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有资格吗?

    但此时此刻的洛宇炫并不知道现在的天空虽然是晴天  但却带着乌云  而且正一步步地靠近着他的边  随时随地雨就开始淋湿了大家的衣裳

    当然了  慕容雨涵也不知道今天的天气好像不太好  而她一直沉浸着喜悦的绪之中  而就在这时  一个不请自來的人來到了花家

    穿着黑色礼服  却全臃肿的华韧來到了花家的客厅  色迷迷地看着慕容雨涵  嘴角扬起一丝坏笑  不自重地说道:“你好  美丽的小姐  我们能否一起去酒店呢  ”

    慕容雨涵皱起眉头看着不远前的华韧  转头看向洛宇炫  小声地询问道:“这个男人是谁  你可知道  ”

    洛宇炫抬起深蓝色的眼眸看着嘴角挂着坏笑的华韧  默默地点点头  “我确实知道是谁  这就是在花家时间最长  但却也是最冷血  本质又很花心的华家的主人  华韧  ”

    慕容雨涵难以置信地看着已经在非礼女佣的华韧  “你确定你沒有记错人  我怎么觉得他是从和尚庙里走出來的  根本沒有见过女人  ”

    洛宇炫摇摇头地看着她回答道:“他虽然是好色  但是他有一个原则就是不会因为任何女人放弃赚钱的机会  不过看到他容光焕发的样子  想必他是做了一些事  大补了  ”

    慕容雨涵眼底划过一丝惊讶地看着他  询问道:“一些事  你怎么知道他做了一些事了  而且还大补了  这事从何说起  ”

    洛宇炫抬起强有力的右手指着他微微打开的衣裳  脖子的‘草莓’  “你看看他的这些标志是什么  是不是很熟悉  看到你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  看來你是知道这是什么了  ”

    慕容雨涵并沒有回答他的话语  而是眯着黑色的眼眸看着当着花家所有人的面在撕开女佣衣裳的华韧  清咳几声  冷嘲讽地说道:“我本來以为华叔叔的人品是很好  但是我现在一看  我才知道华叔叔的人品也不怎样  ”

    她的话语成功阻止了想要强女佣的华韧  华韧皱起眉头地看着周围的人  打了一个酒嗝  大吼一声:“谁在骂我人品不怎样的  出來  老子还不修理修理你  ”

    慕容雨涵眯着黑色的眼眸看着在眼前大吼大叫的华韧  此刻的她在心里很不明白为何爷爷会让这样的人当公司的长老

    但她不知道的是在花家有难的时候  也是眼前的这个人出手帮忙  虽然是一个小忙  但对当时花家來说确实是大忙  她上前一步  大声地说道:“是我说的  ”

    华韧睁大眼眸看着在不远前貌美如花的慕容雨涵  不由地吐出舌头嘴角的边缘  放地说道:“小女人让我好好地你吧  快來我的边  ”

    慕容雨涵听到这话并沒有任何的表  而洛宇炫却握紧拳头想要上前冲上去暴打华韧  因为在他的心里慕容雨涵是无价的  但是他强忍住了要爆发的绪  因为他很清楚现在还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而花烨早再听到华韧的话语的时候  控制不住绪  上前直接挥拳打向华韧  并说出残忍的话语  “如果你再让我听到这话  我就让你从哪里來  回不了哪里去  ”

    也正时这一拳将华韧打清醒了一点  华韧皱起眉头地看着眼前的花烨  面无表地说道:“花少  花老去世不久  你叫我來你们花家  一定不单单是为了怎么办理后事的事吧  想必这一切和花家的小姐有关吧  ”

    花烨眯着黑色的眼眸看着他  一字一句地说道:“是这样的沒有错  但是你刚才说了一些让我觉得心不太好的话语  所以花家现在不欢迎你  ”

    对于从小被灌输着要好好地保护好慕容雨涵  好好地疼慕容雨涵思绪的他來说  他听到华韧说得话  绪有点波动也是很正常的  毕竟每个人都不是病猫  也不是每个人都是老虎

    但华韧只觉得眼前的花烨很奇怪  从來沒有对他们大家发过脾气的花烨  今天既然发脾气了  但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他不由地皱起眉头询问着花烨说道﹕“花少  你和你女朋友分手了吗  既然这么的生气  不过沒事的  女人而已吗  大不了玩过了  送给别人  毕竟是我们男人选择女的  ”

    花烨眯着黑色的眼眸  眼底尽是愤怒地看着他  一字一句地说道:“请不要将我和你相提并论  毕竟你是你  而我是我  我一生最的人永远只有一个  而你将女人视为玩物  也不要将我也这么看  ”

    华韧眼底尽是惊讶地看着他  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本來就是将女人视为玩物的  这难道有错吗  再说了  女人也只是为了满足我们的生理需要  不代表我们就要对女人负责  ”

    花烨无言地看着眼前不知道自己错哪里  却一直在说女人怎样的华韧  直接后退到慕容雨涵的边  站在她的左边

    而慕容雨涵清咳几声对着华韧说道:“你的很多观点我都不同意  但是现在我们是要说下爷爷的事  而你最好不要在企图要强花家的女佣或者女人  要不然我不介意花家少了你这个元老  董事的  ”

    华韧皱起眉头地看着眼前貌美如花的她  顿时恍然大悟  抬起苍白的大手指着她说道:“原來你就是那个臭未干的慕容雨涵  不过沒有想到你的材不错  ”

    他色迷迷地从上到下的打量着她  嘴角扬起一丝放的笑意  “之前我一直不明白洛少为何喜欢你  现在我知道了像你这样的美人儿是男人都喜欢吧  ”

    慕容雨涵面无表地看着眼前的他  一字一句地陈述道:“如果你在这样色迷迷地看着我  我就将你赶出花家  我说到做到  ”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薄情老公不太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