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死在这里?

    最新阅读请到()

    夜俊月感动地看着站在他眼前正抱着慕容雨涵的洛宇炫。回应过來过点点头。嘴角勾起一丝微笑。轻拍着洛宇炫的肩膀。“兄弟我会好好地珍惜的。所以我也希望你能好好地去珍惜你自己的。”

    洛宇炫低下头看着白里透红的慕容雨涵。轻笑地说道:“为了她。为了我自己。我都会好好地去珍惜这段來之不易的感。任何人都不能将她拉离我边。除非是她想要离开。”

    夜俊月看着眼前扬起真诚的笑容的他。“一年以后我会尽量努力拥有我的孩子。当我们再次相见的时候。我想要看到你也拥有了你的孩子。”

    洛宇炫感的薄唇微微地张开。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就在这时。慕容雨涵揉了揉眼眸。轻声地说道:“炫。这里是哪里啊。我为什么觉得全呢。我到底是怎么了。”

    洛宇炫听闻她的话语。不由自主地皱起眉头回答道:“因为你之前流产的事我还是不太放心。所以我就带你來了医院看看。不过老婆你的体沒事的。”

    他在心里很是清楚现在还不是告诉她。花云栎对她下药的事。其实他也不想让她因为这件事感到一丝难过。所以他故意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只是他的苦心。而在这个时候的慕容雨涵并不知道。她听闻他的话语。皱起双眉。疑问地询问道:“可是我怎么记得我就是喝了桌上的酒。然后我就觉得要昏倒了。花烨哥哥见况不对。就要带我去房间休息一会。”

    她停顿了片刻。接着说道:“如果我沒有猜错。是爷爷对我下药了。这件事连花烨哥哥都不太清楚。因为他的表很是无辜。”

    洛宇炫眯着深蓝色的眼眸。脸色不太好看地说道:“雨涵。你怎么能确定花烨本就是无辜的。单单看表你就能了解吗。我但是觉得他和这件事有关联。”

    慕容雨涵摇摇头地说道:“不。花烨看到我快昏倒的时候。那种担心的表是装不出來的。所以我觉得这件事他是无辜的。我觉得他确实很好。”

    洛宇炫听闻她满口都是对花烨的赞美。无法控制着心里的愤怒说道:“雨涵。你觉得花烨那么好的话。那么你为什么还要嫁给我。而不是嫁给他。”

    慕容雨涵轻笑地看着眼前再吃醋的他。抬起他强有力的右手按在她的心脏上。一字一句地说道:“那是因为我的心从头到尾只给了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你。”

    她停顿了片刻。不由自主地发出呻吟声。“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你的手按在我的心脏前。我既然觉得有种冰冷的感受。不再觉得体很。反而有种想要拥有你的冲动。”

    这句话一说出口。就连她自己都沒有觉得这句话有不妥的地方。而在对面沒有离开的夜俊月眼底尽是惊讶地看着眼前红透脸的慕容雨涵。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正在非礼洛宇炫的慕容雨涵。挑了挑眉头。询问着洛宇炫。“炫。你的女人不会想在大庭广众下想要拥有你吧。你女人什么时候这么开放了。”

    洛宇炫黑着脸看着正在他面前调侃的夜俊月。陈述道:“难道你忘记了。她被下药了吗。现在正是她发病的症状。”

    夜俊月一改调侃的姿态。眯着黑色的眼眸。严肃地说道:“沒有想到花老还真狠。我现在知道他当时为何说‘姜还是老的辣’。沒有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事。看來他是真的要将你们两人分开。”

    他清咳几声。接着说道:“花老这么欺负洛家。炫。那我需要报复下花氏企业吗。让花老也得到一个应有的教训。”

    洛宇炫眼底尽是不认同地摇摇头。“不用。之前吩咐你的事。就足够让爷爷得到教训了。如果他还是执迷不悟的话。我们在去教训他也不迟。但是记得事别做的太狠。毕竟他还是雨涵的爷爷。”

    夜俊月像是知道他之后要说的话语一般。眯着黑色的眼眸接着说道:“你接下來是不是想说‘毕竟亲还是要顾的。就算你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是你在乎别人怎么看到雨涵的’。”

    洛宇炫默默地点点头。“既然你都知道我要再说什么了。那你不是知道我要说什么了吗。”

    突然他因为怀中女人放肆的举动。忍不住倒吸一口气。“我们还有事。我们先走了。”

    夜俊月见他打算离开。皱起眉头。陈述道:“我之前不是说将你们俩送到洛家的吗。快走吧。不然你想你老婆在这里发吗。”

    洛宇炫低头看着脸色早已是绯红的慕容雨涵。突然感觉到衣裳一凉。皱起眉头快速地离开医院的走廊。因为就算他能支持的住。她也支持不住这样的‘折磨’。

    而夜俊月见洛宇炫直接抱着慕容雨涵转就走的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现在知道洛宇炫已经被慕容雨涵吃的是死死的。这辈子都不能逃开了。

    一想到这里。他的脑海里不由地浮现出宁冰雨那深蓝色的双眼和一头美丽的金发以及一脸白皙又精致的五官。他的嘴角便上扬着。

    而就在这时。走在前面的洛宇炫转头却看到夜俊月站在原地一脸猥琐的笑容。引來了一打的女人在围观。他皱起眉头吼道:“月要思的话。先送我们回家再去思。走。”

    夜俊月也被这突如其來的声音拉到现实。他一想到刚才的事。脸也不住地通红了一起。抬起强有力的右手拍了拍脸颊。面无表地推开正围绕他的女人。

    半分钟后。他快速地走了出來。快速地跑到洛宇炫的边。将车钥匙也拿了出來。真诚地说道:“炫。不好意思。我刚才想一点事。走神了。所以才沒有和你一块地走來。”

    洛宇炫眯着深蓝色的眼眸。陈述道:“我对你的这件事不感兴趣。你在不快点的话。现在死在这里的人是我。不是你。”()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薄情老公不太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