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独闯地狱(第十三更求收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灵语 书名:绝世仙尊
    ( )

    酆都城城平都山,乃是神州大地上七十二福地中的第十五福地,风景秀丽。不少高人,在此得道飞仙,但是不知何时,一些驾驭鬼魂、亡灵的巫术盛行起来,使得这里变得仙鬼混杂。又经无数岁月的发展,亦有得道仙人,亦有孤魂野鬼,皆是研究此道,这一脉便被世人称为“鬼道”,门下弟子被人称为鬼族。

    



    这么一来,原本充满仙气的平都山,渐渐地被鬼气所笼罩,间鬼神纷纷来此安,酆都城便成了一座鬼城幽都。

    



    山间一座漆黑的木门半掩着,周围古树参天。无数只乌鸦立在枝头,或是在用尖喙梳羽,或是睁着红瞳凄凉的悲鸣着,令人听得毛骨悚然。四周时不时刮起阵阵风,鬼气人。

    



    木门上方一块黑底匾额,匾上著着三个血红的大字--鬼门关。

    



    关前**鬼镇山,手持三尖长枪,各个凶神恶煞。红光闪过,一席白衣青绸的少年从天而降。

    



    领头的鬼吏一见来者不是游鬼之辈,着长枪问道:“此乃司鬼都,闲人避之,如若无事,速速离去。”

    



    少年拱手见礼,“在下来此,实则有事。”

    



    那鬼吏见这少年好生有礼,便是收起了那份恶相,“来者通姓名,来此作甚?可有‘路引’。”

    



    “在下乃是仙剑门萧玉晨,特奉彩霞仙子之命拜会灵尊大人,临走过于催促,未曾细问鬼都律法,还请见谅。”

    



    鬼吏一惊,便放下长枪,有些恭敬起来,“原来是萧玉晨驾临,小的适才多有冒犯,恕罪恕罪,不过未有‘路引’为证,小的们也无权放您过去啊。”

    



    萧玉晨来此求人,也不敢得罪,“望各位能否通融通融?”

    



    这下鬼吏们有些焦急的说道:“您就别为难小的们了,阳间有阳间的规律,这间也是一样,我们只是当差的,上头怪罪下来,我们吃不了兜着走啊!”

    



    若要硬闯,眼前这些鬼吏虽然力大如牛,却也不是萧玉晨敌手。不过鬼族历史悠久,藏龙卧虎,能人无数,萧玉晨自然不敢造次鲁莽。

    



    就在这时,那半掩的大门拖着长长的“吱呀”声,渐渐打开。一个男子踱步而出,着红布洛袍,头顶竖长的乌帽,一手拿着一只细长的判官笔,怀中揣着的自然是那定人阳寿的生死薄。

    



    此人一出,众鬼纷纷单膝跪地,十分恭敬。那人径直走到萧玉晨前,见了一个礼,道:“玉晨来此,有失远迎,还请海涵。”

    



    萧玉晨见这人儒雅大方,相貌俊俏,不像一般小鬼,从那支判官笔来看,也多少猜出了对方份,却也不敢失礼妄猜,回礼道:“岂敢岂敢,阁下太过抬举,恕在下冒昧,敢问阁下是......”

    



    那人微微一笑,轻轻一拍前额,道:“在下还未自我介绍,让您见笑了,吾乃文武四判官之一,律司崔钰。”

    



    萧玉晨一愣,对方果真是司四判官之一,心想这判官如此白净文雅,不似传说之言那般,长的凶神恶煞。

    



    崔钰接着说道:“黄泉国度择路有三,一则持‘路引’受宾客之利;二则阳寿已尽,魂归于此;三则......”

    



    萧玉晨边听边在思量,见崔钰说又止,便自个接话道:“按崔判官的说法,在下唯有第三条路可走,不知阁下为何言及而止?”

    



    崔钰踌躇了片刻,憨笑道:“这第三条路......便是为生人入境而备,从门后那口巨大的‘阳井’下去,便直达黄泉十八鬼狱,每层设有不同刑罚,闯入之人皆是九死一生。”

    



    “如此说来,只好去试上一试。”萧玉晨说完,拱手道:“有劳阁下领路。”

    



    看着萧玉晨如此果断,崔钰也不好多说,右上向前比了一个“请”的姿势。两人越过黝黑的木门后,大门伴着令人心惊的“吱呀”声,恢复了先前的模样,彷佛未曾打开过一般。

    



    崔钰领着萧玉晨一路向前,两旁东倒西歪的立着,无数个大大小小石碑。走了不远,萧玉晨便看到前方绿光冲天,照的四周都是绿色,甚是诡异。

    



    越往前走,越有一种压抑感。

    



    直到崔钰所说的那口“阳井”跟前,才看清那绿光的真正面目。井口有两丈来宽,四个恶鬼雕像分布角落,彷佛把井口拖起来一般,那绿光便是从这口“阳井”中喷出,无数魂在上空盘旋。萧玉晨适才发现,先前听到的阵阵令人发毛的叫声,居然是这些魂的恶嚎。

    



    见萧玉晨发愣,崔钰笑了笑,道:“这便是那‘阳井’,天空中那些皆是在十八层鬼狱受刑之鬼,这冲天而上的绿光,既是怨气汇集所成,戾气甚重,还望阁下保重。”

    



    风袭人,鬼气深深,凄厉的怨嚎入耳不绝。

    



    “多谢崔判官领路于此,如若有缘再行谢过。”说完萧玉晨便打算纵跃下。

    



    “且慢......”崔钰似乎想交待些什么,转念一想,还是把说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崔某在幽冥界静候阁下佳音。”

    



    萧玉晨笑而不答,拱手回了一个礼,望着深不见底的“阳井”,苦笑一声,便一跃而下消失在了井口。

    



    崔钰昂天看着无数的怨灵,微微叹了一口气,转刚要离去,却不知何时后,站着一个中年目像的人。粗眉怒目,蓝袍着,络腮长须,蓬松黑发,腰间系有一口长剑,剑绘有北斗七星,正是名剑“七星龙渊剑”。此人虽不似崔钰那般俊俏,却多几分男儿的血

    



    “崔钰见过钟天师。”崔钰一见此人多了几份敬意。

    



    只见那人踱了几步,道:“崔大人,现在鬼族内乱纷争,青冥大帝与妖族兽王结盟,司十大阎王,分成两派,已有五人站到青冥大帝那边,你可知晓?”

    



    “在下明白......”

    



    “明白?如今局势动,你怎还将生人放入幽冥界。”那人一甩袖袍,显得有些生气。

    



    崔钰立马赔笑道:“钟天师有所不知,此事乃是灵尊之意,此子将会助我们鬼族平定内乱。”

    



    崔钰面前这人,正是鬼族驱魔大神,天师钟馗。腰间那口长剑自然不是凡品,乃是当年干将与欧冶子,极少几柄合力所铸之剑。此剑做工,及其讲究,需凿山引溪,精火锤炼,剑成之后,剑自成七道星圆,寒光清逸,观望剑,宛若俯瞰深渊,缥缈之下卧有巨龙一般,便取名曰:“七星龙渊”。

    



    话虽这么说,不过钟馗依旧眉头不伸,近来鬼族内忧外患,非外人所知。青冥大帝一直作恶多端,被灵尊驱逐到了幽冥界以外。至从上次大战邪王,灵尊仅存双魄,青冥大帝如今羽翼丰满,趁此时夺回“恶鬼白骨幡”,想要放出鬼都服刑的无数只怨鬼。

    



    如若此幡被其夺去,世间将永无宁,化作人间地狱,万物皆亡矣。

    



    萧玉晨头前脚后一路飞下,井壁上布满了貌相凶恶的人脸。就在此刻萧玉晨感到似乎有人拽住自己一般,转头一看,但见一只白骨骷手死死抓住自己脚踝。

    



    任凭萧玉晨如何蹬踹,那白骨手硬是没有松开,萧玉晨祭出“九天魔龙”正挥剑,眼角闪过一丝寒光,心中一惊,立马曲往上。

    



    千钧一发之际,井壁上对出无数白骨箭,萧玉晨一甩额上的虚汗,思量道:这司鬼都,果真小看不得。

    



    此时在邪月城中,月光之下,喊杀阵阵。

    



    夜空之中,无数飞剑、法器散发的豪光划过。

    



    寺内的青砖地上,尸横遍野,鲜血沿着青砖之间的细缝,四散开去。

    



    佛门圣地,今夜却成了屠场......远处来一缕白色光晕。

    



    光点越见越大。

    



    “那是出口......”

    



    一路向下,萧玉晨看倦了哭颜恶目,那一只只斩之不尽的鬼爪,无不渗漏着这些残魂的怨世之气。

    



    愈近光亮愈发强烈,萧玉晨无奈的用手臂挡在眼前,不自觉的把头偏向了一侧。

    



    子彷佛穿过了光的尽头。

    



    适才那些鬼哭狼嚎,如烟消云散一般,四下变得悄无声息。

    



    萧玉晨使劲睁开双眼,自然的眨了几下。光已散去,抬头昂望,上空没有云朵,唯有恰似混沌一般雾气。唯独那口“阳井”悬在空中,井口漆黑空洞,看久了便会觉得吸人魂魄一般。

    



    萧玉晨握着长剑,紧紧的。

    



    鲛人之乱动用的力量,反噬伤,至今未愈。之后,体内又种下一股未知的灵力。萧玉晨自己也不清楚,不清楚自己的体,不清楚自己的命运,更不清楚自己的明天......

    



    萧玉晨唯一清楚的就是妙嫣还躺在碧波谷,上背负的是两个人的命,妙嫣没有活过来之前,自己是不容许倒下的。眼前将面对的就是十八层鬼狱,一个世人不为所知,一个藏龙卧虎的国度。

    



    萧玉晨不敢大意,剑眉星目,长袍飞袖,阔步穿过了眼前的牌坊。

    



    牌坊由大理石制成,四根雕花石柱,隔出三张大门,横梁上悬着一行有些褪色的大字--拔舌地狱。

    



    静,四周没有树木,不时拂面的幽幽冷风,夹杂着自己的脚步声。前行片刻,耳旁隐约响起镣铐撞击的声音,和一些铁器敲打的声音。

    



    萧玉晨不由得警觉起来。

    



    片刻之久,萧玉晨见到不远处,一群带着手镣脚铐,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的人,他们排成一行,各个低垂着头。借着昏暗的光亮,却见不得他们的影子。

    



    或许如今他们已经算不得是人了。

    



    “叮叮当当”的铁镣声,最前头两只獠牙小鬼,其中一个手持铁钳,另一个手捧一本页面有些泛黄的册子。领头的人双膝跪在地上,头深深的垂在前,似乎不敢面对眼前的一切。

    



    持册的小鬼目视着手中的册本,口中叨念着,跪地的那个人,额上渗出不少汗珠,面色渐渐难看起来。待到持册小鬼念完,那人抬起头撑大了双眼,显得十分恐惧,要说些什么却怎么也发不出声来。

    



    这时另一名小鬼撬开那人的下颚,用铁钳使力钳住舌头,慢慢拉长,最后硬是生生的把那人舌头拽了下来。那人见到自己舌头在那铁钳上晃动,吓得昏倒过去,跟着上来两个小鬼,把那人抬走了去。

    



    正在萧玉晨观望之时,后响起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汝是何人,可知此乃间刑罚重地‘拔舌地狱’,阳寿之人擅闯此地何为?”

    



    萧玉晨转便瞧见一只丈许余高的鬼怪,头大腰粗,独眼獠牙,双臂壮如石柱一般。

    



    “在下得崔判官指引,要穿过这十八鬼狱。”

    



    “喝!口气不小,穿过这十八鬼狱谈何容易。”那鬼怪张开血盆大口,甚是有些吓人。

    



    “在下未有小觑这十八层鬼狱,只是为了一个人,为了心间一份,哪怕上天入地,我也义无反顾。”

    



    “哈哈哈哈。”那鬼怪昂头笑了起来,“好一个‘义无反顾’,生前有过诽谤他人,言语离间害人,欺言撞骗之人,死后便要打入这‘拔舌地狱’,受此拔舌之苦直至刑期满矣,汝是否犯过离间欺骗之罪?”

    



    萧玉晨低头不语,不知为何,脑中现出一副月下美景,翠绿芬芳的草地上,轻纱白衣的妙嫣笑颜盈盈。耳际依稀响起莺声细语:“......我们以后去一个远离尘世的地方,盖一座小茅屋,与世无争,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你说好吗?”

    



    萧玉晨心头一惊,抬起头来目色变得空洞无光起来,“曾经,曾经与一女子应许过,将来陪她归隐避世,从此不言尘世变迁。”

    



    “那你又兑现了自己的承诺?”

    



    “她......已经死了,死了。”萧玉晨几乎发疯了一般。

    



    “这般说来,你就有欺于她?如此你便是要在此狱受刑,方能洗脱罪孽。”

    



    “妙嫣......我骗了妙嫣,我骗了妙嫣,我骗了她,啊。”最后歇斯底里的喊了出来,喊得那般撕心裂肺,双手抱头,指甲深深掐了进去,神似癫狂了,站立不稳。

    



    “汝已认罪,即刻打入此地狱,受拔舌苦刑,依鬼都律例,汝需受刑一万年。”

    



    一万年,一万年。

    



    萧玉晨口又是那阵刺痛,脑中嗡的一声,那股灵力幻作烈火,在体内灼烧着五脏六腑。不过这次的不适之感,却消失的很快,萧玉晨明眸渐渐恢复如往常那样清莹,这次的痛楚彷佛故意发作,止住了萧玉晨的失常。

    



    萧玉晨苦笑了一下,带着有些疲惫的声音说道:“了不起,鬼族‘迷心咒’果然厉害,差点丢了命。”

    



    “迷心咒”是鬼族绝技之一,施咒之人能在不经意间使人就范,控他人心智,使人产生幻觉,致人疯癫甚至夺人命,可谓杀人不见血的奇招。

    



    那牛高马大的鬼怪确实大惊失色,却不是因为萧玉晨识破“迷心咒”而惊,他隐隐感觉到萧玉晨体内那股诡异的灵力。

    



    鬼怪回过神来,道:“汝虽已破了这‘迷心咒’,方才已是认罪,难道如今想要抵赖不成?”

    



    “事实如此,我若抵赖岂不是愧对自己良心,只不过我萧玉晨现在阳寿未尽,你有岂能如此定罪?”

    



    “笑话,你说那女子已死,如何兑现与她,既然如此你迟早要打入这层地狱。”

    



    萧玉晨却不以为然,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只要我还没死,我就会想方设法救活她,我说过无论面对何等艰难险阻,我也义无反顾。”

    



    萧玉晨正色道:“或许你要笑我面对命运,只是微不足道的蝼蚁,但是要我放弃那一丝希望,莫要说是这区区拔舌之苦,就是魂飞魄散,也不能弥补我心间的痛楚。”

    



    两人这般对视,久久没有说一句话来。

    



    灵语最新作品《绝世仙尊》官方唯一正版专用群2013年7月22正式开放,群号:83242781两位管理已经群中待命,欢迎大家进群交流,《疯狂学生》《网游之圣天神兽》火爆完结,灵语最新作品《绝世仙尊》在小说阅读网男频正版首发,每更新......质量保证,完本保证...!

重要声明:小说《绝世仙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