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 消失的鬼界宗门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醉饮桂花酒 书名:狐女仙途
    楚云惜满肚子委屈,道:“你相信她,不相信我?”

    陆明暄眸中寒芒闪烁,道:“你把她签成了奴兽,这是铁铮铮的事实,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她费尽辛苦一直在找我,既然你有机缘遇到她,就应该先带她来见我,最终如何选择也应该在我。可是,你却在知道她是我的昔人之后就把她签成了奴兽,你这样做,不是太毒了吗?”

    “毒?”楚云惜怔了一下,咬着唇,道:“明暄,原来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人。我很想问问,你到底有没有过我?”

    陆明暄道:“云惜,你应该明白,在你炼化天极神器之前,根本就不可能和我在一起,你是不是想让我为你一直等下去?或者,是想再杀我一次?”

    楚云惜哭道:“可是,这不是我的错。”

    陆明暄冷然道:“可是,我和你已经不可能再在一起,这是个事实。”

    楚云惜又惊又是伤心地看着陆明暄,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这么无,我们曾经那么相?”

    陆明暄道:“这事,能怪我吗?”

    楚云惜一时语塞。

    陆明暄又问了一遍:“云惜,你说,这事能怪我吗?”

    楚云惜黯然地垂下头,喃喃地道:“是啊,这事,不能怪你,你有什么错呢?”

    她伤心不已地抬起头来,却看到那大红鲤元神所化的女人正得意非常地看着她,楚云惜心头一股无名火起,指着那女人喝道:“你明明已经是我的奴兽,怎么还敢勾引男人?”

    “楚云惜……”陆明暄不悦地厉声一喝。

    楚云惜收起眼泪,事实已是如此,她只有鼓起勇气面对。当下朗声说道:“没错,你说得对。我和你已经不可能再在一起。你要找别人,我不会干预,但你的道侣绝不可以是这个女人,因为她太毒太坏,根本就配不上你。她已经是我的奴兽,这已经是铁铮铮的事实。”

    大红鲤元神所化的女人突地捂头大叫,它已经是楚云惜的奴兽,就算是飞升到仙界,也无法更改这个份。所以,它根本抵抗不了楚云惜的意志。

    噗的一下。眼前的景色全部消失,楚云惜发现自己正盘坐在洞府的修炼室内,已是满脸泪水。甚至泪水还弄湿了前的衣襟。

    楚云惜无奈地苦笑一下,暗道:“原来是筑基的心魔,这样算是过了么?”遂又喃喃低语:“明暄,不管你选择继续我,还是选择放弃我。我都不会怪你,但绝不许你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因为她不配。

    我希望你能找到一个真正你的人,虽然这个人不一定非要怎样善良,但至少不要象她那样恶毒,也不要象我这样……没办法好好你。”

    她的眼泪不自觉又掉下来。挥手抹去。楚云惜平静一下心,心魔过后就应该好好稳固一下境界,不然境界还有可能跌落回去。这样的话,她再想筑基就会比前一次难上好几倍。

    楚云惜闭上眼睛静心运起《长一仙经》,让那已成液态的灵气液在周上下流转不息。

    等到她感觉到境界稳固得差不多,再次睁开眼时,楚云惜回想一下筑基所花费的时间。赫然发现,自己这一次闭关居然花费三年之久。

    过去有人说“百筑基”。楚云惜现在看来,这“百”还真算快的,加上度心魔和巩固境界,楚云惜花费了足足千还多。

    筑基已成,楚云惜也不着急出关,拿出先前在轩辕洞里的诸多战利品。她回来后就到雪云洞和陆太华那里去了一趟,然后就直接闭关了,轩辕洞的战利品她还没仔细检查过呢。

    楚云惜最先拿出在天祈洞遇到的陈三等三个修士的东西。那个陈三有楚家的《傲风诀》,不知道从他们随携带的东西里能否找到陈、沐、刘三家灭掉楚家的相关线索。

    可惜,在陈三的储物袋里,楚云惜只找到一枚记载《傲风诀》的玉简,一块古怪的蛇头令牌;另外两个修士的储手袋内,楚云惜也发现了各有一枚相同的令牌,另外还有一些符篆、两件分属三级、四级的法器。

    看来这三个修士在战斗时已经祭出了自己最好的法器。那个陈三所用的青色小伞,楚云惜拿出来将它炼化;可那个法符玉简,楚云惜按小雅所说的方法试着炼化了好几次,也只是和那法符玉简建立了一丝初步的联系。

    小雅道:“主人,您别着急,这东西和广寒月冰珠一样,是件不可多得的宝物,其中器灵不弱,甚至比您大锅里的那只器灵还要强,要炼化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现在您已经和它建立了一丝初步联系就已经足够了,您可以通过它来感应天道。依我看,那个使用此宝的枯瘦老头很可能连这一丝初步联系都未成功建立,不然,他借这枚玉简绝不可能还败在主人手上。”

    楚云惜听到小雅提起可借此物感应天道,这才醒悟这枚法符玉简居然是一件通天灵宝,可惜她的悟不太好,或者说是修为还不够,空有两件通天灵宝在手,可眼下,哪件也没让她对天道有一丝的明悟。

    如今,楚云惜已经知道顿悟这种事可遇不可求,也不纠结,细细感悟一下她现在能发挥出的此宝威能,不大喜过望。

    紫金钵是金系法器,楚云惜用不上,上次从白夜那里拿回了那个法棍给了金系修士尸体用,楚云惜就把这件紫金钵给了白夜。

    还有就是从那陈三嘴里吐出的一件飞刃般的微型法器,极适合偷袭,但楚云惜已经有了一更好的无影鬼针,这件飞刃法器又是无属的,她也一并给了白夜。

    接着楚云惜就拿出在金岁果洞中得到的诸多储物袋。在金岁果洞中的那些互相撕杀的修士,有一队是上清宫的修士,使用的基本上是四级上品法器,而在他们上捡到的储物袋内,却没有几件四级上品法器了,有两件是四级中品,还有一件四级下品,剩下的就都是三级法器了。

    至于李贺等几个散修,上连四级法器都少见,楚云惜甚至还在一个储物袋里发现了两件二级上品的法器,不由得无奈摇了摇头。

    看来九洲大陆的炼器技艺照九易大陆的炼器技艺差得太远,再者,这些修士可能也是没遇到楚云惜那种得入苍碧山门的大机缘。

    可是,进入苍碧山门的不止楚云惜一个,能象楚云惜这样得到一堆宝物的却没几个。她之所以能得到那么多的宝物,还是多亏了那枚天机石。正因为有那枚天机石,她才能从天机门那里拿到苍碧山门的地图玉简。

    想当年楚云惜刚刚得到那枚天机石时还以为这玩意儿就是一块没用的石头呢。

    由此可见,莫大机缘落入你的手中时,初始的表象可能只是最不起眼、最没用的一件小东西,它将来会发展成什么样,造成什么样的效果,谁也无法预见。

    楚云惜上的法宝不少,现在再看这些法器真的有些入不了眼,想了想,将它们归到一起,打算回头兑换成灵石;若是有机会,说不定还能兑换到一件宝物。

    除了法器之外,还有不少丹药,大部分都是复灵丹凝气丹之类的常见丹药,楚云惜见那丹药品质照自己炼制得差得太远,也就随手都扔进了这个储物袋里,打算后兑换灵石或者其他东西。

    楚云惜又拿起了那枚从阳菊峰一直到天休鬼道的地图玉简,冥焰的那枚从天休鬼道到凤瑶城的玉简,再加上她从苍碧山门得到的以凤碧城为的那枚玉简,这三幅地图分明就是连接在一起的,却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的部分。

    唤出了小豹子,楚云惜又将李贺和蒲姓修士的尸体一并从储物袋里放了出来,道:“小豹子,你能帮我查找一下李贺和蒲姓修士的记忆,看他们对这枚地图玉简了解多少。”

    小豹子张了下嘴巴,直接控制着李贺,道:“我要先吃一大块。”

    楚云惜嗔怪一句:“臭家伙,就知道吃!”她宠溺地摸了下它的脑袋,从天极神器内拿出一块烤来扔给了小豹子。

    这烤是那六阶白莲蛇母的蛇

    水翼天鸾的吃光后,楚云惜就询问过小豹子,是否喜欢吃弄熟的,小豹子却说它以前从没吃过熟,不知道那是啥味道。后来楚云惜就弄了一回烤,小豹子一吃就上瘾了,以后那些生鲜它还看不上眼了。

    反正楚云惜也经常给自己弄烤、炖、回锅吃,就由着它了。

    小豹子把那块迅速吃光,还很贪婪地桌上残留的汁,这才满意的唇,开始控制李贺,搜寻他记忆中关于这枚地图玉简的事。

    “咦,这原来是一幅鬼界的地图。”小豹子的眼睛里骤然放出光华,它也是鬼族啊。“地图所记载的很可能是一处鬼界消失已久的大宗门的前往路径。”多得的宝物,其中器灵不弱,甚至比您大锅里的那只器灵还要强,要炼化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现在您已经和它建立了一丝初步联系就已经足够了,您可以通过它来感应天道。依我看,那个使用此宝的枯瘦老头很可能连这一丝初步联系都未成功建立,不然,他借这枚玉简绝不可能还败在主人手上。”

    楚云惜听到小雅提起可借此物感应天道,这才醒悟这枚法符玉简居然是一件通天灵宝,可惜她的悟不太好,或者说是修为还不够,空有两件通天灵宝在手,可眼下,哪件也没让她对天道有一丝的明悟。

    如今,楚云惜已经知道顿悟这种事可遇不可求,也不纠结,细细感悟一下她现在能发挥出的此宝威能,不大喜过望。

    紫金钵是金系法器,楚云惜用不上,上次从白夜那里拿回了那个法棍给了金系修士尸体用,楚云惜就把这件紫金钵给了白夜。

    还有就是从那陈三嘴里吐出的一件飞刃般的微型法器,极适合偷袭,但楚云惜已经有了一更好的无影鬼针,这件飞刃法器又是无属的,她也一并给了白夜。

    接着楚云惜就拿出在金岁果洞中得到的诸多储物袋。在金岁果洞中的那些互相撕杀的修士,有一队是上清宫的修士,使用的基本上是四级上品法器,而在他们上捡到的储物袋内,却没有几件四级上品法器了,有两件是四级中品,还有一件四级下品,剩下的就都是三级法器了。

    至于李贺等几个散修,上连四级法器都少见,楚云惜甚至还在一个储物袋里发现了两件二级上品的法器,不由得无奈摇了摇头。

    看来九洲大陆的炼器技艺照九易大陆的炼器技艺差得太远,再者,这些修士可能也是没遇到楚云惜那种得入苍碧山门的大机缘。

    可是,进入苍碧山门的不止楚云惜一个,能象楚云惜这样得到一堆宝物的却没几个。她之所以能得到那么多的宝物,还是多亏了那枚天机石。正因为有那枚天机石,她才能从天机门那里拿到苍碧山门的地图玉简。

    想当年楚云惜刚刚得到那枚天机石时还以为这玩意儿就是一块没用的石头呢。

    由此可见,莫大机缘落入你的手中时,初始的表象可能只是最不起眼、最没用的一件小东西,它将来会发展成什么样,造成什么样的效果,谁也无法预见。

    楚云惜上的法宝不少,现在再看这些法器真的有些入不了眼,想了想,将它们归到一起,打算回头兑换成灵石;若是有机会,说不定还能兑换到一件宝物。

    除了法器之外,还有不少丹药,大部分都是复灵丹凝气丹之类的常见丹药,楚云惜见那丹药品质照自己炼制得差得太远,也就随手都扔进了这个储物袋里,打算后兑换灵石或者其他东西。

    楚云惜又拿起了那枚从阳菊峰一直到天休鬼道的地图玉简,冥焰的那枚从天休鬼道到凤瑶城的玉简,再加上她从苍碧山门得到的以凤碧城为的那枚玉简,这三幅地图分明就是连接在一起的,却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的部分。

    唤出了小豹子,楚云惜又将李贺和蒲姓修士的尸体一并从储物袋里放了出来,道:“小豹子,你能帮我查找一下李贺和蒲姓修士的记忆,看他们对这枚地图玉简了解多少。”

    小豹子张了下嘴巴,直接控制着李贺,道:“我要先吃一大块。”

    楚云惜嗔怪一句:“臭家伙,就知道吃!”她宠溺地摸了下它的脑袋,从天极神器内拿出一块烤来扔给了小豹子。

    这烤是那六阶白莲蛇母的蛇

    水翼天鸾的吃光后,楚云惜就询问过小豹子,是否喜欢吃弄熟的,小豹子却说它以前从没吃过熟,不知道那是啥味道。后来楚云惜就弄了一回烤,小豹子一吃就上瘾了,以后那些生鲜它还看不上眼了。

    反正楚云惜也经常给自己弄烤、炖、回锅吃,就由着它了。

    小豹子把那块迅速吃光,还很贪婪地桌上残留的汁,这才满意的唇,开始控制李贺,搜寻他记忆中关于这枚地图玉简的事。

    “咦,这原来是一幅鬼界的地图。”小豹子的眼睛里骤然放出光华,它也是鬼族啊。“地图所记载的很可能是一处鬼界消失已久的大宗门的前往路径。”

重要声明:小说《狐女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