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他陪谁玩?

    ()

    慕容雨涵微微地张开红唇。刚要回答的时候。就在这时。花云栎皱起眉头。客气地对着韩凌熙说道:“谢谢韩少。愿意等我这个老头子。但是你想要让雨涵离开洛宇炫的边的话。就一定要拿出证据。”

    他清咳几声。接着说道:“我想韩少毕业于哈佛大学一定是知道有一句话说。空口无凭吧。既然如此那么你要做一件事的话。就要拿出证据。才能让我们大家心服口服才行。我想你也不会喜欢玩棒打鸳鸯的事吧。”

    韩凌熙皱起双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花老。现在我的手上并沒有拿到证据。证据还在路上。刚才我说的话语就是想要提醒下雨涵小心洛宇炫这个人罢了。”

    花云栎听闻他的话语。摇摇头说道:“雨涵和谁在一起好像都不关你韩少的事吧。你为何管那么多事呢。再说了他们俩可是夫妻。怎么能用‘小心’这个词语呢。”

    韩凌熙眼底划过一丝受伤。忍着心里的绞痛。咬着嘴唇默默地点点头。他知道现在还不能和花云栎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花云栎在美国的势力也是不容小瞧的。

    既然花云栎需要一个台阶下。那么他就给个台阶下。其实他也知道如果不给个台阶下。那么他不能保证花云栎会不会在后面拉他企业的后退。因为花云栎向來都是让人猜不透想法的。就和洛宇炫一样。

    但是。他刚才也注意到花云栎眼底的不耐烦。如果他沒有猜想错的话。那么花云栎就是不喜欢洛宇炫。但是花云栎却要面子。因为这里有夜家还有他韩家的人。

    此刻的花云栎虽然不知道韩凌熙正在思考什么。但是他对于韩凌熙给他一个台阶下。还是很满意的。他转头看着慕容雨涵。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说道:“雨涵。你们先去吃饭吧。我要和洛宇炫好好地谈了谈。”

    洛宇炫听闻花云栎正点到他的名字。抬起头看向花云栎。也沒有说什么。只是示意地点点头。因为他只知道花云栎等会和他说的事。十不离八就是他和慕容雨涵的事

    他也知道接下來有一场战要打。但是却也要打的精致。不可随便说几句话就能打发在商场的老将。他想到这里。嘴角勾起一丝微笑。

    他的想法只是一旁的慕容雨涵并不知。她见花云栎正打算和他好好地谈了谈。她嘴角不由地勾起微笑。她猜想花云栎是不是对他有好感了。

    一想到这里。她便开心地点点头。转头看向他。轻声地提醒着他道:“和爷爷说话的时候。你语气要和气点。要勾起嘴角的微笑。记住了吗。”

    她一嘱咐完。拉着花烨的手走去餐厅。在那里等候带來‘好消息’的洛宇炫。但是她把事想得太过于简单了…

    花云栎见所有的人都相继地离开了。瞬间脸上的笑容也就消失了。面无表地说道:“洛宇炫。不。应该说是洛少了。因为你和我们家的雨涵从今天起就沒有关系了。”

    洛宇炫眯着深蓝色的眼眸看着花云栎。他很清楚眼前的花云栎正在给他下了一个下马威。同时他也很明白花云栎之所以会这么说。一定是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想到这里。他嘴角不由地勾起一丝微笑。清咳几声。“花老。您是想当年的事又一次在雨涵上出现吗。难道您就不害怕雨涵以后会恨你吗。”

    花云栎听到他的言外之意。面无表地继续说道:“这可是我们的家事。我想你洛大少不会这么闲吧。一个公司还不够你忙的吗。你还想來管我们的事。”

    洛宇炫皱起眉头看着花云栎。他握紧拳头。强忍着愤怒。“您是不是对我的企业做了什么事了。花老。虽然我尊重您。但是不代表您可以任意妄为。您对我有什么不满直接冲着我來。就可以了。”

    花云栎眯着黑色的眼眸陈述道:“如果直接冲着你來的话。那我怎么分开你们两人。我就说白了吧。你拥有很多人都望尘莫及的东西。你是那么优秀。而雨涵却一点都不优秀。所以我觉得你们还是分开会比较好。”

    他清咳几声。接着说道:“当然了。你不要分开的话。也是可以的。我想你一定不想你那么多的手下和员工的亲人一夜之间都相继去世吧。”

    他嘴角扬起一丝微笑。残忍地说道:“洛少。我给你三天的考虑时间。超过这个时间了。那么你要是不自动离去。那行就别怪我心狠。”

    洛宇炫听闻花云栎的话语。嘴角扬起。抬起他强有力的双手不断地鼓起掌。“我终于知道当年我的岳母为何不想來这个家了。我想就是因为这里有一个喜欢威胁别人。却一直自以为是的您吧。”

    他清咳几声。接着说道:“我知道我说话不是很好听。但是这确实是事实。您能保证当雨涵知道这件事的话。那么以后不会向我岳父一样转离开这个家吗。”

    花云栎嘴角不由地扬起一丝微笑。抬起苍白的大手指着在扶着慕容雨涵的花烨。“你可知道当年的事就是我做的不够狠。现在我就是为了防止这个可能的发生。所以我做了万全之备。”

    他停顿了片刻。接着说道:“小子。你可知道我为何一直都不相信你吗。那是因为你骨子里有一种自信和让人抓不住你下一步的想法。这样的你无法控制。我也不能猜想你下一步会做什么。所以你和雨涵的一切都要结束掉。”

    洛宇炫嘴角扬起一丝神秘的微笑。说道:“花老。您好像忘记我不是一个人來的吧。您就那么有自信将雨涵带走吗。您就能保证你刚才的话语就能威胁到我吗。”

    他停顿了片刻。接着说道:“我好像从來都沒有在您的面前说过一句话。我最讨厌就是别人的威胁。那么您既然要开始这个游戏的话。行。我和您玩。” 理想阅读的家园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薄情老公不太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