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地狱冥火(第十一更求收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灵语 书名:绝世仙尊
    ( )

    丝丝紫气,从萧玉晨体里透发出来,一声怒吼震耳聋,这声龙鸣彷佛是萧玉晨,撕心裂肺,伤痛绝的呼唤。

    



    仙剑门掌教携啸天几人,皆被这声龙鸣震住了。萧玉晨缓缓抬起头来,一双血红的双眸注视着杜飞扬,杜飞扬自己也不知为何,双脚不停颤抖,吓得动弹不得。

    



    “你们取我命,萧玉晨我无所畏惧,但是,你们伤我至亲,亡我至,犹如削我血,噬我灵魂,如今事已如此,我要尔等血债血偿。”说罢萧玉晨周的紫色豪光更甚。

    



    连青峰喊道:“杜飞扬,还不快些离开。”

    



    一语惊醒木楞的杜飞扬,刚想动,萧玉晨一掌拍来,杜飞扬把剑横在前,却不料连人带剑一齐飞了出去,连那口长剑也折成两段,经脉尽断,口更是一个手掌印陷了下去,眼见是活不成了。

    



    在场之人皆是目瞪口呆,周一天狠狠的咬紧牙关,显然十分不甘心。仙剑门掌教抱起妙嫣冰冷的躯体,一言不发,玄子见萧玉晨如此厉害,妙嫣又死在自己族人手里,仙剑门定会以死相搏,料想此地不可久留,便撤去阵法。

    



    “集合弟子......”玄子向着连青峰说道。

    



    听得如此一说,萧玉晨怒斥道:“想走?今天尔等一个都莫要想走,我要替妙嫣讨个公道。”

    



    啸天等人业已站在萧玉晨后,齐声说道:“对,今不还妙嫣一个公道,全都不要想走。”

    



    这时后传来一声呵斥:“够了。”啸天转头过去,只见仙剑门掌教捧着妙嫣,子有些抽搐。

    



    萧玉晨早就目断魂销,悲痛绝,在这目眦尽裂之时,又怎能听得进去?

    



    一道紫光闪过,萧玉晨提剑向着玄子斩去,只听“哐”的一声,连青峰倚神兵长剑接住了萧玉晨这一剑,人却击退了数丈,剑轻震发出“嗡嗡”声,连青峰握剑的右手感到阵阵酥麻。

    



    风吹拂着萧玉晨的银发,长袍伴着银发一齐舞动,周紫色的火焰呼呼作响,血红的双目冷冷的,满是杀气的扫视着正道中人的众人,几个胆小的弟子更是吓得跌坐在了地上,隐隐有些发抖。

    



    “孽障休要张狂,我看你如今丧失心智,走火入魔,早晚会被体内的妖族之力吞噬。”玄子眉目紧锁,心中大感不妙,想不到妖族之力如此了得,若是此子能运用自如,与自己兵刃相向,到时候甚是棘手。

    



    想到这里玄子祭出一件法器,手掌大小,形如令牌,质似木料,上面似篆非篆的刻着三个金字。

    



    “绞杀令......”仙剑门掌教一眼认出这件法器。

    



    啸天一听,大惊失色,“玉晨快些退开,那‘绞杀令’非同小可,厉害得紧。”

    



    萧玉晨不但不避,反而有些癫狂的大笑起来,“哼!玄子老儿,你有什么法宝尽管使出来。”

    



    玄子冷哼一声,“孽障看招。”说罢便把“绞杀令”掷了出去。

    



    这“绞杀令”乃是正道至宝之一,依五行之力,可废人修为,正道历来灵力强大,通过修行练习更甚,高手层出不穷,总有误入歧途之辈。为了以防这些人修为大成之后,祸害苍生,到时正道上下无人有能力除之,岂不会让天下笑话?为此便花费千年岁月,以瑶池灵木为本,祭炼了这件法器。

    



    绞杀令划出一道白光,向着萧玉晨而去......

    



    霾的天空,大风渐起,枯叶被卷到空中,飘飘摇摇,上下翻飞,耳旁不时响起滚滚雷鸣,预示着一场暴雨即将落下。

    



    绞杀令分化成四块,把萧玉晨困在中心,萧玉晨左右动弹不得,不施力还好,一但萧玉晨催动灵力,宛如万箭攒心一般。

    



    玄子大有得意之色,“孽障,看你如何猖狂,还不受罪认诛,少些痛苦。”

    



    绞杀令青光忽闪,萧玉晨感到体内灵力一点一点被抽干一般。萧玉晨本想竭力一拼,转念一想:妙嫣,妙嫣死了,我独活在这个世上又有何意义?

    



    若不是因我之故,妙嫣也不会惨死,或许天要我死,我又有何能逆天而行,不如就此了断余生,这......就是我的宿命吧!妙嫣......我来陪你了......

    



    “玉晨......”啸天要冲上前去,虽然他也未有见过这绞杀令的威力,但是要让他这般眼睁睁望着自己的兄弟受苦,又怎么按耐得住?

    



    “啸天,莫要鲁莽。”仙剑门掌教喝住了啸天,接着说道:“这绞杀令遇强则强,遇弱则弱,你这般莽撞,莫说救出玉晨,就连你自个也得搭进去,此令的玄机在于,吸取别人灵力,反噬与他,任凭修为如何了得,单凭血之躯,又如何承受的了,轻则费尽其修为,重则变成废人。”

    



    “待我去杀了玄子那老匹夫!”落尘提着巨斧就要向前。

    



    “此令一出,就没有收回的道理,就算杀了玄子,也未能有用,何况玄子修为了得,恐怕真的打起来,鹿死谁手还不是个定数。”

    



    “可恶,那族长我们就般看着玉晨受死?”落尘恨得咬牙切齿,把“奔雷斧”狠狠砸在地上,以泄心头的怨气。

    



    仙剑门掌教看着妙嫣安详的躺着,不叹了口气道:“这一切都只能看这孩子的造化了。”

    



    天空中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夜空,接着又是一声惊雷响彻天际。

    



    朦朦胧胧之中,两个影出现在了萧玉晨眼前,“孩子、孩子,快醒醒。”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入耳际,婉转而清脆,让人感到丝丝温暖流淌在心间。

    



    萧玉晨睁了睁眼,感觉似梦非梦,想要开口却怎么也喊不出声来。

    



    “孩子,你要坚强些,虽然从小我们就不在你旁,你没有享受过父母的呵护,但是你并不孤单......”

    



    萧玉晨一惊,父母......难道眼前这两个人影,就是自己的爹娘?

    



    “活下去,孩子你一定要活下去......”影渐渐模糊起来,慢慢的消失了开去,宛若没有发生过一般。

    



    “活下去......”这三个字不断徘徊在萧玉晨耳边,这时妙嫣的面容浮现在了萧玉晨的脑海中,依旧那样微笑着、那般林下风气,“你要开心的活下去,为了你自己,也是为了我。”

    



    莺声燕语再一次响起,萧玉晨眼眶不由得泛起泪光,嘴唇轻轻动了动,吐出两个字来:“妙嫣。”

    



    玄子看着被困住的萧玉晨,渐渐收起了那份得意,微微皱起眉来,“怎么会这样......”

    



    绞杀令吸取萧玉晨这么久,萧玉晨理当快要支持不住,不过他周的紫炎非但未有减弱,反倒是愈发高仗起来。

    



    如此变故,仙剑门掌教自然看在眼里,思量片刻,忽然如梦初醒:“不妙,这绞杀令反而激发了他体内的妖族之力。”

    



    落尘一乐,笑道:“这不甚好。”

    



    “这般下去,只恐怕那孩子掌控不了这股力量,到头来走火入魔,烙下病根。”

    



    “......”落尘不敢再笑,盘腿坐在了地上。

    



    紫炎慢慢把绞杀令也包裹在其中,一道紫光直冲云霄,照亮了整个树林。

    



    “地狱冥火......”玄子带着万分惊讶的神态,吐出了这几个字,“这不可能,不可能。”

    



    定了定神后,玄子喝道:“孽障,还不快快作罢,这般下去你定会走火入魔。”

    



    紫光散去,四周又暗了下来,接着一声巨响,绞杀令被震飞了出去。玄子一跃在空中接住了绞杀令,乎感有一力道由令牌传入其,心感不妙但时已晚亦,落地之时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炎火缠,紫气四散,朱红如血的瞳孔,随风飞舞的银发,令人肃栗。

    



    仙剑门掌教愁眉忧心道:“地狱冥火,以他修为定然控制不住,现在只怕火毒攻心,若还不阻止玉晨,怕是会要堕入魔道了。”

    



    啸天立马跃向前,落到萧玉晨旁,说道:“玉晨,这样下去你会走火入魔的。”

    



    萧玉晨面无表,冷冷说道:“啸天,趁我还未丧失心智,快些让开,待会儿怕要误伤与你。”

    



    说罢,就想侧穿过啸天,怎料啸天形一动,又是拦住了自己去路。

    



    “你想杀人,就先杀我吧。”啸天张开双臂对着萧玉晨。

    



    这边连青峰扶着受伤的玄子,问道:“长老......”

    



    玄子摆了摆手:“无碍,传令下去,先回去。”

    



    见正道中人相继撤走,落尘站起子来说道:“他们要逃。”

    



    “如今正道内乱,两败俱伤,须防人使诈,任他们去,眼下我们还有事需要处理。”说完望向了萧玉晨。

    



    啸天正与萧玉晨对峙,众人皆不知如何是好,这时林青云突兀的喊道:“师妹,莫要任。”仙灵儿一个甩手,挣脱了林青云,箭步向前,来到萧玉晨旁。

    



    啸天脱口而出一句:“灵儿姑娘当心。”

    



    只听到“啪”的一声,仙灵儿一巴掌重重的打在了萧玉晨脸上,清脆响亮,力气之大,萧玉晨脸颊立刻映出一个血红的五指印。众人看的张口木楞,紫竹仙子更是撑大了眼睛,“啊”出声来。

    



    就在众人替仙灵儿的莽撞担心时,只听到仙灵儿带着些许梗咽的说道:“妙嫣姐姐为你付出一切,难道、难道是想看到你如今这般模样?现在你看看你自己,好比一个嗜血成的魔头,妙嫣姐姐看到了,会开心吗?你还想让妙嫣姐姐为你担心,为你难过,为你流泪?你要夺走她多少快乐你才甘心,她现在冷冷的躺在那里,你这样对得起她吗!”说着说着,仙灵儿两行泪,悄然而下。

    



    “妙嫣......真的走了吗?”

    



    仙灵儿一惊,不知如何回答,只是把头撤到一旁。

    



    “妙嫣......”萧玉晨子一晃,整个人直直的摔在了地上,昏了过去。

    



    夜空之中,这场久违的大雨,瓢泼而下,洗刷着大地,洗涤着人的内心。一道道闪电,撕裂了苍穹,一片惨白......

    



    入夏的晨曦总是早早来到,天渐渐亮了起来。不过这一缕缕暖阳,却驱散不去满天愁云,天空依旧飘落着细雨,彷佛上苍为在谁哭泣。

    



    硝烟散尽,曾经的茂林修竹景象,现在业已不复存在,只留下些许残枝朽木,见证着昨夜的离人泪。萧玉晨依坐在一棵大树下,望着远处晶莹的露珠,伴着叶脉滑落到叶尖,滴在地上的水洼中,溅起圈圈涟漪。

    



    环顾四周,昨夜点点滴滴,历历在目。一阵幽香传来,白衣轻衫映入眼帘,萧玉晨浑一怔,似乎看到了什么,转念一想,便又甩了甩头,看清了眼前的一切,紫竹仙子撑着一把纸伞,轻移莲步向着自己走来。

    



    萧玉晨撑起子,正准备见礼,紫竹仙子微微摆了摆手。

    



    不知说些什么才好,萧玉晨低下了头,一动不动。

    



    紫竹仙子把伞轻轻向前移了移,“你体还未痊愈,小心着凉,还是跟我回去吧。”

    



    “妙嫣.”说到这里眼泪夺眶而出,两人都沉默不语。

    



    片刻之后,紫竹仙子有些冰凉的玉指,为萧玉晨理了理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银发,低声说道:“一切都会过去的,走吧,掌教在等我们。”

    



    斩妖内...

    



    “掌教,我......”说到这里,萧玉晨没有把话说下去,自己不敢面对眼前的这位老者。

    



    “玉晨,来了啊!”一夜之间,仙剑门掌教显得憔悴了许多,萧玉晨是他们师叔,要不是有师祖关照,他也不会与名门正派为敌,现在弄得众叛亲离,有些失落,但又想有飞升的师祖,加上这个已经修为高深的萧玉晨,恐怕过些时应该就会东山再起。

    



    萧玉晨心里更是难受,默默低下头去。仙剑门掌教走过来,双手搭在萧玉晨肩头,拍了两下,“孩子,不要难过,天无绝人之路,现在交给你一个重要的任务。”

    



    “掌教尽管吩咐,艰难险阻,万死不辞。”

    



    灵语最新作品《绝世仙尊》官方唯一正版专用群2013年7月22正式开放,群号:83242781两位管理已经群中待命,欢迎大家进群交流,《疯狂学生》《网游之圣天神兽》火爆完结,灵语最新作品《绝世仙尊》在小说阅读网男频正版首发,每更新......质量保证,完本保证...!

重要声明:小说《绝世仙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