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玉佩来源

    ()

    花烨不解地看着他,却还是回答道:“在我的眼底,就算拥有了家财万贯,却一直得不到心之人的,那我宁愿不要那些钱!”

    他停顿了一会,继续说道:“只要雨涵有什么困难,我为她倾家产也不怨,她要是受到什么危险,我会在第一时间内出来保护她,就算只能拿我的生命去救她,我也甘愿!”

    花云栎面无表地听闻他的话语,假装不懂地询问道:“花烨,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就因为雨涵是花家的人,而且你这么做值得吗?”

    两人的话语,被打算来到房间的洛宇炫和慕容雨涵听到了。慕容雨涵突然感觉到两人接下来的话语,她的心感到不安,素白的小手轻轻地推开洛宇炫,“我们去别的房间吧!”

    洛宇炫见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慌张,不由地皱起眉头,轻声地说道:“不,我们的新婚之夜改天在补,既然他们提及你了,那我们在门外倾听他们要说什么!”

    慕容雨涵见他并没有打算离去的意思,皱起眉头,小声地说道:“可是我们在门外听别人的对话,这么做毕竟还是不好,我们走吧!”

    正当这两人在纠结要不要离去的时候,门里传来低沉的声音,“我不管我这么做是不是值得,我只知道我她,我的心只容下她,慕容雨涵一个人罢了!”

    “花烨,既然你这么她,那么就应该从洛宇炫的手里将雨涵抢过来,好好地去珍惜雨涵,而不是看着他们两人这么甜蜜,一个人隐藏着心伤却还是在笑,而且我对洛宇炫这个孙女婿本来就不是很满意!”

    洛宇炫听到花云栎的话语,握紧拳头,默默地转,没有在说一句话。

    慕容雨涵皱起眉头看着他正离去,她咬着牙根,快速地跑到他的边,“刚才我爷爷说的话,你别在意,他也没有别的意思,在说了,你是我的老公,只要我一个人喜欢,满意就好了!”

    洛宇炫转头看向她,嘴角不由地上扬,“你是我的老婆,我只你,现在我有事,我要先回到洛家,你要一起吗?”

    慕容雨涵眯着黑色的眼眸看着他,注意到他眼底划过的一丝受伤,在她的心里很是理解他现在的行为,一个从小没有得到过长辈疼的人,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长辈,却还是不认同他。

    要是她是他的话,那么她确实会更难过,她心里一痛,抬起素白的小手拉起他的大手,放在她的心脏前,“我的心就算死,也会因为你一个人痛,跳动着,不管你是谁,在我的眼底,你就是洛宇炫而已!是我的老公罢了!”

    洛宇炫眼底划过一丝惊讶地看着她,从手心下感受着她心脏的跳动,嘴角扬起一丝笑容,“对了,你将你的手伸入我的衣领中,我有个东西要给你!”

    慕容雨涵疑惑地看着他,还是听话地将素白的小手伸入他的衣领中,而后拿出了玉佩,询问道:“你刚才说的就是这个玉佩吗?”

    洛宇炫低头看着这个玉佩,嘴角扬起微笑,陈述道:“这个玉佩是我爹地生前留给我的最后礼物,他以前要我找到心之人,将这枚玉佩送给她!”

    他停顿一会,“这枚玉佩我带在上有二十多年,如今我将这枚玉佩送你,作为我们的定信物,你的未来有我,而我的未来只有你!”

    慕容雨涵眼底划过一丝惊讶地看着他,并没有再说话,而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她收回素白的小手,快速地打开包包,拿出手机。

    她熟练地滑着手机屏幕,看到了“武新”发来的短信,她在心里默读着:“雨涵,这是我最后一次以武新的份发信息给你,对于之前那些威胁的短信,我感到很抱歉,从今天起,武新这个名字在世界消失了!”

    而就在这时,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武新本是无心的意思,这个世界上以前我只对莫彦好,现在我只会对你一个人好,这个玉佩的上面有刻上我的名字!”

    他停顿了一会,继续说道:“对了,有件事我忘记说了,我们的玉佩竟然能合在一起,说不定你爹地很早以前和我爹地是好朋友,所以,我们的玉佩也早是定亲信物!”

    慕容雨涵听闻这句话语,眼底划过一丝惊讶,“那你快拿出我的玉佩,我要看看两个玉佩合在一起是什么模样!”

    洛宇炫面对好奇的她,嘴角扬起笑意,右手拿着已经脱下脖子的玉佩,左手则是伸入口袋拿出她的玉佩,他小心翼翼地将两个玉佩合在一起。

    只见玉佩发出了绿色的光芒后,就变成了红色的光,她眼底划过一丝惊讶地看着这两个玉佩,感的红唇微微张开,刚要说什么的时候。

    “这两个玉佩你们是从哪里等到的?”花云栎眼底划过一丝震惊地看着他们两人,询问道。

    “爷爷,这两个玉佩是我爹地和公公分别留给我们的,您对这件事好像很震惊,怎么回事呢?”慕容雨涵细心地发现花云栎眼底的惊讶,不由地询问道。

    “这个玉佩是明朝一位格格和她心仪之人的定信物,但是,当时的皇帝却看不起那名有才华却很是潦倒的才子,觉得这件事要是传开了,皇家很没有面子。”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当时皇帝直接下了圣旨,打算将那个才子秘密地杀掉,而格格却从皇帝的心腹手下得知这个消息,十分着急。”

    他看了慕容雨涵一眼,继续说道:“格格就赶去那个才子的家里,但,还是来晚一步,那个才子已经奄奄一息了,格格痛不生,拿起一旁的刀子滑开她的手腕,她用她和才子鲜血滴在这个玉佩上!”

    慕容雨涵皱起眉头,询问道:“这个故事的结局虽然很伤感,但,两人确实也在一起了,可是,和你看到这个玉佩很是惊讶,又有什么关系呢?” 理想阅读的家园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薄情老公不太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