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冰雨是谁?

    ()

    慕容雨涵眼底划过一丝惊讶看着花云栎。不由地开口询问道:“爷爷。您怎么认识我朋友啊。”

    花云栎皱起眉头看着她。语气有点沉重地询问道:“你说她是你的朋友。那你有她的联系方式吗。可以帮爷爷找到她吗。”

    慕容雨涵眯着黑色的眼眸。突然感觉到心里的不安。出于保护朋友的目的。她低沉地询问道:“爷爷。您找她有什么事吗。沒有的话那我就不安排你们见面的事了。”

    花云栎眯着黑色的眼眸。回忆之前的一件事。“我只是想找到她。要她回国去。因为她爹地妈找她很久了。”

    慕容雨涵抬起素白的小手卷起好她的发丝。“爷爷按您这么说。那您是认识她了。可是据我所知她本來就是一名孤女。怎么会是您认识的人的女儿呢。”

    花云栎听闻她话语中的怀疑。抬着眼镜说道:“那你的朋友的手臂上是不是有雨的标记。她的名字是不是有一个雨字呢。那她是不是个外国人。”

    慕容雨涵听到这话。心里不由地大吃一惊。只有她自己知道爷爷现在说的任何一句话都是真的。难道冰雨真的是爷爷所认识的人的女儿吗。那冰雨的真实份又是谁呢。

    这一切都好像是个未知迷一般。只有她知道当初见到眼底如雨冰冷的冰雨。全是鲜血的冰雨。她的心多么害怕。但。她还是将受伤的冰雨拉进家里。好生地照顾。

    一回想她与冰雨认识多年了。可是她除了冰雨的名字其他确实是一无所知。而冰雨也沒有提到家人的一切。再加上冰雨的话比较少。所以她们自从分开后。只知道对方过得不错。就沒有在打扰到对方。

    直到现在她才知道为何明明在雨下冰雨的影却沒有那么孤单。反而就让觉得她是天生与雨重生的。她一想到这里。皱起眉头。“爷爷对不起。我以前曾经答应她。不和任何问起她在哪里的人说出她的所在处。真的很抱歉。”

    花云栎面无表地陈述道:“那我现在告诉你。她的爹地已经快离开人世了。而他唯一的愿望就是找到唯一的女儿。他这一点愿望你都不想去帮他完成吗。”

    他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毕竟你也知道失去爹地的痛苦。难道你想让你的朋友再一次和你一样受到这个沒有能送终的痛苦吗。难道你真的就忍心吗。你确定你朋友是真的恨她的爹地吗。而且你确定她以后想起这件事不会后悔吗。”

    慕容雨涵一听到他的话语。眼底一暗。握紧拳头咬着牙根。强忍着因为想到慕容云海快要流下的泪水。深吸了一口气。“谢谢爷爷的提醒。我想我知道我怎么做了。您放心好了。我现在就出去一下。”

    花云栎见她要冲出去。皱起眉头吼叫:“你沒有看到这里有客人在吗。你就这样跑出去了。这件事确实是很急。但是也沒有必要现在就跑出去。你就直接叫她來到花家吃饭吧。”

    他停顿了片刻。“而且现在是非常时期。你也不是不知道。虽然花家是支持你。但是雨涵这件事不要急。你先打个电话给她。叫她过來。”

    慕容雨涵眯着黑色的眼眸。默默地点点头。划开手机的屏幕。找到联系号码。直接拨打了过去。也因为她打电话的动作。照片飘落在地上。

    几分钟后。电话终于接通了。她清咳几声说道:“冰雨。我爷爷知道你是我的朋友。想叫你來我家吃一顿饭行吗。先别回绝我好吗。先答应我。今天我想到我爹地的事了。所以我的心不太好。”

    她停顿了片刻。转头看着在一旁专注着看着她的洛雨炫。嘴角不由地扬起。“而且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我嫁给的那个人到底长什么样子吗。是一个怎样的人。既然如此。今你就來花宅找我好吗。”

    电话里传來了甜美的女声。“雨涵。可是我现在在洛杉矶玩呢。可能沒有时间去花宅找你了。你看明天这个时候來找你怎样。”

    她一听闻这件事。眯着黑色的眼眸。“对了。之前我和你打电话的时候。由于太困了。我只和你说在美国。沒说在哪里。既然你现在也在洛杉矶。那你现在就來找我吧。而且我有一笔生意也要去找你。”

    电话里许久传來了甜美的女声。“雨涵。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现在去找你吧。好了。我现在过去。大概几分钟就到了。”

    她一听到冰雨要挂掉电话。皱起眉头。“我还沒有说地址在哪里呢。你怎么就这么着急挂掉电话呢。到时候你又找不到路怎么办。”

    电话里传來了甜美的女声。“放心。挂了。”电话很快地传來了挂掉的声音。她无奈地摇摇头。面对这样的好友。她也只能是无奈了。

    因为冰雨哪里都好。就是有点不好就是有点路痴。不过她想冰雨那么聪明。一定会想办法來的。她既然敢挂掉电话。就可以证明她知道花宅在哪里。一想到这里。她转拉着洛宇炫的手。

    她轻声地朝着花云栎说道:“爷爷。我先到门口接她过來好吗。她并不熟悉花宅的环境。我们先走了。爷爷。夜爷爷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花云栎看着她。默默地点点头。抬起苍白的右手摆了摆。“去吧。去把。记得要带些饮料到门口。想必她已经口渴了吧。”

    慕容雨涵默默地点点头。轻声地回应道:“爷爷。我知道了。那我们先走了。再见。”

    洛宇炫眼底划过一丝笑意看着微笑的她。也在心里不由地好奇着那个冰雨究竟是谁。又是和她怎么认识的。会不会伤害她。

    这些他知道其实可以不需要担心的。但是他就忍不住担心这件事。他也知道眼前的她就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一部分。沒有她不行。只有她在他的边。他才感觉到心安。 理想阅读的家园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薄情老公不太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