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周晓没死?

    洛宇炫从卫生间走出來后  却沒有看到慕容雨涵和那个女人在房间  眼底尽是恐慌  忍不住去猜想她会不会被那个陌生的女人抓走了  他一想到这个可能  快速地打开门冲了出去

    却听闻熟悉的女声  他停下脚步  低下头看向坐在门旁的慕容雨涵  他皱起眉头地看着正在落泪的她  蹲下子  清咳几声地说道:“雨涵  你怎么了  不是说好不要哭吗  ”

    慕容雨涵听闻那充满磁的声音  便知道是谁  看向他  抬起素白的小手擦拭着泪水  哽咽地说道:“炫  她是我的同学  名叫周晓  可是她却死了  ”

    洛宇炫眼底尽是心疼地看着她  抬起强有力的右手轻擦着她脸颊上的泪水  清咳几声地说道:“不管怎样  你都不要在难过了好吗  ”

    慕容雨涵点点头地看着他  脑海里也不断地回忆着刚才的对话  “之前周晓和我说  有一个女人叫她那么做的  她还说那个是个险的女人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你知道吗  ”

    洛宇炫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她  脑海里不断浮现着宁含香的影子  但他很快将这个假设给ps掉  因为宁含香虽然上并沒有任何的香味  但是宁含香却充满着温柔女人香

    不过对于这件事來说  他一点也不在乎  因为在眼前的她才是他的人生以及生活的全部  只要拥有她  就有全世界

    他抬起强有力的右手抱着她的细腰  嘴角扬起微笑  轻声地哄到:“雨涵  虽然我想了一下  就认识宁含香这个女人  但是她不可能去伤害你的  ”

    慕容雨涵疑惑地看着他  清咳几声地说道:“你为什么说不可能  宁含香到底怎样的女人  炫  你可以和我说下你们又是怎么认识的吗  ”

    洛宇炫看着一脸疑惑的她  这才想起在心女人面前不可以说别的女人  他清咳几声地转移话題地说道:“雨涵  现在周晓已经死了  那么我们就要去处理下她的后事  别坐地板上  冷  ”

    慕容雨涵眯着黑色的眼眸看着他  以前只要她问  他都不会不和她说  但是现在的他却不想和她说这件事  那个叫做宁含香的女人到底是谁  又是怎样的女人呢

    她真的很想去看看他想要隐瞒的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而她知道从他的口中是问不到任何的消息  只有她自己去调查这个女人

    她低下头看向冰冷体的周晓  周晓那还沒有说完的话接下來会是什么  而那个女人到底是拿什么事威胁周晓的  不管答案如何  她都要为周晓报仇…

    洛宇炫眯着深蓝色的眼眸看着一言不发的她  虽然不知道她为何一直皱起眉头  却又松开双眉  现在的她是不是在想周晓的事  而周晓又和她说了什么事

    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这件事不会那么的简单  他看到她之前的表  他想这件事必须要好好地处理好

    慕容雨涵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而是收起复杂的绪  站起子  轻笑地说道:“我们去吃饭吧  ”

    洛宇炫看着她点点头  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站起子走到她的边  一把抓起她素白的小手  放在手心里  只有现在的他才知道他是真的很想和她在一起一辈子  好好地对她好

    两人走后  却沒有发现本來躺在地板上的周晓正睁开眼眸  而就在这时  天已经黑了  开始下起了倾盆大雨  周晓不是去世了吗  怎么还还能睁开双眼

    这一切的答案也只有周晓知道了  而周晓眼底尽是恨意地看向两人离去的背影  邪笑地说道:“慕容雨涵  你还真的以为我是周晓  呵呵  今天就是你死期  ”

    本已洗好澡的莫彦和白洁趴在门上  倾听着门外传來的声音  他们这才知道之前的女生很有可能伤害慕容雨涵

    白洁眼底尽是着急地看着莫彦  轻声地询问道:“彦  那个女的应该不是一个人來到花家的  一定有同党  她一定会对付花家的人  我们去帮忙吧  ”

    莫彦抬起强有力的右手放在薄唇上轻轻地嘘了一声  “不要出声  我们先回到上继续刚才的事吧  ”

    白洁听闻他的话语  羞涩地摇摇头  “之前叫我和你一起配合这件事也就算了  怎么还要來一次呢  我不干  ”

    莫彦听闻着门外的声音  大吃一惊快速地将她推进浴室  直接脱掉她的衣服  猴急的脱掉他自己的衣衫  虽然他很不喜欢让别人看她的体  但是现在是特殊的况  必须这么做

    因为连他都不知道刚才那个女人到底有多少的同党  只有让那个陌生的女人对他们消除警惕  他们才能离开这个房间  出去外面

    而他边想边做着手上的动作  本來是非得已  但最后有点不自  他快速地打开浴缸的水龙头  将她抱起放在水里  他也随后进入水里

    随着温度越來越高  他有点忍不住就要爆发的**  就在这时  门被轻轻地推开  而不到几分钟后  那个陌生的女人踩着高跟鞋离开了房间

    但是落入他眼底的是不同的脸孔  这难道是同党吗  可是他们早在三人离开这个房间的时候  刻意地去找了很有可能藏的地方  但是却还是沒有看到任何的人影

    他思绪着放下手中的她  轻声地说道:“洁儿  我们先收拾下东西  快点出去吧  不过在这之前你不能说出任何有关那个陌生女人的话題  知道吗  ”

    白洁隐瞒着**  假装冷淡地看着他  乖巧地点点头  “我知道了  现在我们出去吧  ”说完  她抬起白皙的脚走出了浴缸  拿起毛巾擦拭着皮肤  快速地穿上了衣服

    她转过头也看到他已经穿好衣衫  “不管雨涵发生什么事  我都会站在雨涵的边  好好地保护雨涵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我也会叫人去查的  ”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薄情老公不太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