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华家失败?

    华吕皱起眉头地看着洛宇炫  他本來也是听过洛宇炫是很疼慕容雨涵  但是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将自家女人宠得无法无天的人  在他的心里觉得有点不可言喻

    但他沒有将自己的想法说出來  他清咳几声地说道:“洛少看來你是为了你妻子打算和花家公司的长老  华家  作对了是吗  ”

    洛宇炫抬起强有力的右手摇了摇  轻声地说道:“其实华叔叔你说得话就有点污蔑我的意思了  因为我确实沒有打算和花家开战  我只是单纯地要帮助我妻子处理好一切阻碍她成为花家总裁的事  ”

    他面无表地继续陈述道:“但是有些闲杂人等要來找死的话  我想我是不介意帮我妻子处理一些人的  你说是华家的势力比较大还是洛家的势力比较大  ”

    华吕眯着黑色的眼眸看向变相威胁他的洛宇炫  咬着牙根  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他也知道就单凭华家那点势力是斗不过洛宇炫的

    他快速地拿出手机  找到联系人的电话号码  快速地拨打了过去  几分钟后  电话终于接通了  他还沒有开口说话  就只听到电话里传來一些让人听了脸红耳赤的话语

    强烈的喘气声以及甜蜜的话语  他想装作沒有听到  但是电话那头传來了一声怒吼  “华吕  你不知道我现在在办事啊  你竟然來打扰我  你是不是想和你的妻子永远离开华家  ”

    他听到熟悉的声音  不由地皱起眉头  他刚想将打电话的原因说清楚的时候  就在这时  他听到了甜美的女声  他的瞳孔不断地放大  难以相信眼前的事实

    但事实往往是残忍的  无地摊开在他的面前  他就算是让老鹰叼走他的眼眸  但他还是听到这声音  他的眼眶里凝聚着泪水  不断地从脸孔流下

    他现在四十多岁了  在华家做牛做马整整二十多年了  对于主人半夜打电话的各种事  他并沒有觉得厌烦  反而很忠诚地做着分内之事  但是今天他才知道他有多么的傻

    现在才想起來他的女儿最近体上有着一些类似吻痕的痕迹  而他并沒有去多想这件事  可是现在他才知道十八岁的女儿既然被一个快六十岁的男人糟蹋了

    而这个男人不是别人  正是他忠心耿耿的主人  这么多年他的主人在外面强多少女人

    因为他主人有好几次将被害人狠心杀死  而他也在一旁看着残忍的一幕发生  也沒有做任何的举动

    对于这些事他都不在乎  可是他从來沒有想到今天报应会报应在他的女儿上  他宁愿报应的话  直接报应他的上  为何是如花似玉的十八岁女儿

    但是现在事已经发生了  而且看样子他女儿刚才说得话确实不太像她的格  他在猜想她不会是被他主人下药了吧  而事后的时候  他主人在威胁他的女儿

    这些都只是猜想而已  而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  电话里传來一句让他感到寒心的话语  “小美人  要不是我每次看到你爹地离开了华家  去给我办事了  我才有机会给你下药  不然你也不可能和我在一起  ”

    他冷静地挂掉电话  但在挂掉电话的时候  无法控制绪的大吼一声  “为什么  ”潸然泪下  他也很清楚现在说这些也是无济于事了

    而在一旁默默观察华吕绪的洛宇炫  转头看向慕容雨涵  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看样子是内部出了矛盾了  刚好可以方便他们下手

    他清咳几声地说道:“你叫你家老爷來了吗  不然我可要打电话给你家老爷的夫人说之前的事了  你看意下如何  ”

    华吕抬起强有力的右手擦拭着泪水  皱起眉头地看着洛宇炫  眯着黑色的眼眸地陈述道:“洛少你想怎么处理我家老爷  我现在沒有任何一点意见  反而我还想你能好好地教训他  ”

    洛宇炫假装不明所以地询问道:“你不是华家的管家吗  怎么现在这么说你家的老爷  ”

    华吕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一回想之前那一幕  流下泪水  “如果可以的话  我想从來都沒有认识他这个人  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

    他清咳几声  接着说道:“就算我在心里骂他一百次  一万次  都不能弥补对我的伤害  但那又怎么样  我现在就带着我家人离开这个恐怖的华家  如果你们要他的证据的话  我直接送过來给你们  ”

    洛宇炫和慕容雨涵对视一笑  沒有想到这件事办的很是顺利  异口同声地说道:“地址就在花家别墅大厅  ”

    处于伤心的华吕并沒有去注意到两人的表  而是一脸沧桑地离开了花家  而他的神并沒有感染在场所有人  而所有人的嘴角都扬起了微笑

    看來华家元老第一件被轻松搞定  但不代表他们接下去的路是不是很平淡还是崎岖不断  但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从今天的事很多人都学习到了很多  而慕容雨涵是从中学到最多的人  她看着华吕离去的背影  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但她现在也知道想要做好一件事提前做好一件事的功课也是要有的

    她再次转头看向洛宇炫  抬起素白的小手抚摸着他的大手  感受着心底的踏实感  但她从來都不知道其实也是一种寄托

    也许从他们两人的第一次遇见开始就注定了缘分  再次遇见虽是计谋  在接下來的相处中  她知道这辈子是真的离不开这样心细如女人的男人

    她知道他之所以会成为这样的人  大部分都是因为环境引起的  一想到他过去发生的一切事  她的心就如刀割  她知道她心疼眼前的他

    然而  她的想法洛宇炫并不知晓  他快速地拿出手机  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继续查着第二个公司的长老过去发生的事  他知道所有不光彩的事也会在白天真相大白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薄情老公不太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