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大家闺秀

    ()

    花云栎听到她的解释,脸色好了点,但,仍然看到雨涵还坐上洛宇炫的上,眼底划过一丝不悦,“你到底要坐在他的上多久?为大户人家,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慕容雨涵一脸疑惑地看着他,像是意识到什么了,她低头看了下地上,却发现她坐在了洛宇炫的上,脸上也染上了红晕,快速地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走到花云栎的面前。

    她张开感的红唇微微地张开,刚想解释的时候,就听到花云栎的话语,“虽然说你长年不在花家生活,但是你也要懂得大家闺秀是怎么写的,你妈这么多年来,到底是怎么教你?”

    慕容雨涵注意到他的眼神有丝不屑,眼底划过一丝受伤,握紧拳头,“爷爷,我妈不管怎么样,到底还是为花家留后了!”

    她说完这话,转蹲下子,她想要继续撕开洛宇炫的衣领,而一双强有力的右手出现在他的眼前,轻声地说道:“雨涵,由我来撕就好了,你只要帮我包扎好伤口就可!”

    洛宇炫的话语一落,快速地撕开他的衣裳边缘,将撕好的布料递给她,“我已经撕开了,你只要帮我包扎就好了!”

    慕容雨涵接过布料,快速地包扎伤口的时候,耳边传来了花云栎的话语,“雨涵,刚才是我的错,可是,你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在说了,你妈不可能做什么事都是对的!”

    面对他的话语,她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思绪半分钟后,她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认真地包扎起伤口,包扎好了,语气轻柔地说道:“伤口弄好了,宇炫你下次要注意点!”

    她的话语一落,拉着他的手臂,正帮助他一起站起来,继续说道:“以后我要是为了家人,绪着急,并没有顾上你的话,你记得阻止我!”

    洛宇炫眯着深蓝色的眼眸看着她,语气轻柔地安慰道:“小傻瓜,我都说了这件事真的和你没关系,你也别担心了,而且你关心家人足以看出你很孝顺!很你爹地妈!”

    而站在他们前面的花云栎见两人都没有理会他,眼底划过一丝不悦,语气有点重地说道:“洛宇炫,就算你们的缘分是天注定,那又怎么样,我在和雨涵说话,你能不能不要说话,这是做人的基本礼貌!”

    洛宇炫见花云栎话峰直接转向他,他嘴角勾起笑意,其实他很能理解花云栎的,毕竟他们的年代相差那么大,而且花云栎这么多年除了花烨陪伴,再无亲人相伴,看到这样的场景,心里或多或少还是会介意的。

    所以,他想懂了这件事后,并没有去计较那么多的事,他收回思绪,轻笑道:“对不起,爷爷,确实是宇炫的不懂事,您继续说,我不打断你们的话!”

    花云栎见洛宇炫真诚的态度,脸色也没有之前那么难看了,而是转头对着慕容雨涵说道:“雨涵,爷爷和你说话呢,你怎么都没有和爷爷说呢?”

    慕容雨涵眯着黑色的眼眸看向花云栎,询问道:“爷爷,你就算觉得当年的事您错了,也曾经后悔了,但是,您是不是打心里就瞧不起我妈?”

    她注意到花云栎眼神快速划过的厌恶,她只觉得心里空空,“爷爷,您是不是打心里从来都没有认同过我和宇炫,您是不是也觉得我们不合适?”

    花云栎抬起苍白的手指指着洛宇炫,一字一句地说道:“先不说我对你妈的看法,先说他,我觉得他配不上你,一个从没有在健全家庭生活的人,是不会懂得照顾你的!”

    慕容雨涵听到他的心里话,不由地哈哈大笑,“爷爷,那您是不是觉得花烨就能照顾好我?我一早就说过,我只要他一个!爷爷我们还有事,我们先走了!再会!”

    她拉着洛宇炫的大手,快速地转,轻声细语地说道:“对不起,因为我,你又被人讨厌了!”

    洛宇炫看着她,眯着深蓝色的眼眸说道:“今天的事,我在小时候就经历过很多次,我都不在意了,你又何必在意呢,对了,刚才的事你那么做,就不对了。他毕竟是你的爷爷,你以后别这么对他了,毕竟他也不容易!”

    慕容雨涵转头看着他,眼底划过一丝惊讶,“我本以为你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可是,和你相处越久,我越来越觉得你不是那样的人,你真的在那一刻没有恨我的爷爷吗?”

    洛宇炫听闻她的话语,嘴角扬起笑意,陈述道:“我为何要恨你的爷爷,就因为他给我一次难堪吗?以前给我难堪的人多的去了,这还不算是最难堪的,而且他这么大的年纪,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真的很不容易!”

    慕容雨涵面对这样的他,眨着漂亮的大眼睛,“越和你相处,越觉得你只是表面没心没肺,而另一面的心则是温暖的,如此体贴的你,我又何德何能配得上你!”

    洛宇炫抬起强有力的右手,轻笑道:“只要我觉得配得上就可以了,对了,我们再不去教堂,你是赶不上你妈的后事了!”说完,他直接放开她的小手,则是弯下腰,忍着痛意,一步步地朝着车子的方向走去。

    几分钟后,他们来到车子前面,而就在这时,他们刚想上车的时候,一辆豪华的兰博基尼停在他们的面前,莫彦朝着他们喊道:“你们快点上车吧!”

    慕容雨涵眯着黑色的眼眸转头看着洛宇炫,询问道:“他怎么会在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

    洛宇炫并没有回答她的疑惑,而是嘴角上扬,动作轻柔地将她放在地上,快速地打开车门,让她率先坐进车里,半分钟后,他见她坐好了,紧接着也坐了进去。

    他像是想起什么,眯着深蓝色的眼眸,朝着莫彦说道:“白家的事你处理好了吗?记着我曾经说过,不能留下什么痕迹,到时候在出什么事,就不好办了!” 理想阅读的家园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薄情老公不太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