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单独叙旧

    ()

    夜俊月听闻洛宇炫的话语。抬起白皙的右手摇了摇。“这可是就是洛少的不是了。不能因为嫂子漂亮就不让她认识下我最可的弟弟。你是担心我弟弟把嫂子抢走。还是洛少对自己一点都沒有信心呢。”

    洛宇炫面对夜俊月的调侃。面无表地说道:“让开。让我和雨涵出去。还有这件事和你一点都沒有关系。”

    夜俊月注意到洛宇炫眼眉之间的那一丝不悦。嘴角也勾起了微笑。刚才他也只是调侃下。想不到洛宇炫的脸色都变了。这样洛宇炫此刻最在意的人就是慕容雨涵了。

    不过一想到认识多年的洛宇炫。如今有了人。他就忍不住打心里开心。以前看着这么冷血的洛宇炫。他都在心里不由地着急。洛宇炫以后是不是要孤独一生。当看到慕容雨涵出现的时候。他的心也就这样的放下了。

    他一想到这里。“洛少。我们也算是认识这么多年的朋友了。难道你不给我这个面子吗。”

    洛宇炫皱起眉头地看着夜俊月无奈之下。只好默默地点点头。“这个面子我当然给你了。但是可不可以先让我们出去呢。夜俊月。”

    夜俊月一听到洛宇炫在叫他的全名。眼底划过一丝惊讶。多年來洛宇炫已经很少和他发过脾气了。看來他也只能在这个时候让开。不然到时候被洛宇炫踢到哪里去。都不晓得。

    一想到这里。他自动站到一旁。让洛宇炫和慕容雨涵也好离开这里。可站在他后面的韩凌熙并沒有让开。

    韩凌熙眯着黑色的眼眸。嘴角扬起一丝微笑。伸出强有力的右手。“雨涵。宇炫。我们可是多久不见了。话说我还是很想念你们的。请问你们最近过得还好吗。”

    洛宇炫此刻深蓝色的眼眸因为他眯着的动作。显示着更蓝。听到韩凌熙话中有话。陈述道:“沒有想到在花家也能看到你。韩少。这可谓是有缘千里來相会。请问你來我们花家有何贵干呢。”

    韩凌熙听到洛宇炫话中的意思。也不生气。笑着说道:“我本是來找花老谈一些生意上的事。可却听到他说今不谈生意事。面对今不谈生意的花老。我确实很疑惑。也很好奇。究竟是为何这样。”

    他停顿了一会。继续说道:“当我想去卫生间的时候。却看到夜少一个在门外站着。于是我就上前和夜少打招呼。之后就知道原來雨涵就是花老的孙女。”

    他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出于很多天沒见雨涵。所以在下我就和夜少一起过來找雨涵。当然也只是想叙旧罢了。”

    洛宇炫皱起眉头看着韩凌熙。申明道:“可是韩大少好像忘记雨涵已经是我的老婆了。可不会像以前一样只是单纯把你当朋友。和你单独叙旧会。现在她要和你叙旧的话。也要询问下我的意见。看我是否同意才可。”

    韩凌熙顺着他的话语。接着往下开口说道:“我一直都听说洛少一直都很深明大义。你将你的老婆借我几分钟想必应该是可以的吧。当然你也可以不要。可不知道消息被传出去。怎么会形容你的。”

    慕容雨涵皱起眉头看着此刻正在话里有话的韩凌熙。转头看着一脸为难的洛宇炫。心里有一丝不忍。开口回绝道:“对不起。韩少。我想我现在的份不方便和你单独叙旧。”

    她停顿了一会。“当然洛少你要是不介意的话。你也可以现在将话说明白。反正大家也都在这里。不是吗。不然我要是和你单独去叙旧的话。到时候破坏的不是你的名声。而是我的名声。”

    她清咳几声。接着说道:“不过你要是沒有为我着想的话也行。反正我就当做以前的韩哥哥已经在我的心中死去了一般。现在的他满脑子只想着自己罢了。”

    韩凌熙眼底划过一丝伤心。忍着心痛的感觉。说道:“你就宁愿这样和他生活一辈子。也不愿意和我单独说一会话吗。”

    慕容雨涵皱起眉头看着他那样。感的红唇微微张开。刚想说什么的时候。一旁的洛宇炫就直接代替她开口说道:“韩少。想必我老婆刚才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请你别去说这么过分的要求。”

    他停顿了一会。“毕竟你们也是小时候认识了几年了。想必你也是把雨涵当做朋友吧。那么你就别强迫她做一些不喜欢的事。好吗。别让大家都这么的为难行吗。”

    韩凌熙听到洛宇炫的话语。眉头也紧皱。他当然知道此刻的洛宇炫之所以这么说的话。也只是为了打消对手罢了。而他很不幸的成为了被打击的人。但他却沒有办法去开口。

    而这一切都不能怪任何人。他一想到这里。心里疼痛的感觉就越來越强烈。“好。雨涵我答应你。我们有话就当着大家说。既然你都不觉得难堪的话。那么我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

    慕容雨涵眯着黑色的眼眸。“我不知道你等会要说什么。但是我有句话要说。今选择洛宇炫这个人。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人的事。你有什么事朝着我说。别在后面玩什么把戏。”

    韩凌熙听出了她的话中话。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之前他为了做了一件让大家误解的事。她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但是现在后悔。整件事也还是回不去了不是吗。他眯着黑色的眼眸。“对于我以前的事。我感到很抱歉。我不应该为了想得到你。和媒体说了一些话语。让你被误解了一段时间。这件事是我的不对。”

    慕容雨涵眼底划过一丝惊讶地看着他。陈述道:“你今天的道歉我接受。但是。你话的重点是什么。你可以说清楚吗。现在的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难免说话都还是有点小心翼翼。”

    韩凌熙眼底划过一丝受伤。“现在的我说什么也是沒有用的不是吗。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 理想阅读的家园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薄情老公不太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