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记者事件

    ()

    慕容雨涵抬起头看着中央挂着水晶灯的酒店大厅,突然松了一口气,终于到了大厅,现在只差几步便可以走出这里,就能离开这个地方了。咔嚓的声音将她从思绪中拉回现实,她低头看向那个声音的来源。

    “慕容小姐,听说你昨晚就是在这里开房是吗?”一位穿黑色运动服,手拿着话筒的记者对着慕容雨涵问道。

    慕容雨涵看着记者,回忆起如噩梦般的夜晚,握紧双手,并没有回答这名记者的问题。

    旁边的一位记者看到慕容雨涵并没有打算回答的况,忍不住开口追问道:“慕容小姐,听说您为了要开房的事都不去参加慕容家举办的晚会,而间接的导致了慕容总裁和总裁夫人住进了医院,对于这件事您感到后悔吗?”

    慕容雨涵皱眉地看着一群记者围绕在她的边,而他们的嘴里则是不停地询问着昨晚发生的事,她心里越来越不耐烦,转想要离去的时候,却被旁边一名记者不小心推到在地。

    白皙的手因为撞击地板而擦伤,鲜血立刻从伤处流出,她用右手支撑起子,想要站起来。却因为没有支撑物,又一次狠狠地撞到地板,她忍着痛意,弯着细腰抚摸着自己的后背。

    她抬起头看着那群记者一副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嘴角勾起一丝嘲笑,还真是世态炎凉!也正因为她在看着一群记者,所以并没有发现洛宇炫出现在酒店大厅。

    洛宇炫看着坐在地板上的慕容雨涵,眼底划过一丝厌恶,却仍然地走向她的面前,丝毫不管他的出现会引起轩然大波,还是从容地走到她的面前,伸出强有力的右手,“你没事吧!”

    慕容雨涵收回看着记者的目光,回眸,只见眼前的男子拥有着深蓝色的瞳孔,高的鼻梁,轮廓分明的嘴唇。心里不地疑惑着,他是谁?脑海划过之前的画面,是他,在走廊里撞到的那位男子。

    洛宇炫见她并没有开口说话,扫过周围忙着咔嚓的照相的记者,眼底划过一丝嘲笑。他本来就不喜欢慕容雨涵,但是为了一些事必须要去接触她,心里虽然这样子想,但动作并没有表达出来对她的反感,俯下子抱起慕容雨涵,转就走。

    慕容雨涵惊讶地看着洛宇炫,心里满是不解,为何这个陌生男子要抱着她离开,扫过着周围一直在拍照的记者,像是明白了什么,立刻挣扎了起来,也因为她自己的动作,而引来了她的一疼痛。她咬着嘴唇,对着他开口要求道:“放开我!”

    洛宇炫低头看着她,“如果你想要在坐在那里也可以,但是,你要知道今天下午的报纸头条就会是慕容小姐被人嫌弃,而后还坐在酒店大厅地板上久久不愿站起。到时候你慕容家会变成什么样子,你自己掂量掂量。”边说边往大门方向走去。

    慕容雨涵听闻洛宇炫的话语,渐渐地陷入沉思,其实他说的很对,因为昨晚的绯闻导致企业的名誉已经下降了,如果再出现什么绯闻,那么企业会将面临什么危机呢。

    但是,她家企业危机不危机丝毫不关眼前的这个男人的事啊?可他为何愿意帮她呢?望着洛宇炫的俊脸,忍不住开口说道:“你是谁?而你究竟是什么份?”

    洛宇炫惊讶地看着慕容雨涵,没想到眼前的女子竟然不知道自己的份,看来这个游戏还没开始就这么好玩了,他现在很是期待当她知道真相的时候,还会这样淡定地和他说话吗?收回思绪,回答道:“看来都怪我,整天忙于公务,而直接导致于自己的未婚妻都不认识自己!”

    他的一句话让本就心里在不停地打鼓的慕容雨涵再次陷入思绪,未婚妻?他刚才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转念一想,等一下,那么她的未婚夫不就是他了?难道爹地叫她去医院就是说这件事吗?

    她突然感觉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都变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忍不住开口说道:“你是我的未婚夫?可,你仍然没有回答你是谁?”

    洛宇炫看到门口停放着的宝马车,并将慕容雨涵轻柔地放在地面上,好心地开口说道:“现在你没有办法了,只能和我一起上车。”

    慕容雨涵回眸看到一群记者不停地拍照,微微一笑,转,咬着牙根点点头。确实现在这种况也没有办法了,只能坐上洛子轩的车才能离去。

    洛宇炫朝着慕容雨涵微微一笑,具有绅士风度般地打开车门,弯了个腰,摆出右手,“慕容小姐,请!”

    慕容雨涵弯下腰坐了进去,尽量无视外面的记者,抬起白皙的右手按摩着太阳,思绪整件事的发展。这一连串的事都有着关联,给人的感觉这些事都是事先预谋好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经意地瞄到不知道何时已经坐在驾驶座的洛宇炫,虽然这个男人她才认识不久,但是,她就已经感觉到他很霸道,如果他知道他的未婚妻不再是完整的女孩了,而是女人了,他一定不会放过她的,以及她的家人。不行!她要好好地想个万全之策。

    洛宇炫通过后视镜观察到慕容雨涵再一次陷入沉思,嘴角勾起邪笑。这样子就能让她陷入沉思,那等会到了医院的时候,得知他们过一个星期就要结婚的事,她会怎样呢?

    许久,慕容雨涵听到刹车声,抬起头四处张望见医院的门口到了,打开车门踩着高跟鞋快速地走去医院。现在的她已经忘记洛宇炫这个人了,心里,脑海里也只有自家的爹地妈

    耳边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猛地抬头看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只见一位穿着着白色西装的管家,站在她的前面,拿着一件白净的白大褂以及一次口罩,递给慕容雨涵,恭敬地开口说道“小姐,医院里面的记者特别多,夫人请您换上这一衣物。” 理想阅读的家园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薄情老公不太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