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9 诡异的黑气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醉饮桂花酒 书名:狐女仙途
    雍独已经动用了那张天级飞剑符,在他们看来,此符一出,不管对手是谁,都不可能从飞剑符底下逃出生天,所以,沐远道和雍独虽然都显狼狈,可并没有要退却的意思。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彻底打碎了他们的如意算盘。

    楚云惜御使着雷鞭,以一记霹雳电斩替鱿鱼爪挡下飞剑符的第二道攻击,顿时就感觉从雷鞭上透过来一种强劲的力道,震得她手指发麻,内一阵一阵气血翻涌。

    “居然能凝成这么强大的剑气,不愧是天级飞剑符。”楚云惜心中骇然。

    其实在她的储物空间里,也有一些天级飞剑符,都是她从苍碧山门得的,可惜这玩意儿比那天级雷符、天级风符这种五行变异的符篆还要难得,所以她一直都保留着,没舍得用,此时看到天级飞剑符的强悍剑气,心惊之余,也不免有一丝欣喜。

    她心意一动,已经将雷鞭和鱿鱼爪齐齐收起,双手一挥,两把臂长短剑现在手中,剑锋凛然,剑晶莹有如玉质,正是璞玉双剑。

    “这么强大的剑气,想要遇到都不容易,趁机练练手。”楚云惜心道,挥着双剑就朝那飞剑符吐出来的剑气迎击上去。

    “……心随意动……剑走九洲……剑起风云……”楚云惜一边挥舞着璞玉双剑,一边回忆着陆明暄关于剑道的讲述,心渐入佳境,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这里是生死战场。

    轰……轰隆隆……

    她手中的璞玉双剑不时地闪出寒芒一般的剑气,与飞剑符上喷出来的剑气碰撞到一起,不停地发出巨响,甚至还掀起一阵阵的气浪,剑气余波在地面上斩出一道一道的剑痕,有的深达尺许。有的长约米余,让那三个太乙门的修士看得心尽皆骇然。

    小豹子此时站在金系修士尸体的肩头,控制着这具尸体稳扎稳打,那个方飞甲虽是控制着两具尸体,但也仅能和它战个平头手。

    战了这么半天,尤其是发现沐远道被大锅得手忙脚乱,本来动用天级飞剑符的雍独还以为稳胜券,不想那女人于剑道之上造诣如此之深,竟然以双剑挡下了飞剑符不停飞的强劲剑气,方飞甲心里不由得焦急起来。

    他掐指撵诀。几道法诀打在两具尸体之上,那两具尸体的速度突地加快,一举长枪。一用弯刀,分袭金系修士左右两侧。

    “哼!”金系修士尸体的口中竟然发出冷冷地一哼,数道法诀飞而出,打在法棍之上。那法棍着实厉害,受到法力催动。立刻嗖的一下飞而起,绽放出一道强烈的光芒。这形成一道光罩,将小豹子和金系修士尸体一体罩在其中。

    轰!轰!

    长枪和弯刀分别击在那光罩之上,那光罩却只是晃动了一下,就稳立当空,牢牢地将这两件法器挡下。

    方飞甲脸色微变。法诀再起。

    小豹子冲他呲了下牙,金系修士尸体已经催动着法棍朝他攻了过去。

    方飞甲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法棍攻向他。那个尸体就已经没有了防御,他那持刀的尸体回防御他,而那持枪的尸体却立时攻向金系修士尸体。

    但,他的笑容很快就僵硬到脸上。

    只见那金系修士尸体拍了下腰间的储物袋,一个镜面似的法盾突现手中。轰的挡下了攻来的长枪。更让方飞甲惊骇的是,那镜面似的法盾在挡下长枪的时候。竟然有一道金芒反而出,噗的一下进了那持枪尸体的上,将那持枪尸体整个洞穿一个大洞。

    噗!

    那尸体受到重创,控制它的方飞甲亦是心腑受到震动,吐了一口血出来,脸色变得苍白。

    方飞甲此时才明白,那面镜面似的法盾不仅能够抵挡强劲的攻击,还能反对方的攻击。他强压下伤势,双手迅速掐诀,正打算再催动两具尸体进行攻防,却突地发现,对方那具尸体肩头的小豹子竟然朝他飞扑过来。

    不过是一阶的小兽,居然敢扑袭他?这小兽是太着急给主建功而不要命吗?方飞甲根本没把那小豹子放在眼里,凭借他本的防御罩,轻易就能挡下这只豹子。

    他现在必须注意对面那具尸体催动的法棍,那玩意儿已经吐出数不清的金芒,朝他和他的两具尸体攻来。如果这两具尸体再受到致命重创,那他的内腑就不仅仅是受到震动这么简单了。

    可是,他很快发现,金芒太多了,他已经失去了两具尸体的踪迹。他想要掐指撵诀,控制两具尸体迅速移到他边,可是,当他想要举起手时,赫然发现,自己的手已经没了。

    他骇然地瞪大眼睛,发现那只被他鄙视的小豹子张开嘴巴,嘴里吐出诡异的黑气,将他的半边子都侵蚀得没了。

    “啊……”惊恐至极的方飞甲发出一声震天惨叫。

    眼见楚云惜战上了飞剑符,而这天级飞剑符所能支撑的时间只有半刻,那雍独已然又祭出一件四级上品的法器利剑,长剑直指楚云惜后心。

    但,斜刺里却突地现出数条草藤,迅速地围成一道藤墙挡下了他的利剑。雍独眉头不觉皱起,刚才这草藤如何拦截那个王姓修士,他的神识是探得一清二楚,此时剑锋猛地一转,开始噼哩叭啦地朝藤墙一阵猛砍。

    蓦地,脑后风疾,雍独脸色大变,神识中发现三根草藤疾自己的后脑,他一边拼全力支起一道防物罩,一边双腿猛蹬,往前方跃去。

    前方那被他砍得有些稀疏的藤墙此时忽地合拢来。雍独骇然,前有藤墙包裹,后有草藤直脑后,他只得硬生生地控制前跃的形,往旁边窜出。

    可是,他忘记了,刚才那藤墙出的方位就是他的旁边啊。他这一窜正窜进百草藤的根枝所在,一下子跃进了几条吱呀扭动着的盘根当中。

    嘎吱一声,那些根系迅速地纠结在一起,盘根错节,眨眼间就再也看不到雍独了。

    天级飞剑符半刻的时限已过,失去了效力,一张绘着小剑的法符无力地飘落,随风化成了飞灰,消失无踪。

    大锅那里也已然将沐远道全的灵力吞噬干净,此时沐远道正软榻榻地趴在地上,大锅在他头顶最后一击,他只无力地闷哼一声,一命呜呼。

    楚云惜收起璞玉双剑,拍了拍大锅的肚子,道:“干得不错。”

    大锅立时摇了摇胖大的锅,很是得意。

    小豹子从金系修士尸体的肩头蹦到楚云惜肩头,借着尸体之口说道:“因为吞噬了那个方飞甲,他炼化的这两具尸体我也可以控制了。”说完一双圆圆的豹眼转向了沐远道的尸体,“这个尸体还能用。”

    百草藤那里已经把雍独消化远了,连点血迹都没溅出来,不得不说,这家伙毁尸灭迹的本事不是一般的强啊。它把雍独的法衣和储物袋抛了出来。

    楚云惜伸手接住,把那法衣卷了卷就收进储物袋,随即她又将沐远道和方飞甲的储物袋也一并收了,道:“走吧,那位姓王的道友,咱们还得好好招呼招呼。”

    “哈!”小豹子忍不住笑出来,会意地冲楚云惜点了点头。

    将饱餐一顿的百草藤收回天极神器,楚云惜立刻御着大锅按小精灵们提示的方向追踪过去。

    。

    熔华洞是位于一处轩辕洞西部的地上洞,位于一座高大的山体之内,与位于地下的火熔洞同属于一条火山带,洞内炎,走在洞中,甚至可以听到地下轰隆隆的岩浆流动之声。

    此时,一个面容普通、穿藏蓝法衣的修士正急匆匆地御着一件鹤形的飞行法器在洞中贴地疾行。这熔华洞内有不少火属灵植,但他连正眼都不看一眼,好似在逃命一般只是拼命御器疾行。

    这时候,前方出现两个紫色的窈窕影,正在那里弯腰采摘灵植,大概是感觉到有修士气息出现,这两道影齐唰唰地祭出法器。

    这法器乃是她们炼化收入体内的,其他的法器法符等等都在储物袋里,可惜储物袋已然被一个少年拿了去。现在,她们手头上就只有这一件法器可用,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就算法器少,她们也想搏一搏。

    “滚开,我没时间与你们磨叽。”那个御器疾行的修士狠地说道。

    那紫色影其中一人笑说道:“王师兄,这么着急是要去哪儿,留下与两位师妹叙叙旧不好么?”

    那位王师兄冷哼一声,却是急匆匆地调转方向,往另一个方向疾而去,明显是不想与这两个紫衣女子对上。

    其中一个紫衣女子正待御器直追,却被另一个紫衣女子拉住,道:“梦紫,你我都只有开光后期的实力,就算二人合力也不一定能完胜他,还是暂时忍下一口气吧。”

    先前她是怕那王姓修士杀她们灭口,所以才祭出法器准备抵抗,但现在这王姓修士明显不与她们争斗,以她们的实力,还是尽量避开此人为妙。,控制两具尸体迅速移到他边,可是,当他想要举起手时,赫然发现,自己的手已经没了。

    他骇然地瞪大眼睛,发现那只被他鄙视的小豹子张开嘴巴,嘴里吐出诡异的黑气,将他的半边子都侵蚀得没了。

    “啊……”惊恐至极的方飞甲发出一声震天惨叫。

    眼见楚云惜战上了飞剑符,而这天级飞剑符所能支撑的时间只有半刻,那雍独已然又祭出一件四级上品的法器利剑,长剑直指楚云惜后心。

    但,斜刺里却突地现出数条草藤,迅速地围成一道藤墙挡下了他的利剑。雍独眉头不觉皱起,刚才这草藤如何拦截那个王姓修士,他的神识是探得一清二楚,此时剑锋猛地一转,开始噼哩叭啦地朝藤墙一阵猛砍。

    蓦地,脑后风疾,雍独脸色大变,神识中发现三根草藤疾自己的后脑,他一边拼全力支起一道防物罩,一边双腿猛蹬,往前方跃去。

    前方那被他砍得有些稀疏的藤墙此时忽地合拢来。雍独骇然,前有藤墙包裹,后有草藤直脑后,他只得硬生生地控制前跃的形,往旁边窜出。

    可是,他忘记了,刚才那藤墙出的方位就是他的旁边啊。他这一窜正窜进百草藤的根枝所在,一下子跃进了几条吱呀扭动着的盘根当中。

    嘎吱一声,那些根系迅速地纠结在一起,盘根错节,眨眼间就再也看不到雍独了。

    天级飞剑符半刻的时限已过,失去了效力,一张绘着小剑的法符无力地飘落,随风化成了飞灰,消失无踪。

    大锅那里也已然将沐远道全的灵力吞噬干净,此时沐远道正软榻榻地趴在地上,大锅在他头顶最后一击,他只无力地闷哼一声,一命呜呼。

    楚云惜收起璞玉双剑,拍了拍大锅的肚子,道:“干得不错。”

    大锅立时摇了摇胖大的锅,很是得意。

    小豹子从金系修士尸体的肩头蹦到楚云惜肩头,借着尸体之口说道:“因为吞噬了那个方飞甲,他炼化的这两具尸体我也可以控制了。”说完一双圆圆的豹眼转向了沐远道的尸体,“这个尸体还能用。”

    百草藤那里已经把雍独消化远了,连点血迹都没溅出来,不得不说,这家伙毁尸灭迹的本事不是一般的强啊。它把雍独的法衣和储物袋抛了出来。

    楚云惜伸手接住,把那法衣卷了卷就收进储物袋,随即她又将沐远道和方飞甲的储物袋也一并收了,道:“走吧,那位姓王的道友,咱们还得好好招呼招呼。”

    “哈!”小豹子忍不住笑出来,会意地冲楚云惜点了点头。

    将饱餐一顿的百草藤收回天极神器,楚云惜立刻御着大锅按小精灵们提示的方向追踪过去。

    。

    熔华洞是位于一处轩辕洞西部的地上洞,位于一座高大的山体之内,与位于地下的火熔洞同属于一条火山带,洞内炎,走在洞中,甚至可以听到地下轰隆隆的岩浆流动之声。

    此时,一个面容普通、穿藏蓝法衣的修士正急匆匆地御着一件鹤形的飞行法器在洞中贴地疾行。这熔华洞内有不少火属灵植,但他连正眼都不看一眼,好似在逃命一般只是拼命御器疾行。

    这时候,前方出现两个紫色的窈窕影,正在那里弯腰采摘灵植,大概是感觉到有修士气息出现,这两道影齐唰唰地祭出法器。

    这法器乃是她们炼化收入体内的,其他的法器法符等等都在储物袋里,可惜储物袋已然被一个少年拿了去。现在,她们手头上就只有这一件法器可用,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就算法器少,她们也想搏一搏。

    “滚开,我没时间与你们磨叽。”那个御器疾行的修士狠地说道。

    那紫色影其中一人笑说道:“王师兄,这么着急是要去哪儿,留下与两位师妹叙叙旧不好么?”

    那位王师兄冷哼一声,却是急匆匆地调转方向,往另一个方向疾而去,明显是不想与这两个紫衣女子对上。

    其中一个紫衣女子正待御器直追,却被另一个紫衣女子拉住,道:“梦紫,你我都只有开光后期的实力,就算二人合力也不一定能完胜他,还是暂时忍下一口气吧。”

    先前她是怕那王姓修士杀她们灭口,所以才祭出法器准备抵抗,但现在这王姓修士明显不与她们争斗,以她们的实力,还是尽量避开此人为妙。

重要声明:小说《狐女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