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应邀看病

    杨天之所以决定要买房子,不就是为了有一个私密的空间吗?自己可是随时有可能“消失”在地球上的,如果住一个人进来,这些秘密岂不是很容易就曝光了?总不能自己天天用催眠术给人洗脑吧?更何况俞晴是个jǐng察,就更加不能让她住进来了。

    之前杨天根本没想过俞晴会提出租自己的房子,所以他没有拒绝俞晴过来看看环境的要求。一般来说,女孩子都不会轻易跟男人合租,杨天这些年租房过程中,没少吃过“仅限女xìng”四个字的苦头。可是这个俞晴,却只是看了看房,就主动提出要租一个刚认识的男人的房子,这也太不讲究了吧?还是说因为她自己是jǐng察,所以她就艺高人胆大了?

    俞晴也没想到杨天会拒绝得这么果断,这么快速,心里便有些不忿。我好歹也是个美女吧,想要跟我合租的人,不说能排队排到江北去,至少也有一个加强连了吧!可是这个家伙,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就把自己拒绝了。

    不过要是一般的女孩子,被拒绝了,也就不会再提,但是俞晴是个要强的人,所以杨天于是不把房子租给她,她就越是要租杨天的房子。于是软磨硬泡,撒撒泼,各种招式都用尽了,但是杨天就是不松口。最后两人郁郁而散,俞晴也在心里恨上了杨天。

    俞晴的愤怒,并没有让杨天放在心上,毕竟两人不过是萍水相逢,刚刚知道了名字而已,没有多深的交。俞晴刚走,柳玥就打电话过来了。上次在悠然健会馆分别之后,柳玥就没给杨天打过电话了,第二天的宴会也没有如约的带杨天过去。

    由于之前她只是提了提,所以时间过去了,杨天也就以为柳玥忘记了,或者只是跟自己客气一下。于是公司开张去找柳玥要业务的时候,杨天也没有主动问这个事,免得两人尴尬。毕竟两人嘴上姐姐弟弟的叫着,实际上杨天却并没有感受到两人的感有多深,所以一些尴尬的事,还是主动避开的好。

    不想今天柳玥打电话来,突然提起这个事来了。“小天,现在有空没?”电话里柳玥柔声问道。

    “有空啊!玥姐,有什么事吗?”杨天一听柳玥这个语气,就知道是有事了。

    电话那头顿了顿,似乎是在组织语言:“是这样的,上次我跟你说想带你去参加一个宴会的,结果那个宴会却没有办成,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解释。”

    “是出了什么问题吗?”果然是有事,杨天估计柳玥也是不知道该怎么跟自己说这个事吧!昨天才刚说要请人参加一个宴席,今天就跟人说宴席取消了,这不是耍人吗?一时尴尬,自然就避而不谈了。

    “你猜得没错!宴会的举办人生病了,而且是比较严重。”听到杨天没有追究这件事,柳玥心里的尴尬也就减轻了几分,心想这个小弟还贴心的,便也鼓起勇气把这次来找杨天的目的说了出来:“小天,我知道你是有本事的人,能够帮姐姐想想救人的办法吗?”

    “对方是你什么人?病如何?”杨天问道。

    “他是我父亲的老战友,我的好叔叔。”柳玥激动的道,“小天,你有办法是不是?求求你帮帮忙。”

    想不到自己语言中的破绽被柳玥抓住了,不过杨天却没有解释自己没有办法:“玥姐你先别激动,能好好跟我说说他的病如何,医院是怎么说的吗?”

    “脑血栓引起中风,现在四肢瘫痪,动弹不得,而且神智不清,医院没有一点办法。今天更是突然就昏迷过去了!”柳玥道。听了柳玥的描述,杨天就皱起了眉头,这确实是比较严重了,难怪柳玥急成这样。

    虽然听起来似乎很严重,但杨天也未必没有办法,不过为了稳妥起见,杨天依然没有说能治或者不能治:“如果方便的话,能带我去看看人吗?”

    听到杨天这么说,柳玥就知道杨天是答应了。而且柳玥本能的相信,杨天既然答应了,就一定有办法,所以不由有些喜极而泣。“好!你现在在哪?我这就去接你!”

    “你来大学城这边的学府花园吧。”杨天没有车,所以并没有拒绝柳玥,看来有时间得去配一辆车了。钱他倒是不缺,现在公司已经有了业务入账,在小然的辅助下,几个员工都把自己负责的业务落到了实处,等小然将几个软件工程师调教熟了,再让他们去把软件一装,钱就能入账。

    而且世纪浏览器那边,还在源源不断的给杨天提供大量现金收入呢!只不过那些钱都在小然托管的电子账户中,没有转移到实体储蓄卡上面来,所以没办法取出来而已。如果要用这笔钱的话,只是杨天一句话的事而已。

    事出紧急,柳玥也来得很快,半个小时左右,她已经来到学府花园门口了,杨天便也快速的下了楼,上了柳玥的车。再次看到柳玥,他已经没有前几天的淡定,此刻她的脸上写满了焦虑与担忧。“玥姐,别怕,一切都会好的。”

    “嗯。”柳玥听了杨天的话,仿佛感觉到了莫大的安慰,顿时觉得安心多了。这次的病人虽然不是她的亲人,却胜似亲人,柳玥都是直接叫他叔叔的。而且这些年来,这个叔叔也给了她不少帮,她能够走上职业经理人的道路,成为公司高管,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这个叔叔的栽培之功。

    “你这个叔叔是做什么的呢?”路上杨天打听起病人的份来,有时候病人的病不是最重要的,份反而会更加重要,不同份的人,对疾病有不同的态度,也有不同的治疗方法。越是份高的人,治病的忌讳就越多,比如那些国家领导们的病,就属于国家机密,属于政治事件,一般人根本无权知道。所以在插手之前,对病人的份摸个底,还是很有必要的。

    既然决定了要请杨天帮忙,柳玥自然也没必要隐瞒,便把能说的都告诉了杨天:“这个叔叔是我父亲的老战友,一起打过越战。战争结束后,我父亲依旧留在了军中,而这个叔叔却退伍从商了。接着改革开放的东风,他迅速崛起,拉起了好大一片家业。我毕业之初,就在他的公司工作过。”

    jīng彩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手机里面有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