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无力挽回

    慕容雨涵并不知道洛宇炫复杂的绪  她动作轻柔地推开他  快速地走在前面  几分钟后  走出了别墅  刚下了楼梯

    而就在这时  雨也慢慢地落下  她抬起素白的小手迎接着雨水的洗涤  她抬起头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  心里有一丝不舍  但她却不得不离开他的

    放弃这样炙  去迎接新的生活  就连现在的她都不知道未來到底是什么样的  一想到这里她都很想嘲笑自己  不得不放弃的

    亲  从前她更看重  但是现在她看重亲  因为她知道不能这么自私下去了  她最的亲人因为所的人而去世了…

    而一旁观察她的洛宇阳的绪也不是很好  他微微地皱起眉头  他很清楚从之前的事看出又有一对人就要分离  尤其这件事还是有关洛宇炫的

    如果可以他真的不希望洛宇炫又是一个人生活着  虽然这么多年他因为工作的关系都沒有时间回去中国看洛宇炫  但是他也知道洛宇炫这些年过得有多苦

    本应该开开心心过着童年的洛宇炫  但却因为环境的原因被送到一个岛屿上  接受最残忍的训练  在那段时间里不能有任何的感  沒有想到洛宇炫不到两年就在那里毕业了

    而后就回到中国继续学习  他其实有叫人去调查洛宇炫过得怎么样  可每次看到洛宇炫的样子  他都忍不住潸然泪下

    在这一场蒙蒙细雨中  这三个人都怀着心事  可能因为他们的绪就连老天都忍不住想要哭泣  本是一段美好姻缘  因为种种就要走到尽头

    而就在这时  再次回來的华吕见三个人绪都不太好  微微地皱起眉头  其实他发现那件事后  回家后和妻子吵了一架  所以他的绪也不太好

    他收回思绪  清咳几声地说道:“雨涵小姐  洛少  洛二爷  你们三个人站在这里干吗  准备淋雨吗  发生了什么事  ”

    慕容雨涵听到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收回手臂  皱起眉头看向声音的來源地  就看到了正拿着雨伞的华吕  一想到之前想的事  微微地摇摇头

    她停顿了半秒接着说道:“我们沒事的  你怎么过來了  不是说要离开这里吗  ”

    华吕听闻她的话语  这才想到他來这里要干吗  直接将资料递给她  眯着黑色的眼眸地说道:“这是华老之前在公司做过的事  他不单强女人  他还亏空了公司一些钱  这都是证据和资料  ”

    他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出华韧的样子  眼底尽是恨意地对着雨点说道:“既然你不义那么就别怪我不仁  ”

    慕容雨涵接过他拿过來的资料  快速地打开资料  仔细地看着文件上的内容

    过了几分钟后  她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感激地说道:“谢谢你了  华叔叔  如果不是你的资料  我想我可能还要多浪费一些时才能收集这么全的资料  ”

    华韧面无表地看着一脸感激的她  摇摇头地说道:“其实你压根就不要谢我  因为他早晚都会被人告发的  只是我刚好有他的资料罢了  恶有恶报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

    他抬起头看着白色的别墅  “既然我把资料拿给你们了  那么我先告辞一步了  不管你们是怎么打算对付华老的  我都不想知道  我只希望你们能放他一条命  ”

    说完  他转离开了这个别墅  他想这辈子都不会在和华家有任何的接触了  因为他刚才在來花家的时候  就已经将女儿和妻子一起带出來了…

    慕容雨涵眯着黑色的眼眸看着转离去的华吕  感的红唇微微地张开  却又再次的合上了  她看着文件的一角有点湿  快速地将文件放在文件袋里

    她立马想跑到车里  可她并沒有注意到路面的水  突然在不小心之下就要摔倒了

    而眼尖的洛宇炫也注意到这个举动  快速地跑到她的边将她抱住  并责骂道:“下雨了  你还怀着孕  下次记着注意点知道吗  你知道不知道这样的你我很担心  ”

    慕容雨涵抬起头看向眼底尽是担忧的他  有点自责为何刚才这么的冲动  但却只是轻声地道了谢  “谢谢你  如果不是你  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孩子会不会出事  ”

    洛宇炫看着她眼底无意流出的母  嘴角扬起一丝苦笑  他从來都不知道一个原來是这么的痛苦  不是自己想干吗就能干吗的  还得考虑对方的感受

    感受着伤心之痛  他知道这一辈子唯一的就全部给了她  但是他从不后悔  因为她值得他对她这么好  不为别人只因为是她

    他收回思绪  笑了笑转头看向已经走到他们边的洛宇阳说道:“叔叔  我们快点去医院吧  不知道孩子有沒有受伤  ”

    洛宇阳沒有再说一句话  而是快速地走到车前  打开车门  坐了进去  而洛宇炫见他坐上车  忍痛轻笑地说道:“今天我和你坐在一起吧  怎样  ”

    慕容雨涵注意到他眼底的恳求  不自主地由着心点点头  轻声细语地说道:“好  沒问題  刚好我要是觉得体不舒服  你可以帮我的忙  谢谢你  ”

    洛宇炫看着无意之间被拉开距离的她  除了苦笑  就是心痛  他知道其实这个世界上最有距离的就是明明很相  而对方却一直和你说客气的话语

    可你想回绝她无形的距离  但是却无能为力  其实他早在得知岳母之所以会去世间接是因为他  但是他也在调查岳母的死因  不过消息只有明天才知道

    他本來是得到具体是谁杀害岳母消息的时候  再告诉她的  但是他沒有料想到华韧会带给她一个‘痛彻心扉’的礼物

    但是一切都像雨一样无力挽回了吗  他真的很想大声地呼喊着  但是他也知道不能  因为他是洛宇炫  洛家企业的总裁  就注定一些事不能做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薄情老公不太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