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妙嫣身死(第十更求收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灵语 书名:绝世仙尊
    ( )

    此人一现,正道中人众人纷纷见礼,异口同声道:“参见玄子长老。”这人正是享负盛名的玄子。

    



    玄子抚了抚长须,着双眼望着仙剑门掌教,“此事老夫本不打算现,怎料到你也出来掺合,你也应该知道这是为何,正道历来的训誓,这里在场之人皆是心中有谱,如今你还要与我装傻?”

    



    “哼,既然如此,我今要保他周全,你要如何?”玄子说话傲慢,显然有些激怒了仙剑门掌教。

    



    玄子知道仙剑门掌教来者不善,却万万没想到,他会如此直接挑衅。这句话也惊得正道中人人群之中一片哗然,莫说他们,就连妙嫣与萧玉晨,不由得望着仙剑门掌教,只见仙剑门掌教神自若,一副淡定的姿态。

    



    玄子拍手笑了起来,“仙剑门掌教依旧如从前那般有大将风度,不过你要知道,你刚才的话即会挑起我们两宗派之间的争斗,依仗那百年前飞升的祖师,也要与我正道中人抗争,老夫怕你晚年落得个遗臭万年的名声。”

    



    仙剑门掌教不为所动,依旧那般从容,“正道中人素来以最强自居,近千年来愈发傲慢,目中无人,似乎我们二人许多年未有交手过了,这把老骨头都快不灵便了。

    



    话音刚落,几道豪光如闻声而至,落在了仙剑门掌教旁,光华散去现出五人来,领头的正是啸天,紧随其后的自当是其余几位师兄。

    



    啸天与萧玉晨对望了下,微微一笑,萧玉晨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只见啸天点了点头,萧玉晨便言又止。

    



    唯有那落尘暴躁,怎容得这些人如此欺负他家师弟,捏得拳头“咔咔”作响,若不是随风拽住了他,恐怕他早就冲上前去了。

    



    啸天满脸堆笑,对着玄子见礼道:“晚辈啸天见过玄子老前辈。”

    



    见过礼后,啸天接着说道:“不过......如此场面欺负我师弟一人,恐怕传出去不大好吧。”

    



    玄子冷笑一声,“原来掌教早有准备,把人都招了回来,看来今一场大战在所难免,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你违背训誓如此护短,后正道追究起来,哼,你难辞其咎。”

    



    仙剑门掌教只手一挥,“众位正道同仁听命,即起我脉与那正道中人再无瓜葛,今夜不放我门人安全离去,莫要怪我不念旧,刀兵相向。”

    



    听仙剑门掌教把话说完,玄子早已气得怒发冲冠,“既然如此,今老夫让你们长长眼。”随即从袖袍内拿出一副五行图,正好一个手掌大小,玄子把那五行图平放在掌心,低声念叨了几句,只见五行图隐隐发出金光来。

    



    仙剑门掌教见状,大惊失色,“这是那正道古老阵法,名曰:‘五行火雷大阵’,正道中人独传,威力无匹,上能诛仙灭神,下能除妖降魔,甚是厉害。”

    



    玄子大喊一声:“起。”只见那五行图金光闪耀,腾空而起,不断变大,直到圈径两丈左右,便落到了地上,之后玄子双脚一蹬,落到了阵法中间的阵眼之上,盘腿坐了下来。五行阵位之上,出金光,连成了一个五芒金星,每个阵位之上现出一镇位神将,面目狰狞,好不可怕。

    



    眼见这阵法业已完毕,仙剑门掌教望了望旁众人,开口说道:“尔等莫急,此阵虽是厉害,不过也不是无破解之法,啸天你们几人,与我一同破阵。”

    



    啸天拱手领命,随后望向妙嫣说道:“方才你与连青峰交手,元气有损,你就在一旁稍作休息,恐怕待会儿连青峰他们定会杀过来,还得由你小心应付,破阵之事你就莫要参与了。”

    



    妙嫣点了点头算是默许,啸天便对旁随风、落尘、虚无、秦云四人说道:“就由我们五人协助掌教破阵。”

    



    萧玉晨看着众人为自己尽心尽力,不由得心生感激,本想开口说些感激之类的话,刚刚向着几人望去,目光相接几人相视而笑,从小莫逆于心,相濡以沫,此刻又何须多言?

    



    风若有若无的吹着,夜空是那么的深邃,那“五行火雷大阵”的金光把周围照的通亮。随即接引出无数雷火金光,向着破阵的六人袭来,六人立马散了开去,若是正面相迎恐怕不死也残。

    



    形势不妙仙剑门掌教安排众人道:“啸天以羲和之力攻金门,随风以望舒之力攻火门,落尘以天雷之力攻木门,虚无以风灵之力攻土门,秦云以星土之力攻水门,虽是自然相克,不过还需小心,大意不得。”

    



    说完便从袖内掏出一物,心中默念几句,只见手中那物一分为五,向着五人飞去,仙剑门掌教交代道:“此物能暂抵雷火之力,尔等需速战速决,拖沓不得。”众人领命后便奔向各自阵位上去了,仙剑门掌教腾空而起,向着阵眼飞去......

    



    玄子坐在阵中,见仙剑门掌教如此安排,便心知乃是破阵之法,冷哼一声,甚是自信摆出一副傲睨一世的神态,口中念叨几句,此阵灵力更甚先前。

    



    萧玉晨自从催动“九天赤炎阵”后,元气大损,加之莫名其妙一颗“魂珠”入体,体虽然无碍,却多少有些不适。

    



    在那洞内修养几,未有什么异样之处,不过“五行火雷大阵”将才灵力大甚,萧玉晨忽感口刺痛起来,心跳得厉害,眼前景象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萧玉晨的异样,自然被妙嫣觉察到了。见萧玉晨一手按住口,一手撑着一棵大树,便凑上前去,轻声问道:“你不要紧吧。”萧玉晨勉强笑了笑,不过额头之上隐隐渗出了汗珠。

    



    正道之间的矛盾,林青云虽与萧玉晨十分莫逆,毕竟为局外人,深受礼数熏陶的他,开先不便上前说话,只好站在一旁担忧。

    



    这时看到萧玉晨视乎有些不适,便耐不住走了过去,仙灵儿本来就有心上前探望,碍于面子一直踌躇不定,这会儿见自己师兄过去了,立马跟了上去。

    



    金光闪耀,雷火“嗞嗞”作响,五位龙神纷纷祭出神兵,不敢怠慢。几人之中唯有虚无一人持弓,打算先占个距离优势。

    



    见她左手握着一把翠绿色的龙形长弓,虚无把弓拉满,并未搭箭,却凭空出现一只金光羽箭,箭头之上更是光华耀眼。

    



    虚无拉弦的右手,细指一松,金箭便飞了出去,接连又是两箭,箭齐飞向着土门飞去。箭速极快,把阵前的雷火尽数避开,此招名曰“追云箭”,羽箭乃灵力所化,离弦便有破空之速,如若追风一般。

    



    三箭势如破竹,直捣木门而去,眼见离那镇位神将只差毫分,却硬生生悬停在了镇位神将面前,宛若有一力道阻挡一般。这还不算,本是灵力而成的金箭,金光渐渐暗淡,不久化作一缕青烟,随风消散。

    



    虚无何等修为,此阵这般简单便化解了这三箭,果真震慑众人,包括仙剑门掌教在内无不失色。

    



    惊骇之余,仙剑门掌教心中更加忧虑起来,“五行火雷大阵”威力奇大,却没料到会是如此厉害,不由得面色更加难看起来。

    



    啸天等人更是感到棘手起来,虽有宝物护,但也只能暂抵雷火之威,不能长久,雷火袭来尽量能避则避,免得到了关键时刻,宝物失了效果误了自家命。

    



    玄子灵力更甚,那阵前的雷火也愈发稠密起来,众人莫说近到阵前,就连避开这些雷火也越加吃力起来。

    



    随着这阵法威力愈加厉害,萧玉晨顿时感到内体那颗魂珠灵力四溢,彷佛要破体而出,片刻间萧玉晨只觉得气闷难受,大口喘起气来,见到林青云与仙灵儿,萧玉晨甚是诧异,不知两人为何还在清灵岛,不过想要开口,却力不能及了。妙嫣见状心中更加不安,心急如焚。

    



    林青云拉过萧玉晨一只手,按住手腕,细听了片刻,说道:“脉搏忽强忽弱,体力一股巨强的灵力堵住了各条命脉,气息不顺,十分危险。”说罢林青云便在萧玉晨前点了几处,随即转到萧玉晨后,盘腿坐下说道:“妙嫣师姐,麻烦扶住玉晨师兄。”

    



    妙嫣自然照办,心中念叨:“爹娘,你们在天有灵,保佑他千万不能有事啊。”

    



    林青云运气片刻,灵力集于掌心出现一团青色的光球,林青云把那光球缓缓压入萧玉晨背后。这时却感到萧玉晨背后,有一力量与之抵触,林青云咬紧牙关费了好大力气,终于将那光球压了进去,拭去额上的汗珠说道:“我以自己灵力,注入玉晨师兄体内,暂时能缓上一缓。”

    



    “不用再缓了,这次便要取了他的命。”周一天见两脉相争,恐怕事多变,便邀着一旁的杜飞扬,打算合力杀了萧玉晨。

    



    杜飞扬这人本就好大喜功,上次鲛人之乱,自己没能前去,被这周一天占了便宜,回来大受赞许,好生不平衡,打算这次亲手要了萧玉晨命,占个功绩。两边大打出手,本以为这次自己无望,这会儿周一天的提议,正中下怀,欣然答应了。

    



    “卑鄙小人,乘人之危。”妙嫣祭出长剑,心中杀心四起。

    



    妙嫣调息完毕,见这两人如此卑劣,寒光闪耀,几道冰箭凌空而起,向着周一天二人杀去。

    



    这时一道锐芒横杀出来,与那冰箭撞在一起,帮周一天二人解了围。妙嫣侧头望去,只见连青峰手握长剑,说道:“妙嫣,我两皆以休息甚久,想必可战第二回合了吧。”

    



    见连青峰与妙嫣大战起来,周一天二人不由得松了口气。连青峰其实也对周一天二人的行径感到不齿,但见妙嫣出手,对方人多,好歹生为兄长,不能坐视不理,只好出手相助。

    



    正道中人其余之人,见几位兄长纷纷杀了过去,各自祭出兵器,也跟着杀了上去。仙剑门众位弟子,看到对方皆以出手,怎能视而不见,双方这会儿便真个厮杀在了一起。

    



    妙嫣手握长剑刚要上前,却被林青云拦住,妙嫣甚是不解,林青云回头笑道:“师姐还是留下来照顾玉晨师兄吧,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你了,其余的事就由在下代劳吧。”

    



    见到林青云上前,周一天有些惊讶,怒视而对,手指着林青云说道:“正道内部之事,你休要多管,伤了自己命是小,莫要伤了圣教与正道的和气。”

    



    杜飞扬没见过林青云,还在猜疑这人是谁,听周一天这么一说,便也想到了林青云份,跟着吆喝道:“对,在这里逞什么英雄,快快退下,免伤和气。”

    



    林青云付之一笑,当然这笑自然石冷笑,说道:“得罪了。”随即八道豪光从剑匣中飞出,“在下就以这‘太极乾坤剑’会一会二位。”

    



    兵刃相拼的声响,众人的高亢的喊杀声,仙术相抗产生的轰鸣声,皆是交织在了一起。

    



    夜,不再寂静......

    



    周一天、杜飞扬二人,称得上正道中人年青一辈佼佼者,自然手不凡。林青云仗着“太极乾坤剑”八剑齐飞,攻守兼备,开始还杀的不相上下,不过以一敌二,对方修为皆不在自己之下,渐感吃力起来。

    



    仙灵儿见势不妙,祭起“寒光”为师兄助阵,与杜飞扬杀了起来。林青云独战周一天,虽修为或许不及,但是依仗“太极乾坤剑”这等绝世神兵,自然游刃有余。仙灵儿天资聪慧,又有“寒光”在手,不过未有下过苦功修炼,基础不算扎实,加之对敌经验尚浅,修为又在杜飞扬之下,只能勉强招架住杜飞扬罢了。

    



    且说连青峰非啸天全力出手外,难逢对手,妙嫣自然不敌。连青峰划出一道剑光,妙嫣立刻祭出一道冰墙,剑光之力硬是把冰墙震的粉碎,碎冰四散化成丝丝水汽,点滴滑过妙嫣白皙的面庞,融入了空气中。

    



    “妙嫣,我看就此罢了吧,你现在灵力愈来愈弱了,不可能是我的敌手,莫要再做徒劳无功之事了。”连青峰说罢,把剑斜在一旁。

    



    妙嫣瞋目切齿的望了过去,连青峰感到丝丝寒气随风迎来,不一惊,纵跃到数丈外。刚刚着地,先前站着的那块地方,瞬间被一层晶莹剔透的冰霜覆盖,眼角掠过左鬓,发现发梢业已结霜,心中细想道:幸而自己警觉,看来果真轻敌不得。

    



    妙嫣周寒光大甚,“今便叫你尝尝‘寒血剑’的厉害。”说完剑光一闪,无数冰锥飞了出去。

    



    连青峰大叫不妙,要躲闪已经来不急了,只好用长剑相抗。连青峰怎知冰锥如此厉害,数量又多,长剑虽利也难斩尽所有,不免还是被冰锥刺伤,待到冰锥停止之时,剑之上早已结上一层白霜。

    



    连青峰以灵力化掉剑的冰霜之后道:“好一招‘天霜冰寒’,时隔数,修为果真精进不少,在下记得不错的话......‘天霜’与‘冰寒’乃是两招,适才‘天霜锥’里既然还带有寒气极重的‘冰寒决’,连我这把冰刃也结上了冰霜,厉害!”

    



    妙嫣冷哼一声,并未作答,提着“寒血剑”向着连青峰杀了过去。连青峰不敢怠慢,剑光大盛,不再掉以轻心。

    



    两道剑光再次划破了天际,妙嫣灵力大增,得连青峰有些狼狈,心中不由得思量:方才明明不是我的对手,怎会突然如此厉害。电光火石之间,连青峰恍然醒悟。

    



    “难道......难道你催动了忌之力?燃烧精血?”

    



    妙嫣淡然答道:“正、是!”

    



    连青峰瞪大双眼:“忌之力,乃是靠这把‘寒血剑’催动,嗜血之意乃是吸嗜用剑之人的鲜血,以血为引释放强大的灵力,供作己用,不过这招对自己的伤害可想而知,为何......为何你要如此。”

    



    妙嫣侧眼向着萧玉晨那边望了一眼,“谁也别想害他命。”

    



    众人纷纷交战,玄子坐在阵中,自然看在眼里,一边作着雷火阵,一边盘算着,仙剑门年轻高手都已到齐,此阵随强也不是长久之计,如此形势久战不得,几千年来想不到仙剑门发展到如此实力,方才醒悟这些年来,他以最强自居,不求进取,已被他人追赶上了。

    



    玄子舒了口气,抬起右手,食指并住中指凭空画了一道符咒,喝道:“急!”五行阵位上光华闪耀,雷火四散,掀起地上的泥沙草木,范围渐渐扩大开来,威力更甚先前了。

    



    夜幕渐沉,风儿萧萧,吹的树枝摇曳,沙沙作响,云密布,眼看是快要下雨了,夏天的雨夜总是来的这般突然......

    



    “正道中人众位,速速散开,莫要被雷火大阵伤了命。”玄子坐在阵中指挥着眼前的一切。

    



    雷火大甚,金光大闪,被劈中的草木瞬间变得焦黑,冒出缕缕灰烟。见此状况双方顾不上眼前的对手,纷纷退避,四处躲闪。

    



    啸天五人离阵眼较近,想要全而退着实困难,幸好还有宝物护,多了份保障。

    



    空气中弥漫着焦味,四周也被轻烟围绕。一道雷火向着萧玉晨与妙嫣劈来,此时萧玉晨心跳的厉害,彷佛要蹦出来一般,耳旁不断响着“噗通、噗通”的心跳声。

    



    雷火直击过来,妙嫣想拉开萧玉晨已经来不及了,便扑倒在萧玉晨的怀里,背对着这夺命的雷火,打算用自己的躯来抵挡这道雷火。

    



    就在这濒临绝境之时,萧玉晨用力推开了妙嫣,祭起“神兵”倒插在地上,剑顿时红光大闪,燃起熊熊火焰。

    



    雷火直劈在萧玉晨上,迸发出一道金光,硬生生把萧玉晨轰飞了出去,直到撞断一棵两尺粗细的大树才停了下来。

    



    之后萧玉晨腔一,吐出一大口血来,眼前的事物也渐渐模糊起来,体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难道这......就是死的滋味吗......?

    



    雷火消逝,四周渐渐暗了下来,唯有阵法附近还似白昼一般。漆黑之中,妙嫣向着萧玉晨的方向看去,借助不远处的点滴红光,辨得出萧玉晨所在的位置。

    



    这时一道剑光映入妙嫣的眼帘,寒光忽闪,奔着萧玉晨而去,持剑之人正是杜飞扬。

    



    先前雷火搅乱战局,众人纷纷退避,杜飞扬晃过仙灵儿,早早逃到了远处。

    



    适才看到金光大闪,一道人影被击飞了出来,落到离自己不远处,杜飞扬算得上正道中人新一代的佼佼者,自然目力不差,一眼认出那人影便是萧玉晨,顿时喜逐颜开,此刻萧玉晨旁无人,又是深受重伤,好大喜功的他,怎会错过如此天赐良机?

    



    随即依剑向着萧玉晨而去,杀气重重誓要取其命。

    



    萧玉晨眼前朦朦胧胧,恍惚之间隐约掠过一缕剑光,寒光闪闪咄咄人,萧玉晨嘴角一扬,泛起一丝笑颜,或许我死了......什么事都会过去,或许我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萧玉晨缓缓闭上了双目静静的等待着。

    



    幽香阵阵,白衫飞舞,一双白皙的双手把萧玉晨搂了过去,丝丝暖意拨动了萧玉晨的心弦,萧玉晨睁开双眼,这次眼前不再朦胧、不再恍惚,口中轻声念道:“妙嫣。”

    



    佼佼乌丝随风飘摇,兰味馨馨,妙嫣脸上一抹微笑,齿白唇红,是那般倾倒众生,不过一丝红液却伴着嘴角流了下来,滴在雪白的长衫上。

    



    萧玉晨懵住了,脑中一片空白,在他心中四周突然变得一片静谧,没了一点声响,一口长剑带着鲜红的血迹,从妙嫣的间透了过来,一白衣此时口已被染成了红色。

    



    杜飞扬抽回了长剑,见到刺中的人是妙嫣,不由得愣住了,口中结结巴巴的说道:“这......这......这不干我事,是......是她自己冲上来的。”

    



    萧玉晨完全没有理会杜飞扬,只是一把把妙嫣搂在怀里,眼泪忍不住从眼眶中翻腾而下。

    



    妙嫣吃力的抬起左手轻抚着萧玉晨的面颊,“不......要哭,我不......不愿见到你伤心流泪,不哭......行吗?”

    



    听到这番话,萧玉晨浑一振,伸手抓住那只有些微凉的玉手,如此时刻妙嫣依旧抿嘴笑着,脸上没有丝毫痛苦,“我不哭,我不哭,妙嫣,你要振作,师傅来了一定会有办法救你的,你不会有事的。”虽然萧玉晨口中说着不哭,但是那滴滴泪始终止不住往下落。

    



    妙嫣微微摇了摇头,突然口一,呛出一口血来,萧玉晨见得心中不一惊,妙嫣红唇微动道:“你......知道吗?我很......幸福,能死在你的怀里,让你......让你搂着我,到我生命的最后一秒,我......我现在很满足了,一个......人,并不在乎长相思守,能......远远看着心的人,这......也是一种快乐。”

    



    “我无怨无悔,妙嫣不......怨天、不恨地,妙嫣真的真的很开心,玉晨,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萧玉晨连忙点头道:“妙嫣你说,无论上天入地,粉碎骨,我也一定为你做到。”

    



    妙嫣笑颜依在,满意的说道:“无论......无论多少年,如果......你觉得孤单、寂寞,或者......伤心、难过的时候,希望......希望你能记得,有个女人一直陪在你......旁,黑夜间化作......星辰,雨中......唤作缕缕轻风,默默......默默的守护着......你,若干年......后,纵使你......淡忘了她的姓名,但是希望......你记得,记得这个......女孩永远......永远都不愿看到......你伤心难过,无论......无论你是不是正道,魔道,这都与......妙嫣无关,妙嫣只知道......你是我心的人。”

    



    妙嫣轻轻拭去了萧玉晨的眼泪,说道:“妙嫣真的......真的舍不得离开你,但是妙嫣......不愿再过没有你的......子了,我宁愿......死,也不愿......再失去你,你要开心的......开心的活下去,为了你自己,也是为......了我......”

    



    声音戛然而止,轻抚萧玉晨面颊的小手,无力的滑落了下来,宛若凋零的桔梗花瓣,那般安详......

    



    灵语最新作品《绝世仙尊》官方唯一正版专用群2013年7月22正式开放,群号:83242781两位管理已经群中待命,欢迎大家进群交流,《疯狂学生》《网游之圣天神兽》火爆完结,灵语最新作品《绝世仙尊》在小说阅读网男频正版首发,每更新......质量保证,完本保证...!

重要声明:小说《绝世仙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