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命不久矣

    ()

    花烨听到她的话语,他的心里瞬间感觉到温暖,强有力的大手也不自地抱着她的肩膀,只为享受着这短暂的温时刻。

    慕容雨涵皱起秀眉,看向搭上她美肩的大手,不由地说道:“花烨哥哥,你的手可以离开我的肩膀吗?”

    花烨听闻她变相的回绝,眼底划过一丝受伤,手还是没有离开她的肩膀,清咳几声,回绝道:“果然是泼出去的女儿,嫁出去的水啊!我是你哥哥,我的手累了,搭在你的肩膀上一下,也不可以吗?”

    慕容雨涵抬起头看向花烨,感的红唇刚想说出回绝的话语,而就在这时,她看到他眼底的受伤,她不能在伤害关心她的人了,眼底一暗,默默地低下头,并没有在说什么。

    她感觉到肩膀传来的重力越来越大,眼底一暗,不由地回过头,却看到已经睡着并将头靠在她的肩膀的他,她想起洛宇炫,快速地抬起素白的小手想要将他的头搬离她的肩膀。

    而就在这时,她突然停下了动作,而是一动不动地看着花烨,她真的不太明白这么优秀的花烨为何会喜欢上她,而且打算不放手,她真的有那么好吗?

    可她在思考这件事的时候,却没有看到花烨合上的眼眸,早已睁开并一动不动地看向正在想事的她。

    几分钟后,医护车终于到达了医院,花烨也抓到机会,快速地睁开眼睛,装作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揉了揉眼眸看向她,“医院到了吗?”

    慕容雨涵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拉回了现实,她看着周围的景色,眯着黑色的眼眸说道:“花烨哥哥,现在医院已经到了,我们也准备准备下车吧!”

    花烨默默地点点头,他见车子稳稳地停在医院的停车场后,快速地推开车门,优雅地下了车,但他并没有着急离去,而是在那里等着她下车。

    几分钟,她的手和洛宇炫的手始终还是没有分离,紧紧地握在一起,一人优雅地下了车,而一人却是被护士抬了下去。

    花烨见到这个景,眼底尽是受伤,嘴角不由地扬起苦笑,“雨涵,你一定饿了吧,子还是很冷吧,那我先去买些吃的和穿的,你先在手术室外等我!”说完,他快步地离开这个地方,只有这样他的心不再疼痛!

    慕容雨涵看着他快步的样子,在心里很是为何他会这样,可是,她却没有叫住他,因为她晓得就算叫住了,她又能说什么?

    这么痴的男人正着她,可是,她却不能去回报他,因为她心知肚明,他要的东西是她这辈子都无法去给予的东西!

    她一想到这里,不由地叹了一口气,她继续随着护士们的脚步一起走去手术室,而就在这时,一张病和洛宇炫擦而过,而带头走的人却是韩凌熙。

    当她正要随着护士的脚步离去时,熟悉的声音响起,“慕容雨涵,你看到我在这里,还是走得很快,你当我不存在吗?”

    慕容雨涵转头看向韩凌熙,礼貌地说道:“韩少,很久不见了,你怎么也在这医院里,不好意思,我现在还有事,我先走一步,有的事的话call我电话!”话一说完,她直接转就继续离开。

    韩凌熙皱起眉头看着她的影,眼底划过一丝不解,忍不住心底的好奇,直接吩咐着手下刚做的事,三步并作两步地跟在她的后面。

    而一直在握着洛宇炫手的慕容雨涵,她并没有察觉到韩凌熙正跟在她的后面,而是,低头看着洛宇炫,压抑着心底的着急。

    当她抬起头看向前方时,却看到手术室的门开门了,她也想跟着进去的时候,医生却出声阻止了她,“这位小姐,请到这里就停步,放开你握着的手,手术室的地家属是不可以进去的!”

    慕容雨涵皱起眉头,看了一眼洛宇炫,咬着嘴唇放开了手,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去,在这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好无用,为何什么忙也帮不上!

    而当韩凌熙赶来的时候,却看到她正一动不动地站在手术室的门外,满是鲜血的手,但他并没有觉得这个场景恐怖,他只感觉到心里传来的阵阵心痛。

    如果他没有猜错,躺在里面的那个人一定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那个人究竟是花烨还是洛宇炫,这些他想等会就能知道了。

    打喷嚏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他不由地皱起眉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处,却看到一湿透的衣服正紧紧地贴着她的傲人曲线,这美丽的场景让他的心不停地跳动着。

    而紧接着几声的喷嚏声,让他不由地皱起眉头,他快速地脱下衣服,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慕容雨涵的面前,“你的衣服都湿透了,你先披上我的衣服吧,何况你现在已经着凉了!”

    慕容雨涵感动地看着韩凌熙的体贴,但一想到如果披上他的衣服,洛宇炫要是醒来知道这件事的话,到时候又是掉入黄河也洗不清!

    她一想到这里,缓慢地摇摇头,回绝道:“谢谢你的好意,花烨哥哥已经去帮我买衣服了,所以,你的衣服我真的用不上!”

    韩凌熙听到她话语带着的客,眼底划过一丝受伤,直接将衣服披上她的美肩,“他现在不是还没有来吗?你先披上我的衣服,这也没有关系的不是吗?”

    慕容雨涵抬起素白的小手刚想将肩膀上的衣服拿下来的时候,就在这时,医生急冲冲地从手术室走了出来,直言不讳地问道:“里面的病人失血严重,医院库房的鲜血袋都已经用上,现在还差200ml的鲜血!你们这里有人是rh血型吗?”

    慕容雨涵听到医生的话语,眼底尽是担忧,小手不由地拉着医生的白大褂,小心翼翼地询问道:“我就是rh血型的人,请问里面的人病严重不?”

    医生听到她的话语,不由地叹了一口气,“他现在要是不输入鲜血的话,他就命不久矣了!” 理想阅读的家园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薄情老公不太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