到**真君时他早就准备好了防御,尤其是对自己的要害颈部肯定会多加一层的保护。

    如此,想要攻破**真君的要害,就只有通过近攻,在**真君根本未来得及防御时就结实地给他一击,这样才有可能令他落败。

    楚云惜目光落在那再次以诡异的瞬遁之术闪到**真君侧的陆明暄,便见他的手中剑将要击中**真君的颈部时,那胖和尚的颈部居然再度暴起万道金色圣光,迎上陆明暄的冰蓝之剑。

    冰蓝之剑上无形剑气迸发,与金色圣光撞击在一起,陆明暄再度被抛飞出去,这一次甚至从他口中喷出一注鲜血,在空中形成长长的抛物线。

    见到这一幕,孟华胥皱起眉头,手摸上储物袋,转头看了看楚云惜,但见她眉头紧锁,看着那抛飞出去口吐鲜血的目光透着焦急与心疼,他的心不自觉落到谷底。

    看楚云惜这样子,分明是对陆明暄已经根深种,他要不要出手去帮忙呢?可是,以他的实力又怎么可能是一个元婴真君的对手?难道要动用那个?

    千智真君已经再度激发那枚佛珠,朝**真君攻去。

    “这个千智真君倒似是比陆明暄狡猾得多,居然只是在远处施展法术牵制**真君,让陆明暄冒险主攻,而且还是走剑术近攻的路子,分明就是把陆明暄作炮灰用呢。这个陆明暄也真是,难道看不出来千智真君的意图,还傻傻地朝那个**真君欺近过去?”

    孟华胥心道,犹豫了一下,决定暂时不出手。他担心,解决掉**真君后,千智真君会反过来攻击他们。那时,他们这三个结丹修士,陆明暄本就已重伤,楚云惜和他还只有结丹初期修为,而他手中只有一件能挡下元婴真君攻击的宝物,还是一次的,用在**真君上,就没有能克制千智真君的东西了。

    让他琢磨不透的是,陆明暄被二度抛出去之后,虽然明显受伤,却已经再度利用瞬遁之法,倏忽间来到那**真君的侧,仍旧举剑攻向**真君颈部。

    孟华胥皱起眉头。

    这个陆明暄,虽然晋级很快,被众人认为是天玄宗当今小辈中的第一天才,可是这战斗经验实在不咋地,他已经连续两次这般攻击,两次都被**真君颈间挂着的那窜强力佛珠挡了开去,还因此被抛飞,甚至受重伤,再这样攻击下去,只怕除了他自己重创甚至陨落之外,对**真君根本就没啥效果。

    如他所料,**真君颈间的佛珠再度涌起万道金光,朝陆明暄的冰蓝之剑迎上。便听轰的一声,剑气与金光再度撞击在一起。陆明暄整个人三度抛飞出去,此次竟然被击得抛飞近百丈,而且口中鲜血更是狂涌喷出,在半空里行成足有几丈长的长长抛物线,看得楚云惜脸色直发白。

    嗷……

    “啊……”

    让人无比震惊的是,一声龙吟骤起,而那重伤抛飞出去的陆明暄没怎样,那个成功击退陆明暄的**真君却是在此时发出一声惨叫。

    一条青色蛟龙狠狠地撞击在他的颈部。而一道无色几近无形一般的水纹在他颈部伤处诡异地扭动了一下。

    嗝……**真君脖子骤然伸长僵直,发出怪异的呻吟声,随即双眼外突,瞬间就已两眼翻白,重重地向后倒落,体抽搐两下,然后就没了动静。

    陆明暄已经无法立起来,用剑拄着地,坐在那里,见**真君倒地,不由得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千智真君那里却是噗的一下,居然也吐出一口血来。他与**真君中间隔着两个小境界,连续催动佛珠攻击**真君,以吸引他的注意力,已是灵力亏空,竟至脏腑震动,功体受损。

    楚云惜已经扑到陆明暄边,往他嘴里塞了一把上好的疗伤丹药,道:“赶紧调息疗伤。”

    陆明暄点了下头,立刻盘膝而坐,闭起眼睛疗起伤来。有楚云惜守着他,他也不用担心千智真君或其他修士突然攻来。

重要声明:小说《狐女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