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暧昧痕迹

    慕容雨涵并不知道洛宇炫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  而她揉了揉眼  睁开眼眸看向洛宇炫  却发现他正看向她  她眼底划过一丝疑惑  低下头却看到她一丝不挂

    她的眼底尽是惊恐  转头却看不到毛巾之类的遮挡物  急之下  抬起素白的小手挡住让人想入非非的部位  皱起眉头  压低声音地吼道:“炫  不要在看我了  你出去  ”

    洛宇炫皱起眉头看着虽然想要挡住体部位的她  但反而沒有全挡着  深蓝色的眼眸渐渐被**覆盖上  他无法控制住将要爆发的

    他二话不说  直接撕开衣服  光溜溜的走到她的面前  声音略带嘶哑地邪笑地说道:“那么美丽的**都被你挡住了一点  其实你都是我的人  沒有必要这么做  女人  乖乖做俘虏吧  ”

    说完  他快速地将她的手放了下來  看到眼前的美景  他的喉咙忍不住移动着  不管多少次看到这么美的她  他都有种想狠狠去她的冲动

    而慕容雨涵听闻熟悉的喘气声  瞳孔不由地放大  像是明白了接下來要发生什么  她抬起素白的小手阻止他想要进一步的动作  “外面应该还有人呢  不要这样子  ”

    洛宇炫眼底划过一丝不悦地看着她  脑海里也不由地浮现出花烨的影子  满不在意地说道:“外面也只有花烨一个人在  再说了我们是夫妻  他不可能不知道我们接下來会做什么  怎么可能会一直站在外面呢  ”

    听闻他的话语  慕容雨涵并沒有放下心來  而是皱起眉头地说道:“你带我來浴室不就是要帮我洗澡吗  怎么脑子里都想着这样的事呢  ”

    洛宇炫喘着气看着她  一字一句地回答道:“我本來是想将你洗好澡  再把你抱出去  可是沒想到你醒來了  而且还做了挡住体部位的样子  我就再也忍不住冲动了  ”

    他沒有在等她回应  而是握着她的手  直接进行他想要做的事  而坐在椅子上本來反抗的她渐渐也沒有力气去挣扎  而是与他掉入的旋窝里

    虽然洛宇炫和慕容雨涵的行为在外面的花烨沒有看到  但是两人之间的对话和暧昧的声音都落入他的耳中  花烨一想到里面的两人正在做一件事  他的眼里快速地划过一丝忧伤

    随着声音越來越大  他握起拳头  咬着牙  强忍想要冲进去的冲动  因为他知道现在的他还沒有任何资格去干涉两人正常的夫妻生活

    而他只能默默地站在门外  等待两人走浴室出來  随着声音越來越激烈  他忍受着心脏的疼痛  嘴角勾起一丝苦笑  转离去

    也许这就是得不到人  却也只能祝福所之人的痛苦  但是只要心之人能开心地生活  他想  这些都不会再是痛苦

    虽然会嫉妒拥有心之人的那个人  但是他看到心之人嘴角扬起的微笑  一切的烦恼都将忘记  正在沉思的他并沒有发现手机已经掉落在地板上

    而花烨离开的时候  沒有注意到在躲在墙角的韩凌熙  很显然这件事上不只有花烨痛苦  而韩凌熙也处于嫉妒  发狂的阶段

    韩凌熙倾听着浴室传來熟悉的女声和喘气的男声  他便知道浴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每次他想要祝福慕容雨涵的时候  但一想到对象竟然是那个破坏他家庭的女人的儿子

    他就忍不住想要去破坏两人的幸福  也许只有这样他才会觉得心好受点  嫉妒之心再次燃烧着他  原本脸色还很难看的他  瞬间脸色好了

    也许现在看似本就平静如水的湖水  现在随着他的谋产生  渐渐地起波澜  而正在浴室里甜蜜的两人是否能一起走出这个谋里

    他转离去  轻笑几声  留下一句话  “慕容雨涵  洛宇炫  你们不是想要一辈子在一起吗  那么我就让你们在也不能在一起  ”

    这一句伴随着笑声的话语  回响在豪华的走廊上  本來自信满满的他以为沒有人听到这话  但是他却沒有看到花烨已经往回來了  而且并听到他所说的话语…

    花烨皱起眉头看着韩凌熙的背影  转头看向浴室的门  如果不是他刚好忘记拿手机  才原路返回一趟  不然他也不会这么碰巧就听到韩凌熙留下的狠话

    他一想到韩凌熙不知道会对她做什么事  他的眼底尽是担忧  他原本就和洛宇炫沒有啥交  所以他不想去管洛宇炫会不会被怎么样  他只知道她不能有事

    他眯着黑色的眼眸  沒有办法了  只好亲自去对付韩凌熙了  不过在这之前要将韩家的企业  主宅之类的拿下  才有资格和韩凌熙去谈条件

    他下定决定  再次看向浴室门口  抬起修长的脚离开走廊  而在浴室的两人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因为他们现在的动作  开始变化着

    一小时过后  洛宇炫嘴角扬起一丝笑意看着眼前上有点红印的慕容雨涵  他承认他是自私的  是他的女人别人就不能窥视着

    所以他是故意在脖子后面盖上痕迹的  为的就是让外面为她有好感的男人死心  虽然一个的走火入魔了

    他眯着深蓝色的眼眸看着正拿着梳子将秀发放到前的她  他暗叫一声不好  走到她的背后  抬起强有力的右手将柔顺的秀发微微地绑起  暧昧地说道:“你妖娆的样子只能我看得到  ”

    慕容雨涵眼底尽是疑惑地看着他  以前每次做这事的时候  他可沒有说要将头发绑起  怎么今天要绑头发了呢  虽然有点想不通  但是她还是按照吩咐将秀发绑起  露出了暧昧的痕迹

    很显然的是她并不知道洛宇炫的‘谋’  而在后的他嘴角勾起的痕迹加深了  他抬起强有力的右手将秀发放在手中  轻柔地抚摸着  “老婆  你真乖  ”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薄情老公不太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