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车祸真相

    ()

    慕容雨涵眼底划过一丝惊恐地对着司机大吼:“司机大叔。距离医院还有多久的距离。现在你开快点。不管要多少钱的罚单。我都帮你付钱。”

    司机大叔听到她的保证。熟练地将车子开到最大。狠狠地将那群人甩到后头。

    慕容雨涵转头见伊令那群人再也看不到了。这时心才放下。回眸看着洛宇炫说道:“还好。他们已经不见了。”

    洛宇炫注意到她眼底的慌张。皱起眉头。此刻的他很想了解她以前的过往。他总觉得事并沒有她说的那么简单。而是她大幅度地盖过了内容。

    他不动声色地默默地点点头。抬起强有力的右手。“不管你的过往发生了什么。我都对你不离不弃。所以你别想那么多。好好地当好洛太太就好。”

    就在这时。慕容雨涵的脑海里浮现出一道影。她皱起眉头说道:“白洁跑出去。接着莫彦出事。然后我们去医院的路上遇到了伊令。”

    她停顿了一会。说出她的猜想:“不知道为何我总觉得这件事好像是计划好的。是不是和白洁通电话的人就是伊令。”

    洛宇炫顺着她的话语。也不由地想着这件事。“按你这么说來的话。我们应该去查一下白洁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在我们家。”

    慕容雨涵眼底划过一丝惊讶地看着他。不由地询问道:“你怎么觉得白洁会在我们的家。”

    洛宇炫眯着深蓝色的眼睛。解释道:“因为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而此刻的白洁最想要的就是白家的文件。”

    而就在这时。车子稳稳地停在医院的门口。洛宇炫伸入口袋里。拿了几张100元直接放在座位上。对着司机说道:“钱放在后座位。你自己去拿一下。”

    他的话一说完。就快速地打开车门。优雅地下了车。在车门外等着她下车。半分钟后。她缓慢地下了车。

    她抬起素白的小手拉着他的手刚想直径地走进医院的时候。一群记者蜂拥而至來到他们的边。

    其中一位年轻的女记者拿着话筒询问着慕容雨涵。“听白小姐说。洛太太您是不是和jane这个大牌设计师认识多年。看您今天的打扮。您们两位好像是穿‘真系列’。”

    慕容雨涵淡然地看着女记者。说道:“白小姐是谁。我都不认识一位姓白的小姐。你今天是不是看错名字了。”

    女记者眼底划过一丝厌恶。继续拿着话筒笑道:“我知道了。一定是慕容小姐贵人多忘事。所以不忘记白家签约的白洁小姐也很正常。”

    慕容雨涵眯着黑色的眼眸。“你说的是白洁。我确实认识白洁。请问她说过什么话。或者背着我们两人做了什么事吗。”

    女记者听到她这样说话。嘴角也不住地上扬。陈述道:“白小姐也沒有做了什么事。就是和我们媒体说了。您和jane设计师关系很好。而您和洛少穿着‘真系列’。”

    慕容雨涵听到这里。嘴角扬起一丝微笑。“你们想知道我和jane的关系有多好吗。那行。等会这里发生的一切。你们都如实报道出來。”

    女记者眼底划过一丝惊讶。她可从沒有想到慕容雨涵作为上流社会追捧的‘公主’竟然那么好说话。只是她也沒有意识到掉进慕容雨涵的陷阱中。

    而就在这时。骑着摩托车的伊令也手拿着棍子赶了过來。大吼大叫道:“慕容雨涵。洛宇炫你们两个给我出來。我们好好地算算过往的事。”

    洛宇炫眯着深蓝色的眼眸看着伊令。冷嘲讽道:“如果要算过往的事。是我们找你算账。而不是你來装受害者來找我们算账。”

    伊令眼尖地发现一群记者站在洛宇炫和慕容雨涵的后。他快速地举起棍子。泪流满面地陈述道:“各位记者你们评评理。到底是他们错了。还是我错了。”

    记者们见伊令正流着泪水。眼底尽是怀疑地看着他。派了刚才的女记者说道:“我们都觉得是你做了什么事。你的绪很是奇怪。之前还那么凶。现在却哭了。”

    伊令眼底划过一丝愤怒地举着棍子指着女记者。无地威胁道:“有本事你在说一次你刚才的话语 。说一次我将你的眼睛打肿。”

    记者们看着公然在这里威胁媒体的伊令。眼底都划过一丝愤怒。都纷纷地拿出手机。有的录制着视频。有的在录音。在这一刻。他们不为别人。就只为他们自己。

    伊令皱起眉头看到记者们的举动。更是愤怒。上前就挥着棍子。吼道:“叫你们录视频。录音。再录我就把你们的牙齿都打破。”

    而有些记者并沒有看到伊令的突來袭击。都被他打晕在地上。而他的举动也引來了医院的保安。

    慕容雨涵眯着黑色的眼眸。转头看向洛宇炫。“虽然他是我的舅舅。可是他一次比一次过分。他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我都不在乎。今天就当是总结了二十多年的事。”

    洛宇炫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脑海里也在这时。浮现出莫彦的脸孔。不由地皱起眉头。一把拉着她跑去手术室门口。

    几分钟后。他们气喘吁吁地來到手术室的门口。眼尖的他看到早在一旁等待的医生。他上前走上前去。“他的况怎么样了。”

    医生抬了抬眼镜。陈述着事。“虽然他的病是稳定下來了。不过。他回家后要好好地调理自己的体。最好在这里住一天。好好地观察下病。”

    洛宇炫听到医生的话语。只觉得心这才稳稳地放下。“那彦现在还在手术室里吗。什么时候会出來。”

    医生眯着黑色的眼眸开口说道:“在等几分钟。他就能出來。对了。有个疑惑。他怎么会在半路昏迷了。所以导致司机沒有看到。就这样撞上去。”

    洛宇炫和慕容雨涵通过医生的这句话。这才知道车祸的事是如何发生的。 理想阅读的家园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薄情老公不太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